千千小说网 > 邪魅殿少,霸上神秘校花特工 > 第二百二十三章 适应宽容

第二百二十三章 适应宽容

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m,最快更新邪魅殿少,霸上神秘校花特工 !

    说到这里,冰桀语言瞬间顿住了,他意识到了自己不该说的话。果不其然,天羽正用一种敏感疑惑的眼神打量着他,“你说挪娅?我从未跟她见过面,为什么她一定要非要置我于死地不可呢?冰桀,你是不是知道一些什么?可以,告诉我吗?”

    冰桀的眼神瞬间冷凝了下来,他并不像告诉天羽她还有一个同母异父的姐姐,一个恨她至极的人。那个女人已经渐渐迷失了自己,还对着他纠缠不放,凭她的实力一定打听到了他跟天羽在一起的事情。虽然他们接触的不多,但是冰桀了解这个女人。她一定不会放过天羽,但是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她会莫名其妙的喜欢上自己,仅仅是因为自己的人格魅力和非凡的外貌吗?这样的话未必也太过肤浅了吧?

    冰桀尽量把自己的思绪抛开,这些事情跟他没有关系。他要想办法把自己的麻烦降低到最少,也不想牵连到自己的家人。他既然已经有了一个家,就要承担起责任来。

    天羽眼神暗了一下,淡淡地大胆猜测道:“挪娅他,应该很讨厌我是吧!我跟她,是否存在着血缘关系?”

    冰桀深深震惊,没有想到天羽竟然会猜得如此准确。不过也是,一对亲生姐妹总会有这么一点心灵感应。隐瞒并不是一件好事,这样下去只会给她带来太多的困扰。冰桀意识到自己已经瞒不住了,就索性把真相告诉了天羽,“又一次我无意间提到过挪娅是die-god组织的主上,这个时候伊莉莎卡就把她是你同母异父姐姐的事情告诉了我!”

    接着,冰桀便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部详细地讲给了天羽。天羽听了之后只感觉心里面一阵阵再抽痛。她瞳孔有些失色恍惚,一只手紧紧捂着胸口,呢喃着,“你们为什么要瞒我这么久?姐姐,她是无辜的啊!无论怎么说,她都是我的姐姐。她的心,原本是一样善良的,而且她的骨子内心深处,也是一个倔强的人。可是,竟然因为一丝小小的变故和误会,让她沦落成这样......”

    冰桀目光一紧,“天羽,别傻了!几年的时间,足以改变一个人。就算她原本是多么的好,可是就在她选择走上不归路的时候,一切都改变了!在黑道,绝对不能够感情用事,否则将后悔终生,在这个世界上,可信度是多么的渺小。”

    天羽摇了摇头,“不,就算她现在有多么的恐怖阴毒,但是我相信这一切只是她的保护壳,其实在她的内心深处,还是有一丝小小的光点保留着。我想见一见她,我有很多话想要亲自跟她讲!”

    冰桀语气开始变得急躁,“天羽你疯了?”挪娅是怎么样的人他很清楚,天羽要是过去肯定就是送死。

    “我很清新,因为我相信人间自有温情在!更何况,一切都只是一个误会,只要误会化解就行!我从小到大,一直想要一个兄弟姐妹,可是却没有想到竟然已经有了......”

    “这件事情免谈!”冰桀很坚决地脱口而出。现在黑帮的事情正是最危急的时刻,他肯定不会相信挪娅不会伤害天羽。他是相信天羽有感化净化心灵的能力,但是这并不代表对方有着被感化的资本。

    “冰桀,冰——”天羽刚想叫他,可是冰桀却头也不回地走了。

    天羽停在原地,脸色变得黯淡了许多,他生气了吧!也许自己是太过任性了一点,但是她就是这样感性,注重亲情的人。她只是希望和平,家人团聚,从此没有斗争,这有错吗?

    当然她也明白,这些始终都是最虚幻的憧憬。很多人向往着这个,可是各种黑暗自私贪婪蒙蔽了自己的双眼,谁还会想到自己最始初的心愿?

    她坐在了沙发上,茶几上的咖啡已经凉透,唯一剩余的一丝雾气已经随着窗外的风飘散消逝......

    冰桀走后,室内开始变得格外安静。她抬头看着墙上的指钟,每一格跳动仿佛走过的都是自己的岁月。时间一过就是六年有余,她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十八岁懵懂天真的公主殿下了。这些年以来,冰桀对她从来都是相敬如宾,甚至连碰都没有碰过她一下。

    他从来都不像一般的丈夫,甜言蜜语。“爱”这个字,他始终从来没有对她说过。而且,这个所谓的婚姻,她至始至终都没有感受到一丝被丈夫疼爱的感觉。在他的内心里面,永远都是组织和黑道,还有斗争。

    一开始,晞儿出生的时候他都很少看过几眼,知道发现晞儿异常天赋的时候才真正加以关注。然而她,会感觉自己很没用,有的时候,她甚至感觉自己是多余的。

    她没有武功,也没有强大的黑道背景,更没有算计经商的头脑。她不能够帮着冰桀出谋划策,她始终像女孩一样只会给他带来累赘。自己所学习到的东西,只能够用来继承未来的王位。有一颗阳光的心又如何?她能够像圣母一样,把所有黑道中人的心都感化吗”呵呵,真是可笑!

    不过,她始终是理解的。这个一心投入权势,担负着重任为组织尽心尽力的掌托人,比起他们之间的婚姻幸福,她想还是黑手党的大事比较重要吧!可是,哪怕只是一句普通的关怀都没有吗?

    这样的爱,太累。每天活在冰冷黑暗的环境下,晞儿是她唯一的寄托。不过,问她后悔吗?她不后悔,既然选择了爱,那就义无反顾的坚持下去。得到一份自己喜欢的真爱不容易,如果失去只会是更深沉的痛和遗憾。

    她现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默默陪伴在他的身边,在暗中给予他支持与努力。无论自己有多么的渺小和不起眼,只要能够尽到自己一点点的能力,她就知足了。为了爱,就要学会适应一切,包容一切不是吗?并且,虽然她的心里一直都是处于这种矛盾的心态,但是夫妻之间最重要的就是互相信任,她信任冰桀心里面是有她的,只不过他藏得比较深沉,难以令人看透。

    世界上总会有一些人,希望把所有的事情埋没在心里。开心的时候,你看不出;内心的波澜,也只有被血红的心脏灌溉。这样深不可测看不透一切的人,跟他在一起始终是累的,因为你永远都要去猜,可是千奇百怪的心态总是令人猜不透。

    当你感觉心里迷惘的时候,学会宽容,换一个角度去理解,也许,累可以少几分.......

    至少天羽是这么安慰自己的——

    ——

    山野间的小溪边上,小晞儿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出现在冰桀的身后。一双水晶透亮的薄荷色眼睛,水汪汪地眨巴着看着他。

    清澈的流水映现了一个男子的脸,他坐在附近的草坪上,一只手上正拿着一顶美丽非凡的皇冠,嘴角噙着淡淡的弧度,不知是惆怅还是欣喜。

    “爹地,你手上为什么拿着一顶皇冠啊!”小晞儿突然冒出来,调皮地爬到了冰桀的身上问道。

    冰桀笑而不语,只是伸出了一只大手轻轻地摸了摸晞儿柔软的头发。

    这顶皇冠,他早在意大利的时候就已经打造好了。他不懂浪漫,但是他懂得用心,这顶水晶皇冠他花了好长时间才雕刻成功。他很明白,至今天羽陪在自己身边的每日孤独和忧愁。不过,他自己有着自己的无奈,他现在只想找一个最合适的机会将这顶皇冠送给她。

    一旦组织的事情解决之后,他就准备带着自己的家人感受天伦之乐。也许有些人会觉得他会为了利益不择手段,其实有谁想过,争夺利益也是一件疲倦的事情。他的真正理想,只不过想做一个自由洒脱的人士罢了。

    “爹地不要皱眉头嘛,笑一下呀!”小晞儿银铃般灿烂地笑着,一双有些婴儿肥的小手扒着冰桀的扑克脸。虽然她不明白冰桀为什么会这样伤感,但是她只想要他笑。

    冰桀哭笑不得,这个可爱的鬼丫头。在自己失落的时候,晞儿总是像一个感化人心灵的糖果精灵一样,看着她自己的心情阴霾貌似都随风烟消云散了。

    他站了起来,顺便把晞儿抱在了怀里,然后说道:“呵呵,顺便看看那个叫风暒冽的小伙子任务完成得怎么样了!这个男孩的经历有些像他,虽然家庭背景不像,但是那个性格,不屈不饶的精神,着实像他。他倒是有希望让风暒冽闯出一番庞大的事业。晞儿跟一个王子订过婚,貌似叫摩多尼克的王室贵族。但是自从见过他之后,对他的印象完全不好,一看就是难成大器者。晞儿需要依靠一个强大的王者,真正可以保护她给她幸福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