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邪魅殿少,霸上神秘校花特工 > 第二章 恶魔纠缠

第二章 恶魔纠缠

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m,最快更新邪魅殿少,霸上神秘校花特工 !

    坐在沙发上的妖孽美男,此刻终于缓缓地睁开了眼,带着一丝慵懒的王者之气,慢慢移向一脸愕然的冰琭晞,突然在那一刻,怔了一下。这个女孩,好美,仿佛是不识人间烟火的仙子。

    只见女孩此刻穿着如雪般纯白的宫廷式小礼裙,采用最轻的雪纺蕾~丝构造而成,细致轻柔的雪纺将她凝脂玉白而又修长的双腿完全勾勒了出来。简约的低胸v领设计,使得胸前那片雪白的丰盈若影若现,只露出一点点诱人沟壑,而环颈吊带精美的同时,也露出超性感的背部曲线。飘逸柔顺的卷发后面还佩戴这超可爱的白色蕾~丝蝴蝶结,蝴蝶结上还镶着雪白的珍珠。荏弱的气质,一双清澈的薄荷色水眸流转间中泛动着盈盈秋波, 好似从月光中走出的仙子,再制造最美丽的神话。

    他自认环肥燕瘦的美女见过不少,有清纯的小学妹,傲娇的小萝莉,高冷的女王,还有风情万种的模特儿等等,却从来没见过如此纤尘不染的丽人仙子,柔弱中带着丝丝俏皮,可爱中带着丝丝娇媚,清冷中又带着许许柔情。

    冰琭晞此时脑子一片空白,敢情她今天出门是不是没看黄历,所以才放生一连串倒霉的狗血事件??虽说眼前的这位帅哥,帅得人神共愤,容貌甚至可以说绝对在凡因阎黎之上,而且她从小到大,也是第一次见到如此俊逸的男子。不过,这关她什么鸟事?

    “额。。这个。。这个。。我。我走错包房了,对不起!对不起!我就当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看到。额,这个,你们继续哈,就当我不存在吧!呵呵,抱歉!我——先闪啦?拜拜?”顷刻间,某冰慌慌张张,支支吾吾地,好不容易说完一句完整的话之后,立即像只兔子似的,才刚要准备落荒而逃时,“啊——”突然,一只硬朗刚劲有力的大手一把抓住她那柔嫩雪白的藕臂,一个猛劲把她拉入他宽大坚硬怀中,一只手臂如铁钳般牢牢地把她圈在怀里,令她动弹不得,一丝陌生的男性气息将她环绕。此时,冰琭晞极其像一只受了惊慌的小白兔,心扑通扑通直跳,从来都没有过的异样感,顿时脸红了一片,像熟透了的苹果娇艳欲滴,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长这么大,她还从来没跟男生这么亲密接触过,哪怕是她最爱的初恋,旭,也只是顶多抱一下,牵牵手而已。

    待她清醒了一下,娇吼一声:“你神经病啊——快放开我!”说着娇小的身体还不安分的在他怀中扭动着,却不知这更加引起了男性天生的征服欲。

    风暒冽闷哼了一声,这丫头,是在点火吗?

    于是,某恶魔的声音再次响起:“既然来了,那么,就别想在出去了!”紧接着,妖孽般的俊脸贪婪的慢慢地埋进了冰琭晞的发间,不禁深吸一口,仿佛间,他感觉批件涌入一缕缕沁人心脾的冷香,渐渐地,他闭上眼,于是,这香味,顺着他的鼻子,钻入他的五脏,润过他的心田,并往他心底最深处挠去,他的心,不由涌上一阵阵酥麻。。。

    “丫头,你还真是清香的令人发疯!就是不知,尝起来的滋味如何?”突然,幽深的瞳孔一紧,顺势拦腰将她抱起,想卧榻大步走去。

    “啊——”冰琭晞惊喘一声,漂亮的小脸蛋白了一片,有些歇斯底的扬起粉拳疯狂地朝他捶打,奈何,他却一点感觉也没有。这些力量对他风暒冽来说,挠痒痒都不算,反而担心打红了她的小手。一只大手握住了她的两只小手腕,令她瞬间动弹不得。幽深邪魅如王者般琥珀色的眸子还时不时炙热地扫了她两眼,令她不禁心慌慌的,浑身起毛。不科学,这绝对不科学,好歹她也是王牌特工出身的,怎么在这个男人面前完全没有抵抗力。她总觉得,这个男人浑身上下都透露着危险,这个男人,绝对不简单。

    “喂,你这个混蛋,快放开我!我不过就是走错了包房嘛!我跟你一不相识,二无冤仇!再说了,你那里还有这么多女人在等着你排排站,你去找她们呀!干嘛非得赖上我?”

    终于,恶魔慵懒地开口道:“哦?原来你是反感本殿那些女人?行!那么,本殿就让她们走!”说着,大手一挥,一把把支票被挥洒在空中,如雨般落下,洋洋洒洒倾斜了一地,道:

    “拿起这些支票,就立刻像是在本殿的眼中,滚——”不知为何,自从今天遇上了这个可爱的丫头,他对其他女人,竟生出了一丝厌恶。

    “喂,我什么时候要你赶她们走啊?识相的快放开我!混蛋!”可是,风暒冽好像没听到似的

    女人们一脸不甘,但也知趣,纷纷捡起地上的支票,走出了包房。可也有一些女人满脸不服气,满满的嫉妒染红了双眼,但因为不想被风暒冽讨厌,于是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相,尽量可以把自己的声音变得好听一点:“冽少,是我们表现的不乖吗?只要冽少您说,我们一定改正,我们只想好好的伺候冽少啊!”只要是男人,见到这样的女人,心中都会起一丝怜悯,她们就不信,她们会输给一个小丫头。不过,他风暒冽是谁?令人闻风丧胆,冷酷无情的黑道帝王“血冥”。女人,在他眼里,只是玩物,只注重金钱与权力的低等生物。

    此时,风暒冽的眼中立刻闪过一丝阴鸷,冷冷说道:“不是你们不乖,只是,本殿突然对你们——失去了兴趣!”

    这时,其中一个不自量力,浓妆艳抹的女人已完全不顾形象,刺声道:“冽少,凭什么要赶我们走,是不是,因为她?这女人不就长得漂亮了一点嘛!别以为装的一副楚楚可怜相,凭这点欲擒故纵的把戏就能攀上枝头做凤凰 ,她恐怕连如何取悦男人都不知道吧!她..”还没等那个女人说完,就听到“啪”的一声。

    女人一脸愕然,捂着彤彤红的半张脸,梨花带雨道:“冽..冽少,你..”

    此刻的风暒冽的眼神已由阴鸷转变到狠鹫,阴森道:“本殿的话不想再说第二遍,拿着剩余的支票,滚——否则,你连这些都拿不到!”

    女人已被吓得脸色苍白,慌慌张张地捡起地上的支票,愤然离去,走到门口时,还狠狠地瞪了冰琭晞一眼。

    冰琭晞一脸无语,她到底这是招谁惹谁了?

    顷刻间,冰琭晞已经被扔在了卧榻上,顿时,她唔得吃痛了一声,转眼间,风暒冽就欺身而上:“这下总算安静了,也该继续我们的事了!”

    什么?难道他真的要对她?不行绝对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