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乡野小村医 > 第157章 因果循环

第157章 因果循环

作者:大漠孤烟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m,最快更新乡野小村医最新章节!

    有好事之人走过来,拿过朱天磊点评赏鉴过的药材,果然,细看之下,药材真的都是有问题的。

    “冯祁,你必须要到市场监察办公室举报这个岳秀梅,这不是败坏我们药材市场的名声嘛!”

    “是啊,是啊,这种人简直就是败类!”

    ......

    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更何况岳秀梅的人缘原本就不好。

    一时间,指责声呵斥声此起彼伏。

    “不用了,我已经看到了!”

    随着声音走出来一位面色严肃的中年人,穿着一身深蓝色的短袖制服。

    “蔡所长。”

    来人正是参茸市场监察办公室的所长蔡复禾,蔡复禾是个复原军人,在战场上受过伤,腿脚有了残疾,所以复原后被分配到了参茸市场的监察办公室担任所长。

    和冯祁一样,蔡复禾也是个性格十分刚正的人,宁折不弯,也因此,在参茸市场威信很高。

    “岳秀梅,我之前已经给过你机会了,没想到你执迷不悟,既然这样,大发药材行就现在开始就关门吧,什么时候整改合格了,什么时候再营业。”

    蔡复禾冷着脸,从随身带着的腰包里拿出来一大卷红色的胶带,咔哧一声撕下来,将之前朱天磊说过的药材全部封上。

    岳秀梅的身子彻底瘫软了下去。

    蔡复禾虽然只是市场检查所的所长,但实力却让人不敢小觑,至少岳秀梅不敢惹。

    她满眼怨恨的看着朱天磊,恨不得将朱天磊扒皮抽筋。

    “钱呢?”

    朱天磊再次开口。

    这一次,所有人都楞了,包括蔡复禾,事情的前因后果他已经都知道了,但,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万万没想到朱天磊竟然还会提钱的事。

    “我的一个朋友说过,一个人做错了事就要承担相应的代价,岳老板既然之前生出了不该有的心思,做了不该做的事,就该承担代价,否则......”

    朱天磊什么也没说,只是眼神在岳秀梅的身上扫了一眼,岳秀梅就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

    她怕了!

    真的怕了!

    岳秀梅哆哆嗦嗦的站起来,走到了柜台后面,颤抖着打开了一个小保险柜,从里面拿出了两万块钱,这是店里的备用金,她和她男人几乎没有动过。

    “大爷,这两万是你该得的,这两万是我买你这根何首乌的钱,您收好!”

    朱天磊把自己的两万块和岳秀梅递过来的两万块钱一起塞到了老闫头的手里,然后自己则抱着断成两截的何首乌,准备转身离开。

    “小伙子,这钱我不能要,你......”

    “大爷,这何首乌品相非常好,两万块,值!”

    说完,朱天磊就大步流星的穿过人群,快速的消失在电梯口。

    这何首乌到底值不值两万块,所有人心里都清楚,所以,看着来去匆匆,都如同一阵疾风般的朱天磊,人群忽然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般的掌声。

    看着朱天磊消失的背影,蔡复禾的眼神中闪过一抹亮色,而老闫头则陷入了沉思。

    对于这一切,朱天磊当然不清楚,他正把何首乌放进后备箱,准备离开。

    刚才,他完全是一时冲动,不过他也有收获,虽然在外人眼里看来这个何首乌可能不值两万块钱,但他现在正在配置的‘七角云溪胶囊’里,正好差了一味几十年的何首乌。

    最重要的是,这一趟参茸市场之行,让他打消了从市场采购中药材的心思,虽然他只点明了大发药材行一家卖假药的现象,但这却并不是个例,整个参茸市场,药材的品质实在是差的很。

    回到蛤蟆沟之后,朱天磊将何首乌简单的处理了之后,就躺到了炕上。

    没想到,竟然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梦里,一座云雾缭绕的高山,山上遍生荆棘,荆棘中间遍布各种珍稀的药材。

    朱天磊站在山下,仰头看着荆棘中间千年的灵芝,化为人形的人参,眼馋的直流口水,他想要爬上去,但是刚一触碰到荆棘,浑身就好像是针扎一样,刺痛难忍。

    就在这个时候,山峰之上,云雾之间,突然有个身穿白衣的老者,鹤发童颜,冲着他招手,他就感觉自己的身子慢慢的变得轻盈,竟然飞了起来。

    他俯瞰下面,心中畅快非常,正想要飞的更高,却吹来一阵大风,他的身子一动,就垂直坠落下去......

    “啊!”

    朱天磊惊叫了一声,才发现是一场梦。

    但这梦未免太真实,朱天磊甚至能够清楚的记得自己在天空中飞行时候的感觉。

    不过,好在是一场梦。

    看着窗外,天色微微泛白。

    墙上的挂钟,指向5:32。

    他竟然从昨天下午一直睡到了第二天天亮?

    他看了一眼手机,除了毛羽和郝欣眉发的微信,并没有其他的消息,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屋子里静悄悄的,已经开始收秋了,朱天磊坚持要花点钱雇人帮着收秋,却被朱瘸子和侯素琴沉着脸拒绝了,朱天磊怕惹两个老人不高兴,只得作罢。

    现在,两个人应该又是赶早去地里刨玉米茬子了。

    朱天磊到了灶上,动手淘米,然后开始煮粥,又从筐里掏了几个鸡蛋,洗干净了之后一起扔在了粥锅里。

    灶里的柴火噼噼啪啪,红色的火苗闪耀在朱天磊的眼底,终于将那个诡异的梦境微微驱散。

    随着一阵米香飘散开,院门一响,朱瘸子和侯素琴老两口,扛着锄头和镐把子走了进来。

    吃饭的时候,虽然只是简单的清粥小菜,侯素琴和朱瘸子却比山珍海味吃的还香,直到把锅里最后一个饭粒都掏干净了,才放下碗筷。

    宁静的早上,一家人都觉得十分温馨。

    吃了饭,朱天磊照例要去工厂,但是刚出门口,就看到一辆警车从远处开了过来。

    他皱起眉头。

    蛤蟆沟地处深山,虽然不乏秦明那样喜欢偷看寡妇洗澡的人,民风却还算淳朴,很少会有作奸犯科的事,所以,警车,从朱天磊有记忆以来,从没有进过蛤蟆沟。

    也正因为如此,在警车的身后,远远的跟着一群早起的村民。

    朱天磊停下脚步。

    果然,如他所想,警车在他跟前吱呀一声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