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萌妻来袭:大叔心尖宠 > 92、陆清泽怒了!(一更)

92、陆清泽怒了!(一更)

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m,最快更新萌妻来袭:大叔心尖宠最新章节!

    浩盛娱乐。

    经过了一个彻夜未眠的夜晚,一大早起,气压就低沉的谁也不敢大声说一句话。

    总裁办公室内,白逸凡脸上带着明显的疲惫,在听完下属的汇报后,他啪的一声把手中的电话摔了出去。

    “都是一群废物!”

    他怒吼一声,目光恶狠狠的瞪着站在眼前的公关部经理。

    “一天了,你堂堂一个娱乐公司的公关经理,难道就找不到一个突破点为咱们公司挽回一点名誉吗?”

    公关部经理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

    “老板,舆论已经控制住了,对方,对方好像已经不再打压了,但是,只要任芷萱的事情平息不下来,只怕咱们公司还是会受影响。”

    而且,他想说的是,幸亏对方留了一线,发照片的时候,直接把跟任芷萱进出酒店的神秘投资人给打上了码,不然,只怕公司的损失,可就不止一天几个亿了。

    只是,这话他只敢在心里说说。

    “滚!滚出去,马上把任芷萱给我从公司剥离出去,就算是任芷萱烂到了泥里,我也不希望看到公司被牵连半分!”

    “是。”老板态度明确,公关经理马上就知道怎么做了。

    公关经理离开,白逸凡有些烦躁的把手机扔到了桌子上,从昨天到现在,手机几乎都没有休息的时候,一条条短信不断的进来,他连看都不用看就知道他们都是要说些什么。

    清泽啊清泽,为了一个女人,你也真是够狠的!

    他喘口气的功夫,桌子上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看了眼来电,白逸凡捏了下眉心,接了起来。

    “大哥。”

    “白二,清泽那边我昨晚去见了,他松口了,不过,却还是警告你,以后说话做事,过过脑子。”

    “白二,我不懂生意,但是清泽这个人我还是知道的,他不是那种无缘无故就会对谁动手的人,你这是真的把他惹急了,听我的,别再胡闹下去了,懂吗?”

    白逸凡疲惫万分的捏了捏鼻梁,“大哥,谁让你去找他的?”

    白安景:“怎么,我不去找他难道你还任由着公司的资产继续这样蒸发吗?你觉得浩盛能坚持几天?”

    白逸凡:“那你就去跟他低头?凭什么什么事都是我错了,这一次我明明都是为了他好,他不知好歹就算了,你们还一个个的全都来怪我?呵呵,我真特么狗咬吕洞宾!”

    白安景在那边皱了一下眉,“小二,你跟我说实话,你这一次到底是怎么惹到清泽了?是不是跟叶清秋有关的?”

    白逸凡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而那边白安景,却已经知道了答案。

    “你怎么就这么傻!这么多年了,你还不知道她根本就没有把你放在眼里过吗?你一个个的换女人,她有哪一次对此有过一点看法吗?白二,你给我听着,对叶清秋,你必须给我死了那份心!否则,别人把你卖了,你都还帮人数钱呢,听到了吗?”

    白逸凡听他的这些话听的烦躁,也懒得解释,直接应付了一句就把电话挂了。

    他皱眉闭着眼,正想休息一下的时候,办公室的门忽然被人从外边推了开来。

    在剧组里待了一整天的叶清秋,此时顶着一张冷若冰霜的脸,走了进来。

    白逸凡睁了一下眼,看到是叶清秋后就又闭上了。

    而叶清秋,进来以后,就坐到了沙发上,没有说话,直接给自己点了一根烟。

    缭绕的烟雾在办公室中散开,白逸凡才睁开眼,站起身来,到窗边把窗户开了一条小缝。

    “你也一夜没睡吗?剧组那边怎么样?”

    叶清秋用力抽了一口烟,而后吐了出来,“还能怎么样,袁洪生正在组织公关和选新演员的事,不过剧组应该没事,清泽跟袁洪生多少算是旧识。”

    “旧识?”白逸凡略带嘲讽的笑了一下,“我跟他不算?”

    叶清秋转过头来看他一眼,“那袁洪生也没有做得罪清泽的事啊,小白,我记得我提醒过你别做什么激怒清泽的事吧?”

    白逸凡目光深深的看着她,没有回话。

    片刻后,叶清秋叹了口气,收回了目光,“那个任芷萱呢?”

    白逸凡沉默了几秒以后,才说了句,“打发了。”

    叶清秋轻哼一声,“以后你玩的时候稍微找点有水准的女人行吗?”

    白逸凡没有说话,只是一直目光沉沉的看着叶清秋。

    半晌,他才叹口气上前把叶清秋手里的烟抽了出来。

    “行了,别抽了,这件事对你的影响又不大,等袁洪生那边找好新演员了,再开机,你还是女一号。”

    叶清秋笑了,她在乎的是那一个所谓的女一号吗?别说一个破电影的女一号,就算是奥斯卡影后,她也都不在乎。

    叶清秋心里一酸,问了一句不相干的。

    “小白,你说我是不是特别傻,明知道…明知道他…”

    叶清秋那双美艳的眼中忽然一滴滴泪滚落了下来。

    她从没想过,陆清泽会是这样一个人。

    他那样的高傲冷清,的一个人,这次,竟然为了苏墨,连这么多年的兄弟情都不顾了。

    有时候她都想问问自己,为什么要喜欢他,为什么非要喜欢他?

    可是不管问多少遍,这个问题都像是得不到答案,无解。

    喜欢他,就像是一件无解的事。

    之前,她觉得,就算是无解,她也能一直义无反顾的走下去,可这一次…她忽然间觉得有些看不到希望。

    清泽对苏墨,动真格的了,她能明确的感觉到,而她,却只能在一边看着。

    “别哭了,清秋。”

    白逸凡心里的别扭在看到叶清秋的泪水后瞬间就消散无踪。

    他蹲在叶清秋面前,一下下帮她擦眼泪。

    “不就是个苏墨吗?就算是清泽再上心又怎样,只要陆伯父陆伯母不点头,她就永远进不了陆家的门,想对付她还不简单吗?别哭了。”

    叶清秋拿起纸巾自己擦了一下脸,而后看向白逸凡。

    虽然刚哭过,但是说出来的话,却是条理分明。

    “小白,别再明着跟她作对,你这样只会让清泽更加护着她更加在乎她,所以,不管你想做什么,都别做了。”

    “清泽的事,我也不需要你管,你就经营好你的公司就好,如果可以的话,我的建议是,你还是把苏墨签进来,若她成了你公司的艺人,有很多事至少你都可以做得了主。”

    白逸凡目光闪了一下,没有回答。

    叶清秋看他一眼,“你好自为之。”

    说完,她就拿起包就准备离开,白逸凡叫了她一声,“吃早饭了吗清秋,我还没吃,你陪我下去吃个饭吧。”

    而叶清秋却连头都没有回,“你自己吃吧,我得回家吃。”说完她就直接站起身来,离开了白逸凡的办公室。

    而白逸凡,却蹲在那个座位前,半晌连动都没有动一下。

    。

    叶家。

    餐桌上,叶承恩看了眼形容憔悴的叶清秋一脸的不赞成。

    “昨晚又熬夜了?”

    叶清秋有气无力的点了点头。

    叶爵目光闪了一下,“因为剧组的事?还是…因为清泽?”

    叶清秋拿着筷子的手猛的一顿,抬头瞪了叶爵一眼,“怎么就是因为他了,你就不能猜点别的!”

    叶爵笑笑,“你还不好意思了啊?”

    叶清秋哼了一声。

    见姐弟两人在饭桌上的打闹,阙淑兰忍不住笑了起来,但片刻后又叹了口气。

    “清秋,我跟你爸商量好了,等子烨婚礼过后,我们就去跟你陆伯父陆伯母见个面,我们打算把你跟清泽的事定下来。”

    “总这么拖着也不是个事,如果可能的话,过完年就让你们订婚。”

    叶清秋一怔,愣愣的看着阙淑兰,而后又转向叶承恩。

    “爸?”

    叶承恩见状,轻轻的点了点头,“是该定下来了,你都三十了,他陆清泽还想让你等到什么时候!”

    叶清秋眼睛猛的一亮,“谢谢爸,谢谢妈!”

    叶爵在旁边轻嗤一声,“出息!”

    迎来的却是叶清秋一声冷笑。

    她低头凑到叶爵耳边,“别怪我不提醒你,苏墨那样的人,你要是还有兴趣,就赶紧的上手,不然的话…呵。”

    她说完便没有再看叶爵,而叶爵身体像是僵住了一般。

    平时他们姐弟也没有少开这样的玩笑,但是今天叶清秋跟他说话的语气明显不是开玩笑,话里有话,让人听了难受。

    “你什么意思?”叶爵眯眼看着她。

    叶清秋却连看都没有看他,只是轻哼了一声。

    叶爵皱着眉,越想越不对劲儿。

    “这一次你们剧组这个是怎么回事?我记得墨墨跟我说过《暗枭》女二号她试镜过了的,怎么忽然间就成了任芷萱了?这里边是谁搞的鬼?白二吗?”

    叶清秋这才看他一眼,“别人都已经在帮她报仇了,你这里还不知道人家的角色被替了。叶爵,我真不知道你这几年是怎么混的。”

    “你一直在想方设法的帮人家,可是人家却连看都不看你一眼,转身傍上了别人,还时不时的想利用你一下,而你呢?还在这里傻乎乎的为人家鸣不平,叶爵,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叶清秋话里不无嘲讽,从今天早起,刚开始叶爵觉得她气不顺,只以为是剧组的事情搞得她不开心。

    可现在他才明白,叶清秋今天不是因为剧组的事,她话里的刺,全是在针对苏墨。

    “啪!”一声,叶爵把筷子拍到了桌子上,“叶清秋,你简直有病!”

    而那边叶清秋还没有说话,坐在首位看着姐弟二人的叶承恩先皱起了眉,“叶爵!怎么说话呢!”

    而叶爵却依然沉着脸,瞪着叶清秋。

    “行了,好不容易一起吃个饭,吵什么吵。”阙淑兰看势头不对,赶忙在一边打圆场。

    而后转移了话题。

    “对了,小爵,秦参谋长家你刘梅阿姨昨晚还给我打电话了,说有空了咱们两家人一起坐坐,素玉过完年就要出国公干至少要去半年,我们是商量着,过年前把这事给你们定下来?”

    叶爵皱眉,“不用那么麻烦了,我从一开始就说了,我不喜欢她。”

    说完他就直接起身离开了饭桌。

    阙淑兰还想叫他,却见叶承恩直接一把把饭碗重重的放到了桌子上,“你不去也得去!这件事由不得你做主!”

    可即便叶承恩叫的再大声,叶爵也都没有回一下头。

    叶爵离开以后,叶承恩也直接把饭碗往边上一推,“我吃饱了!”

    说完他就起身,阙淑兰赶忙帮他穿衣服递包,嘴里边还一直在低低的安慰着叶承恩。

    “小爵这不是年纪小吗?你就别跟他生气了。”

    “小什么小!今年都三十了!”

    阙淑兰笑笑,“就算三十了在咱们眼里也是个孩子,行了,这事你也别急了,交给我来安排。”

    送走叶承恩,阙淑兰就又坐到了饭桌前。

    叶清秋还在慢条斯理的吃着,可以看出,她现在的心情很好。

    阙淑兰笑了笑,“不是我说你,还真是没出息,你都跟在陆清泽屁股后边多少年了,怎么一提他的事,你还这个德行啊!”

    叶清秋笑了下,没接话。

    “对了。”阙淑兰脸色一转,“刚才你跟小爵说谁呢?”

    叶清秋目光猛的一闪,而后轻哼了一声,“妈,您可别问我,您儿子那么宝贝的一个人,万一是说了什么,他还不得跟我拼命啊!”

    叶清秋不说这句话还好,她这样一说,阙淑兰就知道事情只怕不简单了。

    “这么说小爵心里还真有人了?谁啊?”

    叶清秋冷笑一声,“还能有谁,他这些年一直惦记着谁,您难道不知道吗?几年前,您不是还专门为了她跑到国外去了一趟吗?结果开了支票都没送出去。”

    阙淑兰脸色猛的一变,“你是说那个柳潇潇?她不是一直在国外吗?”

    叶清秋有些无奈的看着自己老妈:“她能在国外就不能回国了吗?怎么,你还以为她能在国外呆一辈子?”

    阙淑兰脸色忽然难看的厉害,“你是说她回国了?什么时候的事?小爵又见到她了?”

    叶清秋笑了笑,“我说妈,您这警觉可真够低的,人家回国可不止一两天了,而且还是你儿子给帮忙改名换姓回来的。”

    阙淑兰瞬间脸色铁青,“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啊!”

    叶清秋哼了声,“还不是你宝贝儿子不让说?”

    阙淑兰咬牙切齿,“这个柳潇潇,见识就是个阴魂不散的狐狸精!”

    叶清秋脸上的笑意也慢慢的消失了,“确实是阴魂不散,现在不仅勾着小爵,还去给宁宁当起了保姆,宁宁现在对她的喜欢程度,连我都比不上。”

    阙淑兰还沉浸在苏墨已经回国的惊讶中,此时听到叶清秋的话又是一愣,“宁宁?”

    “嗯,宁宁,你也知道宁宁那孩子脾气特别大,但也不知道怎么,却对那个苏墨特别的好,现在连带着清泽现在都因为宁宁喜欢她,而开始对她照顾有加。”

    阙淑兰到现在已经明白了叶清秋话里的意思。

    “行了,别这么唉声叹气了,只要跟清泽订了婚,她还能掀起什么浪啊。”

    “至于宁宁,以后要是真跟你处不好,大不了直接送乡下去,等你们的孩子出生了,清泽自然就把这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小野种忘了。”

    “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你得赶紧给你们把婚订了,订婚以后你就想办法搬到荣景去,女人,只要一怀孕,地位就稳了,懂了吗?”

    “可是妈我想要的是清泽喜欢我…”

    “别给我说什么情啊爱啊的,这个世界上,情爱是最不值钱的,你要是想嫁给陆清泽,你就听我的。”

    叶清秋张了张嘴,最后只说了句:“知道了。”  叶爵气冲冲的从叶家出来,本意是想去找苏墨问个清楚的。

    但是到了苏墨楼下,他却忽然停住了脚步。

    叶清秋话里的意思他听得实在太明白,虽然刚才骂了叶清秋,但是心里却是越发不安。

    叶清秋他太了解,平时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在外边,说话做事,就像是经过专门培训一般,而这个世上,能让她忽然开口讽刺别人的,大概也就清泽了。

    为了清泽,讽刺墨墨?

    叶爵心里某个地方仿佛被刀狠狠的剜了一下,这种感觉,就像是几年前,他听说墨墨和陆子烨谈恋爱的时候一样。

    难受的,让他窒息。

    他想找墨墨问清楚,到底,她是不是跟陆清泽有什么关系,但是,走到楼下他却又犹豫了。

    问清楚了又能怎样?阻止吗?且不说墨墨那样的性子,他能不能阻止得了,就算真的阻止了,又能如何。

    他跟墨墨……早就注定了不可能了不是吗?

    叶爵靠在冰冷的墙边,手里夹着一根烟,目无焦距的看着灰白的天空,直到那根烟燃完,在他手上烫了一下,他才瞬间回过了神。

    而后掐灭了烟,转身离开。

    。

    一场开机仪式的丑闻风暴卷的几家都不得安宁。

    而本该处在风暴中心的苏墨,却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

    除了那天陆清泽也不知道是暧昧还是拒绝的态度让她有些煎熬外,她这几天甚至还过的格外轻松。

    马文龙从知道了苏墨跟《长安乱》剧组签约以后,就再没有安排苏墨演出,说是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培养出一个能替代墨墨的领舞。

    所以,苏墨这几天每天除了常规训练,其他的事情就是陪陪宁宁,看看剧本。

    陆清泽前几天来了个电话,说是出差去了,所以,这几天都没有过来。

    偶尔,会打电话过来,但是两人聊的基本都是宁宁,没有丝毫过界的话题。

    对此,苏墨也不知道是该说轻松,还是有些失落。

    不过,纷纷扰扰的情绪,她倒是不讨厌,能这么喜欢一个人,患得患失的,或喜或忧的,有时候其实也算是一种不一样的幸福吧。

    毕竟…她都多少年没有喜欢过人了,这种心里装着一个人的感觉,让她觉得踏实。

    。

    这天,苏墨请假带着宁宁去附近游乐场玩了一圈,刚出来,就接到了陆清泽的电话。

    “墨墨,忠叔回来了,我去让他把宁宁接回来。”

    苏墨眨眨眼,“额,其实宁宁在这里住着也没问题的,可以让他在这里多住几天。”

    陆清泽笑了下,知道苏墨是舍不得宁宁,但是,子烨结婚,宁宁不可能不回来。

    “家里有点事,宁宁得回来一趟,你若是想让他过去,过几天再把他接过去就行。”

    “那…好吧。”

    挂了电话,苏墨低头捏了捏宁宁的小脸蛋,而宁宁此时也撅起了小嘴。

    很明显,刚才苏墨打电话的时候,他都听了个差不多。

    “别不开心,以后你想阿姨了,还能再来,你爸爸这几天估计也想你了,回去乖乖的,好吗?”

    宁宁郁闷的点点头,“那好吧,但是阿姨你要每天给我打电话。”

    苏墨笑笑,“没问题!”

    两人吃完中午饭,忠叔就过来了。

    “这段时间麻烦苏小姐了。”

    苏墨:“不麻烦的,我巴不得宁宁在这里多住几天。”

    忠叔笑了笑,“我听先生说了,苏小姐对宁宁很好,宁宁也很喜欢苏小姐,若是可能的话,以后还是希望苏小姐能多照顾照顾宁宁的。”

    “嗯,只要宁宁愿意陆教授也没问题的话,我自然是愿意多照顾照顾宁宁的。”

    忠叔笑的格外和蔼,“谢谢苏小姐。”

    他是真的感谢苏墨。

    宁宁算是他看着长大的,从小没有爸妈在身边的孩子,虽然看起来开朗,但是心里对父爱母爱的渴望,他也是看在眼里的。

    虽然,先生跟这位苏小姐之间的关系他不敢妄加定论,但是至少,他能看出,先生跟宁宁一样,对这位苏小姐跟对别人是不一样的。

    不敢奢望她能的能去做宁宁的母亲,但是,至少她现在对宁宁的关爱,对宁宁来说说,也是一种慰藉。

    送走宁宁和忠叔,苏墨忽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以前这家里她也不觉得有多冷清,但是宁宁在这里住了几天以后,苏墨忽然间觉得,家里安静的让她有些不舒服。

    习惯这东西,还真是特别容易养成。

    。

    “墨儿,外边有人找。”更衣室外,马文龙冲着里边叫了一声。

    那天送走宁宁以后,苏墨就又恢复了正常训练,马文龙对她照顾有加,虽然因为《长安乱》那边签约了不再给她安排演出,可是苏墨却没有打算离开马文龙的这个舞蹈团。

    人总不能忘本,在她最难的时候,马文龙收留了她,那么她就不能稍微好一点了就甩开他这边不顾了。

    所以,空闲下来以后,苏墨就又回到这里来训练了。

    “谁啊?”苏墨在更衣室里问了一声。

    而外边的马文龙却没有回答。

    苏墨皱了一下眉,换好衣服,出来,就看到马文龙正皱着眉,不知道在想什么。

    “怎么了?谁找我?”

    马文龙皱眉看着她,“柳城业和他的夫人。”

    柳家在京城大小也算是个豪门,所以,马文龙认识柳城业一点都不奇怪,他所奇怪的是,柳城业为什么来找墨墨。

    苏墨目光暗了暗,“好,我知道了老马。”

    说完,苏墨就往外走,却一把被马文龙拉住。

    “墨儿,不管怎么样,别怕,这是咱们的训练场,咱们是主场知道不?”

    马文龙一脸的担心,苏墨心里一热,笑笑,“行,我知道了,等会儿要是打架的话,你们就跟我一起上。”

    马文龙狠狠瞪她一眼,“我是让你别气虚,谁让你打架?别胡闹,混蛋玩意,我可不想因为你再进一次派出所。”

    苏墨笑笑,对他挥了挥手,走了出去。

    外边,柳城业和简茹云看到苏墨出来,脸色就马上一沉。

    “怎么这么长时间?长辈都找上门来了,居然还半天不肯出来!”柳城业见到苏墨,就拿出了长辈的架子。

    而苏墨看了他们一眼,就越过他们,走到旁边压起了腿。

    “跟你说话呢听到了没有?”

    简茹云见她这样子,马上就急了,刚才来了以后马文龙就对他们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一个小小的舞蹈团,竟然敢给她脸色了。

    她原本是打算等苏墨出来了,好好数落数落她,也算是稍微顺顺气,却没想到,苏墨出来以后,竟然对她是这幅态度!

    “柳潇潇!”简茹云大叫一声,冲着苏墨就想过去,却一把被站在一边沉着脸看着苏墨的柳城业拉住了。

    “潇潇,不管怎么样,我们也都是你的父母,这是你对父母该有的态度吗?”

    苏墨目光闪了一下,终于抬起头来,对上了柳城业的目光。

    片刻后,她笑了一下,“对不起,我没有父母,而你们口中的柳潇潇,也早在几年前就死了,你们难道忘了?”

    “你!”简茹云一听她这样的语气就来气,这个贱人凭什么用这样的语气跟她说话。

    柳城业眯着眼睛看着苏墨,“当年之所以对外说你去世了,是因为你做下的事实在是太令人失望了,潇潇,既然你当年做了那样的事就不要怪我们对你无情,我想,不管是谁遇到这样的事,也都会做出这样的决定的,难道,你想看整个柳家被你给拖垮了?”

    苏墨笑了下,“所以,从那个时候起,我就跟你们没有任何关系了,我现在只想过我自己的生活,我姓苏,跟柳家没有丝毫的关系,也不会再拖累柳家分毫,所以,请你们以后不要再来骚扰我,OK?门在那边,请你们—哥—屋—恩—滚!”

    柳城业猛的眯了一下眼,这些年来,这个柳潇潇,果然是成长了不少,现在的她哪里还有当年出事以后惊慌失措的样子。

    这么一副从容淡定的样子,忽然让他心里猛的一紧,不能再放任她这样下去了,再放任下去,只怕她以后不知道要成长成什么样子了!

    这个女孩子,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看看她这几年的成长,再看看柳依依,柳城业忽然间心里生出一股急切来,必须要尽快解决了她。

    “我们今天来这里,不是来跟你拌嘴的,不管怎么说,我们也都是你的父母,明天是依依和子烨的婚礼,你这个做姐姐的,理所应当参加。”

    苏墨压腿的动作猛的一顿,“姐姐?别说笑话了,我刚才不是已经说过了吗?柳潇潇已经死了,如果你们再来纠缠,不要怪我报警了!”

    “你!”简茹云被气的上气不接下气,“柳潇潇,你别不知好歹,依依的婚礼肯让你去参加是你的荣幸,你以为你是谁啊!”

    苏墨看她一眼,没有说话,而柳城业,却直接拿出来一张请柬,放到了苏墨面前,“潇潇,我总有办法让你去的!”

    说完,他就起身,拉着简茹云离开了。

    而苏墨看着眼前的请柬,双手的指甲,全都深深的掐进了肉里。

    马文龙从里边出来,走到苏墨面前,看着她眼前的请柬,小心翼翼的叫了一声。

    “墨墨,你没事吧?”

    刚才,他在里边全都听到了,其实以前在听到柳依依叫她柳潇潇的时候,他就猜了个差不多。

    但是,当时只是觉得,她到底是苏墨还是柳潇潇对他来说,都无所谓,这个人是他的好姐妹,跟她是谁没关系。

    可是现在,他才知道,对他来说没有区别的事情,对于墨墨来说,是那么的难以面对。

    苏墨抬起头,“我没事,老马。”

    马文龙叹了口气,“你就没有有事的时候。”

    苏墨笑了一下,“嗯,练出来了。”

    马文龙眉头猛的一皱,这话,怎么听都让人心酸。

    “那这个呢?去吗?如果不想去就算了,他们还能怎么着你啊?”

    苏墨看了眼地上的请柬,“去,为什么不去?”

    马文龙猛的瞪大了眼睛,“墨墨,你真要去?他们为什么要让你去,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墨墨,你要考虑清楚。”

    苏墨抿了下唇,“其实,这事根本就不用考虑,他们若要找我事,就算我明天不去,以后也照样会找过来,所以,有些事不是躲就能躲过的。”

    “以前我只想着,惹不起,我至少躲的起,所以,回来后,我一直在让自己尽量的不出现在柳家面前。”

    “但是后来我才发现,我不找麻烦,麻烦都会找我,我不想一味的被动,更不想一直做一个他们随时想欺负就能欺负的人,所以,我不想躲了,不就个婚礼吗?去就去,到时候谁恶心谁还不一定呢!”

    马文龙:“……”

    他愣愣的看着苏墨老半天,才反应迟钝的啪啪啪的给苏墨鼓起了掌。

    “墨儿,你知道你刚才的样子吗?气场足有两米八!”

    苏墨:“……”

    。

    这天苏墨从训练场回来以后,就准备去商场买件衣服,怎么说,也算是去砸场子,衣服总是要有的。

    但她才刚走到商场门口,就接到了魏可儿的电话。

    “墨儿,现在赶紧来月色一趟,我有事找你。”

    “怎么了?什么事啊?”

    “你别问了,总之有正经事,你赶紧的过来,听到没?”

    说完,魏可儿就直接挂了电话,苏墨皱眉看了眼时间,只能离开商场,往月色赶去。

    到了月色,苏墨才发现,原来今天不光是魏可儿和叶阑珊在,就连马文龙也在。

    因为苏墨的关系,魏可儿叶阑珊和马文龙也都认识,只是平时的时候马文龙没事会跑gay吧,很少来月色就是了。

    “老马怎么也在?”

    马文龙无比傲娇的斜她一眼,“怎么,我就不能来了吗?”

    苏墨笑笑,“能,您是我的金主,您说了算。”

    马文龙哼一声,“这还差不多。”

    苏墨笑笑,转向魏可儿,“怎么了?怎么聚的这么齐啊?”

    魏可儿挑了一下眉,而后对着叶阑珊扬了下下巴。

    叶阑珊笑了一下,弯腰从吧台里边拿出来了一个袋子递给苏墨,“打开看看。”

    苏墨看到眼前这个袋子微微愣了一下,“送给我的礼物?”

    “你看看,看看再说。”

    苏墨有些怀疑的看了三人一眼,“难不成是因为错过我的生日,所以想要补偿我吗?”

    苏墨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袋子,一袭水蓝冲击着视线,某奢侈品牌最新款的裙子,一条裙子下来,够苏墨吃好几年的。

    “你们这是干嘛呢?”

    魏可儿笑笑,“送给你的战袍,不是明天要去砸场子吗?”

    苏墨一愣,转头看向了马文龙,马文龙轻哼一声,“明天过去别给我们姐几个丢脸,好好的收拾收拾那个叫什么柳依依的!”

    苏墨心里热的厉害,她低头看着手里的裙子,半晌,勾唇笑了一下,“是,就算是看着这条裙子的面子上,我明天也绝对不能丢人。”

    “这还差不多。”马文龙笑笑。

    苏墨叹口气又斜了魏可儿和叶阑珊一眼,“你们两个,要啃馒头吃咸菜了吧?”

    马文龙就算了,她是知道,马文龙家里是有点家底的,所以,这条裙子虽然贵,却也不至于花的盆光碗净的,但是这两个就不一样了。

    魏可儿还没开始挣钱,叶阑珊挣钱要给家里生病的母亲治病。

    叶阑珊笑了一下,“不会,老马出的大头,我们俩就小小的凑了一点,意思一下。”

    而魏可儿却对着苏墨眨眨眼,“墨,我们刚才还说呢,既然是砸场子,怎么能你自己去呢?叫上你家陆教授呗。”

    苏墨:“……”

    她倒是想叫,但是陆教授到现在出差还没有回来呢,总不能为了砸个场子,她专门给陆教授打个电话让他回来吧?

    而且…苏墨想起那天晚上陆清泽那句似是而非的话,苏墨心里就有些虚。

    不过,这天回到家以后,苏墨还是给陆清泽发了条短信。

    “陆教授,您回来了吗?”

    短信发过去没多长时间,陆清泽就把电话打了过来。

    “墨墨。”

    “嗯,陆教授,回来了吗?”

    陆清泽那边轻笑一声,“还没,不过今晚上的飞机,怎么,想我了?”

    苏墨:“!”她还真想说想了。

    但是话到嘴边,就又怂了,“呵呵,没有,我就是问问,没别的事了,咳,那个,我先挂了啊。”

    “墨墨。”见她就要挂电话,陆清泽赶紧叫了她一声,“明天有什么活动吗?”

    苏墨愣了一下,如实回答,“明天要去参加一场婚礼。”

    陆清泽笑声从那边传了过来,“嗯,那明天见。”

    说完,他就挂了电话,苏墨愣愣的看着手机,有些搞不明白陆清泽这又是什么意思。

    而另外一边,陆清泽挂了电话以后,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

    “大姐回信了吗?怎么回事?”

    陆华点头,“已经回过来了信息,说是老夫人终于说了,是从一个理疗馆的理疗员那里听说的。”

    前几天因为上海这边有一个项目出了点问题,陆清泽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

    可这边事情还没有处理完,老夫人就把电话打了过来。

    以前,陆清泽出差,陆老夫人也会打电话叮嘱他吃穿用度。

    但是这一次,她打电话过来,却不是问陆清泽,而是问苏墨。

    不知从外边哪里听说了一些关于苏墨的风言风语,所以特地打电话过来问陆清泽关于苏墨的情况。

    陆清泽只告诉老太太苏墨是被陷害的,老太太虽然相信了,但是当陆清泽问她从哪听说的,她却怎么都不肯说了。

    他没办法,才能让他大姐去老太太那边套话。

    “理疗馆?”陆清泽眯了一下眼。

    陆华点点头,“对,据说,那个理疗馆,好像是叶夫人给介绍的。”

    陆清泽眼睛微微眯了一下,“叶家?”

    “是的。”

    他轻笑一声,忽然问了一句跟刚才的话题毫无联系的话,“詹姆斯已经在京城了?”

    “是。”

    。

    两个小时后,飞机降落在首都机场。

    接机口,一个金发碧眼的男人,见到陆清泽出来,远远的冲着挥了挥手。

    “走吧,车上说。”陆清泽连停留都没有停,直接往外走去。

    直到坐到了车上,他才长长出了一口气。

    “查到的东西呢?”

    詹姆斯饶有兴致的看着陆清泽,“你先告诉我,你跟这个女孩子是什么关系?女朋友?爱人?还是什么关系?”

    陆清泽猛的皱眉,眼中满是不悦,而詹姆斯却满不在乎的笑着。

    “陆,咱们两人的身手差不多,所以,你若是想抢的话,只怕要费一番力气,快点告诉我,我都快好奇死了,我认识你这么多年了,都还没有见过你对哪个女孩子这么上心的。”

    陆清泽笑了一下,也不着急了,“你要是不想给我就算了,反正,你也拿不到钱。”

    詹姆斯脸上的笑渐渐皲裂,“你怎么能这么不讲信用。”

    “那就快点给我!”

    詹姆斯无比郁闷的拿出一份文件,递给了陆清泽。

    “这个女孩子确实挺可怜的,这样的事,不管让谁遇到,都会觉得不可思议,也不知道她当时是怎么过来的。”

    詹姆斯说起来就感慨万千,陆清泽却已经没有时间理他,只专心的看着詹姆斯所查来的资料,越看,脸色越冷,到最后,他抬起头的瞬间,詹姆斯甚至下意识的往后挪了一下。

    一个医生,一个艾滋病人,还有柳家的一群人,陆清泽拳头攥的咯咯作响。

    这些人,分明就是想要她的命,却还做的神不知鬼不觉让她百口莫辩!

    “那个医生呢?还有那个艾滋病人呢?”

    詹姆斯耸耸肩,“那个艾滋病人…已经病入膏肓了,只怕是没几天可活了,你要是想让当年的事大白天下的话,就要尽快。”

    “至于那个医生…找是找到了,但是她拒不合作,什么都不肯说了,在美国,咱们的人,实在是不太好对她做什么,不过,你若是只想证明那个你的苏小姐的清白的话,其实有那个艾滋病人就够了。”

    “但是,这件事说起来,当年的人真是混蛋,让她在不知不觉中怀孕就算了,竟然还找了个艾滋病人,别说是她了,就连我,想想都浑身起鸡皮疙瘩!”

    陆清泽脸上依然没有什么表情,但是那一刻,詹姆斯却从他眼中看到的是实打实的杀意。

    这种杀意,也就在四年前,他才在陆清泽眼中看到过,所以,这时难免心里猛的一惊。

    “陆,你要冷静…”说着,他脑子里忽然出现一个想法。

    陆清泽眼睛猛的一眯,“无论如何,想办法把那个医生弄回来,尽快。”

    詹姆斯:“OK放心,交给我。”

    “哦,对了,我们在找那个医生的时候,发现还有另外一伙人在找她。”

    陆清泽皱了一下眉,“另外一伙人?谁!”

    “科林沃斯集团的小少爷,据我查到的一些资料,陆,这个科林沃斯集团的小少爷,可跟这位苏小姐的关系很不错呢,据说,他的汉语都是苏小姐教的。”

    “我觉得,应该是你的那位苏小姐,得知那个医生移民了,所以才拜托科林沃斯集团的那个小少爷帮忙查的。你说,她为什么不找你查,要找别人查呢?”

    陆清泽眼睛猛的眯了一下,“你什么意思?”

    詹姆斯笑了下,“没什么意思,就是给你提供点情报嘛!不过咱们的行动更快,我把他的线索都给掐断了,估计他是很难找到了。”

    陆清泽看了他一眼,“以后这种情报,你不必再给我提供。”

    詹姆斯惊讶,“难道你不想知道有谁追过这位苏小姐吗?你也知道,美国那边的那些人,都很喜欢东方面孔,苏小姐在美国的时候,可真的是很受欢迎的。”

    陆清泽挑眉看他,“然后呢?有人追上吗?”

    詹姆斯:“……”

    “我竟然无言以对。”

    陆清泽想了想,“那边的线索,不必毁掉了,这样的事情,我想她更希望自己查清楚!”

    詹姆斯惊讶的看着陆清泽,片刻后吹了个口哨,“陆,你是真的陷进去了吧?竟然宁愿为情敌让路,也要为她着想了。”

    陆清泽斜睨了他一眼,没有接他的话,而是又低头看起了资料。

    薄薄的一张纸,此时却重的让他拿着有些吃力。

    詹姆斯见他这样子,忍不住叹了口气,“嗨,陆,其实我还有一个疑问,那就是,这些人,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她不是他们的亲人吗?为什么要这么对待自己的亲人?难道你们这里的亲缘关系这么浅薄吗?”

    陆清泽没有理会他最后的那一句,而是冷笑一声,“是啊,为什么!我也很想知道。”

    詹姆斯笑了下,“要不要我帮你去问问他们?对了,我想到了,你好像跟他们还是亲人,他们家人,好像要跟你的家人结婚?”

    陆清泽应了一声,“嗯,明天。”

    “那太棒了,那我是不是可以去看场好戏了?”

    陆清泽冷笑了一下,“明天啊,确实该有一场好戏。”

    ------题外话------

    应编辑要求,还是分章发了,还有一章,不要错过了哦宝贝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