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萌妻来袭:大叔心尖宠 > 101、狗咬狗戏码!(二更)

101、狗咬狗戏码!(二更)

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m,最快更新萌妻来袭:大叔心尖宠最新章节!

    简茹云这一声叫,使得震惊中的人全都回过来了神。

    陆羽曼忽然间有些怕,柳家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一家人,竟然会用这样手段去对付一个年仅十八岁的女孩子!

    这是真的在要人性命啊!

    而且,还是用的这种神不知鬼不觉的手段。

    她简直没办法想象,当时知道自己怀孕的墨墨,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情。

    而且,用这样的手段也就算了,竟然……还选了一个艾滋病人!

    她忽然打了个冷颤,上前到了苏墨面前,拉住了苏墨的手,轻轻拍了一下,想说安慰的话,却觉得这个时候,无论什么话说出来,都有些苍白无力。

    她自己也有女儿,而且年纪跟苏墨一样,十八岁啊,多美好的年纪,而她却在那一年经历了人生中最痛苦的事。

    陆羽曼拉着苏墨的手,深深吸了一口气,“大姐信你。”

    这句话,她是在跟苏墨说的,同样,也是在说给简茹云听的。

    或许是先入为主,她对苏墨的第一印象好,所以,即便是后来听柳依依说了那些话以后,她也没办法把苏墨跟艾滋病联系到一起,现在,就更是了。

    她是真的信苏墨,却也是给的简茹云的回击。

    其实,简茹云这话说出来,对于陆家人来说,就像是放了个屁一样。

    陆清泽说的话,在陆家,没有人是不信的。

    陆清泽的性格他们都了解,就算他再怎么重视苏墨,让他为了给苏墨开脱而去编一个谎话还是不可能的。

    因为他不屑。

    不管是什么事,对他来说,有就有,没有就没有,若是假的,他也绝对不会说成是真的。

    所以现在虽然简茹云跳出来吼了一声,但是陆家人看她的脸色却没有丝毫的好转。

    而苏墨在听到简茹云叫的那一声后,神情一紧,正准备站起来,却见陆羽曼已经过来。

    她拉着她的说,说了句,“大姐信你。”

    苏墨张了张嘴,想说的话一下堵在了嗓子眼里。

    说不出来,但是心里却暖的要融化一般。

    她何德何能,在这样的情况下,让陆家大姐,过来跟她说一声,“大姐信你”的。

    原本,她觉得,就算是没有人说,这个时候大家心里也应该是有质疑的,毕竟,这种事,说出来都觉得离谱,更何况是信。

    “大姐…”终于,她叫了一声,声音有些哽咽,但是陆羽曼却觉得格外好听。

    “哎!”陆羽曼清脆的应了一声,“好孩子,以后你就是咱们陆家人了,没有人敢再这么欺负你!”

    苏墨鼻子微酸,忽然间,她觉得之前受过的委屈,都不算什么了,只要有人信她,只要有人信!

    “谢谢你,大姐!”

    陆羽曼笑了笑,“别客气。”

    而这时,从听了陆清泽的那番话以后,就坐在那里一直没有说话的舒云枝,也终于回过神来一般。

    转过头,轻轻摸了摸苏墨的头发,唇角微微有些颤抖的说了句,“苦了你了,孩子。”

    说完,她抱着苏墨轻轻拍了拍,“没事了,不怕了,他们不疼你,以后我们来疼你。别怕了。”

    她其实是想过苏墨是被陷害的,但是却怎么都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状况。

    而且,这样一个孩子,经历了那些事情,在感觉到自己的排斥以后,竟然还能笑着叫她一声阿姨。

    现在的舒云枝,不是不愧疚,但是更多的却是气。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会对自己的孩子下那样的杀手!

    还有,这样的事实下,柳家竟然还想恶人先告状。

    舒云枝目光冷厉的往柳依依那边看了一眼,柳依依猛的往后一缩。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这件事我根本就不知道,我那时候才十五岁,我真的不知道…”

    柳依依一边说,一边就跑去抱住了简茹云,“妈,你告诉他们我当时是不知情的,我是真的不知道的!”

    而简茹云刚喊完那一句,没想到自己的女儿就来拆自己的台。

    “混账!你说什么呢!刚才的事情分明就是陆清泽在胡乱编制,你当然不知道了!”

    柳依依一愣,却是眼泪先掉了下来。

    “妈,我求您了,如果当年的事是你们做的,你们就承认吧,算我求您了,不然我以后,我以后…还怎么面对子烨,怎么在陆家呆啊!”

    陆清泽既然这样说了,那他就一定是拿到证据了。

    现在柳依依是怕的,她不仅怕,还有些后悔。

    她是真不知道,原来陆清泽竟然已经查到这个地步了,若是知道的话,她刚才必定不会在陆老夫人面前那样说的,可现在…

    “妈,算我求您了,您就算是为了我,也承认了吧!再这么挣扎下去,难堪的就只会是我啊妈!算我求您了行吗——啊!”

    柳依依话没说完,简茹云就一巴掌扇到了柳依依的脸上。

    “你给我住嘴!”简茹云冲柳依依就是一声怒吼,她瞪着柳依依,刚刚打完她的那只手还在微微颤抖。

    她是怎么都没有想到,来拆她的台的,竟然是她的女儿。

    她都已经料定了陆清泽是不会有证据的,现在他们只要咬紧了牙冠绝不承认就行。

    可谁能想到。

    她千疼万宠养大的女儿,她做了那么多事都是为了她的女儿,到了现在为了自己能在陆家呆下去,竟然让她去承认!

    “你没有看到你爸都被陆清泽打成什么样了吗?你现在不光不管你爸,你竟然还想着让我们承认了也好让你自保!?”

    柳依依捂着一边被打的脸,惊讶的看着简茹云,这还是她长这么大以来,简茹云第一次打她。

    “你凭什么打我!难道事情不是你们做的吗?我不过是让你快点承认,不要等会儿弄的自己更难堪了你凭什么打我!我爸为什么挨打你难道不知道吗?”

    “他挨打是他活该,谁给他那么大的胆子竟然去追杀子烨的小叔的,他不知道我以后还要在陆家混的吗?你们凭什么这么对我!”

    “还有当年的事我虽然不清楚具体是什么样的,但是柳潇潇找的那个体检中心不是你让我带她去的吗?你现在竟然又不承认了!等会儿子烨的小叔要是拿出证据来了,你是不是也要责任都推到我身上啊!——啊!”

    柳依依说完,简茹云便又是一巴掌落到了她的脸上,“你住嘴!”

    简茹云现在简直是恨不得直接上前撕了柳依依的嘴。

    她怎么就生了这么个女儿!自私就算了,到了现在不帮着他们竟然还在这里揭他们的老底!

    简茹云一连打了柳依依两个巴掌,事情还没有说完,柳家的这一对儿母女倒是先闹了起来。

    柳依依以前从来没有受过什么委屈,现在竟然被自己的妈连着打了两巴掌,她怎么受得了。

    所以简茹云打完她以后,她直接就扑了上去,冲着简茹云的脸上也打了一巴掌。

    “你凭什么打我,难道我说的有错吗?你们自私的害了柳潇潇也就算了,为什么到了现在还要连累我!”

    她冲着简茹云就是一声怒吼,吼完,忽然转身扑到了陆老夫人面前。

    “奶奶,您要相信我,我真的不知道,我对当年的事情真的不清楚,我不知道的,您要相信我,要是我早知道了,我肯定不会再那样对我姐姐的,真的。”

    她说完就趴到舒云枝的腿上哭了起来,而舒云枝却看着她,慢慢的把自己的手抽了出来,看向陆子烨。

    “把她给我弄走!”

    柳依依身子猛的一僵!垂着的头下边,脸色煞白,她都已经拼着把自己的父母出卖了还得不到陆家的谅解吗?

    不能,绝对不能,如果今天得不到谅解,那么她以后还不知道要面临什么!

    子烨会不会跟她离婚,就算不离婚,那她在陆家也没有丝毫的地位可言了,那她嫁进陆家还有什么用!不行,绝对不行!

    “奶奶,奶奶!算我求您了,我真的不知道,我当年只有十五岁,我是真的不知道!”

    而舒云枝却丝毫不为所动,她目含怒火的看着柳依依。

    她最讨厌那些弯弯绕绕的心思,但是她也同样不能接受这种在父母面临困境的时候自己想要脱险反而把父母推进去的人。

    这种不忠不孝,甚至连一点人情味都谈不上的一个人,她就不明白了,当初子烨是怎么看上的。

    “把她弄走!没听见吗?!”

    舒云枝忽然一声怒吼,让趴在她脚边哭泣的柳依依也瞬间停止了哭泣,而后陆子烨愣了一下猛的反应过来,上前就要去拉柳依依。

    可柳依依这个时候怎么可能会让陆子烨把她拉走,她用力的挣开了陆子烨,再一次抱住舒云枝的腿。

    “奶奶,奶奶!我求您了,您就算是不看在我跟子烨这么多年感情的份上,您至少看在我肚子里的孩子的份上啊!”

    柳依依说完,房间中众人的神色都是一变,包括陆子烨在内。

    依依怀孕了?依依竟然怀孕了?他怎么不知道?依依之前怎么都没有跟她说!

    舒云枝也猛的一愣,“你说什么?”

    “奶奶,我怀孕了。”

    柳依依满脸泪水,她看着舒云枝,无比的脆弱,像是真的被她的父母伤害到了一般。

    “原本我是想,过两天才给您一个惊喜呢,却没想到,事情竟然成了这样,奶奶,当年的事我是真的不知情,但是我爸妈若是真的做错了,您迁怒我也是应该的,毕竟,谁让我是他们的女儿呢,我不求您的原谅,但是…请您看在孩子的面子上,不要这样对我好吗?我不想我的孩子生下来,就受尽各种白眼。”

    舒云枝手微微一抖,没有抽出来,而此时从事情开始就一直没有说话的陈佳慧忽然站起身来,到了柳依依面前。

    “依依,你真的怀孕了?”

    柳依依含着泪,点了点头。

    陈佳慧忍不住一声叹息,这都造的什么孽啊!

    原本大喜的日子,怎么就闹成了这样了啊!

    片刻后,她弯腰,把柳依依拉了起来。

    “子烨,带着依依去休息吧,这里没有她的事了,等会儿你带依依去做一个检查,无论如何,今天的事情太多,先保证孩子的安全再说。”

    柳依依身子忽然一僵,而后底下了头,看起来无比的乖顺。

    “谢谢妈。”

    柳依依走之前,还又看了眼简茹云,眼中带着歉疚,但是却也带着坚决。

    “妈,我还是那句话,如果是您做了,您就赶紧认了吧,相信小叔他也只是为了给姐姐一个清白,而不是为了为难你。”

    柳依依走后,房间中再一次陷入了安静。

    陆清泽淡淡勾着唇,看着简茹云,“看来现在是已经不用我拿什么证据了,这么一出狗咬狗的戏码,还真是出乎人的意料!”

    “你!”简茹云现在孤立无援,但是对这件事,她是真的不能承认,因为一旦承认,依陆清泽的狠劲儿,还不知道要怎么对她呢!

    “呵,依依她不过是为了自保,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她随便说两句你就信了?陆先生,我可真没想到你是这么轻易相信别人的人!”

    陆清泽冷笑一声,“看来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但是简茹云,如果我拿出了证据,你也要做好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说完,他便没有再理会简茹云,而是转头看向了苏墨。

    见苏墨正脸色苍白的看着他,他走上前去,“大姐,你带墨墨到旁边的小休息室里稍微待会儿。”

    苏墨一愣,“不,陆教授,我没事。”

    但是陆清泽却笑了一下,轻轻摸了摸她的头,“乖,你没事,但是我心疼,我不想让你再看到他,一下都不想,乖,好好呆着去,事情完了,我就过去找你。”

    苏墨张了一下嘴,还想说什么,陆清泽却忽然低头,在她唇上吻了一下,而后低喃一声,“交给我。”

    苏墨身子僵直的站着片刻后她忽然笑了一下,“好。”

    陆羽曼跟苏墨一起到了小会议室。

    过去以后,陆羽曼又叹了口气,“墨墨,别担心,清泽他一定没有问题的。”

    苏墨勾唇点头,“嗯,大姐,我知道,我信他。”

    “诶,那就好。”

    陆羽曼说完,忽然间又想起了什么,“墨墨,你当年…很难过吧?”

    苏墨脸上的笑容一僵,半晌,才说了句,“其实还好。”

    最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现在想想,就觉得什么还好,但是当时经历的时候,也只有她自己明白那种若不是一口气撑着,大概就真的活不下去了的感觉。

    苏墨紧紧咬着唇,脸色依然苍白的厉害,陆羽曼轻轻叹了口气,其实,她是想问问苏墨当年那个孩子的事,毕竟两人的关系现在是确定了,这个就是不得不问的事情了。

    若是那个孩子,当年就被打掉了,那么或许还好点,若是墨墨把孩子生下来了,她就怕以后两人会因为孩子的事情闹矛盾,还有,她妈会不会接受墨墨的那个孩子。

    可是话到了嘴边,却又问不出来了,看着苏墨苍白的小脸,她是真的不忍心再薄她的伤口了。

    算了,以后再说吧,陆羽曼轻轻叹了口气,问起了苏墨这几年的生活。

    而此时,隔壁的另外一个房间中。

    詹姆斯带着好几个医护人员,担架床上抬着一个人,进了房间。

    他们刚一进来,房间中的众人神色就是一变。

    可要说这里边神色变的最厉害的,那绝对是简茹云。

    简茹云在见到被抬进来的那个人的时候,脸上瞬间就一点血色都没有了。

    可当她看清楚那个人的状态以后,忽然又恢复了冷静。

    那个人明显已经病入膏肓甚至连清醒都算不上了,想让他来作证,怎么可能!这个陆清泽,还真是过于天真了!

    ------题外话------

    咳咳,介于虐渣虐了好几天都没有虐完,傻作者终于良心发现了,决定今天加更一章,保证在今天把柳家虐完,加更章节大概在下午两点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