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萌妻来袭:大叔心尖宠 > 167、肯定是妈妈!(二更)

167、肯定是妈妈!(二更)

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m,最快更新萌妻来袭:大叔心尖宠最新章节!

    晴方好这一番话说的不紧不慢,脸上带着笑,语气却嘲讽,声音算不得大,但是却足够周围的人听了个清楚。

    这家酒店算是这个影视城最好的酒店了。

    所以,在这里入住的,大多是演员。

    即便不是演员,也应该是剧组的工作人员或者来这里考察的投资商。

    抢角色这种事,在圈里并不少见。

    在圈子里混的人谁还不经历几次啊。

    可是,像现在这样,抢了别人角色,还王仁面前凑,上来说一句对不起,你不原谅我就是你心眼小的人,还真的是第一次见。

    这人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人家不揪着你不放就是好的了,现在竟然还恬不知耻的要求人必须原谅你,真不知道这人的心是怎么长的。

    再加上晴方好在圈里人缘又好,刚才那些还看着苏墨不满的目光,此时就又全都转移到了虞初心身上。

    虞初心感觉到那些似探究似嘲讽的目光,不由的又咬了下唇。

    “晴姐,好歹咱们这也算是第二次合作了,我不过是想咱们把关系搞好一些,以后拍戏的时候也方便沟通,这也是袁导的意思。”

    “如果您觉得我有什么不可原谅的地方,直接告诉我就好,我能改的,您能不能不要这样跟我说话?”

    晴方好姣好的眉眼中带着笑意,她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孩子,不过十八九岁的样子,但是,却是真的不简单。

    刚才明明大家看着她的目光都带着些不满了,但是她却又三言两语的把自己摆在了有理的位置。

    若是放在平时,她大概还有心情跟她好好的好好的较量一番,但是现在,她身体确实是不舒服,所以,连跟她斗的心情都没有了。

    “圈子里了解我的人都是知道的,我这个人其实待人算是宽厚,而且,从来不尖酸刻薄的跟人说话,但是,这也是分人的,虞初心,身为孙颖的助理,你利用职务之便几次抢孙颖的角色,导致现在孙颖连一部正经的戏都没有了,你觉得你这样的人,我敢跟你交往过密?还是醒醒吧,你是什么样的人,我心里清楚。”

    说完,她就没有再在这里停留,直接抬脚跟着苏墨跨进了电梯。

    而留在外边的虞初心此时的脸色却已经不能用差来形容了。

    她出道确实算不上光彩。

    身为助理,抢自己老板的角色,这大概会成为她这辈子最大的让人诟病的地方了。

    但是,她也只有这样才能以最快的速度发展起来,让她从龙套做起?她可没那么大的耐心。

    虞初心目光往边上扫了一圈,把周围人或鄙视或嘲讽的目光收进了眼里,而后一甩手往电梯走去。

    等她走了,众人才都轻嗤一声,低低议论了起来。

    “抢角色能理解,圈里的角色不就是这么抢来抢去的吗?但是...呵呵,抢自己老板的角色,这还是第一次见,也算是开了眼界了。”

    “谁说不是呢,就像刚才晴女神说的那句话似得,这样的人,谁敢跟她交往过密啊,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在你背后捅你一刀子了,想想都觉得害怕。”

    “我就说孙颖这段时间怎么状态那么差,原来竟然是找了这样一个白眼狼助理,也不知道星辉娱乐怎么想的,服了。”

    “看星辉娱乐现在这么捧着这个新人就知道,星辉娱乐的当家人,大概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

    “你没听说吗?几乎每个进星辉娱乐的女星,几乎都跟他们的少东家有染?”

    这句话说出,众人就都不言语了。

    这几乎是圈里众所周知的一件事,那么刚才那个虞初心,是不是也...

    众人脸上都出现了一抹大家都懂的笑容。

    今天闹了这么一出,虽然说没有吃什么亏,但是到底是影响到了心情了。

    晴方好回去以后就觉得心口闷的厉害,进门以后就直奔卫生间去了。

    苏墨原本是想跟晴方好进来聊一下公司的事的,但是没想到晴方好进来就跑卫生间吐了起来。

    刚才吃的东西,一点没剩的吐了出来。

    苏墨一边帮她拍着背,眉头就皱了起来。

    “胃里又开始不舒服了?”

    晴方好点了下头,脸色比之前更白了。

    苏墨赶紧去给她倒了杯水,“有药吗?吃药了吗?”

    晴方好摇摇头,“没事,吐出来就好了,现在整个人都轻松多了,就是被那个虞初心给气的,她也太拿自己当个人了!”

    苏墨无语的笑了一下,看着她的脸色叹了口气,“喏,这个海参粥,给你要的。”

    晴方好一愣,“不是你自己要吃吗?怎么给我要的?”

    苏墨笑下,拿出手机来,点开微信,递给了晴方好。

    晴方好纳闷的接过来看了一眼,不由的笑了起来。

    苏墨手机上是邵弈发过来的一条微信。

    “暖暖,方好这段时间闹胃闹的厉害,很可能吃完以后就会吐,所以,你跟她一起的时候,晚上多少位她准备点宵夜,最好是粥之类容易消化的。”

    晴方好笑了下把手机递还给了苏墨,“你哥还算是有点良心。”

    苏墨笑了下,“那当然,像我哥这么好的男人,你可得抓紧了,晴姐,你们两人在一起这么长时间,就没有想过先把证领了吗?”

    晴方好喝粥的动作顿了一下,“邵弈一直想把证领了,这件事也怪我,一直想着至少得等我有能跟他站在一起而不被人挑剔的时候再领,现在想想,其实像你跟清泽那样,早早的领了也挺好。”

    “两个人在一起,何必在乎那么多别人的眼光干嘛,他喜欢,自己也喜欢,这就已经足够了,你说是吧?”

    苏墨笑笑,“正是这一个理。”

    晴方好叹了口气,“所以,现在其实我挺后悔的,没有早点把证领了。”

    苏墨眨了一下眼,“那现在也可以领啊?”

    晴方好笑了下,“等杀青了,回去就领。”

    “嗯。”

    苏墨看着她喝完粥,才从她房间离开。

    她的房间跟晴方好的房间是挨着的,所以,她才刚一出门,就看到一个人在她房间门口转悠,似乎是想去敲门,但是又不敢的样子。

    苏墨皱了一下眉,“你是谁?”

    那人没料到苏墨忽然从隔壁房间出来了,乍一听到苏墨的声音,猛的就是一惊。

    “你,你好。”男人看起来有三十来岁的样子,此时看到苏墨,眼睛猛的一亮,而后又挂满了拘谨。

    苏墨点了下头,“你是谁?有什么事吗?”

    男人笑了下,“你好,我是虞初心的经纪人,之前,她说,她之前因为一些是,得罪过您,所以我,现在过来看看,想看看能不能有什么办法能得到您的谅解。”

    苏墨眯了下眼,“不用了,我跟虞初心之间没什么好谅解的。”

    那个男人瞬间一脸的失落,“那,那对不起,打扰你了。”

    苏墨忽然间觉得有些奇特,就这样走了?

    虞初心那么死缠烂打的,仗着脸皮厚就上的人,竟然有这么一个奇特的经纪人?就因为她说了这么一句,他就这么离开了?

    不过,苏墨也没有多想,对方不缠着自己就行,只要她不来找事,她这边跟晴方好安安稳稳的把这部戏拍完了就好。

    晴方好杀青,以后她就是单纯的晴暖娱乐的老总了,那么,虞初心就算是再怎么样,也动不到她了。

    不是不敢跟她硬着来,实在是,有时候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像虞初心这种小人,谁知道什么时候给人使个暗箭呢。

    ......

    苏墨回到房间收拾好以后,就准备给陆清泽打电话。

    但是,她这边才刚刚拿起手机来,就进来了一个电话。

    苏墨愣了一下,常戚?

    她从公司转成娱乐公司以后,公司的大小事务,就一直是晴方好在管。

    她这边基本上就是一个甩手掌柜,所以,常戚也已经很久没有联系过她了。

    怎么现在又给她打电话,难道,不是应该给晴姐打吗?

    虽有有些疑问,但是苏墨还是把电话接了起来。

    “常经理,有事吗?”

    那边常戚也是想了很久才决定给苏墨打这个电话的。

    他为人老实,不然,之前苏墨也不会把偌大的柳氏集团交给他来管理。

    所以,这一次的事,说实在的,他有些说不出口来,可是,不说又不行。

    他在打这个电话之前,不知道打了多少遍的腹稿,现在苏墨一接电话,他竟然又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常经理?是公司出什么事了吗?”

    那边常戚犹豫了一下,最终开口。

    “苏董,我今天找您,其实是为了一件私事。”

    苏墨愣了一下,“私事?”

    常戚郁闷的应了一声,“是。”

    “之前...陆氏集团的董事长总秘书,常虹,是我的妹妹。”

    他这么一提,苏墨瞬间就明白了过来。

    常戚这是来求情的吧?

    她微微皱着眉,是真的没想到,常虹竟然是常戚的妹妹。

    “你是打算跟我求情,让我放过她吗?常经理?”

    常戚那边沉默了片刻,“苏董,我知道这一次的事,确实是她做的不对,只是她是我的妹妹,我没办法看着她就这样落得个这样的下场。”

    “那你想让我怎么做呢?”苏墨问了句。

    常戚沉吟了一下,“...我希望您能跟陆先生说一说,常虹她到底只是年轻不懂事,他可不可以,对她网开一面,为她免去牢狱之灾。”

    “其他的事情,我会处理好,保证让她以后绝对不会再打扰到您和陆先生的生活,等她被放出来以后,我就会把她送到国外去。”

    常戚没有说其实,把常虹送到国外,也算是逼不得已,并不全是为了让常虹不能打扰到苏墨和陆清泽。

    而是之前陆清泽全国所有媒体头版头条的通报了常虹,这样,就算是常虹出来,国内只怕她也已经呆不下去了。

    她那样心高气傲的一个人,以后在国内如果只能做做粗杂工作,只怕,比让她在监狱里呆着都还要难受。”

    牢狱之灾?

    苏墨没想到,这一次常虹竟然还有牢狱之灾了?

    陆清泽到底做了什么?

    苏墨心里无声的叹了口气,“常戚,这件事不是我不肯帮忙,而是,既然是牢狱之灾,那么就说明常虹做了什么事情是触犯了法律的,这件事,你跟我说是没有用的。”

    “不是,苏董,您信我,我妹妹我了解,她可能会有些小心思,但是那些经济犯罪,在公司里充当间谍之类的事情,她是绝对不会做了,这件事其中必定是有误会的。”

    “那如果她出来以后,你让她出国她就会出的吗?常戚,你能管得住你妹妹吗?”

    那边常戚忽然沉默了下来。

    “你要是能管住的话,她还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吗?”

    “而且,常经理,你也算是在商场沉浮了这么多年了,该知道,有些事,既然敢做,那么,就要做好承担后果的准备。”

    “可...”

    “没有什么可是,若是因为如此,你对我存在意见的话,我也没有办法,但是我希望你以后能做到公私分明,常经理,清泽还在等我电话,先就这样了。”

    苏墨说完就挂了电话。

    那边常戚看着被挂断的电话,心里戚戚然,其实在求情之前,他本也就没有抱太大的希望。

    苏墨这个人,虽然看起来柔柔弱弱的,但是骨子里却带着一种甚至于他这么个男人,都不曾有的强势。

    不然,她也不能就用那么一次股东大会,就直接拿下了柳氏集团,也不可能经营的好好的一个柳氏集团,说改行,就直接改成娱乐公司了。

    这里边要承担着多大的风险,她应该也都知道,但是她却还是说干就干,没有丝毫的耽误,这里边的雷厉风行,跟她骨子里的那种要强是分不开的。

    所以,若是觉得她是个小女孩儿觉得她软弱好欺就去欺负她的话,那就是大错特错了。

    常戚叹了口气就把手机收了起来,这情,不能再求了,再求下去,说不定,他的饭碗都不保。

    ......

    舒云枝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宁宁了。

    以前宁宁经常回来住。

    但是从苏墨跟陆清泽结婚以后,宁宁就很少回来住了。

    现在舒云枝想让宁宁回来住,也只能找苏墨不在家的时候。

    苏墨电话打过来的时候,宁宁正在跟舒云枝玩积木,一听到陆清泽的电话响,他噌的一下就跳了起来,“是不是妈妈?”

    陆清泽看他一眼,直接拿着手机往楼上走去。

    宁宁大眼睛猛的一瞪,“肯定是妈妈!”

    而后跟着陆清泽就往楼上跑去了。

    舒云枝又好气又好笑,独自一人把积木收起来以后,正准备去厨房再给宁宁做点吃了,她的手机也跟着响了起来。

    把积木箱子放下,到桌前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就接了起来。

    “喂,丛慧,回来的时间定了吗?”

    那边不知道说了句什么,舒云枝笑了起来,“嗯,十月一号正好是个假期,你看着把时间安排好了,回来咱们好好聚聚,你可都好几年没有回京城了。”

    “哦,她什么时候到的?这样啊,那我跟清泽说,你放心吧。”

    挂了电话,舒云枝就皱起了眉头。

    打电话来的人是陆丛慧,陆峥嵘的妹妹,也就是,陆清泽的那个远嫁的姑妈。

    “怎么了?”

    陆清泽没有抢过陆子宁,把手机交给了陆子宁以后,就从楼上走了下来,下来,就看到舒云枝皱眉坐在沙发上发呆。

    “没什么。”舒云枝忽然回过神来,“刚才你姑妈打电话过来了,过几天就回来,来参加你跟暖暖的婚礼。”

    陆清泽不置可否的应了一声。

    舒云枝眉头依然不见舒展,“清泽,刚才你姑妈说,君心也来京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