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萌妻来袭:大叔心尖宠 > 173、为了妹妹,拼了!

173、为了妹妹,拼了!

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m,最快更新萌妻来袭:大叔心尖宠最新章节!

    陆清泽听了舒云枝的这番话,不由的笑了一下。

    “我们家舒大美女又要发飙了?”

    舒云枝嗔他一眼,“都有家室的人了,还成天没个正经。”

    陆清泽笑了下,“怎么没正经了?说我妈是舒大美女就算是没个正经了?”

    舒云枝笑着在他肩膀上捶了一下,“等会儿别在像刚才那样对月月摆脸子了,知道吗?”

    陆清泽笑了下,不置可否。

    “我知道,你心里是有防备的,是,防备着点,仔细着点,总是没有错的,但是清泽,月月她才是个五岁的孩子,她能懂什么啊?”

    陆清泽皱了一下眉,接舒云枝这话,可心里却在想着,你可不要小瞧五岁的孩子,当年温馨被接回温家的时候,可不就是五六岁的样子吗?

    而舒云枝那边却依然在劝他。

    “就算是再不对,那也是大人的不对,你不能把这些事情都怪到孩子身上去,月月她…也挺可怜的,这些年,据你姑妈说,安君心都很少在家里陪着月月。”

    “你想想吧,她跟宁宁差不多大,咱们宁宁虽然从小没有妈妈,但是他身边照顾他给他关爱的人却并不少,可是月月呢?据说从小…就跟着一个保姆长大的。”

    “她昨晚刚刚被送过来的,哭了一晚上要回去找婆婆,这孩子,太可怜了。”

    陆清泽眉眼低敛,半晌轻声嗯了一声。

    舒云枝这才笑了起来,“我看月月那孩子好像挺喜欢你的。”

    “嗯。”陆清泽又应了一声,抬脚往餐厅走去。

    餐厅里,苏墨正小心翼翼的往月月的碗里夹了一块鸡蛋。

    刚才月月在餐桌前看了好几眼那边的番茄炒蛋,苏墨目光闪了一下,就夹起一块,送到了她的碗中。

    月月吃饭的动作猛的一顿,抬头看向苏墨。

    眼中依然是带着些怯懦,但是却明显要比刚才亮了很多。

    “谢谢阿姨。”她极其有礼貌的说了一句,而后低头把那块鸡蛋小口小口的吃了。

    苏墨笑了下,直接把那盘番茄炒蛋放到了月月面前。

    月月一边吃饭又抬头看了眼苏墨,“吃吧,这些你可以都吃掉。”

    苏墨说完,就又去照顾宁宁去了。

    夹菜什么的,宁宁其实是不用苏墨操心的,但是每次只要苏墨在,他就总是撒娇的让苏墨帮他夹菜。

    不过…今天苏墨转过身去帮他夹菜的时候,宁宁却对苏墨眨了眨眼。

    苏墨也对他眨了下眼,“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宁宁看了眼月月,而后凑到苏墨耳边,“妈妈,照顾妹妹的感觉好吗?”

    苏墨愣了一下,“还,还行啊,怎么了?”

    宁宁笑嘻嘻的,“等以后妈妈给宁宁生妹妹了,宁宁来照顾哦。”

    苏墨反应了两秒才反应过来,而后忍不住笑了起来,轻轻在他头上拍了一下,“鬼灵精!赶紧吃饭吧。”

    说完她就又回过头去看向了安清月。

    其实…有两个孩子也挺好的,尤其还是跟陆教授的孩子,想想以后两个孩子在家里打闹的情景,苏墨唇角就忍不住溢出笑容来。

    原本是打算吃完饭把宁宁接走,一家三口一起去珠宝店的。

    但是宁宁似乎不大愿意跟两人一起去,只说了一句,等会儿要去找糯米。

    苏墨听到宁宁为了去找糯米而不跟自己走的话以后,竟然有种儿大不中留的感觉。

    “宁宁…”

    “妈妈,对不起,我跟糯米约好了……”

    “那好吧。”苏墨郁闷非常,但是却不能让宁宁爽约小糯米,“那你们的约会什么时候结束?”

    “中午。”

    “那爸爸妈妈来接你?”

    “好!”

    得了宁宁的承诺,苏墨才郁闷的被陆清泽带走了。

    陆清泽唇边带着笑,走之前还看眼宁宁。

    宁宁眼睛亮晶晶的,满脸都是对苏墨的不舍,但是忠叔,奶奶还有糯米都说了,他不能总跟着爸爸妈妈,要让爸爸妈妈单独在一起,才能有妹妹。

    宁宁很郁闷,但是为了妹妹,拼了!

    “哥哥…”月月在宁宁身后叫了一声。

    宁宁马上藏起了眼中对妈妈的不舍的情绪,脸上带着笑,对着月月点了点头,颇有几分哥哥的样子。

    “走,哥哥带你去玩玩具,你喜欢芭比还是艾莎?”

    月月眨眨眼,“可以都要吗?”

    宁宁想了下,“好吧。”

    ……

    首饰店是之前苏墨去过几次的首饰店,据说这家珠宝店有一个专用的珠宝设计师。

    店里每年最受欢迎的珠宝,都是出自这位设计师之手。

    苏墨虽然没有在这家买过首饰,毕竟她的首饰,全都是温家和陆家给准备好了,她还真的没有什么是需要自己买的。

    但是,这却不影响她喜欢来这边逛逛。

    尤其是之前跟阑珊一起逛街的时候,每次都必来。

    来了以后,两人就在里边转一圈,阑珊会试试这个,试试那个,过过干瘾,而这家店里的服务员,也从来不恼。

    不管两人来了多少次,也不管两人试了那么多次以后,有没有真的买东西,服务员的态度都一如既往的好,又好,又有耐心。

    后来她听邵絮晚说过,这家店的老板,似乎跟陆清泽是同学。

    陆清泽上一次在拍卖会上拍的那对戒指原本是没有人愿意改的,毕竟这种全球绝版的戒指,若是改了,没准儿就不一样了。

    万一一个不小心,哪里改的跟原版的不一样了,他们是赔呢,还是不赔呢?

    所以,这种东西,一般是没有人愿意改的。

    再加上或许有些人,就算是想改,也没那个技术,所以,最后陆清泽就选了这么个地方。

    两人到了以后,迎出来的是一个带着眼镜的男人。

    男人看起来三十来岁的样子,长的很帅,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镜框,看起来极其斯文。

    “好久不见,你好,温暖。”

    苏墨一愣,“你…认识我?”其实应该是认识温暖。

    “当然,说起来,你还该叫我一声师兄。”

    “师兄?”苏墨愣了一下,她什么时候冒出来了一个师兄来?难道大学学长?那也不该叫师兄的啊。

    而那边蔺行却没有解释,只是笑了一下。

    笑容中,带着一股书卷气。

    这种男人苏墨其实有些不明白,怎么出来开珠宝店了,不是应该去大学里当老师的吗?

    而且,这师兄到底是怎么来的?

    而此时这边,陆清泽像是看透了苏墨的想法一般,忽然在她耳边句,“不要被他的表现所迷惑。”

    “嗯?”什么意思?

    “斯文败类。”陆清泽低声吐出了四个字。

    前边真正带着两人往二楼走的蔺行脚步忽然一顿,回头似笑非笑的看着陆清泽。

    “看来今天不是来求我的。”

    陆清泽满不在乎的笑了下,继续带着苏墨往楼上走去,一边走,还一边给苏墨介绍。

    “蔺行,除了斯文败类外,骨子里还是个人渣以外,而且还是个极其贪财的人。”

    眼看着陆清泽要把他的底拖出来了,蔺行讪讪的笑了下,“戒指呢?”

    陆清泽才终于停了下来,把戒指递给了蔺行。

    “你们两个先坐一会儿,小凌儿,给清泽哥哥倒水。”

    那个被叫做小凌儿的女孩子脸上红了一下,倒了两杯水,放到了苏墨和陆清泽面前。

    “蔺行是妈的学生。”喝了口水,陆清泽才开口解释了师兄的由来。

    苏墨皱了下眉,她妈妈的学生?

    “当时妈刚刚成名,身边就只收了蔺行这个一个学生,教导的很仔细,只可惜,蔺行后来觉得珠宝设计更加赚钱,直接转行做了珠宝设计。”

    苏墨张了张嘴,眼中掩不住的惊讶,“也就是说,这家店背后的那个珠宝设计师,其实就是蔺行本人?”

    陆清泽点了下头,“确实是,不过…”

    他说着顿了一下,最后笑着说了句,“不过…就算是他再有才,也都是个斯文败类,说白了,就是个…人渣。”

    苏墨:“……”她这个师兄,大概是曾经做过对不起陆教授的事情吧?

    不然,陆教授怎么会这么嫉恨他?

    为什么要叫蔺行为斯文败类,甚至人渣,苏墨没有问,她只站起身来,在二楼转了转,发现,果然蔺行的不少作品,都有着当年邵絮晚的作品的影子。

    “怎么样?有喜欢的吗?有的话直接拿走,送你。”苏墨正看着一个墨玉挂件出神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哪出现的蔺行,忽然在她耳边问了一句。

    苏墨猛的一愣,片刻后回过神来,笑着说了句,“不用。”

    蔺行也没有勉强,只对苏墨点了下头,往那边安坐如山的陆清泽走去。

    “戒指改动尺寸的话,确实是有些麻烦,不然一个不小心,就会破坏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设计了,可能得需要一点时间。”

    “嗯。”陆清泽应了一声便站起来了身,“在婚礼前改好了就行。”

    说完他到了苏墨身边拉着苏墨就往楼下走,似乎不想让苏墨在这里多留一刻。

    蔺行似笑非笑的跟着两人下楼,快到一楼的时候,他才忽然叫了苏墨一声,“暖暖,我确实斯文,但是并不败类。”

    苏墨笑了下刚要点头,就见前边的陆清泽忽然停住脚步,转头笑着看着蔺行。

    “你是欺负我们家暖暖不知道当初你的那些事是吗?”

    蔺行笑着把手插进了兜里,另外一只手掏出一盒烟来,晃了两下,叼进了嘴里一根,没有点,就那么叼着,嘴里含混不清的说了句,“谁还没个年少轻狂的时候啊。”

    说话时的那样子,跟刚才斯斯文文的样子,真的是完全不同,带着一种痞痞的感觉。

    书卷气大师兄,瞬间化身小流氓。

    苏墨嘴角抽了一下,赶紧跟在了陆清泽身边,生怕被这个师兄传染上了不好的习惯。

    陆清泽看着苏墨的动作,唇角不由的勾了一下,而蔺行却嘴角抽了一下,把嘴里叼着的那根烟夹到了食指中指之间,看着苏墨。

    “说真的,小师妹,你能被找回来,真的是一件大喜事,你以后有什么需要,尽管过来就行。”

    苏墨讪讪的笑着,“好,好。”

    蔺行满意的点了点头,“行了,走吧,回去以后记得帮我跟老师问好。”

    “嗯,我一定帮你转达。”

    苏墨笑着应了一声,陆清泽拉起她就往外走。

    蔺行也没有再送,对着二人挥了挥手,就转身往二楼走去。

    “其实我这个师兄,应该也没有你说的那么不堪吧?那么贪财竟然还让我随便挑?”

    陆清泽挑了下眉,“没听过无事献殷勤这句话吗?”

    苏墨嘴角抽了一下,事情是这样的吗?

    两人边说边往外走,刚刚走到珠宝店的前厅,就听到了一阵嬉笑声,“君心姐,这个镯子戴在你手上可真好看。”

    “是吗?我觉得挺一般的。我还是比较喜欢这个。”

    安君心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里边一个通体碧绿,幽幽泛着水光的镯子。

    蔺行的这个店里,多是珠宝钻石,而这个翡翠玉镯,那一抹绿,在这个亮晶晶的柜台中,就格外的显眼。

    “这个确实漂亮,可是君心姐,你更适合……”宋然话没有说话,就忽然停了下来。

    目光盯着后堂的方向,瞳孔猛的一缩。

    她嘴张了张,而后转头看了眼安君心。

    安君心此时也已经看到苏墨和陆清泽了,见到两人进来,她先是愣了一下,而后就笑了起来。

    脸上神色自然,笑容也同样淡然,看到陆清泽,就像是见到了多年未见的老友。

    “好久不见,清泽。”

    ------题外话------

    困的受不了了,先睡了,中午二更尽量稍微多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