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萌妻来袭:大叔心尖宠 > 245、温莳搞事情,把账算清楚!(一更)

245、温莳搞事情,把账算清楚!(一更)

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m,最快更新萌妻来袭:大叔心尖宠最新章节!

    温暖在见到温政和温莳以后,就忽然一口气松了下来,而后就是一阵天旋地转。

    “暖暖!”第一个感觉到温暖不对劲儿的,当然是把她抱在怀里的陆清泽。

    温暖的身子软下来的同时,他就一把甩开秦东抱住了温暖。

    陆清泽这一叫,宴会厅中的人就全都心里一慌。

    毕竟是这种到处都是枪的场合,让谁看到了,只怕都会慌,而现在陆清泽又忽然这么一声惊叫,叫的声音都变了,众人下意识的都觉得是不是哪个枪走火了。

    同样的,温莳和温政在听到陆清泽的叫声以后,脸色也都猛的一变。

    “清泽!”温政皱着眉叫了一声,“暖暖怎么了?”

    而温莳,则是把老爷子交给副官,自己直接跑了过去。

    季凌夜此时已经从陆清泽手中接过了温暖给她做了一些常规检查以后皱眉看向陆清泽。

    “应该是有些低血糖,现在不太好判断,要具体检查才行。”可即便这样说了,他还是转向邵弈,“去给暖暖冲杯红糖水去。”

    邵弈赶紧点头便让服务员去了。

    而在等待的这段时间,大厅中竟然安静的有些诡异。

    一改刚才剑拔弩张的局势,现在温暖一晕倒,仿佛把众人的注意力全都转移了过来。

    温暖并没有晕倒多长时间,在红糖水送过来的时候,她就已经醒了过来。

    皱眉看着眼前的场景,反应了几秒钟以后,她才想起来晕倒之前的事情。

    “清泽!”她猛的惊叫一声,就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我在,没事,别怕,宝儿。”陆清泽赶忙上前抓住了温暖的手,一连串的回答,温柔到极致。

    除了……站在不远处的叶清秋看到这一幕,脸上的神色忽然冷了几个度。

    和此时坐在轮椅上的安君心,看到这一幕,脸色也有些不好看外。

    其他的人,看到被围在中间的两人,刚才因为见到那么多枪而瞬间紧张到极致的心情,竟然此时也因为这两人在一起的场景,而放轻松了不少。

    “你感觉怎么样?”陆清泽拉着温暖的手,手指都微微有些颤抖。

    “没事,就是,有点累,想睡觉,可能,是刚才太紧张了,见到爷爷和我哥,猛的一下轻松下来,心里有点承受不住了。”

    温莳看她神色是真的好了很多,才微微松了口气。

    “出息,这就把你吓晕了?”

    温暖吐了下舌头,接过季凌夜递过来的红糖水。

    “虽然现在看起来是没事了,但是等会儿还是去医院做个检查才能放心。”季凌夜不放心的叮嘱温暖,生怕她不当回事。

    温暖还没有回答,陆清泽就先应了下来,“嗯,等这边完事了就去。”

    季凌夜这才放心了一般。

    “哈哈哈,老温啊,你怎么也来了。”见温暖没事了,众人的神情便又回到了刚才的那件事上。

    这时,秦家老爷子直接过来,拍了拍温政的肩。

    温家和秦家,众所周知的不对付,但是在这种的场合,却还没有打撕破脸的时候。

    虽然刚才陆清泽和秦晋南已经撕的不能再撕了,深知秦晋南竟然在这样的场合中,对着温暖和陆清泽都拔枪了。

    但是,到底只是小辈,上边的两位老爷子还在,只要一句话,就能把刚才两人的行为说成是胡闹,并不是有意的。

    温政深知秦广川的意思,但是却面上不显,依然是担心的看着那边的温暖。

    “我孙女都被人欺负成这样了,我怎么能不来呢?你说我要是不来的话,那些对着我孙女的枪,会不会真的扣响扳机啊?”

    “哈哈哈!你说笑了,刚才他们不过是闹着玩而已。”

    “闹着玩有这么直接掏枪对着别人的?”温莳不无嘲讽的说了句,脸上满是笑意的看着秦广川。

    而后,他忽然站起身来,动作极快的从身旁的一个人手中下了他的枪,毫不犹豫的就对准了秦简的脑袋。

    “你!”秦广川和秦晋南全都是脸色猛的一变,“温莳!”

    温莳笑了下,“激动什么,开玩笑而已。”

    “你!”秦广川气的想吐血,九十多岁马上奔百的人了,本来身体就不好,此时被温莳这一气,整个人都有些摇摇欲坠的喘不上气来。

    “爷爷!”秦简惊叫一声,秦家人脸色都是猛的一变。

    甚至连秦家的驻家医生也都急忙跑了过来。

    “没事,没事。”秦广川缓了一会儿,才终于喘上气了。

    他对着秦简和医生摆了摆手,“没事,没事。”

    说完,他看了眼温莳,温家的这些子孙们,要说最难对付的,大概就是这个温莳了。

    温筠虽然在部队中职位最高,但是,却是一个直来直去的人。

    而这个温莳就不一样了。

    从政的人本来心思就深沉,而这个温莳,还是一个狐狸中的狐狸。

    眼看着他说完以后,就把枪口转向了别处,但是这个别处却还是在秦家人身上。

    一会儿秦简,一会儿秦东,一会儿竟然还到了秦晋南身上。

    他虽然什么话都没有说,但是却在这里把秦家的人威胁了一圈。

    要是谁敢再欺负他们温家人一下,他们的枪,也绝对是不会客气的!

    刚才因为温暖晕倒而诡异得到缓和的场面,此时竟然又被温莳弄的紧张了起来。

    尤其是他的枪往哪个方向一指,哪边的人就瞬间倒抽一口凉气。

    温莳这是在搞事情,绝对的故意的。

    此时熟悉温莳的人,心中全都冒出了这么一个想法。

    真是搞事情的永远都不嫌事大。

    秦广川深吸一口气,看了眼身旁的秦晋南,眼中无不责怪,好好的一件事,竟然办成了这样!

    秦晋南皱着眉,脸上一派深沉,心里确实有苦难言。

    他只是不想让秦素玉和叶爵的订婚典礼出什么意外而已。

    因为叶承恩也已经说了,叶爵明显已经有了反抗他的意思了,叶承恩已经觉得有点控制不住叶爵了。

    他现在是还不知道他的身世,就算是他想反抗,也还是会顾及到叶承恩的。

    但是若是有一天,他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以后,再想把他牢牢的控制在手心,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所以,这一场订婚是势在必行的。

    若是可以的话,他恨不得今天举行的就是婚礼。

    所以,他是不能让这场订婚典礼出现任何的意外。

    但是千防万防,没想到到最后闹事的人竟然是秦东。

    而更让他没想到的是,今天陆清泽竟然这么强硬的一丁点都不带后退的。

    秦晋南看了眼那边被人扶着神志已经有些不清的秦东,脸色再一次难看到了极致。

    现在事情发展成了这样,只怕这场订婚典礼,是无论如何都没办法顺利进行下去了。

    秦广川其实也明白秦晋南的想法,原因无他,因为叶爵和秦素玉的婚事,最初还是他提的,他当然明白个中关联。

    “老温!”他转头看向温政。

    而温政却挽着了挽袖子,穿过众人坐到了温暖身边。

    “感觉怎么样了?”

    “我没事,爷爷,让您担心了。”

    温政拍了拍她,“是爷爷没用,竟然有人敢在这个京城里拿着枪指着我的孙女!”

    温政确实是没有打算就此揭过这件事,即便现在不能怎么样秦家,也不能让他们觉得,他们温家就那么好欺负了!

    “误会,你误会了!老温!什么拿枪指不指的啊,都说了,闹着玩的,没有那么严重。”

    “你看看,温莳现在拿枪指着我们,我们也谁也没有说什么不是?闹着玩的,你别放在心上。”说完,又特意的往温莳那边看了一眼,而温莳,此时的枪口好巧不巧的刚好指着他这边。

    秦广川眉头一皱,看着温莳,而温政此时也看了眼温莳,示意他差不多就行了。

    秦广川再怎么也算是长辈了。

    温莳不置可否的笑了下,手枪在手中转了个圈,收了起来。

    但是收起来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不是温莳故意的,还是那抢竟然走火了,在温莳的手中转了一圈后,竟然砰的一声响了起来。

    “啊——!”整个大厅里全都成了尖叫声,和四处逃窜声。

    而那颗子弹就好巧不巧的,擦着秦东的头皮飞了过去。

    那边扶着秦东的人俱是腿上一软,身后的衣服就全都湿透了。

    这个温莳,竟然不是在闹着玩的?

    众人惊慌失措中,温莳笑了下,“不好意思,走火了!”

    说完他就把那把枪扔还给了它原来的主人,扔回去后,还不让叮嘱一句,“拿好了,这枪,可容易走火了,刚才都吓死我了。”

    那人:“……”刚才他的枪根本就没有开保险,走火?走屁吧,绝对是故意的。

    温莳把枪还回去以后,秦家人才松了口气。

    秦广川趁此机会,赶紧给秦家的医生使了个眼色,“去给秦东看看,不行的话,就赶紧把他送医院!”

    不管怎么样,现在都要把这个罪魁祸首弄走,不然,只怕今天的婚事,是没有办法进行下去了。

    “慢着!”眼见那边医生给秦东把外边的伤上了药包扎了一下,就准备往医院送他了,陆清泽就赶忙叫了一声。

    他抬眸脸上带着丝嘲讽的说了句,“谁说他可以走了?我跟他的帐都还没有算清楚呢!秦老爷子您这么着急送他走干嘛?”

    秦广川一怔,脸色瞬间就沉了下来。

    但是,看到他身边的温政,他还是强挤出了一丝笑,“我能干嘛?不过是看着孩子受伤,于心不忍罢了,这总不能让他在这里一直拖着吧?”

    “行了,老温,既然来了,那好好的在这里参加一下我孙女的订婚典礼吧!至于其他的事,咱们订婚典礼以后再说,你看行吗?”

    到底姜是老的辣,秦广川三两句话,就把这件事给掩了过去。

    而此时,但凡是稍微有点犹豫的人,必定也就顺着秦广川的这个话把气氛缓和下来了。

    但是陆清泽却没有,他看了眼秦广川,笑了笑,那笑容中有太多意味不明的东西,让即便到这个岁数的秦广川,也忍不住眯了一下眼。

    同时,心里想着的是,还好陆清泽早些年已经离开部队了。

    不然那的话,此时在部队中,他只怕要比温筠混的还要如鱼得水。

    “秦老爷子,您放心,我虽然是打了秦东,但是却是很有技巧的。”陆清泽不疾不徐的说着,这句话说的让人很想吐血,但是他却浑然不觉一般。

    依然脸上带着笑在不紧不慢的说着。

    “保证只让他受点皮肉苦,没有什么过于严重的伤,甚至连骨折都没有,您要是不信的话,可以让您的医生给验证一下。”

    医生上前检查了一遍,“确实是没有骨折。”

    “那又怎样?没有骨折就不能送医院了吗?陆清泽,你别得寸进尺了!”

    陆清泽笑了下,对于秦广川的态度浑不在意,他只看着了眼秦东,“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既然没有骨折,那哪里还用得着那么着急的把他送医院呢?所以,干脆先在这里,把帐算一下吧!”

    “有什么事你不能等到订婚典礼结束了再说?”

    陆清泽笑了下,“对不起,我没有那个耐心,而且,我一旦失去耐心了,还说不准会做出什么事来,到时候,你们秦家的订婚典礼能不能顺利进行下去,还真就不一定了。”

    陆清泽这一句赤裸裸的威胁,偏偏让人信的真的不能再真了。

    此时,若是他们就这么让秦东走了,只怕,他只会这这里弄的更加乱,至于订婚典礼什么的?想都不要再想了。

    秦广川秦晋南两人脸色都沉到了极致。

    而此时,原本已经奄奄一息的秦东在经过包扎治疗以后,确实已经好了很多,竟然忽然冲着陆清泽吼了一声。

    “陆清泽,你他妈的别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你以为京城都是你家的?你也不看看这里是哪里?你……”

    “你给我住口!”秦晋南冲着秦东又是一声怒吼,“来人,把他给我带下去!”

    “呵呵。”陆清泽此时又忽然冷笑了一声。

    他看着秦晋南,又看看秦广川,“就那么着急把秦东带走?如果不知道的,还以为您们秦家,哦,或许也有可能是秦东,做了什么伤天害理见不得人的事了,所以你们才这么着急的把他藏起来。”

    “陆清泽,你别在这里含血喷人!我们秦家满门忠烈,也是你能这样污蔑的?”

    秦东依然在冲着陆清泽大喊大叫。

    而陆清泽却在众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之前,直接上前狠狠的往秦东的肚子上踹了一脚。

    秦东忽然噗的一声,就喷出一口血来,而后,陆清泽就上前揪住了他的头发,迫使他扬起了头。

    “就你,也配用满门忠烈这个词?!不过,既然秦家人一致认为我是在含血喷人,那咱们就在这里验证一下好了,看看,到底是不是我在含血喷人!”

    说完,他转头看了眼秦家众人,也不等他们的反应,直接就对着邵弈使了个眼色,“把人带进来!”

    邵弈会意,转身进了休息室里,片刻后,从带出来一个人。

    一个女人,五十多岁的样子。

    这个人一出来,秦家人脸色就都是猛的一变。

    秦简闭着眼睛叹了口气,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他看了眼那边被陆清泽一脚踹的连腰都直不起来的秦东,皱着眉,摇摇头,果然是因果报应!

    被疼的站不稳的秦东,在看清来人是谁以后也是猛的一怔,“她怎么在这!她,她怎么在这里!她不是死了吗?”

    秦东说完,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脸色煞白的看着陆清泽。

    ------题外话------

    尽量在中午左右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