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萌妻来袭:大叔心尖宠 > 264、意难平、释然

264、意难平、释然

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m,最快更新萌妻来袭:大叔心尖宠最新章节!

    温暖挂了电话,怔怔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好好的一家人,就这么家破人亡了。

    如果说陆子烨和柳依依算是自作自受的话,那陈佳慧和陆丰泽这一对儿为这最后的结果埋单的人,就太让人心疼了。

    “大哥大嫂,还有爸妈他们,都还好吗?”

    “大嫂一直在哭,晕过去醒来又接着哭,剩下爸妈还有大哥表面上看起来都还好,但是,估计谁心里也不好受。”

    虽然之前一直说不认这个孙子,不认这个孙媳妇儿,还有庄若雪肚子里的孩子。

    但是,却从来没有人想让他们死。

    下午,在得到消息,就是陆子烨手术结束,冥虽然保住了,但是却截去了一条腿。

    温暖想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去医院看看,她不放心,尤其是舒云枝和陆峥嵘的身体。

    一个心脏不好,一个血压高,这样的打击,估计两人都好不到哪里去。

    到了医院,她远远的就看到守在重症监护室外流泪的陈佳慧,陆丰泽陪在她身板,一会儿帮她擦擦泪,一会儿安慰她几句,整个人看起来,竟然一夜间老了十几岁的样子。

    “暖暖?你怎么来了?”陆羽曼是第一个看到温暖的。

    她一叫,众人就往这边看了过来。

    舒云枝原本也红着眼眶,见到温暖,她赶忙擦了下眼泪,走了过来。

    “怎么过来了?不是让清泽跟你说在家休息了吗?”舒云枝的嗓子哑的厉害。

    温暖心疼的拉着她的手。

    “我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不用,你回去吧!”舒云枝还没有说话,陈佳慧忽然就开口说了一句。

    她声音带着浓重的鼻音,嗓子比舒云枝的嗓子还要哑。

    可是,即便是这样,大家也都听出了她这句话里的生硬。

    众人全都一愣,惊讶的看着陈佳慧。

    陈佳慧双眼肿的像核桃一般,眼中满是悲伤,目光隔着监护室的窗户,看着里边的陆子烨,连往这边看都没有看一下。

    “温暖你回去吧。”若是第一句,都还觉得陈佳慧话语里的排斥是错觉的话,那么这一句,就更加明显了。

    “佳慧,你伤心大家都理解,”陆羽曼皱眉看着她,“但是你不该对暖暖发脾气的。”

    “我有对她发脾气吗?我什么时候对她发脾气了?”陈佳慧忽然大叫了一声,仿佛所有压抑了不知多久的感情,都在这一刻忽然宣泄了出来一般。

    她双眼通红的瞪着众人,“我什么时候对她发过一句脾气?”

    “我只是不想看到她而已,我就是不想看到她!”

    陈佳慧冲着众人吼完,就又转身去看陆子烨去了。

    监护室中,陆子烨还没有醒来,浑身插满管子的样子,让人看了心里难受的厉害。

    但是,此时却没有人去关注他。

    “佳慧,你,你别这样,这件事也不关暖暖的事……”

    “是!是不关她的事,但是我就是不想看到她不行吗?”

    说完她瞪着舒云枝,“我知道,你疼她,你喜欢她,为了她,为了清泽,您什么都能牺牲,也什么都能不要,同样都是儿媳妇儿,我没有她招人喜欢,丰泽也没有清泽争气,这些我们都认了!”

    “但是现在这样的时候,我儿子刚刚出了车祸,我孙子刚刚死了我儿媳妇儿刚刚被警察抓走的时候,你可不可以不要再来我面前显示你的优越感了?”

    “你们一家和和美美的,而我们家呢?我求你了,不要再来了,行吗?我不需要你的好心!”

    陈佳慧声嘶力竭的声音回荡在医院楼道,引得不少人驻足观看。

    温暖脸色微白的看着陈佳慧,半晌后,她抿唇笑了下,“好,我知道了,我以后不会再来了。”

    说完,她转身就要离开,但是却又被陆丰泽叫住了。

    “暖暖!你等等!”

    陆丰泽几步快速来到温暖面前,“暖暖,对不起,你嫂子她不是那个意思,她就是太伤心了,你别放在心上。”

    温暖勉强笑了下,“是我考虑的不周到,不该这个时候来,但是大哥,我并不是来显示我的优越感的,我也不是来看陆子烨的,我只是担心爸妈还有你和大嫂而已,不过,如果你们不需要的话,我以后不来就是了,大哥,您跟大嫂多保重身体。”

    说完她转身就往外走。

    “暖暖!”舒云枝在她身后叫了一声,她却连停都没有听。

    陆羽曼皱眉赶紧跟了过来。

    “暖暖,你别放在心上,佳慧她可能不是这样的人,以前的时候,可能心里多少会有点不平衡,今天只是经历了这样的事,被无限放大了而已,你别放心上,等过段时间,她就没事了,嗯?”

    温暖抿唇笑了下,没有吭声。

    陆羽曼还想再帮陈佳慧解释什么电梯就已经打开了。

    陆清泽刚好从里边出来,身后跟着的是两个警察。

    看到温暖他就皱了一下眉,对温暖太熟悉,他一眼就能看出温暖的情绪不对来。

    “什么时候过来的?怎么了?”

    温暖笑了下,“没事,我就是不放心妈,过来看看,现在知道妈没事了,我就先回去了。”

    陆清泽眉头又是狠狠一皱,抬手捏住了她的下巴,迫使她抬起头。

    这一下,陆清泽眉头就皱的更狠了。

    “到底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他转头看陆羽曼。

    陆羽曼把刚才陈佳慧的话跟陆清泽重复了一遍。

    陆清泽脸瞬间就沉了下来。

    “你陪暖暖回去吧,这边的事,我们自己协调就行。”

    陆清泽脸色暗沉的厉害,“告诉大嫂,暖暖所得到的一切,本来就是她应得的,她并不欠他们谁的,如果她觉得什么是她应得的但是却被我们抢走了,让她尽管来抢回去就行!我们夫妻二人随时恭候!”

    陆羽曼猛的一愣,瞬间急了,“清泽!”

    “你明知道她没有那个意思,她说的话只是气话而已!”

    “气话就能随便对暖暖说?”陆清泽冷笑一声,“还是说大姐你觉得我老婆在这里受了委屈,我还应该好好的去哄着大嫂?”

    “他儿子儿媳成了那样都是他们自己干出来的事,凭什么让我的暖暖来受这个委屈?”

    陆羽曼张了张嘴,所有的话都堵在了嗓子里。

    她原本还想陆清泽能劝劝暖暖,却忘了他的脾气是比谁都爆的。

    她叹了口气,看着陆清泽带着暖暖进了电梯。

    两个跟过来的警察,也跟着一起进了电梯。

    是啊,这事怎么说,都轮不到让暖暖来受这个委屈。

    温暖刚开始确实挺委屈的,但是,陆清泽说完刚才的那些话以后,她所有的委屈就都消散而去了。

    大概是觉得有人还是无条件的疼她的吧。

    陈佳慧有怨言,其实她能理解。

    毕竟柳依依和陆子烨之所以成了这样,归根结底,是因为她出现了。

    若是她没有出现的话,柳家现在说不定会发展的更好,柳依依和陆子烨说不定也会是一对儿模范夫妻。

    但是,她不可能不出现。

    而且,从她回来,她也没有做过对不起任何人的事,她问心无愧。

    陈佳慧不理解她,怨她,无所谓了,只要陆清泽疼她,就够了。

    温暖看了眼那边一直沉着脸的陆清泽,手指在他手心里勾了勾。

    “别生气了,我都不气了。”

    陆清泽看她一眼,抬手在她头发上揉了揉。

    “对了,那两个警察一直跟着咱们干嘛?”

    陆清泽笑了下,“保镖,酷吗?”

    温暖:“……别开玩笑了,到底怎么回事?你是不是还有事情没有解决完?”

    陆清泽摇头,“本来确实是,但现在没有了。”

    温暖叹了口气,“好吧,那咱们现在去哪?”

    “柳依依女士要见您。”其中一个警察说了一句。

    温暖一愣,看了眼陆清泽。

    陆清泽点了点头。

    ……

    柳依依的样子该怎么形容呢?

    憔悴的,没有一点人样子了。

    额角太贴着创可贴,应该是那次陆子烨打她的还没有完全愈合。

    “你来了?”柳依依靠在审讯椅上,整个人都是死气沉沉的。

    “你要见我,是有什么事吗?”

    对面柳依依一动不动的看着她,半天,才说了句,“对不起。”

    温暖怔了下,还没说话,就见柳依依的眼泪也跟着流了下来。

    “其实我早就该跟你说声对不起了,我以前的时候是真的很讨厌你,讨厌你为什么总是阴魂不散,我喜欢陆子烨,特别喜欢,不是因为他是陆家的长孙才喜欢他的,而是在他第一次送你回家的时候,看到他,就开始喜欢他了。”

    “我当时真的没有要害你的意思,我只是喜欢他,但是,后来他怎么都不肯跟你分手,他明明都跟我发生过关系了,却怎么都不愿意跟你分手,我才开始讨厌你的。”

    说到这里,她含着泪,忽然笑了下,“对不起,不知道现在说这个还有用没有了,但是,就当是让自己心安吧。”

    她看着温暖,低声说了句,“对不起,姐姐。”

    “如果有一天,我被执行死刑了,能求你把我跟我爸妈葬在一起吗?”

    温暖从审讯室出来,眼角还有些湿润。

    大概是怀孕的原因,她忽然间觉得自己多愁善感的厉害。

    就连柳依依的一句姐姐,都让她心里酸涩的有些动容。

    “我是不是太矫情了,因为她一句姐姐竟然还哭了。”

    陆清泽揉了揉她的头,却明白她为什么会因为柳依依的一声姐姐而红了眼眶。

    多年的委屈与意难平,在这一刻终于释然了而已。

    “小傻妞。”

    温暖笑了下,“嗯,就是傻,怎么滴!你现在想退货已经来不及了!”

    “谁说我要退货了?打死都不退!谁来都不退,这么傻的媳妇儿疼都还疼不过来呢。”

    “这还差不多。”温暖踮起脚,在他下巴上亲了一下,“奖励你的。”

    陆清泽大笑起来,把她抱进了怀里。

    ……

    当天晚上,陈佳慧就打电话过来了。

    陆清泽接的,接了电话,他就往阳台上去。

    陈佳慧说了什么,温暖没有问,陆清泽接完电话以后,也没有提。

    但是,温暖大概能猜到,应该是道歉之类的话。

    陈佳慧本就不是一个坏人,她当时说的话,大概也真的只是气话,但是,她心里有不平衡应该也是真的。

    虽然以前没有表现出来,但是温暖却也不傻。

    所以,以后她还是少往别人面前去了,以后各过个的就好,既然不喜欢,那就没有必要非要勉强往一起凑了。

    放下了陈佳慧这件事以后,温暖的生活就又恢复了平静。

    但是她心里却始终惦记着月月的事。

    这天她来接宁宁的时候,还专门早来了一会儿,为的就是能见见月月。

    但是,等了半天,依然还是没有见到月月。

    “宁宁,月月已经被人接走了吗?”

    “妈妈,月月请假了,已经好几天都没有来学校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