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萌妻来袭:大叔心尖宠 > 280、和和美美夫妻恩爱

280、和和美美夫妻恩爱

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m,最快更新萌妻来袭:大叔心尖宠最新章节!

    楚婉月的事情在网上热闹了两天后,热度就下去了。

    毕竟这个女人没有多少人关注。

    相对而言,因为这件事被带起热度的是林晟和温暖。

    温暖作为当时在现场的人,自然而然的被带起来了热度,同时袁洪生也利用这波热度好好的宣传了一番。

    剩下的,就是林晟了。

    林晟则是因为身世被曝光,这两天一直备受关注,甚至一直在热搜上呆了好几天。

    虽然有人对于他的身份表示不能接受,但是大多数却都是支持和心疼的。

    试问哪个孩子在被亲生父母抛弃的以后,还能长成这么一个单纯可爱的大男孩儿。

    他们心疼林晟,也感谢把林晟养大的陆羽曼和林博远。

    若是没有这夫妻二人,林晟还不知道会成为什么样呢,大概,就不会有他们心里的小王子了。

    尤其是陆羽曼,能帮一个破坏自己的女人养孩子,足见她是有多善良。

    所以,这段时间,除了温暖和林晟以外,陆羽曼的人气也是相当的高。

    但是,这是在网上,现实中,陆羽曼这两天心情却并不怎么好。

    那天在那里她确实是气的厉害。

    气林博远这么多年竟然都不相信她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

    也气这么多年了,这件事林博远竟然一直都瞒着她。

    她甚至没办法想象,若是林博远当时相信了楚婉月的那些话,后来他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是个什么样的心情。

    跟一个会雇人强奸自己情敌的女人在一起生活?

    陆羽曼越想就越气,看着跟在自己身边一直在道歉的林博远,她恨不得打狠狠他他几下子。

    但是这气又让她心里觉得心疼。

    她都不知道,这么多年来,林博远竟然为了她承受那样的压力。

    当年她和林博远是在准备婚礼的阶段,后来林博远跟楚婉月领证以后,陆家人对他的态度,可想而知。

    不光是陆家,还有她。

    她那段时间,几乎是跟林博远断了所有的联系。

    虽然没有再谈恋爱,但是心里也是没有再跟林博远和好的想法了。

    她现在想想,都有些不知道林博远那几年是怎么过来的。

    再后来那个女人死遁以后,林博远再来追求她,自然也是受尽了家里人的冷嘲热讽,但是那人就那么一天天死皮赖脸的赖在他们家里。

    后来她才听说,他是为了保护被强奸的女学生才跟那女学生结婚的,心里的冰才一点点融化了。

    可以说,他们两人最后还能结婚,真的是非常不容易了。

    当时若是她被林博远气的随便找个人嫁了。

    或者林博远受不了陆家人的冷遇白眼坚持不住了,那么后来就不会有这么一桩婚姻了。

    所以,这几天陆羽曼一直矛盾的厉害。

    说气吧,当然气,但是真的气起来,又越想越心疼。

    这都叫什么事啊!

    温暖和陆清泽这段时间往家里跑的勤,婚礼就这几天了,最后该准备的,该送的请帖,都要在这几天送出去了。

    所以,两人没事了,就往家里跑一趟。

    而陆羽曼这几天则是直接住到了陆家。

    因为陆羽曼在,所以林相宜也住了下来,两人都住下来了,一直想要把老婆哄回去的林博远自然也就颠颠的跟了过来。

    还有后边跟过来想帮忙把自己妈妈哄回去的林晟。

    这段时间陆家可谓是前所未有的热闹。

    “宁宁,别在这里捣乱,带着月月去玩玩具去。”

    一家人守着桌子在包饺子,宁宁也想要来包几个,但是却被温暖一下把手打开了。

    宁宁撇了撇嘴,坐在温暖身边叹了口气,“我有种被抛弃了的感觉。”

    温暖:“……谁抛弃你了?妈妈吗?没有哦,妈妈还是跟以前一样喜欢你。”

    宁宁又叹口气,“可是你以前都不会打我手的。”

    温暖:“我错了。”

    宁宁:“好吧,原谅你了。”不过说完他又往温暖身边凑了凑,抱住了温暖。

    “妈妈,我马上要上小学了,我去外地上好不好?”

    “啊!?”温暖被他问的一惊,“为什么要去外地上啊?”

    宁宁摇摇头,依然一副被抛弃了的样子。

    温暖有些着急的看着他,这小子不会是因为他们有二宝,所以心里受什么影响了吧?

    “暖暖阿姨,是因为糯米姐姐可能会去外地。”这时月月在旁边说了一句。

    温暖皱了下眉,“糯米要去外地?为什么啊?”

    “温莳操作的,简修銘因为这一次秦家的事算是立了大功,是一个很好的往上提升的机会。但是他们这些人要想往上提升,只有功劳没有政绩是不行的,所以,外放是一个必须的过程,等什么时候回来了,就是一飞冲天的时候。”

    陆清泽不失时机的在旁边解释了一句。

    “简修銘应该是已经得到了要外放的消息,他走了,米娅和米诺不大可能单独留在京城。”

    温暖:“……那我们宁宁岂不是小小的就要异地恋了?”

    陆清泽的嘴角抽了一下。

    “哎!”宁宁又叹了一口气,小家伙就像是霜打的茄子一般,温暖觉得好笑。

    “要不,你跟糯米说说,等她上完中学以后再回来?”

    宁宁有些郁闷的看着温暖,“到时候她还记得我吗?”

    温暖笑了笑,“你们经常联系的话,自然会记得。”

    “那好吧。”

    宁宁唉声叹气的走开了。

    温暖无语的笑了下,其实小孩子的心性就是这样,虽然离别的时候他们会伤心,但是没多长时间,交到新的朋友以后,就不会再有这样的感觉了。

    但是温暖没想到的是,宁宁虽然年纪小,但是对于感情方面的执着和专一也是真真的继承了他的父亲陆清泽了。

    直到宁宁中考完,告诉温暖,他要去外地上高中时,温暖才恍然回过神来。

    宁宁这是要去找小糯米了?

    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陆清泽,温暖和舒云枝陆峥嵘以及刘婶一边包饺子一边谈论着现在的孩子。

    陆羽曼从楼上下来,身后跟着三个人。

    温暖嘴角抽了下,看了眼陆羽曼身后那三人。

    林相宜带着些俏皮的对她眨了眨眼,林晟也对她吐了吐舌头,唯有林博远在一边抽头丧气的。

    而陆羽曼对那两个孩子全都是轻声细语的,就唯独对林博远的时候,脸上连一点笑都没有。

    温暖忍不住笑了下没有多说。

    这两人离婚什么的,大概是不可能的了,那么就让大姐好好的惩罚一下林博远吧。

    就像陆清泽说的,自己惹媳妇儿了,跪搓衣板那也是应该的。

    不过,相信这件事以后,林博远大概是真的不会不相信大姐了吧?

    毕竟生活了这么长时间的人,什么样的为人,总是该了解的。

    吃完饭以后,温暖去休息的时候,陆羽曼敲门进来了。

    身后自然还跟着林博远,但是却被陆羽曼狠狠的瞪了一眼瞪回去了。

    “大姐,快坐。”

    陆羽曼笑了下,坐到温暖身边。

    “暖暖,那天的事,谢谢你。”

    “大姐,您跟我还客气什么!”温暖说完看了眼那边紧闭的门,“那个,你还生气吗?楚婉月那边虽然是可气,但是别因为她影响了你跟姐夫的感情。”

    陆羽曼笑了下,“气是肯定气的,但是也就气气而已,你放心,我这辈子,也就跟林博远这个傻男人过了,你说他怎么就这么傻?当年的事就算他拿不定是不是我做的,就不能来问问我吗?就这么一声不吭的担下来了。”

    温暖笑了下,“他大概是想尽量的把这件事压缩到最小的范围内,问你,可能情况就不一样了,而且,这大概也是他当时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你想想,万一问你了,你否了,但是楚婉月不肯善罢甘休呢?”

    “楚婉月那样的人,什么事做不出来,她要是死活把这件事推到你身上呢?就算你知道自己是清白的,别人会怎么想呢?所以,他可能当时觉得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吧。”

    陆羽曼笑了下,“所以才说他傻,他觉得这是最好的办法了,却不知道差一点就让我们走到了末路。”

    温暖笑了下,“嗯,他就是傻,他一个搞学术研究的,哪里能斗得过外边的那些人弯弯绕的心思,估计他知道楚婉月当初是自己雇的人的时候,也吓坏了吧?”

    陆羽曼不置可否的笑了下。

    当时林博远的表情,说是吓傻了都不为过。

    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想得到人心那么险恶呢。

    “所以才要大姐你多守在他身边,帮着点他才行。”

    陆羽曼最后走的时候脸上都带着笑,其实嘴上说生气,但是心里其实早就没有多大的气了。

    下午,温暖和陆清泽去送完请柬回来以后,在门口看到了温莳。

    “哥?有什么事吗?”

    温莳看了眼陆清泽,“明天关于秦家的事,要开庭了,你们要不要去看看,因为是军事法庭,所以不公开审理,但是,爷爷说你们要是想去的话,可以去看看。”

    温暖看了眼陆清泽。

    陆清泽微微眯了一下眼,“去吧。”

    温暖抿了下唇,她觉得陆清泽应该也是会去的。

    这么多年的一个夙愿,他是必定想亲眼看到秦家的下场的。

    “行,我明天来接你们,还有这个。”温莳一边说着,打开了车的后备箱,从里边搬出来一个大家伙。

    “这是?”

    “婴儿床,这个是婴儿车,还有这个,是小孩子的衣服。”

    一边说着,他一边从里边又拿出一堆东西来。

    “婴儿床得组装,这个活就让清泽来吧。”

    温暖笑了下,“好,谢谢哥啦!”

    “啧,废话还挺多,我先走了,明天来接你们。”

    温莳说完就直接走了。

    温暖叹了口气,她哥怎么就这么好呢?也不知道以后是哪个有福气的,能把她哥给收了。

    次日。

    法庭。

    秦家的这件事是绝对的秘密审判的,所以,在场的,也就温暖陆清泽,外加一个温莳一个温筠两人。

    温暖和陆清泽进来以后,温莳和温筠就冲着两人点了下头。

    两人坐下,没多长时间,便直接开庭了。

    这段时间军委在秦家这件事上的调查确实是尽心尽力了。

    人证物证,全都确凿无误,所以,审理的过程还是很顺利的。

    但是,温暖没有想到的是,秦家这件事背后竟然牵扯出来了这么多人。

    只这一次,落马的官员,都达到了五六十人。

    温暖坐在观众席上,都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

    看来这些年秦家一直在运作的事是一点都没有耽误,拉帮结派的,竟然一下出来了这么多人。

    最后秦广川因为年事高,军功高,只判了两年,而秦晋南则是直接判了死刑。

    让温暖比较意外的是秦简。

    秦简这一次的审理也是在军事法庭上进行的。

    但是因为秦简虽然在很多事情里都有过影子,但是也不得不说,他并没有太多的直接参与的影子,所以,并没有判的太重,只判了五年。

    秦简被带离审判席的时候,忽然回头看了一眼。

    目光看的是陆清泽,但是温暖竟然从他的眼中看到了一种解脱。

    “对不起。”秦简冲着陆清泽的方向说了一声后,冲着他深深的鞠了一躬。

    而后又转到另外一个方向,鞠了一躬,温暖不知道那个方向有什么意义,但是,猜想应该是跟那十几个战士有关的吧。

    温暖看着秦简带着手铐被带走的样子,心里微微叹了一口气,转头看向陆清泽,正好见陆清泽也正看着她。

    “等孩子出生以后,我陪你一个挨一个的去看那些战友,咱们把这个消息告诉他们。”

    陆清泽笑了下,“好。”

    ……

    秦家的事情完了以后,大家全都松了一口气。

    而接下来,就是温暖和陆清泽的婚礼了。

    距离两人的婚礼还有两天的时候,温莳一大早就到荣景墅把温暖接到了温家。

    “其实根本就没有必要这样的。”在车上,温暖哭笑不得的说了句。

    温莳满脸鄙视的看着她,“谁说没有必要?”

    “别的女人该有的你一点都不能少,难道他还想直接从家里开着车带你去酒店吗?”

    “接亲送亲,叫门找鞋,这些可是一样都不能少的,不然就太便宜陆清泽了!”

    温暖笑了下,没敢说,其实她原本就是这么打算的。

    什么接亲送亲的,她本来就打算,等到那天,她穿上婚纱,直接跟陆清泽一起去酒店就行了。

    但是看着温莳这态度,这话她是说什么都说不出了。

    温莳的性子,她现在实在是再了解不过了,这家伙,简直就是一个护妹狂魔。

    但凡是对她不利的事情,温莳都能气的跳脚,所以她现在还是不要去惹他比较好。

    温暖忍不住勾了下唇,从善如流,“嗯嗯,必须的,必须让他费点劲才行,等到时候哥哥你可要把门给把好了,别轻易让他进来!”

    温莳笑了下,抬手在她头上揉了下,“你这小丫头!”

    说完他又叹了口气,“哎,气人,你看看你,老二都三个多月了,到现在婚礼才举行,而且他们陆家那些乱七八糟的破事,让你受了多少委屈啊!还有当初,早知道就不该给你订这什么破亲事。”

    “可是我不觉得破啊,哥,跟喜欢的人在一起,就算是经历再多,那也都是幸福的,不要说是现在这些事了,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只要能跟清泽在一起,我也都愿意去经一经。”

    “你快给我闭嘴吧!”温莳瞪她一眼,“跟我说,以后和和美美,夫妻恩爱白头到老!”

    温暖笑着跟着他说了一遍,温莳才叹了口气。

    “这还差不多。”

    ------题外话------

    明天婚礼后正文就大结局了^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