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萌妻来袭:大叔心尖宠 > 376、原来叫宁烟玉啊

376、原来叫宁烟玉啊

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m,最快更新萌妻来袭:大叔心尖宠最新章节!

    温莳目光闪了一下,却没有去多想,更没有要去过问的意思。

    这毕竟是人家的私事,他也不太好过问。

    而且,他虽然会帮焦如月申请学费减免,申请各种补助,虽然会去帮那个女孩子带路,但是他的性格里,始终不是那种爱多管闲事的人,之所以会做,也不过是因为职责所在,另外一个是把焦如月当朋友了。

    一群人吃完饭往回走的时候,焦如月悄悄的凑到了温莳身边。

    “嗯?”温莳挑眉看着她。

    焦如月张了张嘴,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温莳笑了下,“放心,刚才我什么都没有听到。”

    焦如月愣了一下,微微出了一口气,“谢谢。”

    “客气了。”温莳笑了下。

    他们几人把焦如月等几个女生送到了宿舍楼下才往宿舍走去。

    “哎,温莳,你觉不觉得焦如月最近怪怪的啊?”

    温莳皱了下眉,“有吗?没太注意。”

    程南撇了下嘴,“确实,你这段时间这么忙,没注意到也正常,但是我总觉得她最近不太对劲儿。”

    “她母亲刚去世没多长时间,不对劲儿才是正常的吧?”白星在旁边插了一句。

    “不是,前两天我出去办事的时候,看见她从一辆豪车上下来了。”

    温莳脚步一顿,白星也诧异的看着程南。

    程南这话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是个什么意思,他们都听出来了。

    他实在暗示焦如月是不是被人包养了。

    “不可能吧!”白星皱着眉,“焦如月不是那种女孩子,咱们在一起共事这么久了,她为人怎么样,咱们还是都了解的。”

    温莳也跟着点了点头,“在没有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之前,不要妄下定论,这种话以后不要随便说出口。”

    程南也有些懊悔,他点了点头,不说话了。

    三人一起往回走,快点宿舍的时候,白星还嘀咕了一句,“而且你看她平时的服饰,穿着打扮,样样都是几十块钱的,如果被包养的话,不可能穿着上那么不讲究吧。”

    程南点点头,“可能是我错了。”

    而另外一边,焦如月回到宿舍以后,就打了个电话出去。

    “闵局长,我上一次拜托您的事情,您帮我问了吗?”

    那边一个男人的声音传了过来,“小焦啊,你上一次说的事情有点复杂啊,要不咱们出来谈?”

    焦如月垂在身体两侧的手猛的一下就握紧了,“我,我考虑一下,闵局长。”

    说完她就挂了电话,神情有些恍惚的拿起洗漱用品,进了卫生间。

    ......

    转眼新生军训已经接近尾声。

    军训汇演场地布置完以后,温莳就想离开回办公室去了。

    “你这么早回去干吗啊?看会儿呗。”程南说了一句。

    “新生特困生名单已经交上来了,还有这学期的勤工俭学岗位也安排下来了,要不,这些事情你都做了?”

    程南:“......算了,你回去吧。”

    温莳笑了下,从主席台上下来往操场外走去。

    才刚走到操场边上,他就看到了一抹娇小的身影正蹲在那里,明显没有跟上大部队。

    温莳皱了下眉,本没有打算上去管这事,但是当他看到那人是谁以后,脚步就又停了下来。

    而且,这女生脸上明显的满脸痛苦。

    “你怎么样?”他上前问了一句,原本蹲在操场边上的女生有些费力的抬起头来。

    脸色苍白,额角带汗,眼神甚至都有些飘忽。

    “我......肚子疼......”

    她刚说完这几句话,就猛我往前一栽,晕了过去。

    温莳神色猛的一紧,上前扶住了眼见就要栽下来的女生,而后没有一丝犹豫的抱起她往校医院冲去。

    “医生,快给她看看怎么了?刚才在操场边晕倒了!”

    “放这里,你先出去!”

    一个医生接过那个女生,就把温莳赶了出去。

    温莳皱眉在外边等着,一会儿看看那扇门,一会儿看看那扇门。

    片刻后,医生从里边走了出来,递给温莳一个杯子和一袋红糖。

    “去冲一杯红糖水去。”

    温莳接过,顺便问了一句,“她怎么样了?”

    “没什么大问题,就是痛经。”

    温莳眨了下眼,“哦。”

    条件反射的,他就往外走,走出一段距离以后,脸上才猛的一红。

    等他冲了红糖水回来以后,那女生已经醒来了。

    “谢谢。”女生靠在床上,脸色苍白的没有一点血色。

    温莳笑了下,“没事,不用客气。”

    “宁烟玉,等会儿观察一下,不疼了就可以走了。”

    医生此时在旁边叫了一声。

    “好,谢谢医生!”宁烟玉赶忙应了声。

    温莳挑了下眉,“宁烟玉?”

    宁烟玉点了下头,“嗯,谢谢学长。”

    温莳笑笑,“已经跟我说好几遍了,那个,你军训汇演那我已经帮你请假了,以后身体不舒服就主动说出来,不然受罪的是自己。”

    “好,谢谢学长关心,我这边没事了,您,您如果有事的话,可以先走了。”

    温莳怔了一下,这是在赶自己走吗?

    他抬眼看了下这个小姑娘,眉眼如画却脸色苍白,如果气色再稍微好点,应该会更漂亮。

    嗯,漂亮的女孩子,防人之心还是该有的。

    行吧,他这还是第一次觉得自己被人嫌弃了。

    无奈的笑了下,他站起身来,想了下出去去医生那边要了张纸过来,把自己的电话号码写了下来。

    “这是我的电话,以后在学校里如果有什么事需要帮忙的话,可以给我打电话。”

    宁烟玉明显没有料到温莳会给她电话号码,有些诧异的看着他,但是温莳却已经把电话号码留下,自己转身出去了。

    她看着放在床边的那张纸,手指微微紧了紧,片刻后,拿了起来。

    温莳回到学生会办公室,才刚坐下,外边就传来了程南几个人的嚎叫声。

    “温莳!温莳!”

    温莳皱了下眉,连头都没有抬,“怎么了?”

    “你刚才从操场上把谁抱走了?”

    “没谁。”

    “你就别装了,现在全校都传遍了,说你刚才从操场上抱了个女生走了,学校的那群女生都炸了!尤其是那个那个什么云佳涵,刚才都到了楼底下了,看来是要上来找你理论的,要不是哥们看到了帮你拦住了她,只怕现在都已经给你来个一哭二闹三上吊了!”

    “快点,别装了,老师交代,那个女生是谁?我说你怎么这么着急走了,原来是去约会去啊?你把那个女生藏哪了?叫出来我们看看啊!”

    温莳终于不耐烦的抬起头来,“你见我这办公室有藏女生的地方?还是你看我像是刚约会回来的?”

    程南张了两下嘴,眉头皱了起来,这么一说,还真不像。

    就算是约会,也不能这么快啊!

    “那是怎么回事?”

    温莳叹了口气,“刚才有个女生在操场边晕倒了,我路过正好看到,就把她送到医院去了。”

    程南:“......就这样?”

    “不然呢?”温莳皱眉看着程南,“我看你是闲着没事了,我来给你找点事吧,现在,外边的那些传言怎么传出来的,你就怎么给我传回去!”

    “不是!”程南顿时有些怂,“这也不是我传出来的啊,你凭什么让我传回去啊?”

    “那谁让你送到我面前来了呢?快点!天黑之前我要是再听到传播有误的传言,找你算账。”

    “不是,温莳!你这人怎么能这样呢?”

    “我本来就是这样,只不过是你一直不知道罢了,赶紧去吧,时间不多了。”

    程南:“......”

    程南郁闷的离开以后,温莳才笑着又看起了桌上从各学院递上来的勤工俭学的名单。

    看到心理学院的时候,他手上动作猛的顿了一下,其中一张申请表上有一个熟悉的面孔。

    可不就是他刚才送到医院的那个女孩子吗?

    想着,温莳目光就挪到了她的具体资料上,当看待父母双亡以后,他猛的一下就皱起了眉。

    没想到竟然是父母双亡。

    他看了眼联系方式那一栏,又是一怔,竟然是空的。

    没有联系方式吗?就算是留个宿舍电话也好啊。

    温莳微微叹了口气,直接把她的那张资料放了下来,看了起了别的。

    等他终于把所有的资料和勤工俭学的岗位都都了解完以后,外边天色也已经黑了下来。

    他起身伸了个懒腰,正准备离开办公室,就又看到了被他放在一边的宁烟玉的那份资料。

    而后他目光闪了下,打开电脑,从里边调出了宁烟玉的高考分数。

    能进这个大学的,高考分数自然都不低,但是宁烟玉的成绩,还是让他微微有些惊讶了,他记得当初他参加高考的时候,都没有这么高分的。

    片刻后,他看了眼他们辅导员的资料,而后拿出手机来,打了出去。

    “张老师,我看了一眼你们班有个叫宁烟玉的学生,她的条件可以申请学费减免和国家特困生补助,您有空的时候,告诉她,让她把资料准备一下。”

    “好,不客气,您让她尽快准备就行。”

    挂了电话,温莳才松了口气,同时自己也有些恍惚。

    其实,学校里条件差的人并不少,宁烟玉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但是,他也说不准为什么,怎么就对宁烟玉这事这么上心。

    是因为焦如月的关系吗?

    想了下,他叹口气,笑了下,抬脚往外走去。

    而此时,学校的另外一边,某一栋学生宿舍里。

    宁烟玉怒气腾腾的瞪着那群把她的衣服和被褥全都扔到地上的女生。

    同宿舍的人却全都瑟瑟发抖的看着,不敢上前帮忙。

    这群人,都是大三的学姐,而且,为首的那个好像还挺厉害的,他们这些大一新生,谁敢得罪啊!

    而且,这几个人,一看就不像是他们学校的学生,竟看起来有些像是混社会的。

    他们这些人,就更加不敢上前帮宁烟玉说一句话了。

    “你们这到底是什么意思?”瞪着那几个人,“你们凭什么扔我的被褥和衣服!”

    “凭什么?你说凭什么?”云佳涵眼中带着怒意的瞪着宁烟玉,“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个什么东西,竟然敢去勾引温莳了!”

    她一边说着,就对身边人又挥了一下手,那几个人会意,直接上前就踩住了那些仍在地上的宁烟玉的被褥和衣服。

    “你们到底要干什么!”宁烟玉瞪着云佳涵,“我不知道学姐你到底是个什么意思,更不知道你说的温莳是谁!如果学姐非要在这里找事的话,那我就只能去跟老师说了。”

    “呵,老师?”

    云佳涵不屑的笑了声,“你以为老师能管得到我的事?”

    宁烟玉咬着牙看着云佳涵,目光倔强而委屈,“那我就不信学姐你能在这个学校里无法无天了!”

    云佳涵冷笑一声,“呵,那我就让你见识见识,我还真就这么的无法无天!”

    一边说着,她一巴掌就冲着宁烟玉就扇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