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萌妻来袭:大叔心尖宠 > 406、再相见,故人如初

406、再相见,故人如初

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m,最快更新萌妻来袭:大叔心尖宠最新章节!

    姜然在楼下跟温莳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好半天才上来。

    她上来的时候,宁烟玉已经又回到了床边。

    坐在床边,她整个人都沉浸在一种悲伤里一般,安静的,颓然的。

    姜然想,爱情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呢?

    刚才在下边看温莳那双通红的要滴血的眼睛,现在到了上边又见到宁烟玉这幅神情。

    听到姜然回来,宁烟玉便抬起了头。

    姜然叹口气,“好说歹说把他劝回去了,不过,我觉得温莳应该是不会就这么放弃的。”

    宁烟玉咬了下唇,没有再说话。

    第二天,宁烟玉强逼着自己打起精神来,她还得去医院看焦如月去。

    然而,她这边才刚刚一下楼,就见旁边呼啸过来一个人影,上前直接一把抓住了她。

    “终于肯出来了吗?”

    宁烟玉猛的转头,看向身边双眼通红的温莳,心里倏然一阵抽痛。

    他抓着她手腕的手,冷的能他把她的骨头都凉透了。

    他到底是在这里等了多长时间了!

    “你怎么在这里?”宁烟玉用尽全力压下了想落泪的冲动,别开目光,问了一句。

    温莳抬手把她抱进了怀里,“你说呢,你说我怎么会在这里?宁烟玉,我现在给你个机会,收回你之前发的那条信息!”

    宁烟玉心里猛的一酸,她抬手迅速的抹了下眼角,而后用力推开了温莳。

    温莳从昨天到现在,其实根本没有离开这里。

    此时他身上生冷僵硬的结了一层的爽,所以,在抱宁烟玉的时候,也不敢太用力,生怕自己身上的凉气伤了她。

    所以,宁烟玉这一推,竟然真的把温莳给推开了。

    宁烟玉推开温莳就往外走,“对不起,我既然发了,就不会再收回了。”

    而温莳则再一次上前拉住了宁烟玉。

    “宁烟玉,你就算是要分手,也该给我一个正当的理由。”

    天知道他那天醒来以后看到手机上一条分手短信的时候心里是怎么样一种感觉!

    当他急急忙忙的拨通宁烟玉的电话那边却提示对方已经关机的时候,又是怎样的茫然。

    他甚至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了?

    怎么前一天都还好好的,忽然间就要跟他分手了,而且,还这么的坚决,连他的电话都不接。

    他丢下一大堆的工作,匆匆赶回来,她甚至连他的面都不愿意见。

    这到底是怎么了?

    直觉宁烟玉这边应该是发生什么事了,不然,她不会这样,但是,发生什么事不能跟他商量着来,非要就这么分手的?!

    温莳不能接受宁烟玉这么草率的就把分手挂在嘴边,而且,还就想这么不负责任的只发一条短信就了事。

    他不接受!

    温莳长这么大,第一次情绪这么激烈的想要跟一个人发怒,他想吼,想叫,想问宁烟玉,为什么就这么轻易的能把分手说出口。

    但是,看着她红肿的双眼,最后他还是压下了自己心里所有的怒气。

    舍不得,即便是,她现在想跟他分手,他依然是舍不得跟她发火。

    这个丫头那么倔,自己冲着她发火,她面上不显,心里肯定不知道会难过成什么样子。

    温莳拉着宁烟玉往外走去。

    宁烟玉没有挣扎,因为知道挣扎没用,也因为,舍不得......

    温莳的手依然凉的厉害,凉的她手腕都跟着发疼。

    她另外一只手,颤抖着想去把他冰凉的手握住,但是伸到一半,却又硬生生被她收了回来。

    “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到了学校外面,宁烟玉就挣开了温莳的手。

    温莳回头看着她,“现在连家都不愿意回了吗?”

    宁烟玉鼻子酸涩,她把目光转向别处,“我还有事,你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我时间挺赶的。”

    温莳忽然有点想笑,“宁烟玉,你忙的跟我好好聊聊都不肯了吗?”

    宁烟玉没有吭声,也没有看他。

    温莳看着她,上前捏住她的下巴,逼着她看向自己,“还是你连看我一眼的勇气都没有了?”

    “烟玉,你到底怎么了?嗯?我是你男朋友,有什么事,都可以跟我说的,不管什么事,都有我帮你顶着的啊,为什么要分手,到底是有什么过不去的坎了,你非要用分手来解决?”

    “没有为什么。”宁烟玉目光直直的看着他,眼泪悄无声息的从眼角滑落了下来,“没有为什么的,温莳,我感觉跟你在一起压力太大了。”

    “你样样都那么出色,而我却平凡的不能再平凡,在你面前,我觉得我自己卑微的就像是一粒尘埃,我压力特别大!”

    “谁说你平凡了?谁说你平凡了宁烟玉!在我眼中,你样样都好,可爱,漂亮,学习好,自强自立,即便是当初云佳涵那样的欺到你头上了,你也没有向她有丝毫的屈服,宁烟玉,这么好的你,怎么会是一无是处呢?”

    “宁烟玉,如果你真的那么平凡的话,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喜欢上你?你真觉得我温莳的喜欢是这么廉价的见个人就随便乱给的吗?”

    “所以,你觉得这样的一个理由,能搪塞过我?能敷衍过我?”

    宁烟玉抬手抹了一下眼泪,冲着温莳笑了下,“那就是我不喜欢你了。”

    “你说什么?不喜欢?”温莳瞪着宁烟玉,“宁烟玉,你是机器人吗?感情说收回就收回了?”

    宁烟玉咬了下唇,“温莳,我要出国了,做交换生,要走十年。”

    温莳猛的一愣,这段时间他所有的精力都用到了工作上,学校的事情,他已经很少过问了。

    但是,对于这一次交换生的事情,他还是知道的,只是他不知道,这个名额竟然是落到了宁烟玉的头上。

    他愣了片刻以后,才手上猛的用力,“所以,你就选择跟我分手?”

    “宁烟玉,你是对我没有信心还是对你自己没有信心?你觉得我挨不过这十年?”

    “我是对我自己没有信心。”宁烟玉挣开温莳,没有在看他,“十年,不是十天也不是十个月,我独自一个人在国外,需要你的时候,你不在,想你的时候,你也不在,你凭什么让我这样为你守十年!”

    温莳怔怔的看着宁烟玉,“这就是你给我的理由?”

    “对。”宁烟玉沉默了片刻后,才说了一句。

    “那如果我辞掉现在的工作跟你一起出国呢?”

    宁烟玉身子猛的一僵,忽然抬头看向温莳,她没有料到温莳会说这么一句。

    但是片刻后,她又移开了目光,移开时,那双眼中全是朦胧的水汽,看不出是难过还是悲伤。

    她说,“温莳,你这样只会让我压力更大的。”

    说完,她深吸一口气,“就这样吧,从我选择要出国的那一刻起,我就想好了要跟你分开了,抱歉,没能提前跟你打招呼,也抱歉......答应你的事,做不到了。”

    宁烟玉说完,转身便直接离开了。

    温莳站在原地怔怔的半晌,才忽然笑了起来,一双冰凉的大手捂住自己的眼睛,感受着,手心微热丝丝变成冰凉。

    宁烟玉出国的手续办的很快。

    姜然看着宁烟玉就这么行尸走肉般的准备自己的出国手续,心里想着,这样到最后,伤害的到底是温莳还是她自己?

    宁烟玉后来把焦如月接回到了县城,住了一段时间后,便出院了。

    她不知道温莳回到家以后,是怎么跟家里人说的,总之,那次以后,温莳就再没有来找过他。

    他的家人也没有再联系过她。

    宁烟玉说不出是开心还是难过。

    明明是自己求来的结果,但是,每每心里想起他的时候,却痛的没有办法呼吸。

    焦如月总是能看到发呆落泪的宁烟玉,眼中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她真的没有想到,宁烟玉会用这么激烈的手段来反抗。

    她确实是答应了,但是她答应以后,转头就跟温莳分手了。

    呵呵,宁烟玉确实是狠的,她为了温莳,竟然就这么狠心的放开了那样一个男人那样一个家庭。

    她真的足够狠心。

    “你恨我吗?”焦如月目无焦距的看着天花板,声音干涩沙哑的没有一点她这个年纪应该有的活力。

    宁烟玉正在收拾衣服,听到焦如月的问话,她动作猛的一顿,没有看她,“不恨,孙老师也好,你也好,都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了,之前确实是我太自私了。”

    “上了大学以后,我就开始只顾着自己谈恋爱,你不理我,我也就不去找你了,所以,根本没有留意到你心理状态的变化,是我太自私了,我忘记了孙老师的仇恨,把所有的注意力都给了温莳,是我不对,不过你放心,以后,我整个后半生,都只会为了这么一个目标努力,不管多少年,你的仇,还有孙老师的仇,我都会报回来的!”

    宁烟玉说完,便拉起箱子,出了房间。

    焦如月想要叫住她,却不知怎么的,说什么都开不了口了。

    只能看着她离开的背影,任凭泪水模糊了视线。

    大年初二,宁烟玉就直接离开了。

    她为焦如月安排好了一切,就直接登上了去M国的飞机。

    她没有从京城走,而是选择了从上海离开,因为怕到了京城,看着曾经那个承载了她太多美好回忆的城市,她又会不舍。

    姜然专门赶到这边来给她送行,看着宁烟玉脸上挂着的轻松的笑,姜然只觉得心疼。

    “你别笑了。”

    宁烟玉鼻子酸了一下,却还是倔强的笑着,“终于要走了,姜然,以后有空的话,多帮我照顾一下我姐。”

    “行,你放心吧!你到了那边,也要照顾好自己,还有温莳......”

    “你后来跟温莳......”

    “没有联系过了。”宁烟玉笑着回答了一句,“我回来以后,就再没有跟他联系过了。”

    “听说他国考成绩出来了,第一名,工作也转正了,进去就直接是副科级的。”

    宁烟玉咬着牙,强忍着眼泪笑了下,“嗯,他一直都是这么棒。”

    “哎,你也是的,何必呢?”

    宁烟玉却只笑了下,没有说话。

    登机时间到了,宁烟玉松开行李箱,上前用力的抱了下姜然,“保重,等我下次回来,再来找你。”

    “好,保重。时常联系。”

    “嗯。”宁烟玉应了声,就直接转身进了安检口。

    姜然从机场出来以后,看了眼手机上的信息,直接给温莳回了过去。

    “她已经走了,我亲自把她送上了飞机,放心吧。”

    “谢谢。”温莳回完这一句后,就再没有信息发过来了。

    两人说清楚的那天,其实温莳就又来找了姜然。

    姜然最后还是把宁烟玉的事情跟温莳说了,温莳当时什么都没说,直接就离开了。

    姜然想了下,给温莳回了句,“烟玉她太要强,自卑敏感,却也极度要强,她不想因为这件事,破坏了你们之间的感情,她这样别扭的性子,其实最后最苦的,还是她自己,温莳,你如果真的在意她的话,就别再怪她了,她也挺不容易的。”

    姜然这个信息发过去以后,温莳那边就回过来一句,“我从来没有怪过她,但是,我也不会原谅她。”

    姜然看着这条信息,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明明就是那么在乎对方,何必呢?

    宁烟玉到了国外以后,就全身心的投入到了学业中。

    她一个大一新生,专业课都还没怎么学,就这么过来,其实是有些吃力的。

    所以,从来都不肯服输的她,付出的努力,就比别人多了不知道多少倍。

    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除了吃饭睡觉学习,她其他的时间,都泡在了研究所里。

    老师曾说过,这里是全世界最先进的心理学研究所了,所以,她必须要在这几年里,把尽量多的知识装进自己的脑子里。

    她想用这些知识来武装自己,想让自己变的离他不再那么的遥远了,变的,能跟上他的脚步了。

    可是,她确实一点点的变好了,变美了,变自信了,而他却早就已经被她推开了。

    宁烟玉每天都很忙,忙的她不敢闲下来,因为只要一闲下来,她满脑子就都会是温莳。

    她也时常会跟姜然联系,也会跟焦如月联系,但是,却从来都不敢去打听温莳的消息。

    这边的日子本来就难捱,她怕听到温莳的消息,自己就真的坚持不住了。

    时间一晃,十年过去,十年里,宁烟玉没有回来过,也没有跟任何人打听过温莳的消息。

    但是,温莳的优秀却是让她想躲都不能躲的。

    她没有打听,但是不管是电视上,还是报纸杂志上,却处处都是他的消息。

    后来,宁烟玉也学会了不躲了。

    她不仅不躲了,反而,在到处的搜集温莳的照片,报纸上的照片她会减下来,网络上的照片,她同样会下载下来,十年没见,她的书本里,她的手机中,最多的竟然还是温莳的照片。

    每每有人问起的时候,她都会说,这是她的偶像,这也确实是她的偶像,是她,做梦都向往的一个人。

    “真的吗?你真的要回来了吗?”姜然在电话那边兴奋的叫着,我还以为你要赶不上我的婚礼了呢!

    宁烟玉笑笑,“怎么会,什么都错过了,却不会错过你的婚礼,正好这段时间我收到一个邀请,在国内有个病人,我就趁这个机会回国了。”

    “那太好了,这次回来还走吗?”

    “嗯,看情况吧,不过,就算是走,也不会那么快,我回国还有事要做。”

    姜然这才想起,她还有她孙来是的仇没有报,她叹了口气,片刻后又笑了下,“那太好了,等你回来,咱们好好聚聚!正好,后边等我孩子出生了,你给当干妈。”

    “好,没问题!”

    宁烟玉挂了电话,看了眼手机屏幕上,那个十年不变的少年,青涩,干净,而如今,他已经变的沉稳而温和。

    宁烟玉怅然若失的笑了下,往安检口走去。

    她想过,如果回去的话,想要报仇,温莳她肯定会见。

    但是,她没想到,会这么早就见到温莳。

    温暖来接她的时候,看到站在小区门口正在跟温暖说话的那个人的时候,宁烟玉只觉得,她身体所有的感官,都已经不属于她了。

    平地惊雷,宁烟玉微微晃了一下,再相见,他依然是他,却已经不再是她的温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