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萌妻来袭:大叔心尖宠 > 410、真的只是朋友?

410、真的只是朋友?

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m,最快更新萌妻来袭:大叔心尖宠最新章节!

    宁烟玉不说话了,因为不知道该怎么说。

    她确实是没有想过要联系温莳,甚至,还有点想躲着他。

    毕竟,两人的关系现在着实有点尴尬。

    但是这话要是说出来,她觉得温莳肯定会更生气,所以,就干脆装沉默了。

    然而,现在的沉默,其实也就相当于差不多默认了。

    温莳目光沉了沉,但是却出乎意料的,没有再生气。

    他原本就是那种很沉稳藏得住的性子,刚才进来以后,之所以冲着宁烟玉找事发脾气,说白了,也不过就是初一见到宁烟玉的时候的冲动和十年郁结在心的一口怒气而已。

    现在,该气的也气了,该找的事也找了,最后并没有达到什么效果。

    他自嘲的笑了下,慢慢平复了一下心情以后,便就又沉默了下来。

    宁烟玉没有开口回答他的话,温莳也没有再多问别的,两人一时间竟然就这么沉默了下来。

    安静的房间里,只剩下了两人此起彼伏的呼吸声。

    不知过了多久,温莳才转头看了宁烟玉一眼,“你跟祁郎真的只是朋友吗?”

    宁烟玉怔了一下,没想到温莳竟然又问一遍这个问题,但是她还是点了点头。

    “嗯,祁教授其实应该算是我的老师,我过去那边的这些年,他给了我很多帮助,也教了我很多东西。”

    “亦师亦友?没有别的关系了?”

    宁烟玉讶异的看着他,没有回答,但是温莳却没来由的松了口气。

    他太了解宁烟玉了,她刚才的一个表情,就已经表明了一切。

    “既然只是朋友,那还是不要过多的麻烦别人的好,而且,祁郎应该没有跟你说过,这里其实是他父母的住处,只是老两口现在回乡下养老去了,可即便是回去了,偶尔也还是会回来的,你在这里住着,终究是不方便。”

    宁烟玉微微愣了一下,这个她还真不知道。

    这原来是老师父母的住处啊?

    那她确实是不该再在这里住着了。

    紧接着她就听到温莳说,“去收拾东西,今晚就搬出去。”

    宁烟玉一愣,什么,今晚就搬出去?

    这大晚上的让她去搬去哪啊?

    温莳站在旁边,看着宁烟玉,“如果没有地方住的话,我可以去旁边的酒店给你开个房间,宁烟玉,这样堂而皇之的住到别人的家中,对你,对别人的影响都不好。”

    宁烟玉张了下嘴,还没说话,就听温莳说了句,“祁郎还没有结婚,他一直担心到了四十多岁,结果你现在忽然住进了他家里,这个小区里都是机关单位的熟人,你觉得别人看到了会不会误会?”

    宁烟玉咬了下唇,她很不喜欢住酒店,不然的话,也不会贸然的住到老师家里来。

    但是温莳说的确实在理,她确实是不能在这里住着了。

    别人误会自己就算了,如果对祁老师有什么不好的影响的话,就不好了。

    可,即便是要走,也不至于今天晚上就要走吧?这都几点了?

    不过,这话宁烟玉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来。

    看着温莳那张沉郁着低气压的脸,她是说什么都不敢说出来了,反正都要搬出去的,早一天晚一天一样,又何必去让跟他逆着来呢?

    这好不容易能心平气和的说几句话了,别等会又把人惹急了。

    可是,自己住哪呢?

    宁烟玉有些发愁,姜然也不知道现在睡了没有,看来得尽快的找个房子了。

    宁烟玉看了眼温莳冷沉的目光,“我,我先去把衣服换了。”

    说完,她推开房间的门,走了进去。

    进去以后,她就马上拿出手机来,给姜然发了个微信。

    “亲爱的,睡了吗?”

    那边姜然应该正在玩手机,很快回过来一条,“没有呢,怎么了亲爱的?”

    “我没有地方住了,今晚你老公在你那吗?我过去凑合一晚吧。”

    “他没在,你过来吧,不过你怎么没有地方住了?”

    宁烟玉:“......别提了,等过去了我再跟你细说。”

    发完微信,她才松了口气,而后不紧不慢的换了衣服,又把自己的东西收拾了一遍,才从房间中出来了。

    温莳正单手插兜的站在门口等她。

    两人一前一后,沉默的出了房间,宁烟玉把门锁好以后,就跟着温莳进了电梯。

    “用我帮你开房间?”

    宁烟玉摇摇头,“不用了,谢谢。”

    她勾唇对着温莳笑了一下,显得有些客气疏离。

    温莳没有猛的皱一下,“宁烟玉,如果你不愿意住酒店的话,那今天你可以......”

    “我跟姜然说好了,今晚去她那里住。”

    宁烟玉说完,就觉得电梯里的气压忽然降了降。

    她咬着唇,只觉得脊背有些僵直,温莳沉着脸站在她旁边,没有说话。

    片刻后,电梯门打开,宁烟玉对着温莳点了下头,“我先走了。”

    说完,她就拉着行李箱出了电梯。

    温莳眼睛微眯,垂在体侧的手微微攥紧。

    他想说,那我送你吧,但最后还是忍住了,免得自己总是犯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