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 > 第215章 特么的原来是个成年人啊!

第215章 特么的原来是个成年人啊!

作者:千苒君笑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m,最快更新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最新章节!

    布政使脸色当即变了变,有种被个妇道人家给玩弄了的感觉,有些愠怒地吩咐道:“去把那贱妾给本官带上来!”

    孟蒹葭听说孟娬已经入府,她不需要和孟娬打照面,只需要等着好戏慢慢开场就行。

    她不会让孟娬真的治好旭三,甚至旭三要是在孟娬手里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断了布政使大人仅剩的香火,那孟娬的下场可想而知。

    结果岂料孟娬才来,布政使就要着急见她。

    孟蒹葭匆匆跟着来到前堂,见到布政使大人脸色阴沉,心情忐忑地福礼道:“妾身参见大人。”

    布政使指着孟娬冷声质问孟蒹葭道:“这民女说她不会医术,你这贱妾何故又说她医术高明?!你是在存心糊弄本官?”

    孟蒹葭身子一颤,连忙就跪在了地上。

    她本来只是在云夫人耳边说叨了两句,指使云夫人去把孟娬请来,可没想到孟娬压根不认,这样云夫人为了摆脱关系,一下子就把她抖出来了。

    孟蒹葭小脸白了白,含泪瑟瑟道:“大人明鉴,妾身万不敢欺瞒大人……孟娬妹妹她以前在乡下的时候,确有治愈二婶多年的顽疾寒症……”她抬起头神情十分无辜,“大人如不信,可叫妾身的二婶,也就是孟娬的娘来验一验……”

    孟娬邪佻地勾起一边嘴角。这一扯上她娘,孟蒹葭以为她想不承认都难了。

    布政使又看向孟娬。

    孟娬便十分诚恳道:“可怜我娘落下寒症由来已久,草民当初也是束手无策,所以只能到处学一点记一点,好在没有放弃,才总算误打误撞地让家母情况得以好转。家母久病的缘故,草民确实是识得一些药理,但离她说的会医术还差一大截。”

    孟蒹葭看向孟娬,表情楚楚可怜,道:“我心知孟娬妹妹向来谦虚。”

    孟娬看着她,微微笑道:“我也心知,你向来爱夸大其词。你想用我向大人邀功,恐怕是不行的了。”

    孟蒹葭脸色变了变,还想张口解释,布政使便不耐烦道:“想邀功,也得要有那本事才行;没本事,本官可容不得你信口开河!来人,给这贱妾掌嘴二十!”

    话音儿一落,左右便上前押住孟蒹葭,孟蒹葭惊慌道:“大人,妾身没有撒谎啊,求大人开——啪!”

    话没说完,官差的巴掌便落了下来,实实地掌掴在孟蒹葭的脸上。

    一连数耳光,左右开弓,掌得她话都再说不利索。

    孟娬听得那啪啪掌掴声,面容十分平静。

    布政使也不想就此放过任何机会,便对孟娬道:“你既识得药理,也能治好你母亲的病症,就且留下来治治看。治不好再另说。”

    由不得孟娬拒绝,随后布政使就让云夫人带她去后院看看旭三公子。

    孟娬这前脚才跟云夫人去往后院,后脚旭沉芳就登门拜见布政使了。

    布政使还带有查收赋税的任务,旭沉芳不等他亲自去收,这一来却是带着人主动把赋税全部不落地送上门来。

    平日里旭家人不欢迎他来,但眼下布政使欢迎之至。

    孟娬去到旭三的后院,她原以为她将要医治的是一个半大点的孩子,可是当她看见树荫下那个背对着她正在掏马蜂窝的身材颀秀的青衣男子时,有点震惊。

    孟娬看向云夫人,问:“他就是旭三公子?”

    不用等到云夫人回答,且看她看向那男子的怜爱表情时,孟娬就已知道了答案。

    孟娬是知道旭家三公子是个疯子,可她却不知道这三公子原来是个成年人啊!

    你以为成年的疯子好唬啊?那疯起来可不容易拉得住的!

    正如眼下,孟娬面瘫地看着旭三公子成功地捅下了马蜂窝,马蜂飞了出来,有几只往他身上扎,扎得他嗷嗷叫。

    云夫人来不及阻止,既慌张又害怕,可却又不敢扎进蜂窝堆里,只能迭声叫他快过来。

    这个季节,马蜂成群一点都不奇怪。

    只是孟娬不能眼睁睁看着他被马蜂扎成蜂窝煤吧,被少数几只扎了倒没关系,可是被一群马蜂扎到可就危险了。

    孟娬心里叹息一声,算了,就当捡回个智障吧。于是她捞起外衣衣角,提起来掩住颈子和脸部,抬脚就朝旭三冲了过去。

    旭三明显比她还高,她跑到他身后去,还得跳起脚来才能扒住他的后脑,把他的头往下摁,道:“趴下!”

    旭三回头还没看清她的模样,就被她大力地摁着趴到了地上。

    孟娬同他一起趴,他约摸觉得这游戏好玩儿,暂且才乖乖地没有乱动。孟娬扯过他的衣角就盖住他裸露的后颈。

    两人在地上趴了一会儿,旭三很快就按捺不住了,想要抬起头来。结果他刚一抬起,就又被孟娬摁了下去。

    一群马蜂在半空中乱飞,发出嗡嗡嗡的声音,令人头皮发麻。

    那边的云夫人看傻眼了,孟娬及时出声提醒道:“夫人最好去屋里躲躲。”她这才回过神来,忙不迭提着裙子跑进了屋里。

    这群马蜂在空中久搜不到攻击目标,渐渐就飞得七零八落,越来越散,直至最后往各个地方飞散了。

    耳边嗡嗡振翅的声音这才慢慢消了下去,孟娬先抬了抬头,见已经没几只马蜂了,才赶紧把旭三拎起来,拖离这个地方。

    旭三手上和脸上均被蛰了几下,蛰过的地方有些发肿,他想去挠,孟娬及时抓住他的手,道:“还特么真是不知者无畏,什么都敢捅啊。”

    边说着,她抬眼看了一眼旭三,不由一愣。

    云夫人貌美是真的,而眼前这旭三要不是他疯了,他长得风流倜傥也是真的。

    如若说旭沉芳是那种荼蘼极致的美艳,这旭三便算得上是中规中矩的耐看,生得漆眉星目、面如冠玉。

    孟娬把旭三带进房里来时,云夫人总算是送了一口气,一边查看旭三的伤势,一边心疼得抹眼泪。

    云夫人再回头看看孟娬,虽然听说孟娬是孟蒹葭的堂妹,可她身上丝毫没有那股狐媚子气,反倒坦坦荡荡,让人顺眼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