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 > 第235章 一脚踢在了钉板上

第235章 一脚踢在了钉板上

作者:千苒君笑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m,最快更新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最新章节!

    经过牢差值守的岗位时,崇咸伸手取了墙上挂着的牢门钥匙串。

    布政使见状,惊讶道:“崇咸阁下,你取钥匙做什么,莫不是还要打开牢门?那两个重犯,可千万不能放他们出来。”

    崇咸意味深长地看他一眼,道:“就是我不开,一会儿你也会求着让我开。”

    布政使没放在心上,他官架子还是要有的,一会儿当着崇咸的面他必须得严厉审讯这两个敢私刻殷武王印章的犯人!

    于是布政使端着官威,走过牢间中间的那条通道,看见牢里分别关押着的人,旭沉芳他是一眼就认了出来,至于隔壁的殷珩,是个坐着轮椅的人他事先也知道,于是还没走近细看,就大义凛然地出声道:“你这两个囚徒好大的胆子,竟敢私刻殷武王印章!”

    殷珩本是在闭目养神,忽闻此声,微微动了动眉梢。

    旭沉芳则抬头看去,见得布政使正朝这边走来,悠悠道:“大人来了啊。”

    布政使背着手一步步走近,又道:“知道以下犯上、假冒王爷名讳是什么下场吗?你二人最好从实招来,若是仍不肯招,一会儿刑讯起来,可就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了!”

    旭沉芳道:“大人,我是真冤枉,根本不知道假印这回事,”他眯着眼看向隔壁的殷珩,“大人不妨问问他。”

    殷珩侧坐着,只留给布政使一道侧影,一袭白衣在这牢里倒显得十分整洁。

    布政使便移步到殷珩的牢门前,冷声喝道:“还不从实招来!”

    殷珩淡淡问:“招什么?”

    布政使义正言辞:“假印藏哪儿了?除了在画上盖印,还都用在了什么地方?”

    殷珩道:“我从不用假印。”

    布政使见他油盐不进,来气了,道:“在本官面前你还嘴硬是不是?你不招,本官自有办法让你招,别以为你作的画有几分样子你就自鸣得意,还自以为可媲美殷武王墨宝,本官看你是胆大包天、不知天高地厚!假冒殷武王名讳,仿造殷武王墨宝,我看你不仅仅是胆大包天,还毫无……”

    殷珩拨着轮椅缓缓转过身来,昏黄的壁火微光下,光线在轻轻跳跃,衬得他容颜温润。那双眼平淡如一面静湖,可细细一看时会发现湖水深不见底。

    布政使本是字正腔圆地控斥责骂,可在看清他的模样过后,骂着骂着,腿一软就跪到了地上去……

    崇咸在布政使身后,冷眼看着这一幕。

    旭沉芳眯着眼,果然……

    殷珩看着布政使,接话道:“还毫无什么,毫无自知之明?”

    布政使态度顿时截然不同,连忙解释道:“下官不敢,下官不敢!下官得知有人假冒王爷,十分极其之生气,遂来审理此事,可万不知王爷在这里啊!下官、下官参、参见王爷!”

    说罢,布政使汗涔涔、忐忑忑地向殷珩行大礼。

    他方才说那番话,本来有说给崇咸听的成分,也好间接让殷武王知道,他对此事有多上心。可哪里想到,假冒殷武王的人实则就是殷武王本人呢!他这是一脚给踢在了钉板上啊。

    殷珩语气一如寻常道:“你有什么不敢的,不仅要抢走我的未婚妻,抓我入牢,还想要刑讯我,原来黄大人还有如此胆量和气魄,倒叫我大开眼界。”

    布政使惶恐上头,满头大汗道:“下官不敢,下官真的不敢!下官冒犯,还请王爷恕罪!”他人还跪在地上,扭头回看着崇咸,一脸求助道,“崇咸阁下,那个……钥匙呢?”

    崇咸拿着钥匙上前,还不等打开牢门,布政使就连忙道:“我来,我来。理应由我把王爷请出来,向王爷赔罪。”

    他从崇咸手上接过钥匙,跪在牢门前给殷珩打开牢门。那手抖得,几次插不进锁眼里。

    崇咸道:“黄大人是不是老眼昏花了,开个牢门跟穿绣花针似的困难。”

    布政使抹了把汗道:“开了开了,马上就开了。”

    随后锁总算打开了,布政使忙解了牢门上缠着的锁链,然后恭敬地迎殷珩出来。

    布政使早应该想到的,崇咸身为殷武王的第一侍从,他能出现在这个地方,那殷武王也极有可能在这里。

    没想到殷武王竟然真的还活着。布政使惶恐过后,更多的是震惊讶异。

    现在朝廷上下皆不清楚殷武王的行踪,恐怕也万万想不到,殷武王会待在这个小地方,并且还坐在轮椅上。

    一旦这消息传出去,恐怕是满朝沸腾吧。

    就是不知他若把这个消息第一时间报上去,会不会领得一功呢……

    殷珩不急着出牢,他淡淡看了一眼布政使飘忽的神情,忽开口道:“在想着怎么把我的行踪上报朝廷好领功?”

    布政使道:“皇上要是得知王爷还活着,一定非常高兴。下官请命护送王爷回朝!”

    崇咸道:“王爷当前有要务在身,还轮不到你多事。一旦暴露了行踪,对王爷和朝廷不利,你则万死难辞其咎。”

    他语气肃寒冷冽,让布政使不得不心头一紧。

    崇咸又近一步,道:“今日出了这里,你不得向任何人透露王爷的行踪与身份。即便不为朝廷,也该为你自己想想,好不容易老来得子,我看你也不想就此断了香火。”

    布政使一震,当即收起了先前飘忽不定的心思,道:“既是有要务在身,下官定不给王爷添麻烦。王爷放心,下官绝对不往外说一个字。”

    “起来吧。”殷珩道。

    “谢王爷。”布政使这才慢慢起身。他虽是上省一把手,官阶也不低,但是在官场上面对上级时一向十分谦卑,跪来跪去是常态,尽管这种做派有些为人不齿,可也无法阻挡在他官场上顺遂地走到今天这个位置。

    布政使小心翼翼地看了看殷珩的轮椅,眼神不由自主地落在了他的腿上,又道:“王爷的腿可是受了伤?先前下官听说王爷受到了朗国袭击……”

    不光是殷珩的行踪,还有他受伤的消息若是流传出去,想取他性命的人恐怕会前赴后继地掘地三尺也要把他找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