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 > 第259章 你刚才不是很拽吗?

第259章 你刚才不是很拽吗?

作者:千苒君笑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m,最快更新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最新章节!

    旭沉芳手里空空的,还有些发麻。他兀自寂寥地笑了两声,想他如何能跟殷武王抢女人呢。

    遂旭沉芳对孟娬说道:“你什么都不要管,只管好好待嫁,跟你的王行幸福度日不好吗?你要是再多管闲事,我可就误会你很在意我了啊。”

    殷珩在孟娬耳边道:“阿娬,回去吧。是好是歹随便他。”

    旭沉芳要是想她来,早该让她来了,也不至于等到现在连门都不让进。

    殷珩牵着孟娬的手,转身就准备离去。

    孟娬走了两步,停下来道:“阿珩,请问我可以回去再踢他两脚吗,也不亏我们白跑一趟。”

    殷珩道:“可以。”

    旭沉芳抽了抽嘴角:“……”

    然后旭沉芳就看见孟娬果真板着脸又走回来了。她到旭沉芳面前,还真抬脚踢了他不轻不重的两脚。

    不知道为什么,方才辗转心头那种焦灼难安的情绪,突然间随着她的动作而烟消云散了。

    腿肚子传来隐隐疼痛,但旭沉芳忽而又低笑出声。

    孟娬好气道:“你再笑,我再来一脚了啊。”

    旭沉芳道:“幼稚。”

    说她幼稚,也说自己幼稚。

    明明已经得不到了,何故还要负气把她推得更远呢。真要等她远去了,自己连见也无法见到她的时候,才高兴吗?

    不,那时他只会更加不高兴。

    孟娬道:“你以为我想管你的破事,我这就回去好好准备我的婚事,和阿珩幸福度日。以后你也别来了,也别再叫我娘表姑妈,成吗?”

    旭沉芳道:“我错了。”

    孟娬瞥了瞥他,哼道:“你刚才不是很拽吗?”

    旭沉芳摸了摸鼻子,一脸谦逊的笑意:“我真错了。但我不得不纠正你,以往我虽经常去醉春风,但仅仅是去听听琴打发时间的,除此以外再无其他。”

    孟娬道:“没有其他,你眼睛都不眨一下就扔了八千两出去,你也是蛮慷慨的。”

    旭沉芳低低道:“要是阿娬表妹有难,何止八千两,我散尽家财赔上性命,也在所不惜。”

    他话里的分量太重。

    孟娬当即跟他急眼道:“我能有什么难,乌鸦嘴!”

    旭沉芳笑语道:“好好好,我愿你一生无灾无难,如果有的话,也请全部转移到我身上,表哥替你担着。”

    后来,旭沉芳还是请殷珩和孟娬进了别院。

    旭沉芳走在前面,道:“阿娬,之所以不让你管,还有是不想你再和旭明宥之流扯上任何关系。从一开始到现在,发生了这么多事,虽是有惊无险,可绝大多数都与他有关。”

    “我何时惧过他,旭家不是还剩下一半家宅吗,他要再来,就把另一半也烧了。”孟娬反应了过来,又道:“花魁姑娘是旭明宥下的手?”

    旭沉芳道:“嗯。”

    孟娬不了解个中详情,也就不便多做评论,她只道:“哦对了,我倒忘了问,旭家被烧的后续如何?”

    对此旭沉芳说了个大概。就是旭明宥最后找到了孟蒹葭头上,把她折磨至死。

    具体怎么个死法,旭沉芳省略了去。

    孟娬对这样的结果也不奇怪。

    孟蒹葭自作孽不可活,她要不是迫不及待地想烧死孟娬,也不会到头来酿成如此大祸。旭明宥当然不会放过她。

    烟儿没料到旭沉芳去而复返,还带了两个人来。她也识得孟娬和殷珩,福礼道:“奴婢这就去备茶。”

    这会儿凤梧才将将喝了药睡下了。

    旭沉芳领着孟娬至她房门外,殷珩不便入内,便在院子里等候。

    旭沉芳让别院的下人搬来桌几和椅子放在院子里,随后烟儿将热茶奉上,道:“公子请用茶。”

    当初在街上以及前不久在阿娬记布庄的时候,烟儿都没机会这般近看殷珩。

    不想竟是如此容貌气度的男子。

    而旭沉芳带着孟娬进屋去,很快凤梧就醒转,没想到孟娬会来,知道自己眼下容颜丑陋,一时有些尴尬。

    孟娬除了震惊,并没有被她的模样给吓到。

    她听乡霸们说凤梧这次被打得很惨,但亲眼见过以后才知道,这比乡霸们形容的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凤梧满脸的淤紫在皮肤底下漫开,严重程度比被打的第一天更甚。

    因为后遗症总是会随着时间慢慢展现出来的。

    旭沉芳对凤梧道:“阿娬会医术,她来给你看看。”

    凤梧点头,道:“有劳姑娘。”

    遂孟娬在她床边坐下,诊了诊她的脉,又仔细一一检查她的伤势。先前虽然有大夫来看,但毕竟是个男大夫。

    这一点旭沉芳考虑得没那么仔细,认为凤梧是伤在头部,无需避讳男医还是女医。所以这两日一直是他药铺的大夫来看的。

    大夫也不敢全无顾忌,故有的地方有疏漏或者不那么仔细,在所难免。

    照凤梧的情况,先前七窍还有出血,需得及时排淤,否则治好了表面的伤,也会留下隐患。

    孟娬手里捻着银针,回头看向旭沉芳,道:“我要给她施针了,请问你要回避吗?”因为经脉穴位连着前胸后颈,免不了要宽衣。

    旭沉芳对孟娬道:“有什么需要,你再叫我。”说罢他便转身走出房门,到院子里去和殷珩一道等候。

    房间里,孟娬一根根银针下去,她轻拢慢捻,过程中凤梧不出一声。

    孟娬知道有些地方是会伴随疼痛的,但凤梧竟很能忍。

    凤梧前胸后颈的伤痕少,穴位倒好找。只是她脸上的穴位,孟娬需得用手指摸索。

    她手指碰到淤痕处,凤梧必然很疼。

    孟娬道:“你可以跟我聊聊天,转移一下注意力。”

    过了一会儿,凤梧才道:“我叫凤梧,敢问姑娘如何称呼?”

    “孟娬。”

    凤梧道:“没想到孟姑娘还会医术。”她抬眼,仔细地打量着孟娬,又道,“孟姑娘眼睛生得美,又会治病救人,难怪十分招人喜欢。”

    从方才进屋到现在,孟娬处事沉稳、有条有理,与旭沉芳说话时又随意自在,凤梧料想,她平日里一定是个十分勇敢有主见而又落落大方的人。

    凤梧不难理解,为什么旭沉芳会爱上这样一个女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