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 > 第274章 往后身边也一定有你对不对?

第274章 往后身边也一定有你对不对?

作者:千苒君笑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m,最快更新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最新章节!

    这回不是去看什么选花魁了,夏氏与猴不归也大可以跟着一起。

    可近来夏氏忙着做绣活呢,对外界的一切都失去了兴趣,就是求着她去她也不去。

    夏氏做绣活时孟娬全然帮不上忙,她只会添乱。就算让她做穿针这种最没技术含量的活,她也穿得还没有猴不归快呢。

    后来夏氏做绣活的时候就不要孟娬在旁打岔了。

    故而一听说旭沉芳派人来叫孟娬出去玩,夏氏赶紧就把她撵出家门。

    至于猴不归,前两天玩雪玩嗨了得了雪盲症,现在才恢复一点,也不适合出门乱跑。所以最后它和夏氏一同留在了家里。

    孟娬和殷珩来到香雪阁时,甫一进门,里面暖意洋洋,梅香四溢。

    里面的人大都褪去了厚实的棉衣外袍,如置春深。

    孟娬和殷珩在管事和阁里侍女的引领下,登上高楼,来到香雪阁的最顶层。

    楼高风急,云来天阔,这高阁上层比下层没那么暖,但也比室外要暖和得多。

    几边置暖炉炭火,烧得红彤彤的。阁上轻纱幔帐层层叠下,窗明几净,十分静雅。

    然而两人上来后,并没有看看旭沉芳的影子,遂问他的管事道:“旭沉芳人呢?”

    管事的笑呵呵道:“公子近两天忙着赶货,要向官府交货呢,一时恐怕没法过来。这地方又是公子老早就定下了的,若是不来坐坐就白白浪费了。”

    孟娬瞬时明白了,道:“反正订位置的钱也不能退了,我看这个位置这么好肯定不便宜,他自己抽不出时间来享受,所以就请我来帮他消费享受是吧。”

    管事点头道:“是这个意思。”

    这种事孟娬还是很助人为乐的,于是心安理得道:“那你叫他安心工作好好赚钱,我先帮他享受看看,回头可以给他分享分享享后感。”

    管事的把事情办妥以后,就回去复命了。

    彼时旭沉芳正在布庄里忙事情,听了管事简单回禀,抬起头来问:“她就没什么说的?”

    管事的讪讪道:“孟姑娘让公子安心工作好好挣钱。她会好好帮公子享受的。”

    旭沉芳听后,冷不防低笑一声。看起来心情不错的样子。

    管事问道:“公子好不容易才订到了最顶层的位置,为何要说是……”

    旭沉芳道:“不然她能帮我好好享受吗?”

    管事迟疑了一下,还是道:“其实公子若想陪孟姑娘,也不是完全抽不出时间。”

    旭沉芳挑眉道:“她和她未婚夫好好的,我去做什么,惹她嫌么?”

    管事不再多言。

    此时孟娬站在香雪阁的高楼上,听见屋檐檐角绕转的风,发出紧促的呼呼声,仿佛就在窗外触手可及的地方。

    她走到窗边去,打开了两扇窗。

    顿时寒风往窗户里灌,她眯着眼往上看去,果然没猜错,那飞起的檐角就在上面不远处。

    她再俯眼往下看去,道:“阿珩,你快来看啊。”

    她眼下所处的位置,应该算得上是这古代里的高楼大厦了吧。

    只见满城烟雪,在她低头的那一刻,尽在眼底。

    簌簌的雪不断跳跃在视野里,沉寂在屋舍枯木上,沉寂在桥头街道边。

    外面的世界一片寂静。仿佛还能听见雪轻轻擦过上方的屋檐落下时的声音。

    孟娬和殷珩久久伫立在窗前,看下方城里的雪景。

    那光景错落有致,遥遥望去,并不是一片晃眼的纯白,而是有些深寂的白色,一些没有被大雪完全淹没的地方呈现出斑驳的枯色。

    窗外吹来的风卷着纷飞的雪跃进窗棂,些许拂在了孟娬和殷珩的衣上。

    那寒风吹得暖炉上的小火苗也跟着乱窜,溅开点点火星。

    孟娬不得不承认,旭沉芳确实很会挑消遣的地方,毕竟从前他这城里的第一纨绔也非浪得虚名。

    对于殷珩来讲,什么样的雪,什么样的高宇楼阁他没见过。只是这座他生活了许久的小城呈现在他眼中时,也别有一番宁远静好的况味。

    约莫是因为这里有他爱着的人。

    他把从身后把孟娬拥入了怀里,听孟娬说道:“旭沉芳今天没来确实有点可惜。”

    “他不会来。”

    孟娬回头看他。

    殷珩在她唇上亲了一下,将她更完全地纳入怀中,看着远方的茫茫天际,在她耳边又道:“喜欢这雪么?以后你还会登上更高的楼,看到更美的雪景。”

    孟娬眯着眼道:“那时候身边也一定有你对不对?”

    “一直有我。”

    她笑了起来,手扶上窗棂,问:“阿珩,我可以坐这上面么?”

    殷珩将她身子一托,她撑着窗棂就轻松地坐了上去。

    孟娬把双腿悬在窗外,凌空晃悠悠地垂着。脚下是一片令人头晕目眩的高空。

    只是孟娬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眼前的美景上。

    她的裙角在风里和落雪一起飞舞,仿佛她整个人也即将飘飘飞去一般。

    殷珩道:“当心别掉下去了。”

    孟娬笑眯眯道:“想当初从悬崖掉下去时你都能抓住我,从这里掉下去又算什么呢。你肯定也能抓住我。”

    殷珩温声道:“那次是运气好。”

    孟娬笑而不语。

    这顶阁里不仅仅只有一面墙有观赏的窗,这里的墙也不是方方正正的四面墙,而是呈不规则的六面墙,每一面墙上都镶嵌着窗扇,可以从各个不同的方向观赏到城中的景致。

    后来孟娬也相继从不同角度往外欣赏了一阵,其中一扇窗外,两行雪柳茫茫,团团簇簇,白絮成堆。而那两行雪柳之间,赫然是一片白色的平面。

    孟娬指着那边道:“阿珩,那里是以前我们去逛过的杨柳河堤吗?”

    “嗯。”

    没想到冬雪过后,那宽敞的河面渐渐被冻住,凝结成了一整块冰面。

    孟娬看见那冰面边缘依稀还有小小的人影在上面移动,大约是在嬉戏。

    她看着看着,就渐渐眯起了眼,脸上有种明媚的喜悦和神采,回头看着殷珩,眼神灿如繁星,掩饰不住嘴角的笑意,道:“阿珩,我们也去冰上看看吧。光在这里赏景有什么可看的,我们下去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