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 > 第436章 一生都割舍不下

第436章 一生都割舍不下

作者:千苒君笑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m,最快更新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最新章节!

    殷珩捋了捋她耳边的细发,轻声细语道:“动了胎气是怎么回事?”

    孟娬道:“唉,那次跑太急了嘛。”她亲了亲他的下巴,“都过去了,现在我就很好啊。”

    殷珩轻轻搂着她,道:“为什么瞒着我不说。”

    “因为想给你个惊喜啊。”

    “还有呢。”

    孟娬头靠着他的胸膛,道:“还有当然是不想你分心来牵挂我啊。一个人的思想有时候奔腾起来是会脱缰的,你在战场上杀敌,杀着杀着要是突然想起我们,你分神了怎么办?”

    沉默了一会儿,她又道:“别的都可以不求,我只要我孩子的爹能完好无损地回来。这可以胜过世上一切的惊喜。”

    这个女人,让他这一生都割舍不下,也不会再有遗憾。

    孟娬想起了什么,扬起头碰了碰他的唇角,道:“你是不是知道我怀孕了,就马不停蹄地赶回来了?你看看,你这么着急,幸好我提前没告诉你,在战场上能急吗,你一急就容易让敌人钻空子,记着啊,下次不要这样了。”

    殷珩一本正经道:“夫人教训得是。”

    孟娬想着殷珩连日赶路,肯定是没能好好休息,本是陪着他好好睡一觉的,结果还没把殷珩哄睡着,她自己倒又睡过去了。

    她靠进他怀里,睡得极为安心。

    等她醒来的时候都已经是傍晚了。

    窗外的斜晖变得火烧一般通红。

    这院子里一直无人来打扰。

    孟娬是被踢醒的,醒来时长呼一声。

    殷珩一直在她身边,瞬时就揽了她道:“怎么?”

    孟娬恍惚间还有些不真实,她极为喜欢他身上的气息,不由得又往他衣襟间蹭了蹭,道:“又被踢了。”

    殷珩反应过来,一时不知该怎么帮她,问:“痛不痛?是不是踢得很重?”

    孟娬见他微微凝眉有些紧张的样子,霎时笑眯眯的,道:“痛倒不痛,但是能感觉到他在抻胳膊腿儿。”

    说着她拿过殷珩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你感受一下。”

    大约是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体验,殷珩的神情一时有点难以形容。

    ————————————

    半下午崇咸他们回来以后,也都回到平时住的院子里,先好好地冲洗了一番。

    崇仪没事做,拎了几罐酒就进了院子。

    实际上她也没嘴上说的那么不屑一顾。

    再怎么嫌弃,好歹也是一起共事多年、出生入死的兄弟啊。

    当时三人刚冲洗完,崇仪一进来,就看见崇礼和崇孝光着上半身,正站在树荫底下。

    崇仪毫无尴尬廉耻之心,反倒是崇礼和崇孝更尴尬一点。

    只见崇仪淡淡扫了一眼他俩,见怪不怪地嘴里哼道:“不就是几块肉么,有什么好显摆的。”

    崇咸闻言,从屋里走出来,亦看了一眼崇礼和崇孝,表情莫辨,道:“进去把衣服穿上。”

    以前崇仪也有突然闯进来的情况,后来崇咸洗完澡都会把衣服穿上。但崇礼和崇孝就比较随意一点。

    眼下崇咸一说,两人便回房去更衣。

    崇仪的目光毫不掩饰地随了随两人,崇咸往她眼前一挡,就全挡住了去。

    崇仪也不是存心要看他俩图个眼福,毕竟这样的身躯她以前都看了不知多少回了,内心掀不起一丝波澜。她只是一时眼睛找不到更合适的去处。

    崇咸一挡,她就只好看崇咸了。

    崇咸道:“你不是在王妃娘娘那处吗,到这里来干什么?”

    崇仪把酒罐抛给他,道:“王爷回来了,我还杵在那里作甚,你以为我像你一样煞风景啊?”

    很快,崇礼和崇孝穿好了衣裳出来,四人坐在树荫底下喝喝酒。

    崇仪向来豪气,但酒量却不怎么样,喝不了多少,就吆喝着要上房揭瓦。

    崇咸不由得地抱住她,听她吼道:“崇咸你放开老子!凭什么每次都是你当老大,我也要当!”

    崇咸汗颜道:“我就知道你拿酒来准没好事!”

    夏氏在院里休息了一阵,傍晚落日时分,就出来走走。

    烟儿没事做,也和她一起。

    这王府里的人见了夏氏便行礼,尊称一声“夏夫人”。夏氏虽不适应,但也没露怯。

    两人在花园里逛逛,逢嬷嬷看见了,还给她们指引,道是散步的话哪处的风景最好。

    到了用晚膳的时候,下人便来请夏氏到膳厅那边去。

    孟娬和殷珩也起身出来了。

    这会儿日头下去了,正好可以走走。

    到了膳厅,殷珩才算正式与夏氏会面,并请夏氏上座。

    夏氏看了一眼孟娬,眼神往她唇上停留片刻,又移开了,尽量忽视。

    以前这种情况经常就有,更何况现下殷珩这么久才回,夏氏只能自我开导,年轻人么,难免的。

    随后夏氏只往旁边落座,道:“京里的规矩不同,我坐这里就好。”

    他是王爷,即便夏氏是他岳母,见了他也要守礼的。不然若是传出去了,受人指责和诟病就不说了,还可能被人小题大做呢。

    殷珩也不强求,但也没坐主位,携了孟娬在夏氏的对面坐了下来。

    动筷之前,夏氏先给孟娬盛了一碗汤,摆在她手边,道:“这个你得喝完。”

    然后她又给殷珩盛了一碗,放过去,“王……”

    夏氏下意识地就想叫他王行,刚说一个字,反应过来,又及时顿住。

    现在他不是王行了,那她应该叫他什么呢?直接叫王爷?

    殷珩适时道:“岳母直接叫我名字即可。”

    夏氏道:“你当初走的时候一声不吭,阿娬竟还帮你掩护。念在你是为要事奔走,我也不说什么了。这一走就是半年,阿娬等你等得辛苦,想必你在外同样也辛苦。”顿了顿,又道,“你也多吃一点。”

    殷珩点头,道:“当初不辞而别,实属无奈,还请岳母见谅。”

    孟娬道:“他本来要跟娘说的啊,是我不准他说的。娘别怪他啊,要怪就怪我吧怪我吧。”

    夏氏不由嗔她一眼,道:“我还什么都没说呢,有你这样胳膊肘往外拐的吗?”

    孟娬搔了搔脸颊,道:“这怎么是往外拐呢,最多是从一个房门口拐到另一个房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