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 > 第474章 想吃你

第474章 想吃你

作者:千苒君笑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m,最快更新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最新章节!

    孟娬哄着道:“来,再吃一个,今天相公辛苦了。”

    殷珩鬼使神差地张了口。

    孟娬又拈了第三只送到他嘴边,碰到他的唇。

    孟娬笑眯眯道:“男人要多补补蛋白质才好。”

    殷珩看着她,这次就是不配合。

    孟娬只好收回来塞自己嘴里了,听殷珩温声道:“把碟子里的都吃完,不够我再给你剥。”

    孟娬忙按住他的手,抽着眼皮道:“够了够了,东西再好哪架得住天天吃!况且我吃虾吃饱了,还怎么吃其他的!”

    殷珩拭了拭手,这才不剥了,又问:“还想吃什么?”

    孟娬顺口就调戏起他:“想吃你。”

    殷珩一本正经地问:“饭后吃可以么?”

    孟娬一听居然有戏,连忙从碗里抬起头,对殷珩点头道:“可以可以,当然可以。”

    对面用饭的夏氏简直都听不下去了。

    要腻歪回房去腻歪不行吗,这里可是饭桌上,而且边上还站着旁人呢,害不害臊!

    但夏氏见怪不怪,也表现得很淡定了,只是还不等她提醒这两人还是注意点影响,就见殷珩向膳厅的丫鬟吩咐道:“去给王妃削个梨,等王妃饭后吃。”

    孟娬:“……”

    夏氏:“……”

    丫鬟福身应了一声“是”,而后憋着笑下去准备了。

    殷珩温润无害道:“先吃饭,饭后就能吃梨了。”

    孟娬吃完了饭,面对丫鬟送来的一碟梨,叉了一块来默默地放进嘴里嚼。

    果然,觉得和他腻歪有戏什么的,都是错觉!

    孟娬用力一嚼,结果不慎咬着了自己的嘴,疼得抽气。

    殷珩掂着她的嘴唇一看,见她把舌尖咬出了一个泡,一时低低道:“你咬自己干什么。”

    梨没吃完,孟娬就被殷珩抱着回内院了。

    殷珩把她放坐在榻上,轻声细问:“还痛不痛?”

    孟娬颇为幽怨地顺口道:“再吃几口梨可能就好了。”

    殷珩道:“我看看。”

    他摩挲着她的唇瓣,孟娬下意识就张了口。

    殷珩目色微沉地看了看她的舌尖,下一刻忽然倾身来,直直噙住了去。

    孟娬呼吸一窒,很明显地感觉到自己舌头被他纠缠着,被咬的痛处立马就蔓延开一股麻意,夹杂着他的味道。

    片刻,殷珩松了松她,抵着她的额头,似无声地笑了笑,低道:“不是想吃我,怎的却不动了?你要是想咬,可以咬我。”

    说着便又吻上了她的唇。

    唇舌缠绵,孟娬紧着呼吸,脸上微微烘热。

    她这是不是调戏他不成,反被他捉弄了?

    舌尖的麻意持续堆积,被他的舌勾住时,她冷不丁地溢出两声轻吟。

    孟娬没客气,伸手攀住他的肩,指间捻着他的衣,仰着下巴极力回吻他。

    如他所言,她还当真不轻不重地咬了一下他的舌头。

    听得殷珩轻嘶一声,垂着眼眸看她,眸底里晦暗深沉一片。

    孟娬双唇娇醴,明艳无方,她那双眼睛也端的是流光溢彩、宛如桃花。

    她被他看得心口莫名怦怦跳,道:“你说我可以咬你的啊。这是罚你今天瞒我……”

    话没说完,剩下的都被堵在了喉咙里。

    喉间偶尔发出极为轻细的呢喃,唯有他能听得见,那是世上最撩拨他心弦的声音。

    孟娬被他双臂禁锢在床榻间,他欺身过来,身姿上有种隐隐的进攻性。

    仿佛只有这个吻是他唯一可以肆无忌惮对她做的事了。

    孟娬无从招架,呼吸一漏,便乱了节奏,声声轻喘。

    后来殷珩轻手将她一放,便放倒在榻上。

    床帐轻轻地晃了晃。

    她湿润的眼睛里清晰地倒映着他的身影。

    殷珩及时遮住了她的眼,平了平气息,哑声道:“睡午觉了。”

    孟娬眼帘在他手心里颤了颤,然后缓缓阖上。被吻得滟潋妩媚的红唇却缓缓地勾了起来,似一抹极美的风景,恰好勾住了殷珩的心。

    殷珩今日外出了,身上还穿着深色衣袍。他要先褪了外袍方才过来陪她。

    他站在衣架子旁脱衣裳时,孟娬就睁着眼睛,分秒必争地观看。

    这简直就是个行走的衣架子好么。不脱就这么好看,脱了只会更加好看!

    彼时,殷珩随手解腰带,解了一半,像是听见了她的心声故意挠她似的,又施施然停住了。

    孟娬心里有个声音在抓耳挠腮地呐喊:脱啊!怎么不脱了!

    两人中间隔着薄薄的床帐,殷珩一抬眼就攫住了孟娬的视线。

    他道:“夫人,眼神收敛一下么。”

    孟娬理直气壮道:“我现在的眼神很是端庄收敛,不信你过来检查。”

    殷珩似有似无地笑了一下,然后转过身去背对着她解衣。

    孟娬道:“你转身干什么?转过来啊。”

    殷珩一本正经道:“不行,我害羞。”

    孟娬:“……”

    于是最后她只看到了他英挺的背影。

    殷珩从身后搂着孟娬时,她有些不甘心地碎碎念:“都老夫老妻了,我什么没看过什么没摸过?孩子都快出生了,这时候你跟我说你害羞?”

    殷珩在她耳畔低低地笑了两声,听起来分外愉悦。

    他低了低下巴就亲了一下她的头发,轻声道:“睡觉。”

    过了一会儿,孟娬迷迷糊糊之际,恍惚又听殷珩在与她说道:“今天的事我没想瞒你,原打算回来再告诉你。有我在,不会让岳母吃了亏。”

    孟娬反应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是在向她解释。

    孟娬握着他的手,往上放到自己嘴边,轻轻亲在了他的手背上。

    她又没真的生他气。怎么舍得生他气呢。

    那柔软细嫩的触感使得殷珩手臂微紧,总想不管不顾地把她揉进怀里。

    孟娬睡了半个时辰,得花一个时辰来醒瞌睡。

    醒瞌睡时,殷珩把老柴拎了过来,给孟娬看诊。

    老柴询问:“王妃感到哪里不舒服呢?”

    孟娬对此也茫然,转头看向殷珩:“对啊我哪里不舒服呢?”

    殷珩就淡淡看向老柴,道:“她午时吃饭咬到了舌头,你看看怎么回事。”

    老柴:“……”

    这多大点事呢?谁吃饭没有咬到舌头的时候?有些人说话还会闪了舌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