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 > 第1046章 你不也一个人

第1046章 你不也一个人

作者:千苒君笑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m,最快更新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最新章节!

    黎焕道:“这朗国的风光也不错。”

    明雁君道:“往后除了江南和大漠,有机会还可以带他到这里来走走。”

    黎焕侧头看她,道:“你带他来了吗?”

    明雁君摇摇头,道:“我把他留在家里了。我总想着,等四方平定以后,我再带他把我们儿时曾向往过的地方都走一遍。”说着她淡淡笑了起来,“所以暂时没让秋夫人知道,秋夫人若是知道了,定不会再让我朝他靠近半步。”

    说着,她亦抬眼看向远方,“最多一两年的时间就够了。秋夫人定然更恨我,但我想不到更好的办法。”

    黎焕拍了拍她的肩膀,道:“我想,她以后总会谅解你的。”

    后来两人工夫闲话了,远处有一队人影正朝这边靠近。

    黎焕往对面山林的方向打了个手势。当即有斥候前去一探究竟。

    确认是黎国来的粮草队伍无疑,黎焕和明雁君便带人打马前去接应。

    没想到,黎焕看见斜晖下,走在那粮草队伍前端,策马而来的竟然是旭沉芳。

    旭沉芳挑唇笑着,一身黛色长衣,束了双袖,挽了黑发,风度翩翩的慵懒公子顿时变得丰姿清朗了起来。

    黎焕命士兵上前护送粮草。她勒马调了个头,与旭沉芳并驾齐驱。

    黎焕问:“怎么是你?”

    旭沉芳道:“朝廷向民商购买粮草,这钱我不赚白不赚么。”

    黎焕瞥他一眼,道:“你莫不是很早的时候便开始屯粮了?”

    旭沉芳笑应道:“还有药。”他眯着黑眸,眸里余晖淡淡流淌,“这不马上过冬了,将士们还得要有棉衣穿才行。”

    黎焕道:“真是无利不往啊。”

    旭沉芳问道:“以往我给你的钱庄信物还在么?”

    黎焕道:“早不知丢在什么地方去了。”

    “当初你往我这里押的本钱不想要了?”旭沉芳懒洋洋道,“这些年翻了几番,算起来怎么也得有几十万两吧。”

    黎焕抽了抽嘴角。不得不说,这货还真是块当商人的好料子,不让他去敛财真真是可惜了。

    黎焕道:“那些原本也不是我的钱。如若无人来找你要,就当送给你了。”

    旭沉芳挑了挑眉,道:“也罢,反正我孑然一身,膝下就只有阿怜那一个义女。眼下你不要,将来也全是她的。”

    黎焕有些诧异地看他,道:“你打算一辈子一个人过下去?”

    旭沉芳莞尔一笑,打马往前跑了一段,悠悠道:“你不也一个人。”

    黎焕不由看向明雁君,匪夷所思道:“赚这么多钱,不想着多找几个美夫人喜滋滋地过日子,却想打光棍,我看他疯了吧。”

    明雁君若有所思道:“这大约就是人各有志。”

    等护送粮草回营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营中亮着温暖的营火,士兵分批分队地严谨巡逻。领队的将领们见了黎焕和明雁君他们,也都相互打个招呼。

    商侯派人把粮草运到后方,随即在帐中备了晚饭。

    晚饭后,黎焕带着旭沉芳在营地里走走。

    旭沉芳手里拎着两只罐子,与她一起坐在营火边。

    黎焕问:“你带了酒?只是军营里除非庆功不许饮酒。”

    旭沉芳递给她道:“不是酒。”

    黎焕狐疑地打开一闻,果真不是酒味,而是一股香香辣辣的味道扑面而来。她伸手往里一掏,竟掏出了麻辣肉干。

    黎焕又打开另外的罐子,一闻便知是泡椒鸡爪。

    她尝了一口,顿时直咽口水,笑眯着眼道:“好久违的味道。你路上竟还有闲心做这个。”

    旭沉芳轻描淡写道:“路上总要住宿吧,顺便找了些食材做的。”

    又有谁知他半路中住进客栈以后,别人都睡了,就他还在厨房里挑灯挽袖做小食?

    客栈里的老板娘把厨房借给他,笑语道:“公子如此用心,是给心爱的人做吧。”

    旭沉芳言笑晏晏道:“看来老板娘是过来人。”

    老板娘见他如斯甘之如饴,道:“你们一定很恩爱。年轻人就是好啊,满腔热情,无所畏惧。”

    旭沉芳笑而不语。

    眼下他看见黎焕吃得咂嘴,无所谓恩不恩爱,他想要的已经得到了。

    黎焕觉得自己一个人吃也不像话,便抬起头来问他:“你要不要吃?”

    旭沉芳看着她把罐子护得紧得很,道:“你竟然愿意和我分享?”

    黎焕往罐子里掏了掏,然后掏出一块肉干来递给他,道:“就这一块啊。多的没有了。”

    旭沉芳自然而然地笑眯眯地凑上前来,张嘴接下了。

    后来旭沉芳从怀里取出一封信来,递给她,道:“阿怜写给你的家信。”

    黎焕连忙拭干净了手,把信接过来,小心翼翼地打开来看。火光下,她嘴角渐渐漾开笑容,笑容里有些淡淡的润意,道:“好家伙,不知不觉竟然会写这么多字了,虽然也有不少错别字。”她又拧着眉头整体审视一番,嗤笑道,“不过就是这字,歪歪扭扭的,跟她娘有得一拼。”

    明雁君巡逻回来时,黎焕随她一道回了营帐。

    她把旭沉芳带来的零食与明雁君分享。

    两人吃得不停地吸嘴。明雁君不吝赞道:“军中的伙食和旭沉芳的手艺相比,确实差了一截。没想到这么个美人,竟还会这一手。”

    这时崇仪也骂骂咧咧地从外面回了帐中来。黎焕一问才得知,她刚刚又跟阿烁在外面干了一架。

    黎焕把阿怜写的家信拿给她们瞅瞅。三人扎堆坐在简便的榻上,评头论足了好一番。

    ***

    当初那具殷武王妃的尸首,从大殷京城送往北境,历时了数月。

    后来当真悬挂在边境军所镇守的城楼上。

    一袭华裳衣袍,在风里翻飞,轻飘飘,又空荡荡。

    华裳下的女尸,隐约可见长发飘飘,却随着风吹日晒,早已不辨面目。

    那华裳,也失了往日的荣光。

    自打殷武王妃的尸首悬挂城墙之后,金麟那边便一直没多大动静。

    约摸是金麟女王忙着与王夫新婚甜蜜,所以连出战也不如一开始那么频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