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 > 第1155章 不枉人间芳菲色(3)

第1155章 不枉人间芳菲色(3)

作者:千苒君笑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m,最快更新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最新章节!

    他动作极快地跑向后山,掠向后山的半山腰,片刻不停。他身上的僧衣仿佛从未因主人的动作而如此翻飞起伏过。

    旭沉芳一口气跑进了尼姑庵,喘着气出现在佛堂门口的时候,看见殷怜正跪在那里,旁边的女僧人正为她剪掉了第一缕发。

    一如当年,她在护国寺的佛堂门前所看见的那样。

    可是当年无论她怎么努力,都没能阻止他。

    那时她总觉得自己是个小人儿,只有大人们才能阻止大人的事,所以她转身回去求她娘。

    后来殷怜想想有些后悔,当时她应该义无反顾地冲进去,不管用什么办法,撒泼打滚也好,大哭大闹也好,就是不让他落发就好了。

    正如眼前一样。

    她猛然听见身后传来一声怒喝:“殷怜!”

    然后她转头便看见旭沉芳大步跨入佛堂来。他向来温和干净的面容上,此刻也染着一丝愠怒之色。

    他走过来,一把扣住殷怜的手腕便把她拖了起来,强硬地不由分说地把她往佛堂外面拽。

    殷怜披散着青丝,怔怔地看着他拉着自己走出尼姑庵,走在了下山的道路上。

    下山后,旭沉芳沉着面容,把她往前推了推,终于拿出身为义父的威严气势,道:“走,回去。回去选夫婿,成亲,过你的日子。再让我看见你进尼姑庵,便是你爹娘不管,我也敲断你的腿。”

    殷怜几乎从没见过旭沉芳朝她发这么大的火。

    她有些酸红了眼眶,却挑唇笑道:“我的人生我自己做主,你急什么?只准你撞钟念经,就不准我撞钟念经了?还有,我有义父留给我的偌大的家业,我有三辈子都挥霍不完的钱财,我还有我爹娘留给我的尊贵身份,但是我都没遇到一个我想嫁的人,成什么亲?你都不曾将就过,凭什么要我将就?”

    旭沉芳斩钉截铁道:“总之,我不准你再进尼姑庵,你就不许再来,听到了么?还不走?”

    殷怜瞪了他一眼,“嘁”了一声,随即抬手捏了声口哨,她的马便从某处林中欢腾地奔了出来。

    殷怜翻身骑上马,也不回头看他,径直“驾”地一声,就往前猛跑。

    酸红的眼眶再憋不住,满溢出泪珠。

    旭沉芳看着她的马跑远,消失在道路尽头,良久,也转身往回走。

    后来,殷怜果真没再上山胡闹了。

    旭沉芳在寺里终于过回了清静日子。但是忽然没人来闹他了,他竟有些不习惯。

    过了些日,他借着下山化缘的机会,到京中走了一遭。

    他见到了殷怜,但是并没有在她面前出现。他只是在某个角落默默地看着她。

    又到了一个季度末,正值各个铺面交账的时候。因而她的身影总是来去匆匆,年轻的面庞上没有在他面前的那种天真娇俏的笑容,而是一丝一毫的笑意也无,端的是沉稳老成。

    旭沉芳看见她整个人也消瘦了一圈,眉间再无往日瞎折腾的精气神。

    旭沉芳终究是没去打扰她,转身离开了。

    他回到山门,青灯古佛,抄经撞钟。

    再后来,殷怜再次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已是几个月后。

    那日她上山来,哭得稀里哗啦。

    素日她伪装起来的坚强,在旭沉芳面前都溃塌了去。原本她在他面前,根本就不需要坚强。

    但她倔强地站在菩提树下,没再向他多走近一步。

    旭沉芳顿了顿,抬脚朝她走来,而后揽过她,什么也不说,只轻抚着她的头安慰着。

    殷怜伸手将他抱紧,埋头在他怀里失声痛哭。

    旭沉芳的僧衣上传来温温的湿意。

    他垂着眼眸,眼底的泪痣仿若也跟着伤郁起来,轻声地问:“怎么了呢?”

    殷怜哭得无法自抑,断断续续道:“是不归……它,它走了……为什么它要走,为什么生命要这么快结束……”

    年幼的她曾体会过生离死别,可都不如她长大以后来得淋漓尽致。

    旭沉芳道:“人也好,万物生灵也罢,都是要经历生死轮回的。它走了,不等于它将永远从这个世上消失,而是它将会在世上另一个角落里重新开始。”

    殷怜哭着道:“可它将不再是不归。我再也没有不归了……”

    怀中的少女哭得伤心至极。

    旭沉芳手迟疑了一下,还是顺着她的发丝移下,轻轻顺着她的后背,越顺她哭得越凶。

    仿佛心里积压了无数的委屈,都恨不得全部发泄出来。

    他这一生,终究还是做不到悲喜释然。起码这一刻,少女在他怀中哭泣的时候,他的心是揪着的。

    他低低喃喃地哄劝道:“阿怜,别哭。”

    殷怜痛快地哭过一场以后,她红肿着眼睛,沙哑着声音道:“我是上山来请你,去给猴不归做场法事的。”

    旭沉芳简单收拾了下东西,随殷怜一道下山,去猴不归一家所住的山头了。

    猴不归老了,早前身体就已经不大好了。

    殷珩和长公主曾试图把它接回家去住,但猴不归在山里自由自在惯了,山里有它的家人和同伴,它便是死去的时候也是希望死在山里的。

    猴不归的家人已经自成一脉,猴子猴孙们很是兴旺。

    它走得很安详。

    殷怜和旭沉芳上山来时,一群猴子猴孙们正围在山顶。

    猴不归睡在木棚小房子里。它的妻子仍不愿接受这个事实,坐在旁边,不断地去晃它亲它,发出喔喔喔的声音。

    可猴不归不应它,它着急得呲牙咧嘴,又难过得满眶泪水。

    后来整个山顶上,都是母猴子伤心欲绝的哀嚎声。

    猴不归的身体用宽大的树叶盖着。旭沉芳落座在空地上,替它诵经超度。

    殷怜含泪听着那清浅的诵经声,看着旭沉芳的侧脸,他阖着眼眸,神色端然虔诚。

    最后,旭沉芳找了一个不错的地方,葬了猴不归。

    尽管不问世事已久,可料理起这些事来的时候,每一个细节他都处理得妥妥帖帖。

    殷怜只要一想起从前猴不归在时的日子,便忍不住掉眼泪。

    旭沉芳捧了一捧土,细细撒在猴不归的坟包上,道:“阿怜,不要难过。它这一生与大家在一起,过得还算快乐。它寿终正寝时也没什么遗憾。”

    殷怜道:“是不是只有像你这样,才能领悟生死的含义?可我参透不了,我只知道从此以后,我的身边又少了一样珍贵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