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大侠萧金衍 > 卷一 大城小事 第5章 铁观音

卷一 大城小事 第5章 铁观音

作者:三观犹在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m,最快更新大侠萧金衍最新章节!

    萧金衍回到范无常家,发现行李被扔到了门外。

    其实他也没有别的行礼,他的行礼,就是吕公子。此刻,正拴在门口的一棵老榆树上,耷拉着头啃树皮。看到萧金衍到来,拉着一张老驴脸,昂昂叫了两声,表达了些许不满。

    范无常正搬着个马札,坐在门口,抽着旱烟袋,一脸得意的望着萧、赵二人。范无常道,“两位大侠,原先你们住我这里,倒也没什么,如今我夫人回来了,如今宅中有女眷,住着也不方便,李大侠已经搬出去住了,你们二位也请吧。”

    “小红鱼呢?”

    范无常嘿嘿道,“红鱼姑娘出去逛街了,不过她回来也没地方住。”说到此,范无常不由对自己这逐个击破的方式感到满意,李倾城走了,你们两人还还好意思赖在这里?

    赵拦江冷着脸,准备动手,被萧金衍拦住。

    萧金衍说,“这些日子来给范老板添麻烦了。承蒙您照顾,我们没吃上一顿饱饭,这就告辞了。“

    范无常仰着头,嗯了一声,说了句不送。

    这时,有个伙计着急忙慌的跑了过来,对范无常道,“老板,不好了,有人在客栈吃白食。”

    范无常一听这还了得,差点没从马札上摔下去,跳起来问,“店里不是养了几个伙计嘛,竟让他们吃白食,我看你们才是吃白食吧?”伙计委屈道,“那两个人是江湖中人,手中带着兵刃,我们伙计上去跟他理论,他们二话不说就把我们打了。”

    范无常闻言,顿时火冒三丈,“在苏州城,竟敢在我们地头上撒野,李三哥呢,我们不是交了保护费嘛?”

    “李三哥说,咱们还欠了十两银子保护费,而且对方来头很大,他们管不了。”

    范无常看到正要离开的萧金衍、赵拦江二人,寻思道,这事儿找人摆平,还要花钱,这两个人不是江湖人嘛,他们在我家白吃白住,帮忙摆平点事情,也是应该的,于是冲二人喊道,“大侠请留步!”

    萧金衍回头,笑道,“怎么了,范老板?”

    范无常道:“我的店伙计被人欺负了,你们帮我出这口气,我让你们白住三天!”

    萧金衍心说你当我冤大头呢,连忙摆手道,“我们虽是大侠,但我们不打架。”

    范无常道:“不打架,你当哪门子大侠?”

    赵拦江忽然道,“成交,事成之后,酒肉管饱!”

    二人随着范无常来到了逍遥客栈,见两名年轻剑客正大马金刀坐在一张桌前,一脸傲气凌人的样子。一名剑客身穿蓝衣长衫,腰间横着一柄长剑,另一人白衣劲装,长剑横在桌前。

    一个鼻青脸肿的伙计凑了过来,说,“老板,这两人自称是巴山剑派的少侠,在咱们店里吃饭,花了三两多银子,非要说从饭菜里吃到了苍蝇屎,要讹我们一百两银子。”

    范无常低声骂道,“我看这两人是穷疯了吧。”

    他上前两步,还未等开口,白衣剑客道,“你就是客栈老板吧?等你半天了。”

    范无常连忙堆笑,“正是小的,不知客官有何不满意?”

    白衣剑客道,“我兄弟二人,乃巴山剑派潇湘客的徒弟,今天来苏州城办事,本想在你这里打尖住店,谁料你们服务质量太差,竟然吃出了苍蝇屎,真是岂有此理,这样子,你拿出一百两银子,咱们的事儿还好说,否则,哼哼。”

    范无常问,“否则,怎么办?”

    蓝衣剑客也将剑放在桌上,“否则,我们的剑可不长眼睛。”

    范无常本还想跟他们讲讲道理,省了萧金衍这个人情,如今只得向萧金衍求助。

    萧金衍心说巴山剑派在江湖上也算是大派,虽然不如四大世家、六大门派,也算是准一流的门派,门主巴山夜雨剑潇湘客是江湖一流好手,剑法超群,不过名声却不太好,对弟子管教极为松散,而且极为护短,仗着武功高强,倒也没吃太大亏。

    萧金衍上前两步,笑嘻嘻问:“两位少侠,刚才听说你们饭菜有苍蝇屎,不知现在何处?”

    白衣剑客道:“已经吃了。”

    萧金衍又问,“那你们又如何证明吃的是苍蝇屎,难道以前吃过?”

    “这倒没有。”

    “既然没有吃过,那便是第一次吃咯?”

    “不错。”

    萧金衍又问:“不知道两位中哪一位吃的?”

    白衣剑客语结,指了指蓝衣剑客,恰巧蓝衣剑客也指了指他。

    萧金衍呵呵一笑,“这样子就有些麻烦了,来,咱们先把事情捋顺,究竟是谁吃的,然后再谈赔偿的事。”

    两名剑客有些懵了。

    这两人,白衣剑客名孙不平,蓝衣剑客名唐不敬,是潇湘客的徒弟,这两人也都是惹事儿的主儿,这次奉师命下山历练,闯了不少祸端,近来听说江湖传言武经在江南出现,于是商量着来苏州城碰运气。谁料两人江湖经验短,刚来苏州,就交了学费,钱袋被人顺了去。两人没了饭辙,又不肯偷窃,于是挑了本地最大的客栈逍遥客栈,准备讹点钱财花花。这才有了先前一幕。

    听到萧金衍问话,孙不平道,“这个很重要嘛?”

    萧金衍正色道:“很重要,关系到怎么赔、赔多少、赔给谁的问题。”

    唐不敬道:“阁下是?”

    萧金衍道:“在下大侠萧金衍!”

    唐不敬看萧金衍一套行头,比乞丐也好不了多少,打满了补丁,还有几个破窟窿,身上连兵刃都没有,不由笑道:“我呸!还大侠呢,我们兄弟二人学艺二十年,才勉强称得上大侠二字,这年头,练过几天三脚猫功夫,也敢自称大侠了?”

    萧金衍皱了皱眉,“不带这么寒碜人的。”

    赵拦江道,“萧兄,你跟他们废话干嘛?”

    他向前一步,道:“拔剑,或者滚。”

    孙不平道,“你确定?我们二人有个规矩,剑出鞘,不见血不归。”

    赵拦江冷笑,“能动手就别哔哔。”

    两人蹭的跳了起来,当啷两声,长剑出鞘,双剑交叉,做成一个剑势,正是巴山剑派双人剑阵的起手式。这剑招有个名字叫十字斩,可攻可守,可进可退。

    赵拦江单手握刀,嘴角上翘。

    一道寒光闪过。

    刀出、刀归,快如闪电。

    赵拦江回到了远处,只听得叮当两声。

    还未等孙不平、唐不敬反应过来,两柄长剑已断为四截,剑头落在地上。两人睁大眼睛,方才赵拦江这一刀太快,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被人断了兵刃。要知道,这两柄剑虽然不是极品,也是花了百两银子从名剑山庄高价够得,算得上是削铁如泥。

    萧金衍叹了口气,“可惜了两把好剑,要是拿当铺,能当个百八十两的,现在,连五两估计都没人要了。”

    孙不平、唐不敬再傻,也知道遇到棘手之人,心中生出了怯意,不过自己已亮了名号,要是在江湖上传出去,说潇湘客的徒弟输给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那也太丢人了。

    于是道:“阁下,道个万儿吧。”

    两人初入江湖,为了不让别人觉得自己是怯老赶,特意买了本《江湖黑话大全》,开口盘道儿。

    赵拦江道:“行不改名坐不改姓,赵拦江是也。”

    赵拦江在江湖上名气并不大,然而在西陲军旅之中,却无人不识其大名。几年前,赵拦江在西陲军做游击校尉时,以狠绝著称,在与西楚的摩擦之中,赵拦江曾一夜杀五将,以一人之力,硬生生将楚军逼退三十里。后来因为性格不合群,得罪了上司,被开除军籍,才流落江湖的。

    孙、赵二人没听过此人,寻思将来师尊问起来,那也太丢人了,有心想走,又下不来台。

    这时,门外有人道,“谁人在老子地盘上闹事?”

    话音未落,六扇门总捕头苏正元迈步走了进来,看到萧金衍、赵拦江二人,心中顿时来了气,“怎么又是你们两个,不是让你们滚出苏州城嘛?”

    孙不平、唐不敬二人见状,趁机道,“原来是六扇门的大人,小民冤枉啊。”

    苏正元问,“你们又是何人?”

    孙不平道:“大人,我们兄弟二人来逍遥客栈吃饭,谁料这客栈竟是一家黑店,我们点了一盘大虾,才十来只,他们就收我们三十八两,我们兄弟跟他们理论,他们竟派人断了我们剑,大人,你可得替小民做主啊。”

    苏正元本来就想找范无常麻烦,听闻此言,心中顿时有了底气,道:“你们二人稍安勿躁,这里是苏州府,不是青岛府,有本官在,谁也奈何不了你们。”

    唐不敬道:“大人真乃大明好捕头。”

    范无常正要开口解释,苏正元喝道:“你是老板吧,开黑店宰客,还聚众打架斗殴。罪加一等!”

    萧金衍道,“大人只听了一面之词,就断了我们案,是不是太草率了些?”

    苏正元道,“怎得,你对本官有意见?要不要去六扇门大牢里喝杯茶?”

    萧金衍问,“有金骏眉嘛?”

    苏正元没好气道,“有正山小种你要不要,还金骏眉,铁观音倒是有,你敢喝嘛?”

    “铁观音好啊,可以去火。”

    苏正元冷笑一声,从怀中掏出一只铁铸的观音。他虽是六扇门中人,当年也是混过江湖的,在陇西一带,手段毒辣,人送诨号“铁手观音”,他本人却十分喜欢这名号,特意找人以精钢铸了一座观音。当差之后,这铁观音也常年带在身上。

    萧金衍看了一眼,说,“这个不好泡啊。”

    “那也未必!”

    众人顺声望去,却见从二楼上走下一个白衣公子哥,手持潇湘折扇,腰间系着丝绦,好一个英俊风流美少年。

    李倾城来到楼下,看了看苏正元手中铁观音,凌空一抓,将铁观音拿在了手中,细细把玩了一番,自言自语道,“泡是好泡,能不能喝就是另一回事了。”说着,双手揉搓,三下五除二,将铁观音捏成一根细条,又合在掌心,稍一用力,铁观音成铁末子,放入了杯中。

    李倾城对苏正元道,“捕头大人,请你喝茶。”

    本来赵拦江已让苏正元有些忌惮,想不到这个英俊公子哥也是练家子。方才李倾城露的一手,不露声色,至少是知玄三品以上的内力,苏正元自忖做不到,自己从金陵城请的高手还没来,只得道,“哈哈,不渴!”

    李倾城道:“那我们的店?”

    苏正元说:“绝对不是黑店!我来过好几次了,明码标价,童叟无欺,这两个刁民,一看就不是好货色。来人!”

    三名捕快冲了进来,“大人!”

    苏正元一指孙不平、唐不敬,“把这两个闹事的,给我带回衙门!”

    “是!”

    这三名捕快正是先前被赵拦江一刀碎了衣服的三人,如今胸口的“捕”字已用白色碎布头补好,上面换成了六扇门的“六”字。

    青草道:“六六六!”

    Ps:暂时更新时间是每天早上8点,因为8点是蹲坑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