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大侠萧金衍 > 卷一 大城小事 第8章 小便不忍,则乱大谋。

卷一 大城小事 第8章 小便不忍,则乱大谋。

作者:三观犹在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m,最快更新大侠萧金衍最新章节!

    夜。

    与无名镇相比,苏州城的夜更热闹、更繁华。在无名镇,日头一下,还未到定更,小镇上便陷入寂静之中。除了虫鸣蛙叫,犬吠婴啼,整个小镇便如同蛰伏了一般。

    苏州自古乃江南富庶之地,与小镇相隔不足十里,到了夜间却是另外一幅景象,勾栏瓦舍灯火通明,长街之上行人熙熙攘攘,夜生活十分丰富。

    苏州人懂得享受,富人有富人的去处,一品居饕餮,天香楼听曲儿,或者趁着夜兴雇一艘画舫,狎妓夜游,吟诗唱和,倒也不失风雅;穷人有穷人的去处,三五好友约到茶楼,听说书先生讲史或纵论天下江湖大事,喝得三分醉意,胡侃吹嘘,倒也另有情趣。

    今天逍遥客栈的生意极好,临近傍晚,来了几波江湖客住店,也许是日间的雨恼火,也许是旅途劳顿,纷纷来到楼下,三五成群,炒几个菜,点几角酒,高谈阔论起来。

    李倾城如今住进客栈天字一号房,是花钱的金主,范无常自然不会让他干活。赵拦江把刀架在范无常脖子上“借”了二两银子去天香楼找杨笑笑,让他帮忙客栈生意,范无常还没这个勇气。

    唯独萧金衍,脾气好,好说话,被范无常“请”过来帮忙。按范无常逻辑,我给你白吃白住,还给你俸禄,总不能当个闲人吧?

    客人在客栈喝酒吃肉,可怜的萧大侠,干起了拖地、收拾碗筷的活计。萧金衍倒也不生气,他当过武林盟主,也饿过肚子,把这些当做是生活的体验,从另一个角度来讲,算是在人间的一种修行了。

    萧金衍把地拖完,靠在柱子上,听一桌客人在议论最近江湖上的大事。

    一个操着陇西口音的刀客道,“娄兄,时隔五年,晓生江湖的颁布了最新的天地人三榜,你刚从京城来,能否透露一二?”说着,端起酒壶,给另一蓝江湖客到了一杯酒。

    娄姓男子毫不客气,端起酒一饮而尽,调起嗓门道:“我看晓生江湖这是要搞事情啊,五年前的三榜,在江湖上引起了一番动乱,这次三榜更新,恐怕又是一番腥风血雨啊。”

    老西儿刀客问,“此话怎讲?”

    娄姓男子道:“张老弟,你还年轻,可能了解不多。俗话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但凡在江湖上有些名气的,谁肯居于人后?排名嘛,本来都是人为操作的,肯定有猫腻,排低了,自己不服,排高了,别人不服,上次三榜一发布,排名人榜三十的酒狂任鹏举,一口气杀了三个比他靠前的高手,八大邪王的吴法天,没有上榜,一怒之下,杀了若干名地榜高手。你说这次三榜,江湖能不乱?“

    刀客若有所悟点点头。

    “三榜之中,水分最多的便是人榜了。天榜十大高手作不得假,地榜三十高手在江湖上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排名先后肯定都有博弈,唯独人榜,基本上就是他们敛财的工具,实不相瞒,这次排榜之前,晓生江湖的一个采风找到我,只要五百两,就能排进人榜前五十,不是兄弟舍不得这五百两银子,是实在舍不得这条命啊。”

    那人道:“原来如此。不过娄兄在江湖上人称九命狸猫,就算不花钱,排进人榜前三十也是妥妥的。”

    旁边有人赞道,“原来阁下便是关东九命狸猫娄亭娄远山,真是失敬!”

    九命狸猫娄远山,在关东一带乃独行侠,一手九命刀出神入化,在关外的江湖上小有名气。此人消息灵通,与晓生江湖、八卦周刊等关系密切,以贩卖江湖上消息为生,当然暗中也做些打家劫舍的勾当。

    娄远山道:“得了吧,我诨号九命狸猫,命可只有一条。话说,上一届人榜之中,貌似只有金陵李家的李倾城进入了地榜,当然人家也有这实力,其他那些人,要么被杀,要么籍籍无名,哪里还有高手的样子。尤其是那个萧金衍,当年还是武林盟主,现在呢,连人榜前一百都没排进去,江湖上也没了影踪,多半当年那个人榜第五,也是花钱买的,徒有虚名吧。”

    萧金衍闻言苦笑一番。

    倒是在不远处与青草饮酒的李倾城,嘴角露出笑容,一脸戏谑的望着萧金衍。晓生江湖这次排行,将二十一岁的李倾城列入地榜第十三,几乎与准一流门派的掌门一个水准,在年轻一代高手中,名列前茅。

    这几人谈话声音特别大,隐约有炫耀的意思,大堂内众人听得真切。青草听到后,低声道,“三少爷,原来您在江湖上这么厉害啊。那家主还有家里的老供奉,岂不包办了天榜?”

    李倾城弹了他脑壳下,道:“厉害个屁,晓生江湖的三榜的纸那么硬,擦屁股都不用。江湖上高手如云,哪里轮得到晓生江湖指手画脚,你看少林、武当、两阁、三宗、四门,可曾有人入榜?魔教八大邪王,至少也是地榜前十的主儿,可曾有人入榜?晓生江湖这些东西,忽悠下门外汉,骗骗销量也就罢了,你要真信,哪天被人宰了都不知道。”

    青草噘着嘴,“哼哼,反正您比萧金衍厉害就成,这家伙没事儿老欺负我,偷我酒,抢我吃的。”李倾城哈哈一笑,“我可没这本事。”

    这时,又有一人问,“娄兄,不知你发现没有,这次天榜中,西楚二人、北周二人、东夷一人,我大明江湖四人,天榜第一,竟然空缺,可知是为何?”

    娄远山道,“上届第一的太极剑张本初跃出三境之后,在江湖上便失去了影踪,其余九人,或为一代宗师,或为皇亲国戚,又没有真正交过手,晓生江湖想排,恐怕也没有依据可寻吧。“

    那人啧啧道:“三境之外,那岂不成了书剑山上的剑仙?能御剑飞行,长生不老?“

    听得角落里有人道:“那也未必,也有可能成为别人的盘中之餐。”

    萧金衍等人顺声望去,却见角落的桌上伏着一中年书生,身穿灰布直裰,肩头、袖口打着补丁,洗的浆白,头戴白方巾,负箧曳屣,看上去似一名不得志的举子,如今已喝的醉眼惺忪,若不是他开口,众人都没有注意到此人的存在。

    萧金衍虽没见过此人,但见他神光内敛,内息几不可觉,脚下的竹箧中,有一把以灰布包裹的长剑,便已猜到了此人身份。不过,他无意江湖之事,只望了一眼,便不再看。倒是李倾城,双指把玩着酒杯,盯着那人不肯移目。

    方才与娄远山对话的刀客道,“读书的,你又不是江湖中人,哪里轮得到你多嘴?”

    中年书生摇摇头,并未搭话。

    刀客跟娄远山道,“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百无一用是书生啊。哈!”

    中年书生兵并不理会他,端起酒壶一饮而尽,道,“伙计,添酒。”

    萧金衍闻言,连又从柜台打了一壶酒,喊道:“来了!”小跑着将酒壶送过来,正要递去,书生手指疾扣萧金衍手腕,萧金衍生出警觉,右手一侧,躲闪过去,书生以指弹太渊、经渠二穴,萧金衍变幻手诀,向下一送,将酒壶放在桌上,“客官,您的酒。”

    这几招快如闪电,并没用内力,在场众人中,除了李倾城,竟无人发觉,在电光火石之间,两人已经换了若干招。书生呵呵一笑,“我请你喝酒。”萧金衍道,“我在当值,喝酒会被扣工钱的。”

    书生哈哈道,“有趣,有趣。”

    萧金衍退后了几步,回到了李倾城身旁,探手取了一块桃花酥,放入口中。

    李倾城低声问,“如何?”

    萧金衍苦笑道,“毕竟是天榜十大高手之一,我不是对手。”李倾城闻言,心中激荡,手扣折扇,跃跃欲试,萧金衍拦住了他,摇了摇头。

    这时,客栈门被撞开,有四五名彪形大汉闯了进来,几人来到一桌人前,对正在用餐的三名食客骂道,”这桌是我们的,滚。“三人见这些人一脸横肉,言语粗俗,手中又有兵刃,也不敢作声,连忙到前台会了钞,匆忙离去。

    为首一人冲萧金衍喊道,“还愣着干嘛,还不收拾?”

    萧金衍将抹布搭在胳膊上,连忙上前收拾,几人大马金刀坐下来,一人骂道,“他奶奶的,这些天真是倒霉,竟然被一个女娃子耍的团团乱转,等老子抓到她,定将她先奸后杀,再奸再杀,然后扒光了衣服,挂在苏州城墙上曝晒三日!还有那个痨病猫,也不知什么来头,对咱们兄弟吆五喝六的,偏偏大当家对他怕得要死,喂,你动作快点,切肉、上酒!”

    萧金衍连说是是。不片刻,端上了酒菜,正要离去,一汉子拉住他胳膊,从怀中取出一纸画像,问:“跑堂的,你在城里眼宽,有没有看到过这个丫头?”

    萧金衍看那壮汉手中女子画像,不是小红鱼又是何人。原来小红鱼得罪了这些人,才跑到无名镇找自己。这两人听口音似本地人,却不知小红鱼又是怎么惹他们了。

    汉子不耐烦道,“问你话呢,哑巴了?”

    萧金衍道,“没见过呢。”

    汉子说了句真没用,又道,“你若是见到此人,去太湖水寨跟我们报个信儿,赏你十两银子!”

    太湖水寨是苏州城太湖以东的绿林团伙,与范无常老丈人的无量洞素来有瓜葛。后来,太湖水寨投靠一笑堂,借着后台背景,隐隐将无量洞甩在了身后。

    萧金衍问,“不知此人与贵寨有何瓜葛?“

    那人冷然道,“这是你该问的嘛?”

    另一人道,“告诉你也无妨,前不久中原镖局护送一个暗镖经过太湖,被我们给下了,这女娃也被抢到了山寨中,谁料她偷了我们东西,还用毒针害死了二当家,如今大当家发出太湖通缉令,若有此人消息,赏二十,不,十两银子!”

    “跟他说这些干嘛?”

    “跑堂的在城内眼睛活泛,兴许能帮上忙呢,十日之期马上到了,那个痨病鬼不是善茬,咱们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说着,瞪了萧金衍一眼,“还杵着作甚,他娘的,该干嘛干嘛去。”又道,“兄弟们忙活一天了,这顿酒,我请客。”

    “怎么能让三当家请呢?还是我来吧。”

    那大汉道,“别介,喝完酒去天香楼放松放松,你来请。”

    “呃呃……喝酒!”

    这几人嗓门大,喝酒吃肉划拳,弄得大堂内一片嘈杂,先前那几名江湖客也压低了声音。对方是太湖水寨的绿林,这里是他们地盘,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没必要跟他们纠缠,惹上是非。过了片刻,便结账回房休息。

    萧金衍心说,原来小红鱼招惹了太湖水寨。这太湖水寨虽不入流,但也是江南三十六寨之一,江南这些绿林,各有活动地盘,又喜欢抱团,三十六寨一方有难,各寨都出手相助,惹了一家,就是得罪了江南绿林。

    小红鱼杀了他们二当家,以她武功,逃跑不难,但要对付三十六寨,倒也不是简单之事。

    待太湖水寨众人走后,除了那书生,其余人也都散去,萧金衍上前道,“先生,我们要打烊了。”书生伏在桌上,醉醺醺道,“没钱住店,且在这里将就一夜。”

    李倾城对青草耳语两句,青草道,“这位先生的房钱,记在我们公子账上。”

    书生抬头看了李倾城一眼,眼睛一亮,拱手作了个揖,“谢了。再请壶酒,那就更谢了。”青草道,“酒随意喝,记在我们公子账上。”书生又拎了一坛酒,歪歪斜斜上楼休息。

    萧金衍将门板上好,将大堂内打扫干净,这才与李倾城坐下,“忙活了一天,终于有机会喝酒了。”这时,小红鱼从二楼飘然而下,四周望了下,“那几个人走了?”

    萧金衍道,“原来你早就知道了。”

    小红鱼道,“本姑娘什么人啊,要被他们抓到,传出去,会给师门丢人的。”

    萧金衍伸手对小红鱼道,“拿来!”

    “什么?”

    “十两银子!”

    “凭什么?”

    萧金衍道,“刚才有人花十两银子买你的消息,你害我少赚了十两银子,这损失,你得赔我。”

    小红鱼靠了过来,冲萧金衍吹了口气,“钱嘛,我可没有,不过可以用别的方式来偿还。”

    “什么?”

    “千里江陵。”

    萧金衍连向后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李倾城哈哈道,“红鱼姑娘真有趣!”

    小红鱼撇嘴道,“你虽然生的很好看,可是不对我口味。”

    李倾城虽然不至于自负到认为天下所有女子都喜欢他,不过还是忍不住问,“为什么?”

    小红鱼道,“不够粗狂。”

    青草道,“那萧大侠这种呢?”

    小红鱼道,“我的菜。”

    萧金衍刚爬起来,扑腾又坐到地上。

    范无常从后院过来,道:“萧金衍,活都干完了嘛,怎么在这里喝酒。”

    “砰!”的一声,一块银锞子落在范无常眼前,李倾城道,“我请客,不行嘛?”

    范无常连堆笑道,“行,想怎么喝就怎么喝。”

    萧金衍连呼败家,道,“范掌柜,把钱给我吧,我不喝了。”

    范无常早将银子揣入怀中,打了一坛酒,想了想,又倒出一半,添了一半水,抱着来到四人身前,“来来,今夜不醉无归!”萧金衍喝了一口,“怎么这么淡?兑水了吧。”

    范无常道,“低度酒,更健康,我去后面拢账,你可不要贪杯哦。”

    三人一杯杯喝着,不片刻十斤酒落肚,酒坛见底,李倾城也醉了,他扶着酒坛道,“萧金衍,咱俩比了三十多场了,除了比相貌外,貌似大部分都是你赢。”

    萧金衍道,“你不服嘛?“

    “不服。”

    “都是兄弟,不服就忍了。”

    “忍不住了。”

    萧金衍捂着肚子,“我也忍不住了。”

    小红鱼问,“你俩在比什么?”

    萧金衍道,“看谁先撒尿。”

    小红鱼哦了一声,正想骂二人无聊,转念一想,变了主意,起身又弄了一壶水,倒入酒坛中,给二人添满,“既然如此,那就分个胜负出来吧!”

    两人端着酒水,“你先请!“

    “你先请。”

    两人碰杯,一饮而尽。

    人影忽闪,两人施展轻功,几乎同时来到屋顶,却谁也不肯先来。

    两人对视一眼,“再忍忍?”

    “再忍忍。”

    ……

    几丈之外,孙不平、唐不敬身穿夜行衣,施展壁虎功,紧紧贴在房檐之下。

    从入夜之后,两人便隐匿在屋顶上了,本想等众人都睡了,两人将门从外面锁上,然后一把火把客栈烧了,可是等众人走后,萧、李二人又开始饮酒起来。两人在外面晾了一晚上,春寒料峭,身上虽有武功,滋味也不好受。

    当发觉萧金衍、李倾城两人冲这边奔来时,翻身贴在屋檐下,本以为对方发现他们,结果两人却站在房顶聊了起来,心中松了口气。两人倒贴屋檐,时间一久,全身酸麻,强靠毅力支撑。

    唐不敬耳语道,“不行就撤吧。”

    孙不平示意道:“小不忍,则乱大谋。”

    萧金衍在上面道:“对,小便不忍则乱大谋!”

    这时,头顶上哗哗两道热流如奔瀑一般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