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大侠萧金衍 > 卷一 大城小事 第18章 贾夫子

卷一 大城小事 第18章 贾夫子

作者:三观犹在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m,最快更新大侠萧金衍最新章节!

    萧金衍虽如此说,心中却没半点把握。

    魔教八大邪王,除了大都督宇文天禄外,其余人在江湖上的名声并不怎么好。吴法天生性残暴,残忍嗜杀,据传最喜食女人心,赵无极两面三刀,绵里藏针,又以厚颜无耻著称,又怎会为了一句玩笑装逼的话,把自己性命送了去?

    果不然,赵无极反问:“我说过这句话嘛?”

    萧金衍心中暗凛,如今形势不妙,就算他与李倾城联手,也绝不是赵无极对手,于是一顶高帽子送了上去:“一笑堂在江湖上不是最讲信誉嘛,赵堂主在江湖上也是一言九鼎之人,就算不亲自将人头送到,但放了我的这位朋友,应该不是难事吧!”

    赵无极冷笑道:“信誉?在我们一笑堂的字典之中,就没有这个词!此人杀了我的属下,我这个作堂主的如果不能为他们讨回公道,以后怎么在江湖上立足?”

    传剑此刻身负重伤,眼中怒火依旧,他道:“萧金衍,我不用你来救我。温监察因为我的失职遇难,今日来这里,我就没打算活着回去!”

    萧金衍说:“你傻了嘛,如今温大人尸骨未寒,你就算要死,也要等这件事水落石出,一出事就自寻死路,这是逃避,是懦夫行径!”

    传剑闻言,连低下头,默然无语。

    萧金衍对赵无极道:“我想求赵堂主放了这位朋友。”

    “我不答应呢?”

    萧金衍斩钉截铁道,“在下武功虽然不如赵堂主,但为了朋友,只得斗胆请教一番了。”

    李倾城也道:“也算我一个。金陵李家虽然不是名门望族,但族中子嗣颇多,就算死一个,族中传宗接代,应该也没有问题。”

    赵无极望着这名相貌俊美的青年,此人剑眉星目,身材颀长,颇有君子之风,之前虽与他有过交手,却也没放在心上,如今听说他是金陵李家之人,不由留了个心眼。于是问,“李小花是你什么人?”

    李倾城肃然道:“是在下椿庭。”

    赵无极道:“说人话!”

    李倾城道:“俺爹!”

    金陵李家是江湖四大世家之首,排在武当少林之后,与八大门派齐名,但换做赵无极,宁肯得罪少林武当,也不愿得罪金陵李家,不仅是因为李家高手如云,更因家主李小花,心胸狭窄,睚眦必报。若不知道这小子身份,杀了就杀了,大不了跟李小花耍赖就是,但现在却不行了。

    赵无极哈哈一笑,道:“原来是李贤侄啊,不知你爹有没有跟你说过,二十年前,我俩还一起去少林寺偷狗肉来着,没想到转眼他儿子都这么大了,这么算起来,你应该喊我一声叔哩!”

    李倾城道:“孙子诶!”

    赵无极一属下骂道,“你算什么东西,竟叫我们堂主孙子,我们堂主有你这么年轻的爷爷嘛!你这分明是看不起赵堂主的奶奶!”

    赵无极心中窝火,冷哼一声,一拳打去,那属下惨叫一声,整个胸口塌陷下去,轰然躺下,气绝身亡。

    赵无极心道:你小子,给你台阶你不下,非要和这两个家伙扎堆送死,竟然当着这么多属下的面顶撞老子,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子一刀一个,两刀一双,干脆宰了,大不了以后见到李小花躲着走就是了。

    于是道:“赵某人行走江湖数十载,对付你们两个后生小辈,传扬出去,难免有人在江湖上说闲话,说本座以大欺小,但你们既然有心求死,我若不送你们一程,又难免说我不近人情。不如这样,你们两人,若能接下本座三剑,本座就放你们离开。”

    之前赵无极与二人交过手,对他们修为知根知底,就算他们联手,自己也有把握在三招之内取之性命,他喝道:“把本座的宝剑拿来!”

    没过多时,有四名属下抬着一柄四尺长的长剑来到院内,长剑通身黝黑,以玄铁铸成,正是晓生江湖百剑谱中排行第三的玄铁重剑。

    赵无极道:“此剑长四尺四,重八百斤,以天外玄铁锻造而成,二十年来,死在赵某这把剑下的江湖高手,没有一百也有八十。”

    萧、李二人对视一眼,心中惊骇,没料到赵无极竟有如此神力,自知一场硬战在所难免,纷纷收定心神,摆出架势,准备迎战。李倾城手中有潇湘折扇,也是江湖奇兵榜上的利器,萧金衍则将传剑的佩剑横在胸前,采取守势。

    赵无极来到玄铁重剑前,稍一提气,以气提剑。

    长剑纹丝不动。

    赵无极见状,又运气,长剑稍抬起一角,几名属下一松手,就听得有人哀嚎一声,却见赵无极没拿住长剑,砸在那人脚上,那人双手抱脚,惨叫连连。

    赵无极一脚将那属下踹开,骂道:“换一把!”

    不片刻,纪飞虎取来另一把软剑,赵无极凌空一招手,以气御剑,将软剑擎在手中,暴喝一声,“看剑!”

    赵无极以内力催动剑气,软剑在空中卷成环形,两道凌厉弧形真气,挤压周围空间,如两条毒蛇一般,冲向萧李二人下半身要害处。

    赵无极一出手,便是他成名的无极剑法中最凌厉的一招:无耻之极。

    萧金衍喊了句李兄护我!李倾城催真气以折扇格挡,萧金衍就地一滚,剑气擦着他额头而过,他却没有半点退却,不退反进,滚到赵无极身前,自下向山斜刺向赵无极下盘。

    赵无极这一招用了七成功力,本以为能将二人迫退,好趁机使出另外两记杀招,却犯了轻敌的毛病,错误的估计了两人实力,没有料到萧金衍竟冲了上来,这一招更是阴险,忍不住大怒,撤剑格挡,左手拍向萧金衍肩头。

    萧金衍这一剑乃虚刺,未等触及软剑,剑换至左手,转瞬间就要削到赵无极首级。赵无极暗骂无耻,左手不变招,只轻一低头,长剑擦着他后脑而过,割断了他金梁观上的发带。

    与此同时,萧金衍肩头中掌,一道内力侵入体内,他闷哼一声,就地滚落出去,卸掉了一多半真气,饶是如此,萧金衍只觉得肩头剧痛,抬不起手臂来。

    赵无极此刻发带断落,道冠落地,长发散开,模样十分狼狈。

    萧金衍强忍剧痛,道:“道长,你头发都打缕了,该洗头了。”

    赵无极哪里容得下他的嘲讽,心中起了杀意,内力暴涨,催动真元将二人笼罩其内,缓缓向二人走去,“明年今日,便是你二人周年!”

    忽然听到门外有人道:“天地玄黄,宇宙洪荒,赵钱孙李,周吴郑王。”声音不大,正如教书先生一样,字正腔圆,颇有韵感。

    赵无极闻言色变,止住身形。

    过了没多久,那人又道:“天地玄黄,宇宙洪荒,赵钱孙李,周吴郑王。”说来说去,反反复复,就是这么一句话。

    赵无极骂道:“姓贾的,别装神弄鬼,滚出来!”

    门外那人一声长叹,“赵先生,好歹咱也是读书人,你跟读书人说话,怎么这么粗俗!”话音刚落,从门外走进一名衣衫褴褛的老者,背负竹箧,脚穿草鞋,正是当日在逍遥客栈那名老者。

    此人姓贾,名夫子,晓生江湖榜天榜第七。

    “赵先生,一别经年,别来无恙。你还是不喜欢读书啊!”

    赵无极骂道,“贾夫子,少来讲些大道理,老子最恨读书了。”

    贾夫子道:“读书使人进步。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你怎么会恨读书呢?”

    赵无极说少装蒜,你他娘的一本《百家姓》,你要是能背到三十个以后,老子以后跟着你姓!

    贾夫子有些伤心,“骂人不揭短,这么说就没意思了。”

    萧金衍与贾夫子有一面之缘,如今听赵无极与之对话,才确定了他身份。要说这贾夫子,也是江湖上一个奇人。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一心想读书出人头地的贾夫子,却得了一种怪病,每当开卷之时,前面读过的书,不到十息便忘记了,精力无法集中,甚至无法读完一个完整的句子。

    谁料,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别人读书读成了状元,贾夫子却从一本千字经、一本百家姓中,悟出了一套绝世武功,读成了天榜第七的高手。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赵钱孙李、周吴郑王。

    这十六个字,一十六招,江湖上能抵挡住其“赵钱孙李”四招的,便足以在江湖上喝号了。可是,贾夫子却十分苦恼,他读了一辈子书,到现在连百家姓也没有背过。

    赵无极有些头疼,他虽然是八大邪王之一,要杀萧、李二人,轻而易举,但除非宇文天禄、楚日天这等级数高手,对上天榜第七的贾夫子,胜算不到三成。

    “这件事是一笑堂与他们之间的恩怨,与你无关。”

    贾夫子摇头道:“他们请我喝酒,我欠他们人情。”

    赵无极说你要喝酒,我们一笑堂管够!

    贾夫子一本正经道:“孔子说过一句话,那个说的什么,我忘了,还有,上次跟甄名士喝酒,他也说过一句话,我也忘了,我这个人一点也不羡慕自己武功,我只羡慕那些出口成章的人,总而言之,这么做的不对的。”

    晓生江湖天榜之上,贾夫子、甄名士分列七八,两人在江湖上齐名,有“南贾北甄”之称。两人是至交好友,与贾夫子不同,甄名士号称诗剑双绝,尤其是在诗词一道,造诣颇深,号称漠北第一豪放诗人。至于有多豪放,据说有个北周的王妃喜欢甄名士的诗,在府内设宴,结果甄名士光着身子就去了,还好这个王妃也是豪放之人,并没有追究他的狷介,弄得那个王爷到现在还在怀疑儿子到底是谁的,此是外话,暂且不表。

    赵无极暗骂这破书生,没事儿读书把脑袋都读傻了,道:“孟子还说过一句话,叫做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贾夫子不懂就问,“孟子是谁,什么意思?”

    “意思是就是少管闲事。”赵无极又道:“你出手帮这两人,便是与我一笑堂为敌,与一笑堂为敌,就是与宇文大人为敌,你可要考虑好了。”

    贾夫子道:“宇文大人过目不忘,学识渊博,这一点我十分佩服。不过,这几个人我还是要带走的,毕竟我答应别人了。”

    “非要管?”

    “非要管!”

    “你这是不讲道理嘛!”

    贾夫子一愣,“你真要听我讲道理?”

    赵无极连忙摆手,“不必,不必哈。”又赶紧道:“送客。”

    等三人走后,他吩咐纪飞虎,“派人盯紧这几个人。”回到房中,越想越气,当即修书两封,一封派人八百里加急送往京城,另一封寄到了西方。刚落定这些,有属下来报,“苏州知府周大人派人送了帖子,请堂主过去一叙,据说是商讨迎接钦差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