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大侠萧金衍 > 卷一 大城小事 第46章 变数

卷一 大城小事 第46章 变数

作者:三观犹在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m,最快更新大侠萧金衍最新章节!

    萧金衍望着树下那一堆白骨,莫名伤感起来,他道:“东方妹子,想不到昨日一见,竟是最后一别。不过你放心,杀害你的凶手就在这里,我萧金衍若不杀了此人,誓不为人!”

    萧金衍上前抓五毒童子,五毒童子行走江湖全靠用毒,可遇上了萧金衍这个怪物,一身本领施展不出来。他见萧金衍动了杀心,连喊道,“等等!”

    萧金衍冷冷道,“对不起,我不想听你的临终遗言。”

    五毒童子道,“你难道真不想知道东方暖暖的下落?”

    萧金衍指了指白骨,“还用你来告诉我?”

    五毒童子刚才在气头上,一时口快,胡乱说了句气话,谁料萧金衍还当真了,连解释道,“小子,你也太高看我了吧,这东方暖暖是东方不亮的女儿,又是宇文天禄志在必得之人,给我十条命,我也不敢用她来炼制灵躯啊。”

    萧金衍心中鄙夷,“是也是你说的,不是也是你说的,你这种反复无常的小人,留在世间也是一个祸害,更何况,这副白骨的主人,生前必是一黄花大闺女,死在了你的手上,今日我杀你,就算替他报仇了。”

    五毒童子连忙道,“你误会了,这白骨的主人,其实一个大猩猩。”

    萧金衍道:“虐待动物也是不对的。”

    五毒童子恼道:“你这人怎么不讲道理?”

    萧金衍冷笑道,“讲道理?我不擅长讲道理,你那些道理,去找陈平安讲去吧。五毒童子,我就是单纯的想杀你。”

    “你不想知道东方暖暖的下落?”

    萧金衍淡淡说,“我知道她还活着,这点已经足够了。”

    “那你知不知道,宇文小姐为何要我在这里等你?”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五毒童子见萧金衍软硬不吃,心说今夜恐怕难逃一死,看到薛皮皮站在不远处,试探问,“薛兄,不薛前辈,薛爸爸,好歹咱们都是用毒之人,也算是同行了,你难道忍心见死不救?”

    薛皮皮鼻孔朝天,阴阳怪气道,“你没听过这句话嘛,同行是冤家。我就纳闷了,你怎么那么多废话,不就是一死嘛?”

    五毒童子怒道,“废话,死得人又不是你,你说什么风凉话!”

    薛皮皮上前就是一巴掌,将五毒童子打出了两丈多远。他身上都是剧毒,寻常人碰他一下必死,可今晚这两个人,一个百毒不侵,一个同行,都奈何不了对方,生出一种无力感。

    “既然要死,我可不可以选择死法?”

    萧金衍从怀中取出一包药,正是刚到手的桃花大力丸,掐住五毒童子下颌,塞了进去,“今儿刚得的,便宜你了。”

    五毒童子问,“你给我吃的什么。”

    “春药。”

    五毒童子哭丧着脸,“我这没发育好呢,你竟给我吃这个,太没人道了。”

    药性发作,五毒童子全身炽热,躺在地上一阵哀嚎,终于在地上抽搐了几下,一动不动,气绝身亡。薛皮皮取过他行囊,里面装着几本书,有《害人大全》、《春药十方》、《金枪不倒术》,薛皮皮见没有想要的东西,扔在了地上。

    萧金衍问:“薛前辈在找什么?”一边说,一边将那本《金枪不倒术》捡起,若无其事的装入怀中。

    薛皮皮道:“五毒童子虽然行为不堪,但五毒教的《毒经》,记载了苗疆的数十种用毒之法,在江湖上也算是一本奇书,对别人没用,但于我毒术修为却大有裨益,不知为何,却不在他身上。唉,算了,不找了。咦,我明明记得地上有三本书来着?”

    萧金衍打了个哈哈,“前辈可能记错了吧,大晚上的,难免有些眼花。”连忙顾左右而言他,“对了,薛前辈,宇文霜将我们骗到这里,究竟安了什么心?”

    薛皮皮翻了翻白眼,“我又不是她肚子里的蛔虫,你问我,我问谁去?”

    “莫非是调虎离山?”

    “我不管是调虎离山,声东击西,还是过河拆桥,上梁抽梯,总而言之,只要救不出我徒儿,你就别想离开扬州城。”

    “我可以说不嘛?”

    薛皮皮问,“还想试试逍遥六毒嘛?”

    那种滋味他可是领略过,连忙摇头。

    扬州事情已了,萧金衍拿到了宇文天禄通敌的证据,本来他要启程回苏州,可今天东方暖暖之事,又把萧金衍卷入了一场纷争之中,他只得改变行程,偏偏对手还是多次差点致自己于死地的宇文霜,这让他有些发憷。

    萧金衍,宇文霜将他们骗到这里,究竟是为何?他与宇文霜打过交道,深知她心思缜密,又善于控场,虚虚实实,真真假假,自己与她交锋时,毫无胜算。

    今夜百花楼中,宇文霜谈笑风生,泰然自若,暗中却不动声色将东方暖暖掳走,又把自己和毒圣薛皮皮骗出扬州城,弄了个五毒童子送经验,这一切显得不合逻辑,他总感觉不对劲,想破脑袋也没有参透。

    不过,萧金衍是重情义的人,他与东方暖暖一路同行,早已将她当做知己,此番她落难被劫持,自己出手相救,也是道义之所在。

    此时,天空中泛着一线鱼肚白。

    远处扬州城内传来鸡鸣声,从十里坡上望去,城内百姓袅袅炊烟升起,整个扬州城苏醒过来。两人回到城内时,已是清晨,长街之上,贩夫走卒的叫卖声,响在了大街小巷之中。

    卖豆腐伙计,一手推车,一手敲梆子,用扬州人特有的声调,拖着长音,“豆……腐。”

    中秋节已过,昨夜的那点仪式感,早已失去了意义。

    生活还在继续,人们依然为生计忙碌奔波。

    两人走在长街上,望着早起匆匆赶路的人群,还有在街上嬉戏、不知愁滋味的童子,萧金衍感慨道:“江湖人中刀光剑影的厮杀,寻常百姓有柴米油盐的苦恼。一样的人间,不一样的世界。”

    薛皮皮摇摇头道,“你怎么也学起那迂腐书生那一套来了。真酸,酸的我都饿了,先去吃东西。”

    “不是去追查宇文霜,找东方姑娘嘛?”

    薛皮皮对萧金衍道:“填饱肚子,打架才有力气。”

    “说得有道理,最好有酒。”

    两人来到一家包子铺,点了十笼包子,刚坐下,就听旁桌两人聊天,所议论之事,正是昨晚百花盛宴,一人道:“李兄,昨夜百花楼百花盛宴,你我真是不虚此行啊。”

    “可不是嘛,不愧是天下三大楼,里面姑娘那个美,就算是西施再世,貂蝉亲临,也不过如此吧,赵兄,咱们三千两银子花得真是值啊!不行,今天一定多要两笼包子、豆浆,补补身子!对了,这家店咸菜免费,多吃点。”

    两人嗓门很大,很快就吸引了周围的食客。

    这种包子铺,多半是城内寻常穷苦百姓,早起出门忙生计,忙了半晌后,来包子铺,点一笼包子,来碗小米粥,略作休息,然后各奔前程。对于昨夜百花楼之事,大家都是男人,说起来也不避讳。

    包子铺老板显然认识这两个常客,取笑道:“李贡生、赵监生,你们俩平日一枚铜子儿恨不得掰开花,买俩包子,都绕我半斤咸菜的主儿,昨儿竟花三千两银子,去百花楼找姑娘,打死我都不信!”

    赵监生道,“好歹咱也是穿长衫的,有功名,有牌面,跟老爷说话,要注意自己身份。”

    老板耷拉着脸道,“两位有身份、有牌面的人,先把这两个月的包子钱,给我结了。一共七百文。”

    李贡生一听要结账,连拉着老板的手,陪笑道,“身份嘛,有时候也不是那么重要,咱们认识这么多年了,我们有了功名后,还是经常来这里吃包子,为的是什么啊?还不是咱们之间的感情?”

    老板一脸讥讽道,“李二狗,赵铁蛋,你俩也就找了个好丈人,做个两个倒插门的女婿,娘家人嫌难堪,给你俩捐了个功名,哟呵,你俩倒好,来这里显摆,吆五喝六起来了。”

    赵监生听老板说话难堪,就要拍桌子走人,被李贡生拦住了,一边给老板赔不是,一边趁老板不注意,掏了个包子,藏在长袖中,又说了些好话,要了个凉碟,恰巧这时客人较多,老板忙着招呼客人,这才没有理会他们。

    众食客见他们刚才说到了一半,被勾起了兴趣,让他俩继续方才的话题。李贡生、赵监生两人唾沫星子横飞,从虞美人一直点评到了萨瓦迪卡,又说起了小霸王牛大富与秦子游砸钱捧场的事。

    “结果呢?虞美人和那个什么萨瓦,到底谁成为花魁?”

    两人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笑而不语,众人反而更急了。

    李贡生说,“咳咳,今儿的包子有点咸啊。”

    一食客道,“您二位就别吊我们胃口了,来,我这里还有半碗吃剩下的豆浆,正准备拿回去饮驴呢,两位不嫌弃,不如给你们润润嗓子。”

    另一人道:“老六你怎么说话呢,两位老爷都是咱们扬州城名流,还喝剩下的豆浆,亏你说得出口,来,两位老爷,尝尝我的隔夜茶,配着包子,能吃出龙肝凤髓的味道。”

    赵监生饮了一口,噗的喷出来,“都馊了!这哪里是茶,分明是饮驴的泔水。”

    李贡生清了清嗓子,缓缓道:“话说,多情公子秦子游、小霸王牛大富,一个钟情虞美人,另一个抬爱萨瓦迪卡,为了捧自己心仪的佳丽,一掷千金,你三千,我五千,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哎,好端端一个吟诗作对的风流雅事,弄到最后却成了铜臭之争,百花楼满是金山银海,充满着银子的味道。”

    “那最后的花魁,就在这两人中间选出咯?”

    赵监生道,“非也,就在大家也都如此认为之时,整个百花盛宴,出现了变数!”

    “什么变数?”

    赵监生端起那半碗豆浆,一饮而尽,将碗放下,站起身来,“咱们明儿再说!”

    说罢,与李贡生哈哈大笑,两人携手走出了包子铺。

    留下众食客破口骂道::“挖坑不管埋,死了没人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