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大侠萧金衍 > 卷一 大城小事 第67章 长桥遇袭

卷一 大城小事 第67章 长桥遇袭

作者:三观犹在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m,最快更新大侠萧金衍最新章节!

    两人终于商量出结果,将空间屏障撤去,看样子,贾夫子是向王半仙妥协了,不过,贾夫子看萧金衍的表情有些古怪。

    萧金衍好奇问,“你们商议的如何了?”

    王半仙摇头晃脑道,“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萧金衍没好气道,“可你是道士啊。”

    “佛和道,有区别吗?更何况,这个计划还跟你有关,说了就不灵验了。”

    萧金衍说我怎么感觉你像把我卖了的样子?总得给我点提示吧?

    王半仙四根手指,“诛仙计划!”

    “诛仙计划?这个名字起的也俗气了吧。”

    王半仙说,“名字并不重要,关键在于计划的执行,这是我跟贾夫子讨论的结果,还要找其他几个人论证一下。”贾夫子一旁插口道,“什么讨论的结果,明明是你一人自作主张。”

    王半仙没有理他,道:“这次我来苏州,一来是想劝架,不过看起来是徒劳无功了。此地我不能久留,这次青鸾峰派出了剑修,他们找了我二十年了,看来还得要躲下去。二来,我也来看看你的修行的进度如何,如今看到你仍然还是废物一个,我很欣慰。”

    萧金衍笑骂道,“你这是夸我,还是损我?”

    王半仙喃喃道,“所以,我决定帮你加快进度。”

    萧金衍一喜,“你要帮我修行?你让我去你那破碗里住几天如何?”

    王半仙嘿嘿一笑,“你想得美,这碗里藏了天下七分气运,以你现在的修为,进去跟找死没有区别。不过,我给你准备了一份大礼。”

    “什么大礼?”

    “我走之后,准备在江湖上散播流言,就说《武经》在你身上。这份大礼如何?”

    萧金衍骂道,“不如何。老神棍,不就是几百两银子嘛,你这么千方百计的算计我?”

    “反正你闲了几年了,到时候,整个江湖都会追杀你,以战养战,可以快速提升你的修为。”

    “你就不怕我被人打死?”

    王半仙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死就死呗,反正不是我死。”

    萧金衍恨得牙痒痒,此刻他很想把王半仙掐死,不过,李纯铁说过,就连他也没有把握战胜王半仙,更何况,他还有更重要的使命,藏匿天下气运,不能被书剑山找到。

    王半仙交代完事情,对宝路道,“走吧!”

    宝路摇摇头,“我不去。”

    “为什么?”

    “我看出来了,你根本就没钱!”

    “你怎知道我没钱?”

    萧金衍没好气道,“你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叫做‘穷’的味道。”

    这句话气得王半仙火冒三丈,他拿起青布幡儿,摇着铃铛,慢悠悠的下山去也。

    “你要去哪里?”

    王半仙喊道:“去流浪。”

    萧金衍有些忧心忡忡,看来以后的日子并不好过了。

    贾夫子望着他远去的背影,道:“我不应该答应他。”

    三人趁夜下山,半个时辰后,回到了苏州城。萧金衍怕宝路又搞出扬州撞墙那一出,找到了一处僻静地方,与贾夫子施展轻功跃上城墙,用宝路的绳子将他拉了过去。

    整个苏州城,依水而筑,因水而秀,缘水而兴,城内高低相间的民宅,靠着城内三横、三直六条河修建,曲曲折折,街道之间,以桥相连。大约整个大明王朝,数苏州桥最多,河为脉络,桥为骨骼,将整个苏州城串联起来。

    白日里,小桥流水,青瓦人家,撑船的船夫,熙熙攘攘,热闹非凡。

    然而此刻,整个城内如同睡着一般。

    萧金衍、贾夫子走在前面,宝路拖着禅杖跟着。禅杖在地上划出滋滋的声音,显得这个夜,更加宁静。

    萧金衍目光沿着长街两侧铺子一一看去,他在这里生活了五年,对每一家店都很熟悉,如今都关上了门,只有几家亮着忽明忽暗的灯火。

    远处传来犬吠声。

    三人来到带城桥。

    据说当年便是在这座桥下,被装入麻袋,沉入河底,所以又叫“袋沉桥”。

    萧金衍觉得有些奇怪,“这个时辰,不应该没有人。”

    贾夫子道:“还有一种可能。”

    “什么可能?”

    贾夫子没有回答,反问道:“你会游泳嘛?”

    “狗刨算嘛?”

    嗖!

    一支冷箭,带着凌厉的呼啸声,向萧金衍咽喉射了过来。

    贾夫子早有防备,脚步微动,抢在射中萧金衍之前,将箭抓住,反手一掷,听得远处一声惨叫,有一名黑衣人从桥对岸的房顶上跌落下来。

    紧接着,一声轻喝,“动手!”

    刹那间,数十支箭矢,从河两岸的房顶之上,射向桥上三人。

    三人在带城桥正中,无可躲闪之地,成了三个活靶子。

    贾夫子面色沉稳,将背在身后的书篓持在手中,左右挥动,叮叮声不绝于耳。宝路也发觉危险,挥动禅杖,去抵挡飞来的箭矢。萧金衍就倒霉了,他身上的剑早已当了换酒,手中没有兵刃,只得闪转腾挪躲避,好在他耳灵目明,并未中箭,饶是如此,有几支箭擦着他脸颊飞过,情况十分危险。

    一波箭雨之后,贾夫子书篓上插了十几支箭。

    他将内力灌入书篓,一声怒喝,箭支受内力激发,纷纷弹射而出,房顶上众人正在搭弓,准备第二轮攻击,还未等装箭,有七八人中箭,从房顶跌落。

    贾夫子道,“冲过去!”

    又是一声轻啸,那些黑衣人从屋顶跃下,拔了兵刃,将带城桥两头堵死。萧金衍见黑衣人蒙面,其中不乏有大知玄境的武者。苏州城内的帮派众多,但多是二三流门派,不可能有这么多武林高手。

    如果有,那只有一笑堂。

    贾夫子神色凝重,对萧金衍道,“这些人交给你了。”

    “三人中以你武功最高,这样不厚道了……”还未等说完,萧金衍也发觉了危险。

    夜色之中,一斗斗篷船向这边驶来,船头之上,赵无极如岳峙渊渟,一手持拂尘,另一只手负于身后,目光锁定在了贾夫子身上。贾夫子是天榜前十,赵无极虽未上榜,但却也是地榜级的人物,两人不在一个量级,可贾夫子却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船在十丈之外停住。

    两人僵持在那里。

    宝路和尚刚遭到偷袭,胆边生怒,睁眉怒目,冲向黑衣人群之中,高举禅杖,向一人砸了过去,那人手持流星锤,迎面而上,却被禅杖连人带锤砸下,那人登时脑浆迸裂,气绝身亡。他丝毫没有停滞,顺势又挥舞禅杖,放倒了三四人。

    蒙面黑衣人见他神力无穷,不敢跟他正面硬拼,团团将他围住,只困不攻,或趁机偷施冷箭,宝路大怒,与众人困战在一起。

    与此同时,桥另一侧人也趁机冲上桥头,一使鬼头刀的黑衣人砍向萧金衍。

    萧金衍心知此刻情况危及,稍有不慎,或有杀身之祸,连收摄心神,神识之中,无比清明。

    此刻,长刀砍至。

    萧金衍眼中露出一股摄人的光芒,他也不躲闪,欺步向前,在刀触及额头之际,一拳轰出,听得骨骼碎裂声,那人被打入河中,击起一阵浪花。黑衣人前仆后继,又有一刀劈来。萧金衍略一侧身,来到此人左侧,那人刀势未尽,改劈为扫。

    萧金衍一声冷笑,微一猫腰,从他腋下穿到了右侧,施展擒拿功夫,扣在来人右腕之上,喝道,“放手!”

    那人手腕吃痛,连忙松手,萧金衍趁势将长刀抄在手中,一招斗转星移,将那人右臂切断。黑衣人仿佛心存死志一般,如潮水向桥头攻来,好在桥面狭窄,只有三四人并行,无需腹背受敌。

    在斩落两人后,萧金衍信心大增,他没有练过刀,以刀为剑,以问天九剑中的画地为牢迎敌。

    这套剑法共有九招,取意楚辞中的《天问》,李纯铁代师收徒之后,在萧金衍九岁时,传授了这套剑法,萧金衍更喜欢称之为“九岁剑”。

    画地为牢虽不是问天九剑中最厉害的招式,却是最适合群殴的招式。这一招共六式,剑招看似拙劣,实则精妙之极,见缝插针,无比诡异,配合无双神拳,倒也没吃多大亏。

    忽然,萧金衍剑招一滞。

    一道绵延真气,从长刀上传来,这道真气看似无力,却阴柔无比,顺着长刀传入萧金衍体内。

    萧金衍见此人身材矮小,枯瘦如猴,脑袋大如冬瓜,心知遇到了高手,不敢丝毫大意,连运功抵抗,他体内真元浑厚,然遇到这种诡异真气,全然无法着力,将他真气割裂的四分五裂,萧金衍浑身难受无比。

    又有一剑从侧面偷袭。

    萧金衍一声暴喝,将丹田内真气悉数吐出。

    长刀禁不住真力催动,节节碎裂。少了传介之物,阴柔真气尽去,左手无双神拳将偷袭之剑拍开。那瘦猴就地一滚,来到萧金衍身下,一记猴子偷桃,向萧金衍下体抓去。

    萧金衍大怒,膝盖微屈,顶向他脑袋。

    那人嘿嘿一笑,如泥鳅般滑不溜秋,从他身边钻了过去,一扬手,数点寒星向贾夫子射了过去。

    贾夫子心神与气机,一直锁定在斗篷船上,此刻有人偷袭,他无法坐视不理,袖袍挥舞,将那数十枚暗器尽数收入袖中。他自知不是贾夫子对手,但他的目的就是扰乱贾夫子,如今目的已达到,一击不成,立即落入水中,远遁而去。

    斗篷船的赵无极,凌空跃起,向贾夫子袭了过来。

    船舱忽然爆裂。

    一道红色身影,如鬼魅般,带起一团红焰,后发先至,来到了贾夫子身前。

    宇文天禄麾下八大邪王之一,排名仅次于宇文天禄的血魔影孙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