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大侠萧金衍 > 第147章 血手印

第147章 血手印

作者:三观犹在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m,最快更新大侠萧金衍最新章节!

    那朝奉因看走眼觉得懊恼,又与三贵交代了几句,两人离开唐府,返回有来当。

    他们并不知道,刚才收到的“破铜烂铁”,正是前两日杀死唐老太爷的暴雨梨花针。

    暴雨梨花针这种暗器是一次性的,一旦三千六百枚梨花针射出,其核心的动力机簧因灼热遭到破坏,但毕竟是三百年来第一枚真正成功发射的暗器,若有图谱,以唐家的能力,重新制作一枚机簧并非难事,所以唐老太爷一死,唐正华便将残骸藏了起来,谁料人算不如天算,竟被一个家丁偷了出来。

    过了不多时,一名其貌不扬的推车汉,从这边路过,看到了地上那一张当票,环顾四周没人,捡起来放入怀中,匆忙离去。

    ……

    李长生又在成都逗留了几日,才决定返回金陵,李倾城三人将他送到五津渡口,临行之前,李倾城再三叮嘱,不要将他的行踪告诉李小花,得到李长生亲口保证后,才放他离开。

    三人送别李长生,在成都也无甚逗留的意义,准备动身,前往隐阳。

    从蜀中取道隐阳城,一路向西北,穿过剑门,过沙漠,沿赤水而上,这一路约莫两月有余,要准备的东西颇多,好在李长生留了一些钱财,才解决了燃眉之急。

    萧金衍陪李倾城、赵拦江买了马,便一起前往曹兽医家,准备赎回吕公子。

    才到门口,萧金衍在院子里并未看到吕公子,正准备进屋,忽听到茅屋之内传来一声惨叫,正是曹兽医的声音,紧接着,一道黑影闪过,越过草屋的篱笆墙,消失在三人眼前。

    三人冲进茅屋,看到曹兽医面如白纸,躺在血泊之中,命悬一线。

    李倾城凑上前,探了探他鼻息,摇了摇头,“经脉俱断,恐怕是不行了。”

    曹兽医见到三人,抬起手,吃力的指着架子上的一个绿瓶,萧金衍取过来,从中取出一粒药,喂了下去。

    不片刻,曹兽医一阵剧咳,脸色逐渐红润,他对萧金衍道,“你认识薛神医?”

    萧金衍记得,不久前他提薛神医时,这位曹兽医神色有些古怪,不过还是点了点头,“你是薛神医朋友?”

    曹兽医摇头,“我不是他朋友,我是他三弟。”

    好像听薛包说起过,当年医门之争,除了薛包、薛皮外,还有薛家其他支脉也参与了进来。

    “有件事我要拜托你。”

    萧金衍问,“什么事?”

    “帮我找到唐家三小姐。”

    萧金衍道,“那夜,我亲眼见唐惜秋中毒身亡了。”

    曹兽医道,“那不过是金蝉脱壳之法而已,那夜她吞服三色曼陀罗假死,本来安排好了退路,结果却出了意外。”

    “那你为何不自己去找?”

    曹兽医咳嗽两声,掀开了胸口衣袍,外袍完整,里面的内衬却碎为粉末,一个红色血手印,印在他胸口。

    “我活不了。”他喘息道,“刚才那一粒还魂丹,是天下剧毒,却能续我一个时辰的命。我本姓薛,名长,与薛包、薛皮是堂兄弟……”

    本来,前几日唐府发生的事,三人觉得有许多可疑之处,从薛长口中,三人才对

    整件事的来龙去脉,有了完整的认识。

    二十年前,身为薛家子弟的薛长厌倦了医门之争,躲到了成都府,凭借出色的医术,成为川蜀一代的名医。谁料,树大招风,招惹了当地帮派,被唐家三少爷唐正正救了一命,成了唐家的院医。

    薛长年轻气盛,又绝顶聪明,不多久,便与唐正正结为了莫逆之交,唐三少爷欣赏他的能力,便邀请他加入一项秘密任务——制造暴雨梨花针。

    经过一年多努力,两人终于制成了第一枚暴雨梨花针,本来想大展宏图之时,唐正正却被老太爷与几个兄弟逼死,薛长心灰意冷,逃出了唐府,在唐家郊外当了兽医。

    唐正正之死,他觉得蹊跷,正犹豫之时,唐正正之妻宋观月找上门来,告诉了他事情的真相,并留下了书信之后自杀。三年前,唐惜秋找上门来,要走了那一枚暴雨梨花针,还有那封书信。

    一个复仇计划,在唐惜秋脑海中产生,为此她谋划了三年,主动向唐家提出比武招亲,又借助薛长的毒,杀死了唐正风、唐正茂。

    本想在比武招亲当场,杀死唐守礼,结果却产生了意外,不过,最终还是在当晚夜宴之上,手刃仇人。

    按照计划,唐惜秋服毒假死,薛长暗中找人将他接出来,结果找的那两护院不靠谱,找错了地方,等薛长赶到湖畔之时,两人已死,唐惜秋不知所踪。

    薛长本已经脉俱断,等讲完这些时,整个人油尽灯枯,说话已是断断续续。

    萧金衍问,“就算找到唐三小姐,你有什么话要交代呢?”

    薛长剧烈咳嗽起来,鲜血顺着嘴角流出,他郑重道,“真正的暴雨梨花针图谱,其实一直都在她身上!”

    “什么?”

    不仅是萧金衍,就连李倾城、赵拦江也觉得十分震惊。

    薛长继续道,“在制造暴雨梨花针时,唐三少爷遇到了一些问题,后来我们彻夜研究,才发现唐家传下来的图谱中,机簧部分有错误,我们完善了图谱,而唐家那套家传的图谱,还是那套出错的。制成梨花针时,三少爷觉得有违天和,想要毁去它,却又不忍心辜负唐老太爷,呵呵,天意啊!咳……咳……”

    说到此,他忍不住又咳嗽了起来,良久才道,“如今,有一股神秘的势力,也在暗中寻找图谱,他们力量之大,恐怕非江湖人所想象,一旦图谱落入他们手中,后果将不堪设想。”

    赵拦江自进屋后,一直没有说话,此时,他盯着薛长的胸口,凝视了半晌,神色凝重,问,“血手印?”

    薛长点点头,“你也知道血手印?”

    赵拦江默然不语。

    薛长又道,“找到三小姐,毁去图谱!还有那枚已发射过的梨花针,若能找到它,一并毁了!”

    萧金衍面有难色,“我们准备动身去隐阳。”

    薛长一听,嘴角露出一丝笑意,道,“看来,真是天意啊!”

    说罢,脖子一歪,没有了鼻息。

    三人在茅屋后挖坑,将薛长埋掉,又找块木头,刻上“神医薛长之墓”。

    赵拦江在墓前站了许久。

    李倾城问,“血手印是谁?”

    赵拦江道,“这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组织的标识,这个组织十分神秘,据说实力十分恐怖。”

    萧金衍也好奇道,“为何我从未听过?”

    “那是因为,他们的势力,不在江湖,而是在军方,甚至是庙堂,当年我在边军之时,也是从一个军中老卒口中听到的,他们能力之强、势力之大,远非我们所想,甚至能左右皇帝的想法,发动国与国之间的斗争,大明、北周、西楚三国的许多军方统帅、达官贵族,都暗中加入了这个组织。”

    李倾城皱眉,“难道朝廷允许这样的势力存在?”

    “不是允不允许,而是根本无力对抗他们。这个组织十分奇怪,他们的首领叫大掌柜,手下有四个长工,若干学徒、短工,这些人身份保密,也都是单线联系,也无人知道对方的存在,一切向大掌柜负责。几年前,北周死的一个王爷,在这个组织之中的身份,不过是一个短工而已。”

    萧金衍也是头次听说,世间还有这样超越世俗力量的存在,难道也与那座书剑山有关?

    这时,忽听得门外一声驴叫。

    吕公子一路小跑来到院中,看到了萧金衍,脑袋向他身上蹭了过来,萧金衍连后退道,“吕公子,怎得,割了一刀,连性子也改了?哦,现在应该称呼你为千里独行蚮了!”

    李倾城道,“千里独行蚮,日行千里,夜行八百!来,试试你的脚程!”

    李倾城、赵拦江在马市之中买的马,也是良种,出身高贵,对这头癞皮驴的示好,颇有些不屑,等主人一坐上,撒蹄子就跑,远远将萧金衍与吕公子甩在了后面。

    吕公子慢吞吞往前迈步,提不起丝毫兴致。

    萧金衍一拍吕公子,“你倒是追啊。”

    吕公子依旧慢吞吞的。

    萧金衍只得使出杀手锏,“追得上,大鱼大肉,追不上,宫刑伺候!”

    吕公子一听,浑身一抖,也不敢懈怠,猛然转身,四蹄如飞,倒着跑了起来。

    萧金衍奇道,“还有这等操作?看来那一刀割残了啊!”

    萧金衍只觉得耳旁虎虎生风,不片刻,就追上了李、赵二人的马,顷刻间将他们甩开一截。

    过了片刻,三人才追上来。

    赵拦江道,“东西都准备的差不多了,咱们今日出城吧?”

    萧金衍还惦记着方才薛长交代之事,道,“天色不早,明日再走,趁着还有段时间,我们还要去个地方。”

    赵拦江问:“什么地方?”

    李倾城道,“若没猜错,老萧要去那个有来当吧?”

    萧金衍点点头,唐惜秋下落不明,但那一枚用过的暴雨梨花针残骸,他们却知道如今正在有来当。

    三人赶到有来当,蜀中最有名的三家当铺之一,此时已是傍晚,当铺早已关门,萧金衍拍了半天门,也未见有人回应。

    赵拦江嗅了嗅鼻子,道,“里面出事了。”

    萧金衍略一用力,当铺门推开了,只见当铺内,横七竖八躺满了尸体。

    一个血红手印,印在当铺柱子之上。

    鲜血顺着手印往下滴落,让人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