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大侠萧金衍 > 第154章 信鬼神嘛

第154章 信鬼神嘛

作者:三观犹在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m,最快更新大侠萧金衍最新章节!

    萧、李二人回到雷家庄时,已是深夜。雷家庄、于家派出了几拨人马,都没有找到于佳雪的下落。

    赵拦江已从庄主雷鸣口中得知了于家得罪鬼王宗之事,与两人简单说了一番事情的来龙去脉。

    赵拦江道,“这件事十分古怪,听说鬼王宗就在剑门以西百里的定陵山,若于小姐真被他们劫走,我们得赶过去一趟。刚才于、雷两家答应,只要找到于佳雪,必会重金相酬。”

    萧金衍、李倾城闻言,转身就走。赵拦江喊住问,“你们去哪里?”

    “喝酒。”

    “我需要你们帮助,一是为了我朋友,二是为了赚些银子,三来咱也收了人家好处不是?”他指的是雷振宇送了他们价值不菲的面具。

    萧金衍笑着对李倾城道,“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老赵一思考,老天就发笑?”

    李倾城道,“不怕老赵耍流氓,就怕老赵动脑子。”

    赵拦江满脸不悦道,“你什么意思?”

    萧金衍没有回答,反问赵拦江一句,“你信这个世上有鬼嘛?”

    “信。”

    又问李倾城,“你信嘛?”

    李倾城道,“不信,也不敢信。”

    赵拦江奇道,“为何?”

    “愚昧,迷信!”

    赵拦江沉声道,“这个忙,你俩到底是帮还是不帮?”

    萧金衍叹道,“老赵啊,找人没问题,就怕被人当枪使。”

    “什么意思?”

    “鬼王宗岐夫人留了书信,要劫走于小姐,你是亲眼所见,还是道听途说?”

    赵拦江道,“于堡主亲口所说。”

    “你动动脑子,且不说鬼王宗早已绝迹江湖,那个传说中的岐夫人早已死了百年,就是她还活着,若要有心劫走于佳雪,还会亲自留下书信,而且还告诉你日子?”

    李倾城也道,“正如萧洛克所言,你若是于家堡主,岐夫人都说要劫走于佳雪,你需要借助雷家金蝉脱壳,以于家的财力、权力,可以轻而易举的做到这些,还用着大摆宴席,惊动了四里八乡,生怕别人不知道一般?”

    赵拦江挠了挠头,心中恍然,道:“你的意思是说,这有可能是于家故意搞这么一出,找雷家背锅?那么,于家究竟得罪了谁?”

    李倾城道,“我怎么知道。”

    这时,雷振宇换了劲装,走了过来。“赵大哥,雷家、于家人马已备齐,我们凑了十二位江湖好手,明天一亮,就出发去定陵山寻佳雪,若有你相助,定会事半功倍!”

    赵拦江已然明白过来,将雷振宇拉到一旁,问,“雷子,我来问你,你喜不喜欢于家大小姐?”

    雷振宇道,“以前嘛,还有那么点忌讳,女人这一块,我就是俗人一个,今日见了她,倒还有那么一点点喜欢。”

    “那若是这个女人给你雷家惹来祸事呢?”

    雷振宇略一迟疑,“那我得要考虑考虑了。”

    赵拦江又道,“我郑重问你一个问题,你得如实回答我。你信这个世上有鬼嘛?”

    雷振宇道,“我信,怎么了?”

    赵拦江不屑道,“愚昧,迷信!”

    雷振宇一愣神,赵拦江拍了拍他肩膀,“逗你的,于小姐失踪之事,雷庄主怎么说?”

    雷振宇道,“我爹被张千户责骂了一顿,责令他在三天内务必将找回佳雪,倒是于堡主说了句什么‘尽人事、听天命’之类的话,有些奇怪。”

    赵拦江说,“找几个信得过的、手眼机灵点的人,这几日盯着于家堡。”

    他将方才所怀疑之事,跟雷振宇简要说了,雷振宇顿觉得愤懑,“好一个于家堡,把我们雷家当什么了?”

    赵拦江道,“我们也只是怀疑而已,记住不要对任何人提起。”

    雷振宇道,“我分得出轻重。”他将腰间兵刃解下,“走,带你们去喝酒!”

    萧金衍一听来了精神,道,“不愧是好兄弟!”

    众人来到一家酒肆,刚一落座,就看到隔壁桌上,一名公子哥与几个朋友饮酒。

    雷振宇认识此

    人,正是于家堡二当家之子于飞卢,今夜在酒席之上,因为菜谱闹事的,正是此人。

    于飞卢看到雷振宇,蹭得站起来道,“你来这里作甚?”

    雷振宇道,“喝酒。”

    “好一个雷振宇,我堂妹嫁到你们雷家就失踪了,你堂堂少庄主不去寻我妹子,却躲在这里喝酒,究竟成何体统?”

    雷振宇反驳道,“那阁下不去寻你妹子,在这里饮酒作乐,又成何体统?”

    于飞卢道,“怎么说,佳雪嫁到你们雷家,也成了你们雷家的少奶奶,我们一个外姓之人,去插手你们雷家的事,岂不让城中人笑话你们雷家无能?更何况,我妹子失踪,我们来喝酒,是为了借酒浇愁!”

    雷振宇冷笑,“难道我来喝酒,是为了庆祝不成?”

    “那也说不定!”

    旁边有人劝道,“于少爷,今儿是于家大喜的日子,您何必跟这家伙置气,来喝酒,一会儿带你出去泡个澡,去去身上的晦气!”

    于飞卢一声冷笑,坐下与那几人饮酒。

    赵拦江道,“伙计,给那边上四道菜,红烧鱼,清蒸鱼,醋溜鱼,干炸鱼……”

    于飞卢闻言,站起来道,“小子,你想惹事是吧?在剑门地盘上找我们于家麻烦,我看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赵拦江将腰间宝刀一亮,“豹子胆没吃过,熊心倒是吃过几回,也就那么回事。”

    萧金衍按住赵拦江,低声叮嘱了几句,赵拦江这才作罢。这么一闹,四人也没了兴趣,出得酒肆,李倾城送雷振宇回去,萧金衍、赵拦江则侯在酒肆门外。

    约莫小半时辰,于飞卢一身酒气,从酒肆之中出来,口中哼着小曲,往于家堡方向走去。

    两人尾随了一段路,路过一无人的僻静巷时,李倾城抓了一块砖头,垫步凌腰,来到于飞卢身后。

    一拍他肩头,“相与的!”

    于飞卢一回头,眼前一道黑影闪过,脑门嗡得一声,一阵剧痛传来,顿时失去了直觉。

    于飞卢醒转过来时,发现自己置身城内那座破旧的城隍庙中。

    这座城隍庙当年还是蜀王所建,后来蜀王造反败露,城隍庙被废,也就断了香火,几十年下来,早已衰败,断瓦残垣,四处结满了蛛丝。

    剑门城隍庙与别处不同,供奉的是关二爷,年久失修之后,关二爷的塑像金粉已去,露出泥塑,左是尉迟敬德手持钢鞭,右是秦叔宝,手持双锏,横眉怒目。

    于飞卢头疼欲裂,忽然听得后面有人,转身一看,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只见一黑一白二人,面无表情,口吐红舌,来到他身旁,他心中大骇,以为这两位是前来索命的黑白无常,跪倒在地,磕头如捣蒜。

    “好汉,饶命!不,两位大神,饶命!”

    黑无常将锁链往他颈间一套,道,“于飞卢,你阳寿已尽,需随我们去阴间报到!”

    “我不想死啊!”

    黑无常道,“我问你个问题,你若不如实回答,我便取你性命去跟十殿阎罗见面。”

    于飞卢道,“小人必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黑无常问,“你信不信这世间有鬼?”

    于飞卢早已吓破胆,道,“我信,我信!”

    黑无常上去就是一巴掌,“愚昧,迷信!”

    白无常又问,“再问你一遍,信不信这世间有鬼?”

    于飞卢有了经验,连连摇头,“不信!”

    白无常又是一巴掌,“你小子分明是不把我们看在眼里啊!再问你一遍,信不信世间有鬼?”

    于飞卢哭丧脸,“有时信,有时不信。”

    黑白无常上前将他按在地上就是一顿暴揍,顷刻间于飞卢已是鼻青脸肿,哭道,“你让我信我就信,让我不信,就不信!”

    黑白无常正是要瓦解他的心智,见他已濒临崩溃,这才收手,黑无常道:“奉阎王之命,我来问你几句话,你若不如实回答,定让你去十七层地狱,饱受轮回之苦。”

    白无常道,“不是十八层地狱嘛?”

    黑无常兀自道,“

    那一层是留给你的。”

    白无常伸手便是一狼牙棒,砸在于飞卢身上,痛得于飞卢大呼饶命。

    黑无常问,“我来问你,于家堡与雷家联姻之事,究竟是谁的主意?”

    “我不知道。”

    “回答错误!”黑无常狼牙棒砸在于飞卢头顶,又是一阵哀嚎声,“我说,我说,是我大伯的主意!”

    于飞卢捂着脑袋道,“五年前,有个密宗的喇嘛来剑门,看上了我堂妹,说天赋异禀,要收她为徒,传授她正宗欢喜禅法,我大伯不同意,结果第二天,于家堡家中的猪马牛羊驴尽数死去,那喇嘛说我堂妹年幼,等五年后再来寻她。家里怕对方寻仇,就从雷家弄了一套面具,让她改头换面,让她赚了不好的名声。几个月前,又来了几个武功高强的女子,提起了五年前之事,我大伯无奈之下,就编出了个鬼王宗索女之事,然后想办法将堂妹嫁给雷家,然后来一个金蝉脱壳,这样以来,喇嘛教来寻人,我们大可以将这件事推倒雷家,还有鬼王宗身上。”

    白无常又是一巴掌,“你小子不老实,没一句实话!”

    于飞卢道,“我所说的句句属实。”

    “那于佳雪如今藏在哪里?”

    于飞卢哭丧脸道,“这件事本来天衣无缝,可是半月之前,有人忽然给堡主书房留信,上面果真有鬼王宗岐夫人的骷髅印,这时,堡主才知道无意之中招惹了不该惹的对手,现在正后悔着呢,至于堂妹到底是真躲起来,还是被人掳走,我也不清楚啊。”

    黑无常问,“那鬼王宗,果真在定陵山?”

    “这个也只是传闻,定陵山产一种草药,在市面上十分值钱,这几年药农去采药,不是有去无回,就是回来后就疯了,人家都传定陵山中有鬼。”

    黑白无常对视一眼,也分辨不出这家伙所说是真是假的,城隍庙中陷入沉默。

    一阵风声吹来,吹得破旧的窗棂纸哗哗作响,显得气氛无比阴森。

    于飞卢道,“两位大神,该说得、不该说得,我都说了,求求你们放了我吧。”

    黑无常道,“我看了一下生死簿,好像是阎王记错了日期了,你放心,今天你死不了。”

    于飞卢心生欢喜,“多谢大神,饶我性命。”他站起身,准备要走,又问,“多嘴问一句,生死簿上说我寿命几何?”

    白无常道,“还活十天。”

    于飞卢啊的一声,眼皮一翻,昏死过去。

    这黑白无常正是萧金衍、李倾城所扮,今夜之事发生的太过于蹊跷,本来以为能从这个于家纨绔口中问出一些有用的信息,可结果却大失所望,事情真相反而变得更加扑朔迷离起来。

    欢喜禅宗是西域密宗分支,如果说是欢喜禅宗看上于佳雪,于家堡来一个祸水东引,将这口锅推给雷家庄,然后暗中带走于佳雪,这未尝不是一个好计策。

    但若真如于飞卢所说,鬼王宗也牵扯进来,那麻烦就大了。萧金衍也好、李倾城也罢,就算在孤陋寡闻,对于当年魔门叱咤风云的魔门八宗也是有所了解。

    鬼王宗在人间已消失百年,岐夫人更是已做古人,如今这些神秘门派又现身江湖,必然与金刀之战后,江湖气运的变数有关。

    西陲战事吃紧,朝廷形势见危,西楚皇权更迭,北周万法宗涉足中原江湖,这些事都赶在了一起,如果用巧合来解释,未免太过于牵强。

    两人找到赵拦江,将事情经过说了一番,三人想破了头脑,也没有商量出个丁卯来。

    赵拦江最是直接,道,“管他什么鬼王宗,还是欢喜禅宗,绕来绕去,也分析不出个结果来。看来你俩的脑袋也不够用啊!”

    李倾城问,“那你是什么意思?”

    “以我的意见,宁可直中取,莫向曲中求,若于佳雪真是让鬼王宗劫走,那我们就杀向鬼王宗,把她救出来,若不是,那就大闹于家堡,把她揪出来。”

    “鬼王宗岐夫人,百年前江湖大魔头之一,你不会没听过吧?”

    赵拦江道,“活人我都不怕,还怕一个死人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