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重生浪潮之巅 > 第一千一五二章 重新认识方辰

第一千一五二章 重新认识方辰

作者:佛即心兮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m,最快更新重生浪潮之巅最新章节!

    看着眼前,面容还稍显稚嫩的方辰的,朱院长此时突然有种莫名的陌生感。

    似乎眼前的方辰已然不是方辰,而变成了另一个人。

    过了许久,他才缓过神来,神情有些复杂的看了方辰一眼,方辰一直都是方辰,并未改变,又或者说即便有所改变,那也是在时间的雕刻下,潜移默化的改变着,并不是在自己面前,突然来个七十二变,瞬间变得面目全非。

    相较而言,反倒是他一直没有真正认清方辰。

    在他的心中,方辰是有杰出才能的青年俊杰,是忧国忧民,为国为民的企业家,是富可敌国,腰缠万贯的大富豪,是智珠在握,堪破时代迷雾的先知,是他聪明伶俐,伶牙俐齿的忘年交,但他从未用心真实的正视过方辰在俄罗斯的地位。

    诚然,他比国内其他一些领导对方辰在俄罗斯的身份地位更了解一些,但他所了解的就是真的方辰吗?

    是方辰在俄罗斯真实的身份地位吗?

    以现在的情况看,恐怕还真不是如此!

    听完方辰这坚定自信的话语,以及对石油管道穿过贝加尔湖难度的轻蔑,他突然意识到,对方辰这个俄罗斯第三号人物的赞誉,并不仅仅只是赞誉而已,而是方辰手中实打实拥有第三号人物的权利。

    当方辰的意志驾临贝加尔湖畔的时候,没人敢于阻挠方辰,更别说抗衡了。

    说真的,此时他突然觉得自己跟方辰相比,都有种自愧不如的感觉。

    且不说如果平等来论,不考虑方辰是华夏人,他在华夏的地位其实比方辰在俄罗斯还要错一点的,最重要的是,他的权利远远没有方辰在俄罗斯来的那么大。

    纵观方辰在俄罗斯的所作所为,几乎已经可以用随心所欲,任性妄为来形容了,基本上方辰想做的事情,就没有说做不成的,无论这件事情多么的匪夷所思。

    但他行吗?

    大概是不行的……

    过了一小会,朱院长自顾自的摇了摇头,心中有些自嘲,他刚才有些着相了,他跟方辰又有什么好比的,两人之间并没有任何的可比性,也从来不是一条路。

    他只愿做个一步一个脚印拉着华夏不断朝前进的老牛,顶多就是偶尔会横眉冷对千夫指一下而已。

    但方辰却是这个时代所孕育出来的娇儿,集这个时代的万种宠爱于一身,还如那句老话,纵观方辰的发展历程,可以说每一步都牢牢的踩在了时代的浪尖上,获得了前所未料的最大收益。

    就如这次一样,谁能想到方辰去一趟俄罗斯,就能碰到一次你死我活的政治碰撞,然后便战胜对手,获得了这么一家几乎前所未有的石油公司。

    如果仅仅以私人能源公司来论的话,除了八十年前就被解散的标准石油公司以外,方辰的擎天石油公司是当之无愧的世界第一,前无古人是没法做到了,但后无来者则大概是。

    毕竟,方辰这个擎天石油公司,是苏维埃解体,是方辰在俄罗斯的数年努力耕耘,将根基牢牢扎在俄罗斯上,是方辰这次能够帮助叶利钦战胜对手,是方辰跟各方有着的深厚友谊等好几个条件共同塑造出来的,这些条件缺一不可。

    对了,还有俄罗斯奇葩的凭单制度,纵观历史,还真未出现这种把全国工业能源资产平均分给每个国民的制度。

    再者,就算后几个条件都可以达成,苏维埃却是唯一的,大概人类未来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再出现这么庞大的国家了。

    然而就在朱院长心中感慨莫名的时候,方辰却低着头,心中似乎在盘算着什么。

    过了数息,方辰抬起头,干笑了两声引起朱院长的注意力后,就冲着朱院长搓了搓手指。

    看着方辰不停左右搓动的大拇指和食指,朱院长瞥了方辰一眼,没好气的问道:“这是嗓子不舒服了,还是手不带劲了。”

    突然听到朱院长跟他说中原省方言,方辰突然有种一跟头想要栽下去的感觉。

    再者,他要表达的是这个意思吗?

    看着方辰这受惊的模样,朱院长的嘴角不由抹过了一丝笑意。

    他刚才想了想,跟方辰之间该怎么相处就怎么相处,方辰都不觉得委屈,他又为何想那么多。

    难道非要把两人之间的关系,给变成所谓的政要外事交往才心满意足吗?

    再者,方辰既然打心眼里把他当做家里长辈一般的角色,他又为什么非要把方辰当做外人来看待?

    讪讪的笑了两声,方辰说道:“没什么不舒服的,我就是想要跟您讨论一下,这管道的建设费用,以及股份占比问题,说白了就是想跟您讨论一下这些阿堵物。”

    闻言,朱院长顿时哭笑不得的说道:“你这管道建设八字还没一撇呢,就跟我讨论股份占比和建设费用问题了,那我问问你,你觉得这两千八百公里的管道需要多少钱?”

    他也真是服气方辰了,这什么都没有呢,就要讨论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其实说白了,他这次把方辰叫过来,第一是为了解方辰这个擎天石油公司具体是什么情况,再者就是多日不见方辰,跟方辰叙叙旧,顺便看看方辰这小脑袋瓜里又能蹦出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然后顺便为国家捞点好处。

    上次在英镑上吃的那一嘴,到现在他一想起来,还觉得满嘴流油。

    其实这什么石油危机,铺设管道的事情,他也就打算给方辰提一嘴,算是提前通个气,但哪能想到方辰三言两语的就把这事几乎给敲定了。

    当然,这么大的事情,并不是方辰能决定的,哪怕方辰能做得了他自己的主和俄罗斯的主,国内这边还要程序要走。

    一般来说,按照组织程序,没个一年半载是出不来结果的,但奈何方辰给安排的管道线路和拍胸脯允诺的条件都太好了,他估计那些专家学者和其他领导也提不出什么特别的意见。

    但再快也要好几个月才行,结果方辰这边就跟他开始谈什么股份,占比之类的。

    不过,说真的,这大概就是方辰之所以能成为大富豪,拥有这样富可敌国财富的秘诀所在吧,对钱财的敏锐性实在是太强了。

    被朱院长这一下子给问到了实处,方辰也有点傻眼了,挠了挠后脑勺半天说不出话来。

    他哪知道这两千八百公里需要多少钱。

    “行了,具体要花多少钱,这还需要专家学者的论证才行,并且也要俄罗斯那边的介入,并不是说你我上下嘴皮子一碰,就能解决的。不过这股份占比的事情到是可以稍微聊两句,事先声明一点,我并不反对你在管道占据一定的股份。”

    朱院长看着方辰,言之凿凿的说道。

    按说铺设石油管道都是两个国家的事情,甚至需要最高层过问才能实现,怎么也不会有方辰一个私人公司的份,但他从内心深处还是希望方辰能在这个管道公司占据一定股份的。

    毕竟依照俄罗斯的性格,其是不会允许华夏在这个管道公司占大头的,再者这两千八百公里的管道,有两千公里都在俄罗斯,怎么算华夏也没有占大头的可能,而有了方辰在里面掺和一脚,岂不就等于华夏的股份多了吗?

    依照方辰的能量,他相信如果方辰有意愿的话,他和属于国内的股份两两相加起来,绝对能够超过51%的。

    听朱院长支持他,方辰的脸上不由堆起了笑容,就如同嘴巴中塞满坚果的仓鼠一般。

    要知道通过管道运输石油,是还需要给管道一部分运输费用的,并不是无偿的,而且这部分费用并不算太低。

    毕竟管道建设和日常维护都需要花费大量的资金,而这些通常都需要按照成本给算到油价的。

    就如同油轮运送石油一样,总不能不给油轮运费吧。

    而且据他所知,管道运输费用的要价还是比较狠的。

    在前世,解决了制约建设中俄原油管道的关键问题,俄方向华夏出口原油价格为纳霍德卡油价减去斯科沃罗季诺到纳霍德卡的运费。

    给出的价格公式是P=N-T,T是多少仍未确定,华夏这边要求减去10美元/桶。

    纳霍德卡油价作为口岸油价其价格,自然比石油产地的斯科沃罗季诺要贵的多,最起码来说纳霍德卡油价中蕴含的有大量的运费。

    但管道运输总比通常的货车运输要便宜的多,所以就需要设定一个常数,也就是管道运输比通常石油运输费用便宜的这个部分。

    毕竟如果管道运输不便宜的话,直接用大油罐车运输不就得了吗,何必大费周章的去兴建管道。

    不过10美元/桶的运费减免的确是太多了,此时国际原油价才20美元一桶,即便加上运费也不会超过二十五六美元一桶,而这二十五六美元就是纳霍德卡油价了。

    也就意味着如果俄罗斯那边同意华夏的意见,他卖给华夏的石油非但挣不到运费,并且出厂价还要比国际原油价格便宜五六美元才行,这俄罗斯自然不会同意。

    甚至俄罗斯方面还希望T这个常数等于零。

    这下轮到华夏不同意了,甚至直截了当的指出,如果T是零的话,那俄罗斯方面提出的这个公式又有什么意义。

    最终双方达成了一致,T为2.3美元一桶,也就是说管道运输的费用被固定到每桶3美元左右,基本上是大油罐车运输价格的60%。

    但要知道,管道运输的价格虽然做不到像海运油轮那样,把运输成本做到1美元一桶,可每桶石油的运输成本最多也就1.5美元了。

    甚至这1.5美元中,有将近有40%都是建设成本的费用,实际运输成本比油轮还要低一些。

    当然了,油轮本身也是要花钱买的,但是跟动辄数十亿美元建设费的管道相比,那就有些大巫见小巫了。

    但奈何油轮还需要烧油,而管道只需要在沿途放置一些加压泵房就行了,甚至相比而言人员的费用,对管道进行维护的费用,哪怕偷油贼偷油所造成的成本提升,都比这些加压泵房的运行费用要高的多。

    也就是说管道的利润率本身就高的离谱,能有个200%,再加上石油本身就是大宗商品,每年运输过来的石油是要以千万吨来计算的。

    如果说每年俄罗斯运往华夏的石油,能达到前世那个规模的话,这个管道公司一年弄个十亿美元的营收,五亿美元的利润绝对不是问题。

    毫不客气的说,这管道公司一旦建成,那流的就不是石油了,简直就是金子。

    而且这钱挣的安逸啊,简单又不费事,方辰怎么可能放着这么一笔钱不挣呢。

    突然脑中念头一闪,方辰又对着朱院长说道:“不过有件事需要提前跟您通气,俄罗斯大概率是没钱来建这石油管道的,也就是说这笔钱要国内出的,不过依照俄罗斯的性格,这笔钱也不会让国内白出,他会以借款的名义从国内这边借,但借的话恐怕不只是借个管道费用就肯罢休的。”

    听方辰说了这么一大串话,朱院长的脑子转了好几圈这才算是彻底明白方辰话里说的是什么意思。

    也就是说,俄罗斯要自己来建管道,以防止因为管道建设费用问题,而导致股份旁落,但问题是俄罗斯没钱,所以这笔钱就需要从华夏这里借,并且俄罗斯还会以这件事作为筹码,从华夏多借一大笔钱。

    “这还真符合老毛子,贪婪的性格,敲竹杠敲的到是震耳欲聋。”朱院长眉头紧皱的缓缓说道。

    方辰摊了摊手,这件事他估计也改变不了,毕竟俄罗斯是真缺钱,说是穷凶极恶绝对是一点都不过分。

    而且在前世,俄罗斯就以管道的事情,从华夏这里借了二百五十亿美元。

    不过这些都是给利息的,并且还是按照国际利息加三百点来计息,总体来说还比一般商业贷款利息要高一些,而且这笔钱俄罗斯也还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