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大唐双妃记 > 第一百六十四章生死关头

第一百六十四章生死关头

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m ,最快更新大唐双妃记最新章节!

    杨妃被打,在秦王府引起了前所未有的轩然大波。 谁都知道二殿下对子轩宝贝得跟眼珠子似的,现在子轩不但继续被扣在宫里还被施以杖刑,二殿下定然不敢贸然行动。但太子在昆明池举起的屠刀是不会放下的,整个秦王府像是被笼罩在死神的巨大阴影之下。

    首先控制不住的是尉迟敬德,他瞪着一双铜铃大眼仿佛要吃人一样,“二殿下,咱们反了吧!皇上居然对一个弱女子动刑,太子又要取咱们的性命,这日子还能过吗?”

    程咬金跳出来道:“我老程第一个同意,昆明池的饯行宴定在六月初六,若此时再不行动,那就只有等着太子来杀我们了!”

    世民无奈地摇着头,“我当然知道现在是生死关头,可是你们有没有想过,我们怎么动手?子轩现在就是父皇手中的人质,弄不好她会没命的!”

    长孙无忌道:“二殿下,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您不能为一个女人掣肘,错失良机啊!”

    “哎?你这话我可就不爱听了。”敬德道,“反可以造,但也不能牺牲了我侄女的性命啊!”

    长孙无忌反唇相讥:“难道尉迟将军有办法救出杨妃吗?若是一直救不出她,就让整个秦王府给她陪葬吗?”

    敬德哪有办法,被他问得一愣一愣的。

    世民皱着眉道:“好了,你们不要再吵了。若是让我为了皇位牺牲子轩,那这个皇位我宁可不要!”

    杜如晦上前一步,“二殿下,现在不是皇位的问题,是秦王府上下几百人的性命。无忌兄所言不无道理。我们也都知道二殿下对杨妃的情非比一般,但离六月初六就只剩下四天的时间可以行动,还请二殿下早做决断。”

    “既然知道二殿下对杨妃的情非比一般,几位就不要再这样逼二殿下了。”房玄龄站了出来,“杨妃对于二殿下不是个一般的女人,对于我们也不是。她对大唐有功,对二殿下有情。对我们有义。若不是她透彻地分析形势,准确地想出应对之策,我们在这场夺嫡战中也许早就败下阵来。还有没有命活到今天都是个问题。而且杨妃对我们也有知遇之恩,房某今日说句托大的话,今日秦王府的人才有一大半是房某替二殿下网罗来的,可是房某却是杨妃举荐给二殿下的。列位试想如果没有杨妃。可有今日之富贵?我们怎么能为了今日一已之私,而弃她于不顾?”

    秦琼激动地站起身来。道:“我秦琼自许为忠义之人,今日听房先生一席话甚为感动。房先生说得对,杨妃对于我们来说也不能以一般的女人而论,她跟我们上过战场。又帮我们谋划反击太子,她是跟我们同生共死的人,我们不能轻言放弃。既然还有四天的时间。我们再想想办法救她出宫才是上策。”

    “好,好。谢谢你们能理解我!”世民感动得泪流满面。

    房玄龄道:“现在能帮得上忙的恐怕就只有万贵妃了……”

    第二天是武德九年六月二日。一早,韦珪和阴如意又入宫去找万贵妃,一直到深夜才回来。秦王府的众人都在紫宸殿焦急地等着消息,一见她们回来,世民急切地问道:“怎么样?万贵妃可有办法?”

    韦珪摇摇头,“皇上今日又将杨妃带去逼问二殿下到底意欲何为,杨妃什么也不肯说,皇上就又对她施以二十杖刑。”

    “什么?昨天十杖,今天二十杖?这大老爷们也不见得受得住啊,侄女岂不是要被皇上打死了!”敬德咬得牙齿咯咯作响。

    世民觉得他们的每一句话都像是刀子一样凌迟在他的心上,他的子轩,为了他在受着非人的折磨,而他却救不了她。

    世民沮丧地问阴如意:“万贵妃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

    阴如意含泪道:“皇上将杨妃关在承香殿,谁也不让见。这入了夜,皇上歇在尹德妃处,万贵妃才冒险去了承香殿,但也只是看了看她,人是带不出来的。”

    “那……子轩现在怎么样?”世民是既想知道她的情况,又怕知道她的情况。

    阴如意道:“听万贵妃说,杨妃伤得很重……”

    世民摆手示意她不要再说了,此刻世民的心如刀绞,他觉得连呼吸都困难。

    韦珪见世民像丢了魂一般,上前拽着他的袖子说:“二殿下,你不能如此消沉。杨妃伤得那么重都还没有绝望,她还托万贵妃带了句话给你。”

    “子轩她说了什么?”世民看着韦珪的眼里充满了焦急还有渴望,这个时候子轩要跟他说什么呢?

    韦珪道:“杨妃说:请二殿下千万勿以她为念,该做的事就赶快做了吧,是时候送魏大娘回去,让他儿子给她颐养天年了。”

    世民听了子轩带给他的话,呆立在了原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的心狠狠地揪成了一团,心头又惊又痛。子轩,你这是不要命了吗?

    其他的人都听得一头雾水,杨妃这话是什么意思?魏大娘是谁?这跟眼下的局势又有什么关系?

    房玄龄小心地问世民:“二殿下,杨妃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啊?”

    世民深吸了一口气,“她是让我动手。”

    “如何动手?这魏大娘又是谁啊?”杜如晦问道。

    世民道:“魏大娘是子轩刚到长安时救下的一个乞丐,现在就住在府里。可是太子出征刘黑闼回京时,她在太子的军队中认出了自己的儿子——常何。”

    秦琼恍然大悟,“怪不得那时二殿下要我去请常何来秦王府,原来是杨妃无意中救了他的母亲。”

    “是啊,子轩的善良为我铺就了这段最后通往皇位的路。”世民说着说着不自觉的流下泪来。

    长孙无忌叹道:“常何明里是太子的人,其实却是要向二殿下报恩的,他现任玄武门守将,杨妃连行事的地点都为我们选好了。”

    世民顾不得擦掉自己脸上的泪水,“可是她让我勿以她为念,我怎么可能做得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