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官场隐身豪富 > 第四百三十一章 税收入库级次问题

第四百三十一章 税收入库级次问题

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m ,最快更新官场隐身豪富最新章节!

    “黎市长,岂敢岂敢。我们这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了。只是不知道怎么会让章书记打电话的?”

    午阳笑道:“不是病急乱投医嘛。我在谌董事长的总公司下面的公司任过职,章书记的儿子是我手下,慌乱中,就让他找他父亲,仅此而已。”

    梁书记笑笑,“中国的官场真是盘根错节,你们这么快就让首长找到了我。”

    “书记,其实还要早一些,主要是首长听说我们没有给当地政府钱,很生气,骂了我一通。后来我做了检讨,同意将从通电以来的费用都补上,他才打电话的。”

    “黎市长,我们也是没办法,地方太穷了。不过既然是一家人,过去的事情就算了,我们就从10月分算起吧。”

    “梁书记,该给的,还是要给。我们从通电到现在,已经生产了30个月了,我们按每个月10亿给吧。”

    “我说了不要就是不要,你不要客气了。”

    “那好,我们以后就按每个月20亿给吧,矿山应该还能生产几年的,我们也可以为地方的经济建设出点力。对当地的村民,我们也会增加一些,矿山开采完了以后,我们会恢复山区的原貌,还是可以栽树的。”

    梁书记笑道:“这样就太好了。以后市政府每个月可以增加15个亿的收入,当地县政府也有5个亿,用不了几年,我们就可以打好经济腾飞的基础了。”

    “书记,我从家里带来了一套翡翠物件,又从矿山带来了一点产品,给您试用的。不成敬意,请您笑纳。”

    “黎市长,你让我为难了。按说试用、试穿都是很正常的,说我不动心也是假的。但是我不能要。你还是拿走吧,”

    午阳笑道:“您刚才还说我们是一家人嘛,咱们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您怎么突然就变得这样了?您放心。此事除了我们两个,没有第三个人知道。”

    午阳说的是真的,他在家里拿翡翠手镯等物件,在矿山拿4块金砖时,都没有说清楚用途的,给了谁,没人知道。

    梁书记看了一眼午阳塞过来的精致真皮包,提在手里沉甸甸的,知道价值不菲,“真不能这样。咱们君子之交吧。黎市长,中午我做东,咱们好好喝两杯。”

    “梁书记,心意我领了,我这不是回来休假吗。想把家里的事情捋捋,只有几天时间,得赶紧回去了。”

    “是啊,人在官场身不由己啊,那我就不留你了,祝你一路顺风。以后有时间再过来走走,给我机会好好款待你。”

    “梁书记。您到了西南,可记得一定要打电话给我。刚才我承诺的事情,我会安排人搞好的,也麻烦您节后安排人到矿山联系。”

    “好的。黎市长,那我就先走了,再见。”

    午阳送他出门。看着他上了武警牌照的越野车,看着他开走了。回到房间,就给曾文波打电话,告诉他每个月给市政府和村民钱的事情,曾文波是给多给少无所谓。反正是午阳出钱。

    但是听午阳说:“在马灿那边的矿山暂不开采,集中力量开采完荷叶塘的再说,反正你们两口子的矿脉昨天也没有找到尽头,够开采几年的。”

    曾文波就不干了,“老板,既然发现了,肯定就会走露风声,如果被别人开采了,就悔之晚矣。”

    午阳说:“你现在有时间和精力再开采两条矿脉吗?”

    “没事,反正这边正常开采就是了,杨大可兄弟上次对减少他们的开采工作还不满意,现在也能够找到足够的工人来开采,没问题的。”

    “那好吧,你去和马灿谈好,一定要取得他们县政府的支持,弄妥了以后打电话给我,我送设备过来。”

    回到家,没什么事,几天一晃即过,午阳想起市里事情挺多的,6号晚上就做走的准备。许彤彤这几天和金毛狮王玩出了感情,非要带它过去,老婆们也说,在那边没有藏獒守护,还是有些担心的。午阳自己也想带过去,就只好开车过去了。

    既然开车过去,午阳就要带一些那边买不到的东西过去。准备了几个塑料箱,装了甲鱼、泥鳅、黄鳝,还有野鸭蛋什么的。想想,又搬了几件白兰地、红酒和国内名酒到车上,反正悍马也装得下。

    连夜就走,第二天中午到了进春城的高速公路口,想起应该去看看滕书记的,就拐下去了。

    吃饭后,打电话给腾燕,问她在不在家,腾燕说:“我和段凯在大观楼这里喂海鸥玩呢。”

    “那你们玩吧,你父母在家吗?”

    “应该在。我是吃过饭溜出来的。”

    午阳想起滕书记家肯定没有杀黄鳝的刀具,就拐到集贸市场,买了刀具,赶到省委大院外,才打电话给滕书记。

    听到滕书记懒洋洋的声音,午阳笑道:“书记,不好意思,打扰您休息了。”

    “没事,就是饭后犯困,打个盹。有事吗?”

    “我到了大门口,想来拜望一下您和阿姨。”

    “来吧,我正好要和你聊聊,我告诉门卫吧。”

    午阳觉得提了东西进门不好,就要开车进去,许彤彤就是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岂能不知道避讳,马上就牵了金毛狮王下车溜达去了。

    提了东西进门,滕书记看见就笑了,“你堂堂大市长,怎么跟个农民一样?”

    “书记,我本来就是农民嘛。这是家里亲戚送的,就给您带了一些过来。不是什么贵重东西,可都是纯天然食品。”

    腾夫人也很好奇,看见黄鳝,吓了一跳,“黎市长,你还带了蛇过来呀。”

    午阳笑道:“阿姨,这不是蛇,是黄鳝,一种很好的补血食品。”

    “要怎么弄来吃?”

    “炒、爆、清蒸、黄焖都可以,如果清蒸的话。就打死后在身上开花刀,其它做法就要去头和骨头了。”

    腾夫人说:“黎市长,老腾是个美食家,我做菜也水平一般。你会不会杀,会就做个示范让我看看。”

    “好啊,我们去厨房吧。”

    午阳将黄鳝打晕,将其头钉在砧板上,用刀从黄鳝的背上先划一刀,然后剔出脊柱骨,清理掉肠子,去头,几分钟就弄好了,剩下的就是黄鳝肉了。放在菜碗里,一大碗了。

    “阿姨,好了,够你们一家吃一餐的了。”

    “就这么简单?”

    “对,就这么简单。我也是第一次杀。”

    “好,你洗手去陪老腾说话,我来搞卫生。”

    “阿姨,您去看电视,我顺便就弄好了。”

    洗手出来,笑笑说:“书记,我走了。您休息,明天又该忙碌了。”

    滕书记笑笑,“好,路还这么远,我就不留你了。这次你们市里的人事工作,要好好和老董商量。以大局为重。”

    “没问题,书记,您放心吧。”

    由于从下高速公路到兰江的公路已经修好了,不到3个小时就回到别墅了。想想没什么事,就召集胡卫平、李军、唐强、袁曙光几个人来吃饭。

    午阳很少做饭的。许彤彤也是跟祝宝、祝贝学习了一段时间,也不内行。午阳先杀黄鳝,杀了两条,净黄鳝肉也有3斤多了。

    洗手喝茶,胡卫平就到了。“老板,这些事情怎么要你亲自动手呀,我来吧,我可是在部队干过炊事员的。”

    “好啊,你自己动手,做出来的饭菜吃起来香。老胡,今年所获几何?”

    “一无所获。”胡卫平笑道。

    “不可能吧,应该赚了。”

    “赚了吆喝。”

    “真的吗?”

    “老板,是真的。我是从公司转过来1200亿,现在账上只有900多亿,还亏了200多亿。”

    “账怎么能这么算?你建设的两万套安置房,赚了多少钱?地皮是政府买单的,各种费用也免了,成本应该不到每平米1000块吧。”

    “两万套安置房,平均是125平米一套,总面积是250万平米,每平米的利润5200元,赚了130亿,综合大市场赚了不到10个亿,其他改造城市、建商品房等,赚了350亿,其他要不是在建工程,就是工厂和桥梁,是没有利润的,桥梁是纯亏损。”

    “不怕,你还留下那么多地皮嘛。”

    “李军和周典就赚的多多了。李军光是沿江路的投资,就赚了1100亿。”

    这时李军进来,笑着说:“老胡你和午阳哥说我什么坏话了?”

    午阳笑道:“说你将我们市民的口袋都掏空了。”

    “我不掏自然有人掏的。午阳哥,如果不是你们市政府那个限制房价的政策,我们的利润可能还要多,人家的炒房团也会过来炒作的。”

    “你还让不让人活?”

    “哥,其实买房子的,大部分都不是你们的市民,都是外来的,你们市民要么有房子了,要么买不起房子。据我了解,光是外地人,在这里买的房子,就不少于1万套。”

    胡卫平说:“老板,你是市长,得想办法让市民富裕起来,我们建了房子才能卖出去。”

    李军笑道:“哥你带来了这么多好菜呀,难怪在家里做。嫂子,你和哥看电视上网去,我们来就行了。”

    “李军,老胡,这次的市委、市政府大院和医院的投标,你们参加吗?”

    “不参加,我们的建筑力量不够,没办法顾及。听葛仕平话里的意思,是让别的建筑商投标这几个项目,他投城市改造二期工程和小巷的改造工程。”

    “葛仕平一家公司,有这么大的力量吗?”

    “不知道,反正你们限定了完工时间,没有把握,他应该不会想都包揽下来。老板,葛仕平没有找你?”胡卫平问。

    “他找不着我的,我和他没有交道,要找也是他的朋友来找。算了,你们不参加,就别管这些事。”

    “我们就是闲聊而已,哪还有闲心管他们的事情呀。”

    8号上班。一早,黄本立和国税局局长、地税局局长就来午阳办公室了。黄本立说:“市长,现在我们遇到了新情况,两位局长找我。我也不好决定。”

    “请坐,德平,上茶。什么新情况?”

    “是这样的。”黄本立说:“我们市去年的国税收入是11亿元,地税收入是5.5亿。今年截止8月末,国税收入12.6亿,地税收入7.3亿。”

    午阳笑道:“我知道了,你们是怕今年收的太多,明年的基数就定的高,没办法完成增长任务是吧?”

    国税局程局长说:“市长,就是这么个考虑。你在5月份组织我们两个局开会以后。我们就一直在压库,几个效益好的大企业,不管是增值税还是所得税,我们基本上都没有入库。如果加上9月份实现的增值税和预缴3季度所得税,我们肯定超过100个亿。可是去年全省国税收入才350亿,今年省局的目标也是400个亿,超过太多了,以后的工作就被动了。”

    “那就压库吧,可是办理延期缴纳100万以上,必须省局批准才行呀。”

    “省局应该会批准的,我们顾虑的。是市政府需要税收资金。”国税局程局长说。

    午阳笑道:“我知道你的意思,是政府需要政绩吧?没关系,现在已经超过去年了,政绩已经有了。程局长,我还正想找你商量,能不能将几家企业的所得税在地税办理。这样税收就全部留在地方了。”

    “市长,国家税务总局有规定,新办企业的所得税归国税管理的。”

    “我知道。我是想变通变通嘛。你想想办法,给变通一下,我到了年底给你们发奖金。”

    程局长笑道:“市长。风险很大的,被查到了,混淆入库级次,是要撤职的。再说了,企业已经预缴了两个季度,现在突然没有了,很容易就查到的。”

    “我知道你有办法。程局长,朱局长,你们两位想想办法,我的想法,就是地税收的越多越好,国税完成任务就好。当然,最好是将表面做光滑了。”

    程局长说:“市长,老朱他们很多税种都是有提成的,而我们就只有个体集贸税收有提成,我们干部的收入,比他们差一大截了。”

    “你们两个局各是多少人?”

    朱局长说:“人数差不多,都是1400人左右。”

    “你们干脆弄个花名册来交给黄市长,我到了年底给你们平衡一下。两位,下次常委会上,我提议一下,给你们一些钱建办公楼,你们准备地皮和图纸吧。”

    “那就谢谢市长了。市长,我们下面的区县,也请你考虑一下。”

    “没问题。程局长,你还是适当组织入库,别因为压库引起事端,你可以来市政府上班,我们不会亏待你,但是万一来个外人当局长,好事就变成坏事了。”

    “好的。我们将增值税都入库算了。”

    黄本立说:“程局长,我们发的奖金,你们省局有限制没有?”

    程局长笑道:“政府给发奖金,哪里有什么限制呀,发多少我们照收不误。两位市长,到时候我们开年终总结表彰大会,还请你们光临啊。”

    午阳说:“今年我去国税局,黄市长去地税局,明年我们再换过来。”

    “谢谢,谢谢两位市长了。”程局长说。

    两位局长走后,黄本立问:“市长,我们这样做,会不会有什么风险?”

    “风险当然有,但是只要没有装错口袋,就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们找中央要也是要,截留同样是要,差不多。更何况我们市没有中企组进驻,猴年才会查到这件事情。”

    “市长,这件事情要不要跟董书记汇报一下?”

    “私底下说说是应该的,但是如果出了问题,就千万别说汇报过,一切责任我来承担。”

    黄本立说:“哪能让你承担呢?就是处分了你,我这个主管副市长也是跑不了的,不如干脆就处分我得了,那时候我可能还有东山再起的时候。即使不能东山再起,地方上发展了,我心里也感到欣慰了。”

    “老黄,好同志啊,为了地方的经济发展,我们会荣辱与共的。”

    “市长,我年龄虽然比你大,但是搞经济建设,做官为人,你都是值得我学习的。”

    “快别这么说,我们就是在一个锅里抡马勺,共同奋斗就是了。”

    “好,对最近的工作,你有什么安排?”

    “董书记安排统计一些各方面的数据,我也不组织开会了,你将你主管的工作统计一下吧。”

    “好的,没其他事情,我就走了。”

    黄本立走后,午阳分别到了刘灿辉、成林等几个副市长办公室,安排进行统计数据的工作,特别找了钟兰,让她组织统计水果、花卉、药材今年的种植面积和收入。

    刚回到办公室,刘灿辉带着水利局局长郝亦男来了。刘灿辉介绍说:“市长,这是郝亦男郝局长,80年代中期毕业于水利学院,是我们省著名的水利专家。”

    午阳看看眼前这个女人,一脸的高原红,根本就没有知识分子的样子,估计是经常在户外活动了。握手以后,午阳招呼坐下,“刘市长,郝局长,有什么事?”

    郝亦男说:“市长,鉴于山屏县兴修拦水坝以后,增加了不少耕地,我们利用几个月的时间,对全市可以兴修水利的地方,进行了考察和勘探,这是我们的报告。”

    郝亦男双手递上一份厚厚的报告。午阳接过翻看了一下,前面是总论,列出了有必要、可以修建水坝、水渠、提灌站的总数量和可以使多少土地受益的数据。后面附的,就是单个项目的勘探结果。

    “郝局长,你们做了卓有成效的工作,辛苦了。报告上面说通过这些水利工程的修建,可以增加水果、药材用地8万亩,这个数据是可信的。但是你们没有列出将淹没多少耕地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