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回天 > 49|第49章小叔

49|第49章小叔

作者:犹大的烟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m ,最快更新回天最新章节!

    这句话, 让所有的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那个学生身上。

    云昭和两位警官则开始悄悄观察周围的人,除了顾雨眼睛开始发亮, 别人都是原来的表情, 只是都抬头看向那个大学生,急于知道真相的模样。

    那大学生满脸悲伤愤怒地转头, 伸手一指, “复制人就是她!”

    随着他手指的方向, 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杜保山媳妇身上。

    杜保山媳妇被吓了一跳, 当即恼火万分, 瞪圆了眼睛, 冲着大学生叫道:“你看清楚了再说话, 谁是复制人!谁是!我还看着你是呢!别以为我男人死了, 你看我们孤儿寡母就好欺负,我呸,你这是诬陷, 我根本不是复制人!”

    就算杜保山媳妇歇斯底里地叫喊, 别人还是纷纷远离了她。

    顾雨观察着这个中年女人,愤怒,惊慌, 紧紧抱着自己的儿子, 狠狠瞪着那个大学生的眼神像是要扑过去一样。

    那大学生因为同伴的悲惨死亡,精神明显也有些失控了,喊道,“我没有瞎说, 我有证据!”接着,他顿了一下,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抖着手指向旁边的帐篷,“我今天和文斌就睡在那个帐篷里面,我睡觉轻,半夜醒过来一次,那时候,我听到挨着我们的帐篷有动静,有声音一直向着那边去了。”

    大学生指的方向就是被害人的帐篷,他红着眼睛继续说道,“当时我以为是有人去方便,就没有多想,过了一会儿,我快睡着的时候,那声音又响了起来,最后进了我们旁边的帐篷,这本来也说明不了什么。但是,没一会儿,那边又传出来声音,我被吵得不行,就往外看了一眼。”

    杜保山媳妇这时候也变了脸色,她搂着孩子的胳膊微微抖了一下,随即,更加凶狠地瞪着这个大学生。

    大学生身旁的文斌移动了一下,挡在了杜保山媳妇和大学生的中间。

    大学生从文斌肩膀后面,看着杜保山媳妇,说道,“我看到了,当时你正打着手电在擦地面——我当时就在奇怪你在做什么,为什么非要三更半夜做这种事。在看到世凡他们的尸体的时候,我才明白了,你肯定是在擦拭血迹!”

    说到这里,他声音大了起来,即便依然带着哽咽,“你敢让我们去你帐篷里看看吗?有没有带血的东西?”

    杜保山媳妇咬着嘴唇,那眼神似乎恨不得杀了这个学生一般。她的脸慢慢涨红,却在看到周东明起身的时候喊道,“不要去!”

    这一嗓子,几乎就是在告诉大家,她就是那个复制人了。

    何飞的手枪也对准了杜保山媳妇,其他人也默默地拿出了武器。

    刘华叫道,“杀了她,我们就能出去了!”

    杜保山媳妇带着孩子往后退了一步,她看着众人,急急地说道,“我不是,我就是本人,你们,你们这是滥杀无辜!”

    文斌起身,一脚踹开了他们的帐篷,他拉起地上的毯子,下面赫然扔着几件带血的衣服。

    “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刘华叫道。

    杜保山媳妇不说话了,楚文犹豫了一会儿,站了起来,“我们必须得杀了她,不然谁都出不去。”

    那个躲在文斌身后的大学生忽然抽出一把菜刀,疯了一样冲了过去。

    一时众人都有些措手不及,顾雨刚要出手,云昭忽然按住了他。

    大学生的刀并没有砍到杜保山媳妇,她怀里一直默不作声的杜陶忽然嚎叫了一声,一手抓住了那把菜刀。

    大学生一愣,随即猛地松开那把菜刀,踉踉跄跄地倒退了回来。

    他脸色惨白,喃喃叫道,“是他是他,他不是人!”

    所有人都呆呆地看着杜陶,那个一直沉默着被护在杜保山媳妇怀里的小孩终于抬起头,但是,现在他甚至已经说不上是个小孩了。

    他露出来的脖子和手上已经布满了黑色的鳞片,手上还有锋利的指甲,甚至,脸也有一半被鳞片覆盖了。

    在半夜忽明忽暗的光线中,恐怖异常。

    杜陶满眼凶光地瞪着大学生,慢慢咧开了嘴,一口尖利且带着血迹的牙露了出来。

    在他要冲过来的时候,杜保山媳妇猛地弯腰抱住杜陶,“小陶,小陶,别过去!”

    就算杜陶变成这样,杜保山媳妇也清楚,如果他过来只有死路一条。毕竟,挡路的巨鳄就是被这群人杀的。

    杜陶的眼睛慢慢变成了黄色的竖瞳,他狠狠瞪了一眼这边,忽然挣脱开杜保山媳妇的手,转身往黑暗的山洞里跑去。

    而他的身后,拖着一条黑色的巨大尾巴。这个小孩,居然整个鳄鱼化了。

    杜保山媳妇尖利地叫道,“小陶,别走!”说着,她也冲着黑暗的地方追去。

    在进去山洞之前,杜保山媳妇忽然转过身,阴晴不定地看着这边,最后说道,“小陶不是复制人,他的复制人在第一天就被……我们杀死了。小陶只是吃了一颗鳄鱼蛋才变成这样的,他根本就不是什么杀人凶手!他说过,是闻到血腥味儿才过去的。你们逼走了我们母子,但是杀人凶手还在你们身边!我们母子俩,就在这里等着你们。”

    说完,杜保山媳妇带着尖利的笑声也跑进了山洞,他们之前过来的路上,唯一一个留着的山洞闭合了。

    他们,已经完全没有任何退路了。

    这个突然的变故让所有的人都惊呆了,尤其是那个大学生,他怔怔站着,没有想到,杜保山媳妇不是复制人,就连变成了怪物的杜陶也不是。

    周东明站了起来,他环顾了周围一眼,沉声说道,“我们不能再分开了,如果分开,可能给复制人创造机会,他会继续杀人。现在,我们全部去出口那边,看看,他们离开之后,我们是否能出去了。”

    是的,杜保山媳妇同样存在说谎的可能性。

    一群人收拾了东西,一起朝着出口走去。

    但是,那道无形的屏障依然存在,拦着他们不能迈出半步。

    而那行触目惊心的血字,也依然悬在半空。

    周东明看了那行字一眼,转头说道,“看来,复制人确实还在我们当中,现在,大家一起商量一下吧。”

    “怎么商量?就算是复制人,也不会承认,他身上也不存在任何标记。”情侣中的女孩喃喃说道,“而且,他还可以随便杀人……”

    楚文忽然说道,“说到杀人,也就是说,那个复制人得有无声无息地杀死两个人的能力才行,而我们当中,能轻易杀死两个人的并不多。我的建议是,在找到复制人之前,我们当中,最有危险性的人应该自我约束一下,绑起双手,或者隔离起来。”说着,他的视线朝着顾雨和云昭瞟了过来。

    周东明皱了皱眉,“你这是什么意思?没有证据的话,不要随便乱说。”

    楚文苦笑了一下,“周警官,你们有枪,可以不害怕,但是我们只是普通人,我们随时都有失去生命危险的可能性。我并没有冤枉别人的意思,如果他们没有杀人,我们也不会动他们,只是希望他们能配合一下,大家都比较安全,我也是为了大家考虑。”

    刘华立刻在旁边附和道,“就是,不说他们俩,你们两个警察也有疑点,你们说过没有杀死复制人,说不定你们的真身已经死在了山洞中,现在站在这里的是复制人。反正我同意楚文的提议,将最厉害的先隔离起来。还有那些单独出来的人,同样很值得怀疑。”

    夏宁冷哼了一声,“也说不定,你就是复制人,将厉害的人和你们可以找借口说是复制人的人全部绑起来,正好大开杀戒。”

    刘华被夏宁噎得满脸通红,狠狠瞪着冷漠的夏宁。

    老人往顾雨和云昭身边走了两步,远离了其他人,说道,“我相信这俩小伙子,不是复制人。”

    顾雨当然不会同意他们那个愚蠢的建议,云昭则嘴角慢慢弯了起来。

    他看了一会儿众人争执,忽然说道,“复制人是谁,已经很明显了。”

    出口处再次安静了下来,顾雨看向云昭,惊喜道,“你找出来了?是谁?快说说。”

    云昭扫视了众人一圈,然后才说道,“这个人,一共有四个疑点。第一点,那两个人死得太无声无息了,除了杀他们的人非常厉害之外,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他们是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杀的。什么人接近他们,他们会毫无防备?”

    周东明眉头一皱,立刻说道,“一个有着非常合理的理由出现在他们面前的人,最有可能的就是——他们两个下一批值夜的人。”

    周东明说完,众人的视线立刻落在了楚文和刘华身上。

    刚刚理直气壮地怀疑众人的刘华立刻尖叫起来,“这不可能,这根本不能称为证据!我们两个绝对不是!”

    云昭冷冷瞥了一眼刘华,继续说道,“第二个疑点,提出将厉害的人隔离起来的人,复制人想要下手杀了众人,而现在他很难得到下手的机会了,所以,他得想办法分开众人。这样一来,还能趁机将厉害的人控制住。”

    楚文看向云昭,眯起了眼睛,“你的意思是,我和刘华最可疑?这两点,都只是你的猜测而已,并不能成为证据。”

    云昭哼了一声,“确切的说,我怀疑的是你。你的第三个疑点,在杀死鳄鱼,见到鳄鱼洞里的财物的时候,你没有直接进去拿,而是将众人都喊了过去。”

    楚文夸张地笑了起来,“这也算是证据?别开玩笑了,我只是觉得大家好不容易杀了鳄鱼,得到的东西应该一起拿才对,难道和别人一起分享还是缺点了?你如果是自私的人,就别把别人都想得和你一样。”

    顾雨这会儿也看楚文不顺眼起来,云昭什么时候自私啦。

    云昭脸色不变,依旧冷冰冰地看着楚文,“最后一个疑点,你能告诉大家,你看到的出口处那行字位置在哪里,写的是什么吗?”

    云昭这句话说出来,其他人都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楚文却变了脸色,他一把抓住了身边的刘华,同时将一把刀压在了刘华的脖子上。

    刘华直接吓呆了,她不能相信,一直跟她在一起的同事,居然干出这种事!

    再结合云昭正在说的,一个可怕的念头在她心中升起来。复制人就是楚文,而她,一点都没有觉察。

    这一刻,所有人都明白了,复制人,真的是楚文。

    楚文一眨不眨地看着云昭,忽然笑了起来,“你确实很聪明,别人都没有发现,你是怎么发现的?”说着这句话,楚文的眼睛慢慢发生了变化,眼白和瞳孔部分渐渐变成了红色。

    云昭握着顾雨的手,嘴角弯了弯,“过来的时候,所有人都看着那行字的时候,只有你的视线,一直注视着那行字的下面一行。也就是说,作为一个复制人,你看到的,应该和我们看到的,是不同的话,不同的位置。”

    楚文笑了起来,“没错,这是这个世界承诺我的,杀了你们所有的人,我就能代替真正的楚文出去,成为一个真正的人。你们都站住,不许过来,如果你们过来,我立刻杀了她,你们就都是杀她的凶手——”

    楚文的话没有说完,一条长长的红色鞭子猛地甩了过去,卷住了他的脖子。

    与此同时,何飞的子弹击中了楚文的脑袋。

    刘华的尖叫声中,她得救了。

    “我想,现在我们可以出去了。”云昭说道,说着,当先拉住顾雨的手往出口走去。

    屏障真的消失了,云昭和顾雨直接消失在出口处。

    接着,何飞示意周东明先走,周东明走了出去,老人也走出去了。何飞看了身后的人一眼,转身往外走去,但是,他却被弹了回来。

    剩下的男女恋人,夏宁,刘华,大学生和文斌一愣,都往出口冲去,却都被弹了回来。

    “为什么?为什么?我们明明都是本人!”刘华几乎要崩溃了。

    何飞抿了抿嘴唇,他已经有预感了,杀过复制人的,未必能出去。接着,何飞用刀在手上划了一道,然后将血抹在了透明屏障上。

    另外一行血字出现在上面:所有杀过人的人,出去的条件,将杀人的那只手的手指留下一根。

    这个充满着恶意玩弄着人心的山洞,却要求它玩弄的人都纯洁善良,没有一点污点。

    何飞一愣,随即笑了起来,能出去就好……

    顾雨和云昭出现在一个黑暗的空间内,而且手电的光完全起不到照明的作用。

    “怎么回事?不是到了出口吗?”顾雨疑惑道。

    等了一会儿,云昭才说道,“后面的人也没有过来,我想,我们可能从出口到了另外一个地方。”

    正在这时候,顾雨忽然发现,极远的地方,有着些微的光亮。他抓着云昭,往光亮处跑去。

    在到达有光的地方的时候,顾雨失声叫道,“小叔!”

    云昭一把拉住就要往上跑的顾雨,“等等,先看看你小叔怎么回事。”

    发光的地方是块巨大的水晶石,比床还要大,而顾瑾就闭着眼躺在上面,无声无息。

    顾雨慢慢走近顾瑾,然后震惊地发现,水晶石里面,一双手臂伸了出来,牢牢地抱着上面的顾瑾。

    顾雨抽出大剑,就要去砍那双手,却在转过去看到水晶内部的时候,呆住了。

    水晶里面,赫然还有一个小叔,里面的顾瑾的双手抱着外面闭着眼的顾瑾。

    里面的顾瑾忽然转头,对着顾雨一笑,“乖孩子,离远点,小叔就要出去了。”那个笑容里面,带着顾雨从来没有看到过的恶意。

    “你,你——不,你根本不是我小叔!”顾雨忽然叫道,他能看得出来,水晶里的顾瑾跟他小叔,除了样子,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

    “乖小雨,我当然是你小叔,如果你敢对我动手,你小叔也会受一样的伤噢。”水晶里的人笑意盈盈地说道。

    顾雨到底不敢拿小叔的安全冒险,他被云昭拉着,对着上面闭着眼的顾瑾叫道,“小叔,小叔,你快醒醒,你醒过来啊!爷爷,爸爸他们还在等着你出去,小叔!小叔,你醒过来,我再也不偷偷抱怨你了,你——”

    在顾雨的眼泪滴到沉睡的顾瑾脸上的时候,他长长的睫毛忽然颤了颤,然后慢慢睁开了眼。

    “坏孩子。”嘴上这么说着,顾瑾冷漠的眼里却有着一闪而逝的温柔。

    水晶里的顾瑾皱了皱眉,哼了一声,猛地用力,将上方的顾瑾拉回了水晶里面。

    顾雨呆住了,他紧紧拉住云昭的手,“怎么办?”

    没有给他们反应的时间,水晶里的两个人成为了一个人,然后慢慢从里面冒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