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名门盛宠:权少极致撩 > 第710章 沈如蹦跶,一招打压(一更)

第710章 沈如蹦跶,一招打压(一更)

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m ,最快更新名门盛宠:权少极致撩最新章节!

    沈婠走得干脆,却留给沈嫣满心忧虑与焦躁。

    咔哒——

    门合拢。

    静静躺卧的人倏然睁眼,清明锐利,哪有半分睡意。

    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下一秒,门从外面推开,值班护士进来,走到床边,一把掀开被子,里里外外、认认真真检查了一遍,确定病人身上没有出现伤口,而各种仪器管道也还好好插在她身上以后,长舒口气。

    护士重新替她掖好被子,转身离开。

    沈嫣绷紧的肌肉这才缓缓放松,如同卸下千斤重担。

    这一刻,她忽然很讨厌自己现在的状态——

    战战兢兢,提心吊胆!

    连个护士都能让她草木皆兵。

    明明沈婠才应该像老鼠一样永远躲在阴沟里,人人喊打,可为什么会变成自己?

    沈嫣气得抓掉身上的管子,狠狠甩开,就是这些可恶的东西把她困住,让她过着囚犯一样的生活!

    可五分钟后,当她平静下来,又不得不把这些管子捡起来,重新插回去。

    然后倒下,平躺,像只僵尸慢慢地、无奈地、绝望地闭上双眼。

    ……

    沈婠离开医院,开车回公司。

    苗苗望眼欲穿,急得在总裁办公室门前踱来踱去,忽然目光一定,抓起资料大步迎上前——

    “您总算回来了,十一点的部门经理会……”

    “边走边说。”

    苗苗迅速进入工作状态,沈婠脚下不停。

    一个快速汇报流程,一个边听边提出疑问。

    等走到会议室门口,两人同时止步,对视一眼,深呼吸,然后推门而入——

    “久等了,我们开始今天的会议流程……”

    半小时后,会议结束。

    沈婠带着苗苗率先离开,来去如风。

    好一会儿,各部门经理才从会议室鱼贯而出,一个个脑门儿冒汗,脸色发青。

    开个会,他们却像刚从战场下来,彼此之间不说话,兀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回味前一刻的惊心动魄。

    终于,有人打破沉默——

    “怎么才三十分钟?明明感觉像过了两个世纪……”

    “兄弟,不止你一个人这么想。度日……哦,不,应该是度秒如年!”

    “咱们以前开部门总结会要花多少时间来着?”

    “两到三个钟头。”

    “……”

    全场一寂。

    不知是谁突然冒出一句——“牛批!”

    沈婠的高效率他们之前就有所耳闻,但上个月和沈谦以及他旗下几个部门一起开会的时候,没发现沈婠这么变态啊!

    大家认真一点,还是能跟上节奏的。

    但这次沈谦不在,偌大的会议室变成沈婠一个人的主场,尽情slay,然后——

    他们就惨了。

    这位祖宗思维反应之快,看问题之犀利,常常一针见血,毫不留情。

    所有部门主管,包括项目部她的亲传嫡系关欣桐,就没有一个能跟上她节奏的。

    末了,还丢下一句:“你们必须尽快适应我的做事风格,这次就算了,如果下次还是这种状态,我会慎重考虑你还适不适合在这个位子上继续待下去。”

    警告威胁,打击鼓舞,一步到位。

    这场会开下来,所有人就像被暴雨打蔫的花,自尊碎了一地,骄傲零落成泥。

    难怪她能成功从亲爹手上夺权——

    是个狠人!

    惹不起!

    中午,沈婠跟苗苗一起到员工餐厅用餐。

    刚落座,便见沈谦和沈如兄妹俩并肩走来,不时低头交谈。

    苗苗收回视线,不由冷笑:“她倒会给自己找靠山。”

    沈婠却连看都没有多看一眼,像这两人加起来还不如面前的菜饭吸引她。

    当初沈婠就任总裁一职,力挽狂澜救回石泉湾项目,作为交换条件,她要求沈如退出明达。

    这才过了多久,死灰就想要复燃?

    呵……

    离开之后,沈如就一直住老宅,大多时间都不露面,窝在自己房间与世隔绝。

    就连早中晚三餐都是佣人送上去。

    之后杨岚流产,她主动提出去医院照顾,出现频率这才多了起来。

    看她如今这架势,打算走沈谦的路子重回集团?

    苗苗冷哼:“她想得美!当初您辞职离开项目由她接手的时候,上上下下乱成一团,草包就是草包,没有能力怎么领导下属?”

    彼时,沈婠和苗苗递了辞呈,走得干脆又潇洒。

    眼不见为净!

    但项目部其他同事就没这么幸运了,他们亲身经历过沈如和沈婠的领导,自然心里有杆秤——

    谁好谁不好?

    谁有能力谁是绣花枕头?

    心里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正因如此,沈婠离开,沈如上位的那段时间,整个部门士气低落、怨声载道的。

    有几个平时和苗苗走得近的同事经常打电话和她抱怨,所以,那段时间苗苗虽然不在,但也听说了不少关于沈如的“光荣事迹”。

    “咱们怎么办?总不能眼睁睁看她重新回来吧?”苗苗气得差点把汤喂进鼻子里,“嘶……”

    “急什么?”沈婠眼皮不抬,细嚼慢咽,“这不是还没回来吗?”

    “真到那一步可就晚了。”

    “不晚。”

    苗苗:“?”

    沈婠夹了块排骨放进嘴里,嚼烂,咽下,轻描淡写:“我能把她踢走一次两次,就能三次四次。”

    苗苗瞬间切换崇拜脸,两眼直冒小星星。

    沈如中午出现在明达职工食堂不是没有理由的,人事部下午交上来的“调岗任职”名单里就出现了她的名字。

    “……沈总,这是根据您的要求,结合员工本身的能力,综合考虑之下研究出的调任名单,您看还有什么地方需要调整的?”

    文件总共三页,名字、职位通篇下来密密麻麻,沈婠还是耐心地一页一页看完,但速度却不慢。

    人事经理以为她只是粗略浏览,并未细看,然而事实证明——

    “这个王川能说会道,酒量也好,是个交际应酬的好手,你为什么把他调去后勤部?”

    徐明,即人事经理,没想到她居然对一个普通员工这么了解,想起这份名单里的猫腻,他猛然一个激灵,冷汗如注。

    “徐经理,说说这怎么回事?”

    “我……”

    沈婠脸色骤沉:“这样的行为让我忍不住怀疑你是在公报私仇,打压真正有能力的员工!”

    徐明身形一颤:“沈总!这份名单是由整个人事部经过几次开会探讨,才最终定下的,绝对没有半点私心啊!”

    “哦?这么说还是人事部的错了?”

    “……”

    法不责众,他倒是想得美,可惜,遇到了软硬不吃的沈婠——

    “人事部有错,你作为经理负责人更是难辞其咎!”

    徐明表情一僵。

    沈婠忽然上下打量他几眼,笑了:“徐经理,如果我没记错,当初我找你递辞职信的时候,你口口声声说遵从上头的命令,一副铁面无私的样子,怎么,现在出了问题就打算推卸责任?让整个部门替你背锅?!”

    男人肝胆俱颤。

    他就知道沈婠不会那么轻易放过他!

    当初把人给得罪了,如今她得道升天,随便跺一跺脚就能碾死他。

    想到这里,徐明脸色一白。

    “沈总!我能看看这份名单吗?”

    沈婠冷笑一声,扔给他。

    徐明翻开看了两眼,视线扫过“王川”这个名字的时候,猛然一顿,看到了旁边另外一个名字——“沈如”!

    电光火石间,他忽然明白了什么。

    “沈总,实在抱歉,这份名单——”他咬牙,状若懊恼,“根本不是最后拟定的结果!”

    “哦?”沈婠挑眉,看他表演。

    “这应该是第一次会议时草拟的名单,后面还进行了大量调整删改,也怪我来之前没仔细检查,秘书拿错了文件都不知道!实在是……”

    “拿错了?”

    徐明点头。

    沈婠勾唇,心说这也是个聪明人:“既然如此,那就重新去拿吧。”

    半小时后,当徐明再次出现在沈婠面前,那份名单里已经没有了“沈如”的名字。

    ------题外话------

    调整作息失败,看来鱼还是不配白天更新,掩面遁走……

    二更在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