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野小仙农 > 第958章 拳打狗鼻!

第958章 拳打狗鼻!

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m ,最快更新乡野小仙农最新章节!

    庞泽洋被他一连串的重要部位攻击,搞得有些懵逼,不过眼睛大致缓过来后,还是能应付自如,气恼道:“还有什么下三滥招式,都使出来吧!”

    “啊!!!……”他话没说完,便感觉右脚五个脚趾钻心的疼痛,原来刘寒趁他的注意力都在那两个部位时,抬起脚跟用力跺在了他的脚趾上!

    俗话说,十指连心,他刚才几乎用的是全力,可想而知庞泽洋有多疼,脸上都在不停地抽抽!

    刘寒一招得手,抬起右腿便又朝他裆下踢去。

    庞泽洋单腿乱跳,双手急忙向下护住裆部。

    “碰!”然后,又是一声巨响,刘寒声东击西,伸手一拳重重地打在了他的鼻梁上!

    庞泽洋只感觉鼻子又胀又麻又酸,眼泪‘哗’地就流出来了,夹杂着鼻子流出的血水,弄得嘴巴上都是,脑子‘嗡嗡’的,眼冒金星向后倒在了地上!

    刘寒上前踩着他脖子上的大动脉,不让他动弹,“你输了!!”

    庞泽洋晕乎乎挣扎了几下,想起来却被刘寒死死踩住不放,被踩住大动脉的他只觉血脉不畅,脑子供氧不足越发晕沉,越挣扎越没力气,到最后都感觉快晕死过去,只能喘着气羞愧费力一字一句道:“我……认……输……”

    他要再不认输,估计都要窒息了。

    “好耶!”

    “赢了!‘好帅哥’赢了!!”

    “他是用我教他的戳眼睛招式打赢的呢!”

    “胡说!明明是我的猴子偷桃!”

    “车!猴子偷桃我也说了好吗!”

    “我也说了!我也说了!”

    ……

    “好了!别吵了!大家都说过!!这玩意有什么好争的?”

    “什么狗屁拳击、跆拳道、空手道,都是垃圾!咱们国家的打狗拳才是最厉害的!!”

    “是了!现在我们是不是该把空手道的招牌拆了?”

    “哈哈哈!走!拆招牌!!”

    ……

    围观众人都开心坏了,有一些人开始去拆空手道的招牌,另一些人则和戚承福、沐清滢、徐茹等人一起围住刘寒,兴奋庆祝起来。

    “只会用这种下三滥的招式,无耻!”

    “胜之不武!”

    “除了踢裆、插眼睛你还会什么?”

    “简直不屑与你们这种人为伍!”

    ……

    冯飞化等武术社的人很憋屈上前扶起庞泽洋。

    “谁说的!刚才可是郝帅打狗拳法的精髓!拳打狗鼻!要知道,狗的鼻子是最脆弱的!打中了非死即伤!这可是打狗拳的绝招!!”戚承福一本正经道。

    “少胡扯!!!”武术社的人听得满脸冒黑线,什么叫打狗拳法打狗鼻子,一直拐着弯骂人,人的鼻子也照样很脆好吗!

    刘寒没所谓他们怎么说,赢了就行了,反正要是他真的使出全部本事,他们本来就不是他的对手,他看着陶成,“就剩你了,带路吧!”

    “陶会长!看你的了!”

    “为我们报仇啊!!”

    “可不能让这样一点真本事都没有的人赢了我们武术社!”

    “他连续打了3个人,应该都没多少力气了!”

    “趁热打铁,快!过去开打!!”

    ……

    武术社的人围着陶成激愤道。

    “哎哟!疼,肚子疼!让让,让让!”突然,陶成抱着肚子,推开众人向空手道社外面冲去,一晃神便消失在门口。

    众人只好在原地等着他。

    然而,等了一阵子后,陶成并没有回来。

    “怎么了?他吃坏东西了?”

    “去几个男生,看看陶会长怎么回事?”

    “大家都在这等着他呢!”

    “搞什么?”

    ……

    一会后,去厕所找陶成的男生们回来了,告诉大家陶成并没有在厕所里!

    然后,武术社的人打电话给他,也显示手机不通!

    “卧槽!”

    “这混球竟然尿遁了?”

    “看来他是怕打不过‘好帅哥’,要被逼着解散泰拳社啊!”

    “哈哈哈!他这一招不错,不和‘好帅哥’比,就不用解散社团!”

    “真狡猾!我们都被他骗了!”

    ……

    众人乐坏了。

    “好了,那今天的比试就到此为止,大家都散了吧!”刘寒冲众人挥挥手,带着戚承福和沐清滢等4女离开了空手道社。

    “走咯!”围观的人也跟在了他身后,像是一只只打了胜仗的大公鸡,挺胸抬头跟着出了空手道社。

    而庞泽洋、冯飞化等武术社的人,都默默不说话看着他们离开。

    今天竟然被一个人挑了整个社团,真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路上。

    “郝帅哥,你没事吧?”徐茹问道。

    “要不要去医院的?”穆悦琴也道。

    “他这估计是内伤,是不是要去中医院?”方露露道。

    刘寒看了看四周围,没发现有什么可疑的人,微笑着摇摇头,“我没事。”

    为了瞒住于馨那个什么路叔叔,演的真累,衣服还弄脏了,又得花时间洗了,也不知瞒住他了没有。

    不管这么多了,反正这事应该算是过去了吧,以后记得功夫方面要低调一些,被人查出底来就不好了。

    “还没事,估计都肿了吧。”沐清滢本来想叫他脱下来给看看,但现在人太多,又不太好意思说。

    “衣服脱了,我们看看!”徐茹倒没这项担忧,指着他的胸前囔囔道。

    “我真没事,好了,你们回去吧!”脱衣服倒没问题,只是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他不能让人知道,不然传到那个路叔叔耳朵里,他要是起疑心的话,这一个晚上可就白演了。

    “哼!以为我们喜欢看啊!不脱拉倒!”徐茹生气一瘪小嘴,转头向女寝室的方向去了。

    沐清滢、穆悦琴、方露露3人都暗自偷偷看了他一眼,也跟着过去了。

    “看什么呢!走啦!”刘寒推了一把在旁边愣愣看着沐清滢的戚承福,带头走向寝室。

    “哎!又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啰!”戚承福摇头跟上了他。

    “鲜花?谁??”

    “当然是沐大校花啊!”

    “她?怎么了?”刘寒不解回头看着他。

    “你不要告诉我这么明显没感觉出来?”戚承福鄙视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