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野小村医 > 第696章 黑老大or影帝

第696章 黑老大or影帝

作者:大漠孤烟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m ,最快更新乡野小村医最新章节!

    “王将虽然没有说,但我知道就是他做的,那个时候,王将已经发展了自己的势力,身边还有几个身手不错的保镖,我不敢和他对抗,只能咬牙继续替他去找流浪汉,没想到事情过了没到一个月,王将竟然成了青川市的一名干部,而且,国家突然下令,鼓励个人承包,但不允许国家干部承包,王将当然不会放弃这块肥肉。”

    朱天磊压制下自己对葛天鹰当初行径的厌恶和唾弃,知道接下来故事的另一个主角王侯该出场了。

    “王将在老家还有个弟弟,就是王侯,比王将小两岁,王侯作为承包人出现了,其实幕后的老板还是王将,王侯不过是个傀儡,而我也以班长的身份留在了铁矿,但计划不如变化快,承包责任制刚实行了三年就被取消了,铁矿重新划归国有,而就在这个时候,王侯不知道怎么知道了当年我们毒杀那些矿工的事情,和王将大吵了一架,第二天,王侯就消失了。”

    消失了,朱天磊听到葛天鹰用的消失两个字。

    消失的含义除了失踪还有另一层意思,那就是永远的消失,和那些矿工一样。

    王将竟然会这么心狠手辣吗?

    “那时候王侯已经成家了,王侯消失了之后,就剩下他老婆,王将就经常去看望自己名义上的弟妹,一来二去的,两个人就走到了一起,不到半年就生下了儿子。”

    “半年?两个人在王侯消失之前就已经在一起了?还是......孩子是遗腹子?”

    朱天磊立刻意识到这个问题。

    因为这两者之间的区别是很大的,如果是两个人之前就搞在了一起,那么两兄弟之间的仇怨也就不仅仅是因为那些矿工了。

    “这一点我也不清楚,平儿三四岁的时候,王将的老婆突然死了,是中毒,王将也因此开始胆战心惊,觉得是那些矿工找他索命来了,我也正是趁着他心慌意乱的这段时间偷偷的离开了青川,直到十年前,他找到我,要和我一起承包铁矿,当时,我已经是黑鹰会的老大了,这些年,我为了弥补自己当年的错事,收养了很多孤儿,也尽可能的去做善事,这些年,云海城所有的庙我都捐钱,我以为当年的那件事已经过去了。”

    “王将用那件事威胁你,如果你不和他一起开矿就把当年的事情说出来?”

    “没错,这件事是我的噩梦,我一眼都不想再见到那个矿山,但我想到不过是让我出一份承包的钱而已,我不差钱,就当是花钱消灾,于是就和他签订了一份十年的承包合同,没想到......没想到,报应啊,报应!”

    葛天鹰说完,就用手抱住脑袋,表情十分痛苦。

    “你觉得王将现在的情况是因为报应?”

    朱天磊的语气压制不住的嘲讽。

    天道轮回,报应不爽这句话的确是古来有之,但他不信这些。

    人死不能复生,何来的报应。

    “难道不是吗?我们当年下毒杀死了那么多的人,王将又下毒杀了那个勘探队队长,不是报应是什么,祖海不是说,平儿也死了吗?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那些人是回来报仇的啊,他们要我们给他们偿命啊!”

    葛天鹰的声音颤抖的很厉害,在黑暗的光线中,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具已经死去了很久的尸体,神容枯槁。

    “老爷子知道吗,蛤蟆沟的那块地我已经去看过了,棺材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块锁魂玉还有一件衣服。”

    朱天磊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

    “什......什么......”

    葛天鹰瞪大眼睛。

    “老爷子上次和我说那么多,就是想让我去探探虚实,通过我知道那块地里埋着的到底是不是王侯,我之前还不觉得,现在才明白,老爷子原来早就已经开始怀疑,王侯并没有死,这一切都是王侯暗中做的,是吗?”

    葛天鹰的身子一哆嗦,人竟然直接从藤椅上滑了下来,噗通一声坐在了地上。

    朱天磊没有去扶。

    他现在只要一想起那些矿工们被困在矿洞里的那种绝望和凄惨,就觉得心中的怒火不断的翻腾。

    如果他早知道这段历史,当初他可能就不会对葛天鹰施以援手。

    “你......你都猜到了?他果然没死.......”

    葛天鹰的头垂下来,整个人像是被抽去了筋骨。

    “是王将告诉你的,还是之前你也一直在撒谎,王侯是你和王将一起害死的?”

    朱天磊步步紧逼。

    “不,不不不......我没有害死王侯,这一切都是王将做的,他和我说,王侯死了,被他埋了,说当年的事情再也没有人知道了,他骗我,骗我.......”

    葛天鹰坐在地上,嘀嘀咕咕。

    事到如今,朱天磊算是将这件陈年旧事理出了个大概。

    不过,王将骗葛天鹰的动机他能理解,但如果王侯没死,王将为什么要给他立衣冠冢,还要把锁魂玉放进去,说是王将和王侯兄弟情深,他不信。

    “葛老爷子,人在做天在看,你以为当年的一切都随着那些人的死亡而被埋葬了,但这件事却一直在你的心里,盘根错节,只要你活着一天,这件事就会折磨一天,直到你死。”

    朱天磊说完,就大步离开了屋子。

    祖海进门的时候,就看到葛天鹰瘫坐在地上,双眼无神,如同枯木。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而且恐怕他一辈子都没有机会知道。

    “天磊?”

    看到朱天磊回来,阴沉的眼神之下,好像蕴含着巨大的暗涌,珍妮弗问道。

    “珍妮弗,你们外国人相信报应吗?”

    呃?

    珍妮弗一愣。

    不明白朱天磊为什么会没头没脑的问自己这么一句话,不过她很聪明,从朱天磊看向刀叔的眼神和之前葛天鹰的话,隐隐约约的猜测到了一些什么。

    “信,其实不管是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国家,或者说任何一个宗教信仰,都相信人是有灵魂的,是可以转生的,我是个无神主义者,没有任何宗教信仰,可我却信一点,那就是罪恶最终是会付出代价的。”

    朱天磊看着珍妮弗。

    没想到,两个人在这件事的态度上竟然出奇的一致。

    “那我就把刚刚的事情说给你听听吧!”

    朱天磊不认为自己有什么必要替葛天鹰和王将遮掩这份罪恶,所以,就将刚刚葛天鹰对自己说的那些事重头到尾的给珍妮弗说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