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野小村医 > 第781章 这丫够坏的

第781章 这丫够坏的

作者:大漠孤烟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m ,最快更新乡野小村医最新章节!

    “那好吧!”

    “嗯,你到了很久?”

    朱天磊看到龙者的坐姿,看样子不像是才坐下。

    “是啊,会长召见,当然要打个提前量。”

    龙者开着玩笑,虽然和飞机上那个胖子大白长相完全不同,但感觉却相似了不少。

    “我在电话里跟你说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朱天磊看着龙者,这件事他还真的是有点着急。

    “先喝点清酒。”

    在日本,清酒是吃日料的标配,不过朱天磊对酒精无感,就是烈性伏特加在他的嘴里都没有什么味道,更不要说是这种以清甜著称的清酒了,但龙者把酒杯递过来,他也不好拒绝,仰头一口喝干。

    “真是暴殄天物啊,这清酒可是有价无市的好东西,多少人想闻闻都难,你这一口下去,喝了半家日料店。”

    龙者看起来一副极为惋惜的样子。

    “这酒喝起来有几分熟悉的感觉啊!”

    “哈哈,我以为你真是鲸吞牛饮,一点味道没品出来,没想到嘴巴倒是厉害,一下子就品出了感觉。”

    龙者也端起酒杯,不过比起朱天磊的粗犷,龙者的动作要优雅的多。

    “你的本事不小,竟然被贝特朗家族这么器重,为了你,不惜拿出这样的极品清酒来贿赂我,请我当说客。”

    龙者把酒杯放下,手指在杯沿上来回的摸索了几下之后说道。

    “你少来,贝特朗家族现在的情况我不相信你不知道,看着光鲜,其实早就已经摇摇欲坠,于文松到底是重视我还是想借着我当由头干别的,你也不会不清楚。”

    朱天磊的味觉很灵敏,其实没有喝之前,他就已经从气味上嗅出了一些端倪,喝下去之后就更加的确定了这酒的出处。

    “那和我没有关系,总之这酒是好酒,我劝也劝了,至于你听不听,那我做不了主。”

    朱天磊忍不住笑了,这龙者还真是个无赖啊!

    这就劝了?

    是该说于文松所托非人还是说他看人的眼光有问题,这酒到了龙者的手里,还不是肉包子打狗?

    “让他自己闹腾去吧,这件事我没兴趣。”

    想到暗影,朱天磊知道,于文松其实早就已经被架空了,有布利斯、青狼那样的人在,于文松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从于康进入贝特朗家族的那一刻起,这一切其实就已经成了定局。

    “也是,不过就怕最后你还是要被卷进去。”

    朱天磊不以为意,这件事不是他今天的主旨。

    “别转移话题,先回答我的问题。”

    “你那是让我考虑吗?”

    龙者有点无奈,想到朱天磊在电话里的态度,龙者心里有些郁闷。

    挟恩求报这一手,朱天磊玩的很溜。

    “哈哈,不管怎么说,只要达到目的,什么手段无所谓。”

    听到龙者的话,朱天磊就知道,龙者已经做好了决定。

    “能把挟恩求报说的你这么光明磊落的人真不多。”

    “我不在乎,既然你决定好了,那我也就没什么好担忧的了,我就一个要求,保药会从今以后不允许再打华夏的主意。”

    朱天磊义正辞严的说道。

    “当然,别的国家的主意也不要打。”

    想了想,朱天磊又补充了一句。

    “那你还不如直接解散了保药会的好。”

    龙者有些无奈,朱天磊这一刀切的想法实在是有点过。

    “解散了也行,其实我原本就是这么打算的。”

    朱天磊直言不讳。

    虽然组织里有不少的华夏人,但日本人更是不在少数,做的又都不是什么好事儿,朱天磊对这个保药会实在是没什么好感,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是泰尔森林执掌者,而莫青又是月伯的女儿的缘故,这个烂摊子朱天磊还真的不打算接。

    “你倒是干净,你知道不知道,保药会最近十年的发展速度有多快,现在在世界范围内有至少两万三千多人,光是日本和华夏就有两万七千人,而且,这些人中间,派系错综复杂,保药会下面又有很多的实业,也并非全部都是以窃取华夏的医药为主业,你就这么解散,想没想过后果。”

    龙者一边说,一边又啜了一口杯子里的酒。

    龙者报出的数字让朱天磊微微有些吃惊,一个民间组织而已,竟然会这么庞大,还真是意想不到。

    的确,这么庞大的组织突然解散,面临的事情会很多,毕竟这个组织并不是公益组织,很多人事靠着这个养家糊口的,这就像一家企业想要宣布破产,也是需要经过层层审批,把所有职工和企业的债务等问题全部切割清楚之后才能正式破产。

    “照这么说,保药会解散不得,那就只能严加管束了,不过这个难度恐怕不小。”

    让吃惯了肉的猛兽转而吃草,这件事光是想想就觉得不可能。

    “倒也不是实现不了。”

    龙者淡淡的说道。

    朱天磊眼前一亮,这个龙者看起来年纪不过二十四五岁,这沉稳的气度却让四五十岁的人也自叹弗如。

    “你已经有想法了?”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保药会招募的这些人说到底,真正是以贯彻会内纲领的人并不多,绝大部分人都是为了利益,只要能保证这些人的利益不受到损害,或者说他们得到的利益比以前更多的话,我想,让这些人做到这一点也并没有那么难。”

    “说的容易,两万三千多人,不是两百三十人,想要保证这么多人的利益不受损害,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朱天磊不由得反驳。

    利益这东西,说到底就是钱。

    虽然他没有真正的介入保药会,对于保药会的财务情况不甚清楚,但是光看江北铁矿下面的那些金矿和药材,就能知道保药会的财力。

    “光靠我们自己肯定是不现实,但我们可以采用制衡之道,借力打力。”

    “制衡之道,借力打力?”

    朱天磊咀嚼了一下龙者的话。

    他不是个精于算计和管理的人,直来直去的东西他能够驾驭,但像这种弯弯绕绕的东西他是真的不擅长。

    “我刚才说了,保药会的内部本来就是派系错综复杂,这么多年来明争暗斗,如果不是因为如此,保药会的光景绝对不止于今天这般,我们只要让这些派系的斗争变得激烈起来,借助他们的力量来清理组织内部的多余力量,再借机将散落在外的保药会的实业掌控权拿回来,想要维持保药会的正常发展,不是不可能。”

    听完龙者的话,朱天磊在心里撇撇嘴。

    这丫的够坏的,说的高大上,什么制衡之道、借力打力,其实就是挑拨离间,坐山观虎斗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