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野小村医 > 第1034章 血蚕动了

第1034章 血蚕动了

作者:大漠孤烟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m ,最快更新乡野小村医最新章节!

    刘双倒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再也骂不出来了。

    “小双,小双.......朱天磊,你放我下来,小双.......”

    白峰想要下来,却被朱天磊一掌拍在脖子上,之前是下半身没知觉,现在是整个人都没知觉了。

    “希望夫人能有个愉快的夜晚,再见!”

    说完,朱天磊扛着白峰走了出去,只留下一屋子的蛇尸,还有昏迷不醒的‘三哥’以及被小红折腾的连睁开眼睛力气都没有的刘双。

    白峰是没知觉,却不是没意识。

    他能感觉到自己在朱天磊的肩膀上被朱天磊扛着一路向山沟沟外面走。

    然后他被扔到车后座,再然后,车子飞驰而去。

    朱天磊原本想把白峰送回蛤蟆沟,让袁振安排两个人过来看守,但是车子开到云海市区之后,朱天磊改主意了,方向盘一转,直奔叶家医馆。

    已经是深夜,叶家医馆却仍旧灯火通明。

    朱天磊将白峰从车上拽下来,直接扛着进了医馆,然后噗通一声扔在了叶老爷子的遗像下面。

    “天磊,这个人是......”

    遗体已经送到殡仪馆了,按理说灵堂应该撤了,但叶茗芝坚持要把灵堂摆过头七,说是要给叶老爷子点长明灯点送魂香。

    现在看到一个人被朱天磊噗通一声扔下来,叶茗芝吓了一跳,听到动静的马岚岚也从外面跑进来。

    朱天磊没有回答,而是伸手在白峰的身上拍了两下,看似不起眼的两下,却让白峰悠悠的转醒过来。

    白峰睁开眼睛,立刻坐起来。

    “这是什么地方?”

    白峰看着空旷的大厅,还有围在自己旁边的叶茗芝和马岚岚,惊声问道。

    “回头。”

    朱天磊说完,白峰下意识的回头,结果正对上叶洪州的遗像。

    黑白色的遗像上,叶洪州嘴角带笑,看起来十分的慈爱,但白峰却像是见鬼一样,不仅从地上猛的站起来,而且直接退后了两步,如果不是朱天磊站在身后,白峰可能就直接夺门而出了。

    “叶......叶洪州!”

    白峰当然认识叶洪州,也当然知道眼前看到的这个是什么。

    灵堂,遗像。

    可叶洪州怎么死了,小双不是说三天前叶洪州还精神矍铄的嘛!

    “朱天磊,你什么意思?”

    不过这都不是白峰关心的,叶洪州早晚都得死,他关心的是朱天磊问什么要把他带到这里来。

    “你说呢?”

    “说什么,我和叶洪州之间没有任何关系,他的死和我更没有关系。”

    白峰赶紧开口,看朱天磊的意思难道是怀疑叶洪州的死和自己有关系?

    “是吗?那叶盛的死呢,和你有没有关系。”

    朱天磊看着白峰,明明什么都没做,白峰却觉得后颈处冒出一阵寒气。

    “叶盛是被车撞死的,和我有什么关系,朱天磊,你到底什么意思。”

    叶盛已经死了二十年了,而且当时交警也已经出具了事故报告单,是叶盛酒后驾车,朱天磊今年才多大,恐怕叶盛死的时候朱天磊还在老娘肚子里呢。

    朱天磊没有说话,只是伸出手放在了白峰的肩膀上,白峰立刻就觉得自己膝盖发软,刚刚站起来不到两分钟的白峰,就再次倒了下去,不同的是,双膝着地。

    “有什么话你自己和叶老爷子说吧!”

    朱天磊不想当着叶茗芝和马岚岚的面说太多,总之白峰做过什么他自己心里清楚,九泉之下的叶洪州也知道。

    叶茗芝一直看着白峰,她没有见过白峰,可是从刚刚两个人的对话里,叶茗芝多少有些猜测,但她不敢确定,眼睛却一直没有离开过白峰。

    白峰跪在叶洪州的遗像前,闭上了眼睛。

    他不敢看叶洪州的遗像,好像他一睁眼就和叶洪州四目相对。

    叶洪州和叶盛长的太像了,特别是眼睛,连眼神都极为相似。

    夜漫长如水。

    大厅里的四个人都很少说话,下半夜的时候,马岚岚被朱天磊要求在旁边的沙发上睡了一觉。

    叶茗芝还是一样,不管朱天磊怎么说,叶茗芝都不为所动,就是跪在灵堂下面的蒲团上,依旧是一身白色的孝服,脸色已经不能用白来形容了,而是惨白。

    白峰和叶茗芝成90°角跪着,白峰一直没有睁开过眼睛,就在天快亮的时候,不知道外面为什么忽然刮起了大风,竟然将医馆上面的气窗吹开了,大风呼啦啦的把灵堂两侧的白帆吹的哗啦啦作响,长明灯更是忽明忽暗,叶茗芝赶紧起身要去扶,长明灯头七之前坚决不能灭。

    而就在叶茗芝站起来的一瞬间,原本端端正正摆放着的叶洪州的遗像忽然从灵桌上翻滚下来,掉在地上,哗啦一声,相框上的玻璃摔成碎片,溅的到处都是。

    “爷爷!”

    叶茗芝哭喊出声,好像摔在地上的不是相框而是叶洪州。

    而闭着眼睛的白峰却浑身一抖,他好像听到了叶洪州的声音。

    不不不。

    叶洪州已经死了,叶盛也死了。

    说来也怪,叶洪州的遗像落地之后,甚至还不等朱天磊把气窗完全关好,风就停了。

    朝阳忽然撕破了天边的云朵,天亮了。

    白峰开始发烧,一度烧到了42°,手只要接触到他的皮肤就好像要被烤焦,朱天磊给他灌了几次退烧药,白峰的高烧都没有退下去的意思,就在朱天磊准备把白峰送到医院,却忽然发现,他掌心的那块一直沉寂的红色的印记变得灼烫起来。

    这是当初灵婴之吻留下的,但从泰尔森林回来之后,这个印记就沉睡了,如果不是今日它自己再次起了变化,朱天磊都快要遗忘这件事了。

    为什么这个胎记会变得灼烫呢,难道和白峰发烧有关?

    而这还不算,朱天磊胸口盒子里的小红也开始变得躁动起来,隔着盒子,朱天磊都能感觉到小红蠢蠢欲动的样子,小红只有见到血和蛊虫的时候才会这样,难道是白峰的身体里也有蛊?

    这个不是不可能,白峰毕竟也是来自于苗疆,刘双是蛊女,白峰至少也能算是半个蛊汉,但为什么早不发作晚不发作,而是要等到现在才发作。

    朱天磊脑海里涌现出很多的疑问,让朱天磊没有想到的是,不仅小红蠢蠢欲动,自从拿到自己手里就基本没有过任何反应的血蚕竟然也动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