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野小村医 > 第1116章 有人打头阵

第1116章 有人打头阵

作者:大漠孤烟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m ,最快更新乡野小村医最新章节!

    小麻很清楚的感受到,放在自己头顶上的手微微一顿。

    小麻也转头看向大门,不过瞬间的功夫,一群穿着黑色西装的人就到了院子里。

    这些人都很高,而且还都很俊美,当然,在小麻的眼里,没有任何男人的容貌是能够跟自己身边的哥哥相比的。

    然后不等朱天磊反应,这些穿着黑色西装的人就自动分成了两列,正中间一个人缓缓的走出来。

    或者说,飘过来。

    小麻瞪大眼睛,她分明感觉到这个人的双脚没有落在地面上。

    转眼的时间,这个人就站到了朱天磊的身前。

    高手!

    即使之前没有过任何的了解,也没有过招,可是高手是不需要这些东西来证明实力的。

    朱天磊看向这个人。

    对方戴着面具,一个银白色的面具,而且并不像是电视剧里经常出现的那种用来装逼的半张面具,也没有任何的修饰,就是一张罩住整张脸,除了眼睛和嘴巴处留有三个窟窿,其他的地方都是面具。

    “你好啊,缥缈峰之主。”

    这个人张嘴,朱天磊有些诧异,怎么说呢,像是个女人,但朱天磊明明知道对方不是女人。

    “白霄,你终于来了。”

    朱天磊还没开口,老澜就从门口瞬间掠到了这个面具男的身前,只不过这句话说的让朱天磊觉得很奇怪。

    这是朱天磊第一次听到这个人的名字。

    之前老澜都用各种称呼代替。

    白霄,朱天磊是第一次听这个名字。

    “惊图,没想到你竟然也会来。”

    这个叫白霄的人既没有接老澜的话,也没有再和朱天磊说话,而是看向了站在朱天磊身后的惊图。

    “我为什么来,阁下心里应该清楚。”

    惊图的态度还是老样子,朱天磊现在算是看出来了,惊图就是这个样子,完全是不分对象的,哪怕是天皇老子面前估计也不会有什么例外。

    “知道知道。”

    白霄带着面具,看不清脸上的表情,声线又很奇怪,也听不出这四个字里面的情绪。

    “白霄,七百年前,你重伤凌氏先祖,这笔账我澜氏家族一直记着呢,今天,我们就把过去几百年的恩怨一次清算干净。“

    老澜再次跳出来,说的话越发的让朱天磊觉得奇怪。

    重伤凌氏先祖,这件事老澜也没有说过。

    “好啊,那就来吧!”

    白霄笑了笑,这一笑,让人浑身鸡皮疙瘩四起。

    “老澜......”

    朱天磊之前完全没有想到,老澜竟然会就这么冲上去。

    任何的排兵布阵,任何的战斗准备都没有,老澜一个旱地拔葱就朝着白霄扑上去,朱天磊想要阻拦都来不及。

    白霄站在原地没动,但老澜的身体却在距离白霄还有半个手臂距离的时候猛的飞了出去。

    朱天磊脚下一点,伸出双臂,将老澜从半空中抱住,但由于巨大的冲力,他的身子在空中旋转了一圈才落在地上。

    “白霄,再来......”

    结果不等朱天磊反应,老澜就在此扑了出去,白霄照旧一动不动,老澜也照旧飞了出去,朱天磊照旧把老澜一把接住。

    “噗!”

    老澜刚刚双脚落地,胸口就是一甜,一大口鲜血吐了出来。

    “我......我和你拼了......”

    老澜还要再上,这一次却被朱天磊抢先一步拦住。

    “老澜,你冷静点。”

    如果说之前诸多的古怪还能让朱天磊找到各种理由解释,但老澜现在的举动就实在是太古怪了。

    “少主,属下不能冷静,属下等这一天等了几十年,澜氏家族等这一天等了几百年,少主,就是眼前的这个人,就是他让凌萧狩先祖重伤,如果不是他,先祖也许会是另一番造化,我澜氏的祖先早就立下重誓,这个仇一日不报,我澜氏家族就无颜面对凌氏先祖,我澜栖山也无颜去见澜氏的列祖列宗。”

    老澜胸口剧烈的起伏,脸色惨白。

    “既然这是凌氏先祖和白霄之间的恩怨,那就由我来解决。”

    朱天磊示意了一下澜山,让他扶住自己的爷爷,之后朱天磊走到了白霄的面前。

    “战书是你下的。”

    “理论上来说是的。”

    白霄的声音很尖细,还有些阴柔,这句话也很奇怪。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这个理论上是是什么意思。

    “既然如此,那就按照战术上说的,摆下阵仗,趁着天还没黑,开始对决吧!”

    按照战术上的约定,除了作为缥缈峰少主的朱天磊对战白霄,还有双方所带来的人手之间的对决,和外面社会的黑帮打群架差不多,当然,即将开始的群架级别会很高。

    不走刀剑,甚至很可能不动拳脚,就是真气的对决,说白了,神仙打架。

    “年轻的缥缈峰之主,我为什么要和你进行这场根本就不公平的对决呢?”

    白霄说话味道很古怪,阴阳怪气。

    “不公平?”

    “泰尔森林并不隶属于缥缈峰,他们的修为远远超过缥缈峰的澜氏子弟,这种对决,你觉得很公平?”

    朱天磊冷笑了一下。

    “白霄阁下,你的战书上未曾约定过双方对战是否可以动用外援,既然如此,我请泰尔森林协助我进行这场对决,不可以吗?”

    “惊图,月老怪仙逝之后,泰尔森林的规矩也跟着变了?”

    白霄语气带着淡淡的嘲讽,不过依旧阴阳怪气。

    “泰尔森林的规矩从来就没有变过,也不会变,泰尔森林的所有意志只为泰尔森林之主。”

    “呵呵,惊图,你真是有趣啊,你已经带着泰尔森林的高手参与到了缥缈峰和我的对决当中,还怎么好意思大言不惭的说只为泰尔森林之主这句话。”

    白霄像是听到了什么特别好笑的话,笑的花枝乱颤。

    花枝乱颤这个词好像不适合用来形容男人,但朱天磊脑海中想到的最为贴切的就是这四个字。

    “白霄,不用说这些废话,再说下去,天就黑了。”

    “年轻的缥缈峰之主,这不是一场点到为止的决斗,而是不死不休,即使有泰尔森林的高手参与,也不会对你我之间的决斗有太大的影响,你确定要开始吗?”

    “少废话,来吧!”

    朱天磊很不喜欢这个白霄,既然决斗,还要藏头露尾,说话也云山雾罩、阴阳怪气,刨除所谓的前尘旧怨不说,光是白霄这个人,就很欠扁。

    朱天磊说完,脚尖一点,真气灌注在掌心,然后朝着白霄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