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卿本为后:巨星甜妻万万岁 > 494 害怕失败(二更)

494 害怕失败(二更)

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m ,最快更新卿本为后:巨星甜妻万万岁最新章节!

    第四百九十四章

    晚上回去后,苏云卿立即上网查了一下话剧的相关内容,恶补了关于话剧的基础知识。

    因为现在还什么都不好说,所以她也没有跟Stephen提及这件事,但是在顾言之面前她是没有秘密的。

    故言之不会过多的干涉她的工作,更加不会轻易的对她的决定指手画脚,苏云卿自己也清楚,她跟顾言之说这些就只是单纯的想要倾诉而已。

    “卿卿怎么想的?”视频中顾言之神态放松的靠坐在房间的沙发上,衬衫的扣子已经解掉了三颗,白色衬衫的间缝中可以若隐若现的看到蜜色的胸膛。

    离自己二十岁生日只剩不到半年了呢……

    明明在说着正事,苏云卿脑子里却突然闪过这句话,她脸蛋微红,连忙低下头喝水掩饰自己的表情。

    “我想先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然后再做跟Stephen商量。”

    “卿卿想做什么就去做好了。”顾言之淡淡说道:“不需要征求任何人的同意。”

    苏云卿抿唇一笑。“我跟Stephen好歹是合作伙伴的关系,不管怎么样都要尊重一下他。而且很多方面他都比我专业得多,从他身上我每次都能够得到非常好的建议。”

    顾言之不置可否。“只要你开心就好。拍电影电视剧还是想演话剧,只要你想,你就去做。”

    苏云卿心中甜蜜,脸上的笑也带出几分蜜意来。“顾大哥下周六有空吗?”

    顾言之也没去跟叶闪确认自己的行程,只温柔低声说道:“有空,我去找你?”

    苏云卿笑着说:“正确来说应该是我去找你。徐老师说要带我去看话剧,但是我人生的第一场话剧我想跟顾大哥去看,所以我们提前一天,先去看一场,好不好?”

    “好。”对于苏云卿的要求顾言之很少有不答应的。等挂了电话之后他立刻跟叶闪说让他把自己这周六和下周六的行程都空出来。

    叶闪确认了一下顾言之的日程表,罕见的有些为难道:“您下周六约了温先生吃晚饭,这个是否也需要推迟?”

    叶闪口中的温先生指的是温氏集团的温星远。顾言之以前曾经凭着一股子少年意气和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势跟温星远做过生意,借着疗养院之便,搭建起了囊括大半华国金字塔最顶端圈子的人脉网。自从顾言之苏醒之后并且正式接管顾氏之后,和温星远在一些商务场合见过许多次,但是完全私人性质的晚饭邀约还是第一次。

    顾言之也没怎么考虑,直接对叶闪说道:“不用推后,告诉温先生,到时候我会带我的未婚妻一起出席。还有看看下周六下午有没有什么话剧看,要知名度比较高,比较优秀的。”

    叶闪微微躬身应下,立即就着手去办了。

    第二个周五晚上,顾言之亲自去影视城接苏云卿回京市,第二天下午两个人就一起去京市盛华大剧院看了一场话剧。

    最近正好有一个非常知名的剧团在做全国巡演,正好从这个月的京市开始,演出的剧目是非常经典的《屈原》。苏云卿自幼熟读诗书,屈原的《离骚》按理来说并不在闺阁女子的书目当中,但是苏云卿自己偷偷摸摸的看过不少‘闲书’,《离骚》自然也在其中。

    《屈原》是非常经典的话剧剧目,虽然今天苏云卿只看了其中一幕,但是已经感动的眼泪哗哗,深感震撼。直到顾言之牵着她走出剧场,坐在车里她都还双眼通红的回不过神来。

    顾言之习惯性的把人抱在怀里,好笑的用手指揉了揉她微红的眼角,半是取笑半是心疼的说道:“怎么看个话剧还哭了?如果你演话剧时也是这种状态,那可不许去了。”

    苏云卿软绵绵的拍了他一下,瞪着他的目光毫无威慑力,就像一只小橘猫在发脾气似的,除了看得让人心尖发软之外,哪里还有什么其他想法。

    “太震撼了,也太感动了,我以前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这样的表演形式。就好像我也变成了剧中的其中一个人,跟他们经历着共同的命运。这就是话剧的魅力吗?”

    顾言之对这些虽然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兴趣,但是对美好艺术的欣赏是人类的天性,他必须承认刚才的表演非常精彩,震撼人心。

    “我也是第一次看。”顾言之用自己的额头蹭蹭她的,小声道:“音乐会和舞台剧我看过几场,没什么感觉。没想到话剧竟然这么不一样。卿卿,我突然很期待有朝一日你可以站在那个舞台上面。”

    苏云卿乖巧的靠在他怀里,额头有一下没一下的蹭着他的下巴,无声的撒着娇。

    “之前在网上看一些话剧的片段时,只觉得他们的演绎方式带有舞台效果,感觉很夸张,没想到在现场看竟然会这么震撼。而且演员的演技实在是太好了,整场下来没有NG,不能重来,舞台上能够借助的道具就非常少,完全凭借演员自身的演技来把观众带入故事情节当中,这简直太……太厉害了。”

    她不自觉的咬唇,看向顾言之的眼神里颇有些‘求安慰求鼓励’的味道。

    “我觉得我可能不行,我……我有点害怕。”

    跟拍电影电视剧不同,拍电影或者是电视剧的时候,苏云卿只需要面对镜头,把自己带入角色当中,带自己入戏就行。可如果她真的踏上话剧舞台,到时候要面对的就是成百上千名观众。而且由于是现场表演,只要她演的不好或者是演错了什么,观众的反应就会及时的反馈到舞台上。

    这种‘现场凌迟’的感觉光是想想就让人头皮发麻。

    苏云卿没信心了。

    顾言之低头从善如流的亲亲她,抵在她唇边轻声问道:“那卿卿想演吗?”

    不要考虑害不害怕,就只是问她,想不想试试。

    苏云卿犹豫许久,最终还是轻轻点了点头。

    “想。”

    虽然害怕,虽然没什么信心,但是她也很想试试站在那个舞台上的感觉。

    她也很想试试靠自己自身的演技把观众带入故事,让观众与她同悲同喜的感觉。

    “既然想,那就试试。”顾言之吻了吻她的额头,“不用去考虑其他,只要知道自己想做,那就去试。”

    他从以前就说过很多次,从今以后不管任何事情,苏云卿只需要考虑想做还是不想做,然后按照自己的心意肆意活着,其他任何事情,都交由顾言之来解决。

    他曾想给她一个最安全最舒适的金丝鸟笼,为她准备好这世界上的一切,可是她不要,她的翅膀还在。

    于是他退而求其次,永远站在她的前面,为她披荆斩棘,为她扫平前行路途中的一切困难。

    她无需烦恼也无需选择,除了离开他之外,就只需要按照自己的心意活着。

    苏云卿垂下眼睑,声音很轻。

    “顾大哥,我现在好像……太害怕失败了。”

    自出道以来就一直顺风顺水,在工作上来说,苏云卿还真的没有经受过什么过大的挫折。第一部电视剧就拿最佳新人奖,第一部电影直接拿国际影后,唱歌也是一鸣惊人,硬生生的把一部收视率不怎么样的电视剧片尾曲唱的家喻户晓,街知巷闻。

    别的年轻演员还在挣扎于偶像剧,网剧,或者是为了一部制作班底好点的资源抢破头,她轻轻松松拿下国家台献礼大剧《奉献》,现在又以女主角之姿出演班底过硬,被媒体预言为明年‘剧王’的《权路》。

    苏云卿的起点虽然不高,但是这一路走的比大部分人都要顺畅的多。当人已经习惯了走平坦大道,现在又要回去重新摸索,任谁都会忐忑,都会害怕。

    苏云卿不怕从零开始,她只是怕自己从零开始了,却最终失去的更多。

    “我失败过很多次。”顾言之侧过身,微微弯腰把人抱到自己腿上坐好——他发现这个姿势会让苏云卿很有安全感。“卿卿想不想听听我以前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