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驭妖 > 第九十一章 最是情深留不住

第九十一章 最是情深留不住

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m ,最快更新驭妖最新章节!

    北境的效率惊人的高,或许正因为大家都是从苦难之中走出来的,于是当苦难再临的时候,他们会最快的拾起自己求生的本能,空明已经开始安排百姓往城外撤走了,一部分人向北方而去,一部分人向南方而去,分散开走,无论哪一边有意外,北境的人都不至于全军覆没。

    而一百名会水系术法的人也很快在阿纪面前集结。

    “诸位,炽热岩浆在山坳之中,尊主以术法凝结雪墙于北境与山坳之间,令喷溅岩浆无法毁坏北境城,岩浆炽热,大家功法不比尊主,是以千万小心,切莫冒进,我们此去,并非代替尊主抵御熔岩,而是帮助他更好的保护北境。”

    “是!”

    阿纪御风而起,百人跟在她身后,向雪墙而去。

    而在雪墙之前,墨衣人头发与衣袂被风声撕扯,他耳边除了风声,什么声音都听不到。

    要维系如此大的雪墙,抵御源源不绝喷溅而出的岩浆,长意一刻都不能放松,他将自己的妖力尽数灌注与面前的雪墙之中,灼热的气息与撞击的压力,无不令他感到剧烈的疼痛。

    他闭着眼,在极致的吵闹之中,他仿似又走入了极致的寂静当中,仿佛是那湖水里,那冰封的人身侧。

    长意知道,天地之力,何其强大,他此举,九死一生,但其实,在他内心深处某个最阴暗的缝隙里,其实,他是期待这这一刻的——期待着,死亡到来的那一刻。

    “轰隆”一声,下方熔岩猛烈爆发,冲上空中,向长意所在的雪墙扑来,冰雪与岩浆交混之间,无数水气蒸腾而起,水气的温度也足以伤人。

    长意半分未退,只将更多妖力灌注其中,四面八方冰雪更加快速的凝聚,哪曾想,先前被岩浆溅上的雪墙还未来得及恢复,又是一股灼热气息扑来,两块细碎的熔岩穿过雪墙,温度骤降令熔岩外表化为坚硬且锋利的石头,一块擦破长意的脸颊,另一块正中长意心口。

    长意只觉气息一乱,四周雪墙险些坍塌,他压住心口翻涌的灼热血气,正勉力支撑之际,忽然间,长风一起,一股清凉的感觉从身后传来。

    长意冰蓝色的眼瞳微微往后一转,而后……慢慢睁大。

    百来十个穿着北境军士服饰的人从身后赶来,他们手中凝聚了法力,法力的光华如同线一般,连向面前的雪墙,一条一条,他们以他们个人之力,帮长意支撑着这面巨大的墙。

    他们站在长意身后,浮在空中,竭自己之力,帮长意抗住了下方岩浆最剧烈的一次喷溅。

    长意蓝色的眼瞳微微一动,但见黑发少女从军士身后御风而来,她刚指挥完最后一个军士,飞到雪墙上端,支撑雪墙最上面的位置。

    少女面容与纪云禾有三分相似,而那神情,更是与纪云禾如出一辙。

    “这忽冷忽热,真是让人难受至极,味道还如此难闻……”她忧心的看向长意,“其他军士都去帮助百姓们撤离了,我只能叫来这么多会水系术法的人。”

    她叫的……

    阿纪正说着,忽然间,面前脚下雪山一阵剧颤,岩浆再次冲天而起!雪墙被砸得不停晃动,数百人齐齐受下了汹涌一击,有人心脉受损再难御风,身子脱力向下方坠去。

    阿纪看见,当即身形一动,从空中追下,还未来得及将那人抱起,那人却被另外一个人接住。阿纪抬头一看,来人竟然是卢瑾炎。

    “老子也来!”在卢瑾炎身后,蛇妖飞身上前,在空中飘荡的尾巴狠狠抽了一下卢瑾炎的后脑勺,“哟,尾巴滑了一下,对不住了。”

    “你他娘的故意的!给老子等着!”

    阿纪惊讶的看着两人,而在两人身后,跟随而来的,还有数以千计的人。

    有驭妖师,有妖怪,有北境的军士,有还未入北境军队的人,他们尽数赶来。会水系术法的已经顶了上去,而不会水系术法的人则将自己的力量传给拥有水系术法的人。

    “这座城是老子们的!”卢瑾炎大喊着,“不要随便把火球丢到老子们家里来!”

    众人一声高喝,呼应之声似可动山河。

    阿纪的目光扫过众人,最后落在众人最中间,那个黑色的背影上。她飞身上前,停在长意身边。她欲伸出手去,将自己的力量传给长意,但掌心挨上他后背的一瞬间,阿纪却倏尔迟疑了一瞬。

    林昊青严肃的神情在脑海中浮现。

    她其实一直在猜想,如果鲛人知道了她就是他要找的人,会如何?她又要如何去面对鲛人?她……根本没有前人的记忆呀。要是以前的她和现在的她完全不一样,那她又该如何与这鲛人相处?

    而便是在这愣神的刹那,大地猛烈颤动,频率极快,四周热气翻涌,众人察觉不妙,凝神聚气间,一声极为低沉的轰鸣从山下传出。那岩浆却竟然不是再喷溅而出,而是径直将山体烧穿,本被困在山坳里的岩浆,霎时顺着山体缓慢流下。

    在岩浆即将流经的路途,便正好是北境的城门!那里还有大批准备撤出城门的百姓!

    岩浆血红,似沸腾的血液,空中的人们登时大惊。

    长意是最先反应过来的一个,他立即收了术法,阿纪立即对他的意思心领神会,她立即冲空中大喊:“撤术法!让雪墙掉下去!拦住岩浆!”她声音中带有妖力,传入每个人耳朵。众人依言撤手。

    巨大的雪墙宛如一块幕布,从天而落,截断岩浆的去路,

    升腾而起的灼热水气让空中的每个人都犹如身处蒸笼,甚至不得不以术法护身。

    但就在众人还在空中等待水气散去,想看下方岩浆有没有被截断的时候,长意身形一转,便已经追了下去:“去下方拦。”

    他留下四字。

    他一动,反应快的人立即追随而去,不一会儿,空中的人便也跟随而下。

    穿过层层灼热的白气,鲜红的岩浆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

    它们缓慢流动着,前方的岩浆遇冷,有的凝聚成型,有的漫过前方的岩石,继续向前。

    长意拦在山下。咬破自己的拇指,以血为祭,结印而起,无数的冰锥从地中拔地而起,交错之间,阻拦熔岩继续前进。长意最后施了一块厚重的冰墙,立在自己身前,他手中法力维系这冰墙,令其越升越高,似要将熔岩再次完全拦住。

    明白他的意思,身后的人尽数将法力灌注冰墙之中。

    但岩浆太多了。岩浆在冰墙上慢慢堆积,最下层的岩浆凝聚成了石头,上面的岩浆不停灼烧,切莫说阻止岩浆,便说这冰墙加这些石头的重量,也会让下面支撑的人感到越来越疲惫。

    拦不住的……

    阿纪在空中左右一望,忽然看见驭妖台北方,有一个坚冰围绕的湖心岛。

    她当即灵机一动,堵不如疏。借山河以对山河之力,不是正好!?只要将岩浆引入那湖水之中,偌大一片湖,还不够盛这岩浆。

    她立即飞身而下,落到长意身侧:“快!将你的冰墙往驭妖台北方延伸过去。那里有湖!湖里正好可以容纳岩浆!正好可以绕过北境城!”

    长意闻言,倏尔一愣,转头望向阿纪。

    阿纪却不明所以:“快啊!”

    长意未动,仍旧死撑着头顶的重压。这情境,一如他的心境。

    阿纪在他耳边怒叱,而另一边,他仿佛已经来到了那幽深的湖底,湖水之中,纪云禾安好的躺在湖底。这外界的纷争,一切的一切,都于她毫无干系……

    长意只觉心头一阵大恸,他睁开眼,冰蓝色的眼瞳再不清晰,他眼眶赤红,牙关紧咬。只听他一声低喝,手中法力甩出。冰墙延伸出去,绕着山体,成了一个渠道一般的弧度,引着岩浆往那冰湖而去。

    “放了我吧,长意。”

    耳边,似乎还有那人在耳边的叹息,“放了我吧。”

    对,纪云禾,他马上就要放了她了。

    生也留不住,死……

    也留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