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玄学学霸的暴富日常 > 21.第 21 章
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m ,最快更新玄学学霸的暴富日常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 当购买比例不够时出现~看不到正文的妹子等等哈~

    林琅从头到尾裹得严严实实,到了办公室才脱下围巾帽子。

    “你赶紧的。”陆书语急得团团转,往她手里塞了一叠纸张:“等会儿就要开始开会, 别耽搁了时间。”

    “还有一个小时,不用慌。”林琅接过, 大致扫了眼,大半的单词都不认识。忍不住抱怨:“如果是你去就好了。”

    “还是你去比较好, 我一到人多的地方就紧张。”陆书语也刚进来不久,搓搓冻僵的手:“沈欧亚在哪?他今天居然没有来接你。”

    “好像是他家里人找他,具体我也不清楚。”

    两人喝了点茶暖暖身子, 过了会儿, 陆书语送林琅到了会议室门口。

    梁雅吩咐陆书语:“我桌子上有一摞东西需要送到会计部,你帮我拿过去。”

    陆书语应了一声小跑着去了。

    望着她的背影,林琅问梁雅:“现在就开始了吗?”

    梁雅朝屋里瞧了眼:“还没。”

    林琅抿唇微笑, 把手中那摞资料尽数往她怀里狠狠一放,面露感激地道:“这东西我拿着有点累,麻烦梁小姐帮忙抱一会儿了。”

    反正时间还有不少空余,她是提早来的。林琅看着梁雅那一脸憋屈的样子就心情爽快,干脆利落地转身, 去到走廊里看风景。

    小雪飞舞。白色的星星点点从空中缓缓飘落大地,当真是极美的画面。

    林琅顺着走廊边走边看,不多时, 到了一处转角的地方。出乎意料的是, 那么偏僻的地方居然有人, 而且也在看窗外景色。

    和林琅不同的是,他把窗户打开来,任由寒风挟着雪花飘入楼内,吹到他的脸上。

    他很瘦。非常年轻,二十多岁的样子。五官柔和清秀,皮肤白皙。雪花随风落在他的身上,竟是看不出雪和他哪个更白一些。

    林琅看了会儿,视线往下挪移,才发现他坐在轮椅上。只看一眼,她便撇开目光,若无其事地继续前行。

    两人即将错身而过的时候,他突然朝她看了过来,目光柔和如一汪湖水:“你好。”

    没料到他主动打招呼,林琅颔首示意,回问候了句。

    她正想继续前行,他却继续开了口:“下雪真好,对不对?感觉下雪的时候,人间的一切污垢都能够被洗涤。自此干干净净。”

    林琅:“……”

    这是打哪个年代来的酸书生啊?说个话要不要那么文绉绉的。

    她干笑两声附和着:“嗯,嗯。”

    突然空气中传来某种不一样的波动感。“我先走了,再见。”林琅和轮椅上的年轻男人道了声别,快步朝着会议室去,刚要迈开步子,却听耳边不远处响起了铃铛声。

    叮叮铃铃,甚是好听。

    她循着声音看过去,意外地发现来自于那男人腰畔挂着的一串铃铛。

    有点意思。

    林琅收回目光向会议室走去。

    刚才那么大的风没有吹动铃铛响,鬼来了反倒是响了。也不知这位是个什么人。

    林琅去到会议室门口,便见一个少年模样的鬼正立在门边儿悠悠然地伸头往里看。他身量不高,瞧上去十六七岁的模样,穿着古式的广袖长袍,探头探脑的样子倒是有几分可爱。

    瞧见林琅来,少年鬼笑嘻嘻地遥遥朝她招了招手。他正要往她这儿来,忽地脸色一整收了笑容,眼神锐利地朝着左侧看过去。

    霎时间有剑从那个方向突然出现,朝他直直射来。剑身乌黑泛有冷光,挟着凛冽森然之气,破空而袭。

    少年鬼抬起两指夹住那剑,指尖用力要把它夹碎。

    就在他凝神于此的时候,一道黄符飞速而来,刺破他周身所凝护气,正正拍向他的面门。

    少年鬼“咦”了声,道了句:“身手不错。”吐一口气朝向黄符。

    黄符燃起,火苗所在之处浮着灰色寒光。将要燃尽之时,灰烬却未坠落,而是飘在原处,在火光消失的刹那,忽然轰地一声爆炸开来。

    少年鬼没防备还有这个后招,“哎呀”叫着晃动宽大袍袖。气急败坏地对林琅喊:“你怎么也不来帮忙!”

    林琅挑了挑眉,没答他的话,反倒是对着他的左侧嫣然一笑:“沈二少好生厉害。”

    伴着她的说笑声,沈欧亚自那边暗影处踱步而出,身姿笔挺冷然如寒松。自打看到乌剑,林琅就知道来人是他。

    沈欧亚上下打量着林琅:“你没事吧?”

    “我没事。你呢?”

    完全被忽略了的少年鬼痛心地指着林琅,气得手哆哆嗦嗦:“你你你……你就喜欢小白脸。”说罢嘤嘤嘤地哭:“明明人家比他还好看,你居然帮他不帮人家。枉费人家亲自出马来帮你。”

    沈欧亚双目似含霜,举步就要朝他袭去。被林琅横手拦住。

    “我认识他。”

    林琅说着,抬脚朝少年鬼虚虚踹了过去。

    对方身姿灵活地躲开。

    “小钟。”林琅抱臂冷笑,“不是我说你,一把年纪了还装小鬼,心虚不心虚。”

    “我是谁?我在哪里?我在干什么?”钟馗一拍掌,做恍然大悟状,朝林琅嘿嘿一笑:“哎呀是你啊。我说瞧着怎么有点眼熟呢。地府待久了,眼神是越来越不好了。你看,咱们老熟人差点错身而过没相认。”

    林琅冷冷地看着他,眼刀子嗖嗖嗖往他身上飞。

    沈欧亚没料到对方是判官,沉默了下,推门当先进了会议室。

    不怪刚刚林琅赞沈欧亚。

    能烧着地府判官衣裳的,别说是人了,就连鬼神也没多少个。沈二少不光身手极好,就连所做道符也十分厉害。

    厉害得简直不像正常修道之人。

    林琅静静地看着沈欧亚的身影消失,拉住钟馗悄声问:“不是说派个小鬼就行吗?你怎么亲自来了。”

    “生死簿上出了点问题。”钟馗面容一整小声道:“有人使阴招借阳寿,地点离这里不算远,我来瞅瞅。”

    俩人说完进了屋。

    会议座位都是安排好了的。林琅进去后,却见沈欧亚朝她招手。她便顺势坐在了他的身旁。

    沈欧亚翻看着手里的资料,低声和林琅道:“一会儿你别出声。万事有我。”

    林琅笑眯眯地说“好”,又问他:“你是哪门哪派的?修道几年了?师从何人?”

    沈欧亚抬眸看了她一眼:“往后你就知道了。”

    对他这种避而不答的做法,林琅非常不满,嘁了一声不再理他。

    钟馗进屋后,仗着没人能够看见他,肆无忌惮地在屋子里四处乱蹦跶。最后在林琅的眼神示意下,停在了梁雅的身旁。

    梁雅今日穿了修身职业装,干练而又不失女性的美丽,一出现就吸引了在场不少人的目光。

    虽然这些目光在林琅出现后,就都转移到了林琅身上,她却也并不紧张。

    沈二少的人,还真没人敢动。

    看到沈欧亚出现,梁雅放心了不少。原本这种场合是不需要二少亲自出马的,他在见了家里人后主动现身,想必是出于维护林琅的目的。

    梁雅暗自盘算着,晚一些怎么不动声色地把自己出的力和沈二少说起。她正畅想着往后有了沈二少做靠山,在沈氏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日子,就听耳边传来了阴嗖嗖的话语声。

    鬼话连篇可不是闹着玩的。

    试想一下,有鬼覆在耳旁,叽里咕噜地一直乱喊乱叫,还偏看不到身影。这是种什么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