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南非当警察 > 263 烦人

263 烦人

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m ,最快更新重生南非当警察最新章节!

    约翰内斯堡市政府现在每月的税收都不止十万镑,但是这些税收要留足伦敦应得的那部分,还要和比勒陀利亚总督府分润,留给约翰内斯堡市政府的部分,每年也大概就是十万镑左右。

    这年头雇佣一个牛津大学的教授,每年也就是一千镑左右,十万英镑,差不多可以雇佣一百名牛津大学的教授。

    现在牛津大学的教授加起来都不到一百人,所以可想而知,菲丽丝有多么的欣喜若狂。

    “真的吗?我真的可以支配紫葳公学的收入?”菲丽丝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的,你可以随意支配,如果紫葳公学的收入不够花,你还可以扩大学校规模,你知道的,现在的紫葳公学,教学设施并没有得到充分利用,如果你愿意,可以适当扩大紫葳公学的规模。”罗克适当放权,现在的紫葳公学就算是把规模扩大一倍,依然有源源不断的生源,白人在教育方面的热情不亚于华人。

    “都是你的,随便你怎么折腾。”罗克大方得很,每年十万镑,罗克根本不放在心上,也就是给菲丽丝挣点零花钱。

    菲丽丝大喜,缩在罗克的怀里乐不可支,五万英镑不是个小数字,可以把紫葳公学的规模扩大一倍。

    当然了,菲丽丝其实也很清楚,物以稀为贵,现在紫葳公学的指标受到追捧,并不代表紫葳公学就无可替代,扩大规模还是要保证教学质量,这才是那些家长愿意掏钱的根本。

    每年一百镑,就算是英国本土,这个价格也不便宜,今年开普敦也有贵族学校开始招生,他们的教学质量虽然不能跟紫葳公学相比,但是如果费用差距太大,还是足够对紫葳公学形成竞争。

    “先别高兴的太早,紫葳公学现在万众瞩目,你得小心点别砸了紫葳公学的招牌。”罗克还是提醒,要树立一个品牌不容易,要砸掉一个品牌却很简单。

    “放心吧,现在紫葳公学还只是小学,接下来紫葳公学就需要中学,我一定会严格要求。”菲丽丝信心满满,现在的紫葳公学距离罗克和菲丽丝的要求都有差距。

    很久以前罗克就跟菲丽丝描述过对于教育的要求,德兰士瓦,乃至整个南部非洲,教育方面落后本土至少二十年,要在短时间内追上本土,除了持续不断的投入,还需要数代人的努力才行。

    罗克现在也不是要培养不世出的天才,更多的还是要解决基础方面的人才问题,持续不断的砸钱,可以解决硬件方面的问题,对于软件方面的问题还是力有未逮,不过罗克并不迷信人文环境,十年八年之内,罗克只希望能够完善框架结构,更多的方面还要慢慢补充。

    四月中,阿诺德来到约翰内斯堡。

    菲丽丝很担心罗克和阿诺德关系,为了菲丽丝的心情,罗克向菲丽丝承诺,只要阿诺德不主动惹事,罗克绝对不会针对阿诺德。

    阿诺德好像也忘记了和罗克以前发生的那些不愉快,见到罗克的时候,向罗克表示了没能参加罗克和菲丽丝婚礼的歉意,顺便为罗克和菲丽丝送上“最诚挚”的祝福。

    罗克看着阿诺德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对阿诺德的心情多少有几分了解。

    菲丽丝和欧文却不这么认为,他们还是希望阿诺德和罗克能够和平相处。

    毕竟大家都是一家人。

    “洛克,我知道你们以前有过不愉快,但是相信我,阿诺德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阿诺德了,他已经痛定思痛,不会再犯以前的错误,给他一个机会,就当是给我和菲丽丝一个面子。”欧文面对罗克谦卑的很,他和阿诺德毕竟都是一母同胞的兄弟,不可能全然抛弃阿诺德。

    “放心把欧文,我也不是小肚鸡肠的人,如果阿诺德真的能改过自新,我当然愿意接纳阿诺德。”罗克的承诺也是有条件的,只可惜欧文好像并没有注意到。

    菲丽丝听到这话开心得很,连话都不想说,抱着罗克的胳膊,把头放在罗克肩膀上,对罗克无限依恋。

    此情此景,罗克又怎么可能说狠话。

    晚上实在菲利普家里吃饭,话题自然而然就转到国家党上。

    “亨利·艾尔索普邀请我担任国家党的党主席,我犹豫过,但是我不得不承认,国家党的党主席对我的诱惑还是很大,我没办法拒绝。”阿诺德貌似几位诚恳,以前这样的话,阿诺德肯定不会说。

    罗克和欧文对视一眼都不说话,国家党现在的情况也是人尽皆知,阿诺德这个时候回来担任国家党的主席,确实不是个好选择。

    菲利普倒是挺上心,说话的时候还放下了手中的刀叉:“我不反对你和亨利·艾尔索普来往,但是你得知道,现在的情况,和你们以前的友谊是两码事,诊治是很残酷的,如果你决定参与进来,那么就要做好失败的准备。”

    菲利普大概是知道,如果国家党和自由党进行正面竞争,罗克和欧文是绝对不会手软的,这和亲情也是两码事,胜者为王败者为寇,阿诺德回到约翰内斯堡没有和任何人商量,如果菲利普知道,肯定不会让阿诺德回来。

    “当然,我明白,约翰内斯堡只是试点,无论如何,现在国家党和自由党之间的矛盾,不应该影响到民主代议制度的进程,如果没有国家党出现,再会有其他党派,所以国家党的出现不是坏事,这也是民主代议制度的一部分。”阿诺德让罗克简直刮目相看,以前的阿诺德,绝对不会说出这么有道理的话。

    “好吧,你明白就好——”菲利普没有再废话,用怀疑的目光看一眼阿诺德,终究还是把这件事暂时搁置。

    罗克肯定不搁置,吃完饭之后,罗克和欧文、亨利来到阳台聊天,阿诺德自己端着一杯酒过来凑热闹。

    “民主代议制度就是个幌子,南部非洲对于伦敦来说就是包袱,所以伦敦迫不及待甩掉南部非洲,约翰内斯堡这个试点可有可无,不用太放在心上。”罗克对民主代议制度的前景不看好,未来怎么样现在还不好说。

    当然了,如果更进一步,罗克还可以直接说明民主代议制度的前景,只可惜亨利和欧文大概率是不会相信的,所以罗克也懒得说,还是让事实来证明吧。

    “洛克,你太悲观了!”欧文对民主代议制度充满信心。

    “其实现在这样就挺好,除非我们能像加拿大、澳大利亚一样自治,否则民主代议制度确实是没意义。”亨利的观点更加激进,这要归功于罗克长年累月的洗脑。

    “不是这样的,民主代议制度相对于殖民地制度绝对是一个巨大的进步,这是目前最好的选择,我们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了。”阿诺德一上来就迫不及待的发表意见。

    罗克不说话,靠在栏杆上慢悠悠的晃悠着手里的酒杯。

    欧文想说话,但是被亨利的眼神提醒,干脆直接拉把椅子过来坐下。

    “这两年在伦敦过得还好吗?”亨利的话夹枪带棒。

    “当然好,有吃有喝有钱花,没有任何问题,说实话如果没有亨利·艾尔索普的邀请,我这辈子都不会回到约翰内斯堡来,不过在不同的人生阶段,我们同时要承担不同的角色。”阿诺德这段时间果然有进步,居然还能说出这么有哲理的话,虽然这个逻辑不大通顺。

    “说点正经的吧,阿诺德,你准备怎么领导国家党?”罗克终究还是忍不住,现在的阿诺德,和以前相比更让罗克讨厌。

    说实话,罗克倒是愿意面对直来直去的阿诺德,那样罗克对付阿诺德就不需要有任何顾忌。

    现在的阿诺德和以前相比有了很大进步,以前的阿诺德,罗克稍稍挑拨,就会像个炸药包一样情绪不稳定。

    现在阿诺德养气的功夫进步很大,刚才吃饭的时候,罗克若有若无的对阿诺德进行挑衅,阿诺德都能熟视无睹,到后来罗克也不得不有所收敛。

    阿诺德是笨蛋,菲利普可不是笨蛋,罗克也不能太过分,否则菲利普会对罗克有意见的。

    “哈,我这个主席就是挂名的,根本没有任何权利,我知道自由党是你和欧文创办的,所以我也不想和你们竞争,我们是一家人,没必要起内讧,就把这当做一个游戏好了。”阿诺德说的很轻松,罗克和欧文对视一眼,眼里其实都有疑惑。

    欧文先不说,就以罗克对阿诺德的了解,阿诺德也不是这么好相处的性格。

    “阿诺德,原本我不应该说什么,但是我还是提醒你,不管到什么时候,我们都是一家人。”亨利忍不住提醒,倾向性也是很明显,别看亨利和阿诺德是兄弟,但是论感情,亨利和阿诺德的感情,还真不如和罗克的感情深厚。

    “我知道,我亲爱的弟弟们,我当然会记住这一点——”阿诺德皮笑肉不笑,声音阴沉的很。

    罗克是真的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