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十二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第十二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m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程微外祖家有四位表兄弟、五位表姐妹,除了大表哥韩止、大表姐韩秋华,二表哥韩平、三表弟韩屹、四表弟韩羽还有四个表妹全都是小舅的子女。

    而自幼就受母亲冷落的程微很小就能感受到小舅的冷淡,于是对这些表兄妹们同样亲近不起来,加之大表姐被二舅母管得严,几乎很少玩耍,程微对韩止的亲近,几乎是必然的。可以说,从幼时起,她在卫国公府的日子里,大半的时间都是和韩止在一起的。

    程微对韩止有多熟悉呢?

    她蒙着眼,在众多嬉笑的声音中,仅凭脚步声就听出是谁来了。

    韩止幼时体质不大好,不像大部分男孩子那样爱跑跑跳跳,养成了走路轻稳的习惯,便是后来习了武,年岁渐长,这个走路的习惯依然未改。

    那脚步声稳稳的,仿佛每一步都丈量过,从容不迫,落到地面上又轻轻的,像鹅毛从程微心尖上一掠而过,让她不由自主的欢喜又紧张起来。

    这一紧张,落下的鼓槌敲响第一下后,就忘了继续敲。

    在场众人中,以景王世孙容昕身份最高,这击鼓传花自然由他开始。

    容昕接过侍女新折的白梅还没决定从哪个方向传起呢,这鼓声就停了,于是所有人视线全都落在他手中白梅上,连走进来的韩止都无人注意了。

    容昕盯着手里还沾着水珠的白梅,脸上阴云密布。

    那丑丫头一定是故意的!

    她这是报复先前在大门口时,他骂的那句话吧?

    他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自己摔倒,还要拉着姐姐垫背,事后不但毫无愧疚之心,替她受罪的人还要反过来安慰,说她一句恶毒,已经是看在自小相识的份上了!

    容昕越想越恼火,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在众人愣神之际,几步走到程微面前,伸手把遮住她眼睛的红绸扯了下来。

    眼前骤然一亮,程微不由自主闭上眼睛又睁开,看清了站在面前的人,怔怔道:“怎么了?”

    “怎么了?”容昕挑了挑眉,笑得有些邪气。

    面前的少年唇红齿白,眉如墨画,灼灼星眸直视一个人时,哪怕是在发怒,也好似含情凝视,让人忍不住脸红心跳。

    程微却好似冰人儿一般,并没有寻常少女的反应,见他露出熟悉的坏笑,心生警惕之余下意识往后退了半步,蹙了眉瞧着。

    “程微,你今日是不是有意寻我晦气?”容昕才不管什么男女有别,欺身上前,抓住了程微手腕。

    他抓的恰是肘部受伤的右手,程微只觉一阵钻心疼痛袭来,又是大庭广众之下,顿时又羞又恼又痛,再顾不得这人是什么身份,一脚狠狠踩了下去。

    “嘶——”容昕万万没想到程微胆子这样大,吃痛之际手一松,随后更是气得脸都红了,“丑丫头,你行——”

    忽然看见程微面色发白,大滴大滴泪珠顺着脸颊往下滚落,一下子忘了后面要说的话。

    在他印象里,很少见这丑丫头哭的。

    他记得,第一次见这丑丫头时,她才五岁,生得玉雪可爱,一把头发又浓又黑,不像寻常黄毛丫头头顶了两个小包包,就那么披散着像黑缎子似的。

    他忍不住扯了扯,丑丫头居然狠狠咬了他一口,气得他弄了臭泥巴糊到了她头发上。

    本以为丑丫头要哭个惊天动地去告状的,没想到她不知从哪里寻来一把剪刀,愣是把沾了泥巴的头发齐刷刷剪掉了。

    最后的结果,两个人谁都没讨到好,他吃了一顿竹板炖肉,丑丫头被她母亲拎回了怀仁伯府,足足有半年没出门。

    从那时候起,二人的梁子算是结下了,可是,就是她剪了头发的那一次,都未曾哭过。

    “容昕!”韩止走了过来,打破了有些尴尬的气氛,“微表妹还小,别和她计较。”

    “谁和她计较了!”不知是不是瞧见程微哭鼻子的缘故,容昕心里有些怪怪的,连平日十分之一的霸道劲都没了,悻悻道,“我是觉得就她事儿多,简直是丑人多作怪——”

    说到这里,容昕不知怎的有几分心虚,飞快瞄了程微一眼。

    “我愿意丑,关你何事?”在心上人面前被揭短,就是泥人尚有三分火气,何况程微从来不是好脾气的,当下反唇相讥。

    这话却一下子引爆了小霸王的脾气,他当下冷笑:“是,只要你自己愿意的,就都不关别人的事,所以你就死缠着韩止,哪怕被全京城的人笑话!自己要摔倒怕受伤,就赶紧把程瑶拉过来垫在身下,全然不在意瞧见的人会觉得你恶毒!”

    “你说什么呀!”程微睁大了眼睛,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

    她什么时候拉二姐垫背了?

    大门前摔倒的那一幕在脑海中渐渐回放。

    那时候,慌乱之间她似乎随手抓了什么,难道说……忽然出现在她面前的二姐,其实是被她扯过来的?

    是了,当时下车,二姐就在她身后!

    程微一张脸渐渐白了,没了与容昕针锋相对的气势,有些自责,又有些委屈,喃喃道:“可我不是故意的……”

    而程微这番话,落在容昕耳中,无异于证实了自己的想法,当下更觉气愤失望,深深看了她一眼道:“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说完这番话,容昕忽然觉得这样的争执索然无趣,把那枝白梅随手丢在地上,转身向座位走去。

    从小吵到大,程微并不在意容昕的态度,只是看着韩止,咬了唇重复道:“我不是故意的……”

    韩止与程微之间有半丈远的距离,脸上笑容仿佛也因这段距离而淡了些:“微表妹,回去坐吧。”

    “止表哥——”

    韩止却没再回头,来到了众人中间。

    程微和程瑶在大门口齐齐摔倒那一幕,这些小姑娘们并没见着,听了容昕刚刚的话,都低声议论起来。

    而韩秋华也从堂弟那里问清了来龙去脉,见韩止和容昕都走过来,起身站在容昕面前,神情严肃地道:“世孙,微表妹和瑶表妹摔倒的事,我并没有亲眼瞧见,但我刚刚问了三位堂弟,他们都说只瞧见两位表妹摔在了地上。虽然微表妹当时在上边,不像瑶表妹摔得那么重,可这也不能说明是微表妹故意拉着瑶表妹摔的。”

    韩秋华说到这,看了程微一眼,心中一声轻叹,接着道:“虽说今日是大弟生辰,说这些话有些煞风景,好在在场的都是兄弟姐妹,并无外人,纵是有什么争执误会,把事情摊开了说明白也就过去了。”

    她向前几步拉了程微的手,把她带到身旁,直视着容昕:“世孙,既然你刚刚说大家随意,今日我就以姐姐的身份说一句,微表妹毕竟是女孩子家,不是证据确凿,可担不起世孙刚刚的那一番话!世孙往后说这些话时,也请三思!”

    “难道我还诬陷她不成?”容昕攥了攥拳头,一想韩秋华说其他人只瞧见二人摔在地上,并没看到程微拉着程瑶,在气恼之余又有几分尴尬。

    他当然不能和别人说,每一次只要程微一出现,他就精神抖擞准备着斗嘴,注意力第一时间就放在了她身上,当时确实是看到她拉过了程瑶挡在身前,才一起摔倒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格外的生气!

    至于是生气程瑶的遭遇,还是生气程微的变化,连小成年礼还未过的少年还太年轻,并没有学会细想。

    他赌气道:“大表姐问问韩止就是了。”

    PS:感谢好多童鞋的打赏和推荐。祝大家中秋快乐,幸福安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