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问镜 > 第一百零七章 魔云盖顶 铜镜迷踪(上)

第一百零七章 魔云盖顶 铜镜迷踪(上)

作者:减肥专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m ,最快更新问镜最新章节!

    道华真人眸射清光,仰观高空,但见那一层阴影之后,森然魔气汹涌如潮,化为千般异象,狰狞可怖,虽未真个袭来,仍有撼人魂魄,攻伐心防之效。尤其是旁人无他这‘天水真瞳’的修为,恐怕受到魔意侵蚀犹不自知,境遇将愈发凶险难测。

    而在他身边,鬼神剑同样仰观天际,只是视线移转更频繁一些,他主要是观测随阴影扩散,东华诸峰虚空裂隙的变化情况。虽说他在虚空神通上有些造诣,“鬼神剑”的绰号,便是针对他剑光游移跳跃,无视虚空法则之能而来,不过像这种观察,还是要借重专门的器具。

    他与道华真人等所在的这一处九丈高台,便是东华宫的“观星台”,在原来的东华自辟天地之中,此高台就是枢纽之一,可以按照预设的阵法,纵观诸峰情状。

    但随着诸峰灵脉移除,阵势受损,已经没有原来的神异,论剑轩则是又移植过来一套“量天”法器,布置成阵,坐镇其中,可以借阵势之能,感应四方信息,尤其是虚空法则的变动,只是相较于原来的布置,终究还是逊色许多,未能详究各个区域的细微变化,必须要与各方情报进一步结合后,才能得出相对准确的判断。

    不过这个时候,虚空法则的剧烈变动、冲突,几乎不用通过法器、阵势,都能感觉一二。

    鬼神剑的视线在天空中游移,嘴里则是喋喋不休:“东北、东南,裂隙都了妈的要并在一起了……”

    所谓的并在一起,当然不是说各处裂隙连成一片,那样的话,这片天地离崩溃也就是几次呼吸的时间了。他的意思是指,影响虚空裂隙的法则,有趋同的迹象——要知这些虚空裂隙,绝大部分都是七大地仙混战时留下,其间成因千变万化,如今趋同之势,便证明后面有极其强劲的力量干扰影响。

    道华真人也被吸引了注意力:“是外域出了问题?”

    在此三方虚空交汇处,东华宫天地被地仙大战冲击,又遭移除灵脉之后,已经是强弩之末,不可能再有大的变动;真界天地永远都是最稳定的一环,也不足虑,唯有外域环境,最难捉摸。

    且看高空扩张的阴影之后,那几乎要化为实质的滔天魔气,让人的思路自然而然就往那边去。

    鬼神剑摇摇头,这个时候,越发地不能轻下结论,他转而看向一边,喝道:“胜慧,你那儿到底有完没完了?”

    他语气殊不客气,只可惜对上的是胜慧,这位带发修行的行者全无反应,只是盘膝坐在一角,喃喃颂念经文,随其唇舌微动,肉眼难辨,却又恢宏无量的灵光由内而外,层层而发,在其身外五尺,便自成一域,不曾有丝毫外泄。

    换一个寻常人到此,只能见到假和尚瞑目念经,说不定还要暗斥一声“有口无心”,唯有像道华、鬼神剑这样层次的修士,才能见出,那方圆数尺的范围,已经化为光照明透之琉璃世界,庄严宝相居于中央,光明具足,无有瑕疵。

    唯有其身前二尺,有一处略显虚无之地,在琉璃光色之中,扭曲盘转,挣扎欲出,偶尔还会显化狰狞面目,发出无声咆哮。但所有的挣扎,在那琉璃世界之中,都是毫无意义的,纵然它是在天魔一族中,也是极其罕有的“无相天魔”之属。

    这一头无相天魔,是在东华主峰捕获的,由于佛门对处置天魔最有心得,就交由胜慧颂经度化,此时已经到了最后阶段,一时却是不能分心。

    鬼神剑也是无奈,正生恼的时候,天际剑光闪掠,万腾山飞身而下,落在观星台上。

    他本来是和祁白衣联手,扫荡诸峰魔巢,如今事情已经完成得差不多了,又因天外阴影扩张,魔气喧腾,祁白衣先一步到危险地域巡查,只他一人回来复命。

    两人目光一对,颇有些微妙。

    “鬼神剑”项义然,“雪峰剑”万腾山,都是论剑轩嫡系弟子,身份地位相差无几,而前者主持东华山全盘事务,后者为副,两边心思微妙,也是人之常情。

    见到鬼神剑,万腾山神色不变,只将在西、南两个方向,剿杀魔巢的事情简略述及,也问过当前整体局面,随后就单刀直入,问道:“如今虚空法则变故,天魔大举入侵就在眼前,项师兄如何安排?”

    鬼神剑笑哈哈地回应:“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外如是。祁师叔和万师弟之前已经清剿了诸峰魔巢,便是扫除了我们的后顾之忧,便是天魔大举入侵,又能怎样?”

    至此,他话锋一转:“现今可虑者,一来是陆沉夫妇,在东华诸峰遗留机关众多,与此间变故隐然相同,用途目的难测;二来是虚空法则变化,导致三方元气失衡……北荒之事,前车之鉴,不可不防啊。”

    万腾山沉声道:“师兄所言甚是,可有应对之法?”

    鬼神剑咧嘴道:“在等胜慧行者,还有雷大师那边。他们一个搜检俘获的无相天魔记忆讯息,一个探测那几幅画屏的玄机,若能有所得,或可将陆家那两口子的算计掰个明白。”

    万腾山眉头一皱:“恕我直言,此法似乎没什么意义。无相天魔且不说它,那山水插屏,分明就是东华诸峰某个隐秘阵势的镇压之物。若我是陆沉或是黄泉夫人,一旦生变,镇压之物取下,就是绝不会再给人逆转的机会……”

    鬼神剑并不生气,他也知道万腾山的脾气,这家伙绝大多数时候,还是能够禀持公道,不以私心误事的。他只是淡淡应道:

    “万师弟有所不知,大战在即,天魔攻势非同寻常,我们这里的人手毕竟还是不足,眼下正寻人帮忙,雷大师手中三幅画屏就是个关键,翟雀儿一方是盯紧了它们,直接提了条件呢。”

    “翟雀儿?”

    万腾山轻拍腰间长剑:“原来如此。能让翟雀儿感兴趣,还要到东华山来,从本宗手中抢走的……莫不真是照神铜鉴?”

    “这个,就要看雷大师那边的结果了。”

    鬼神剑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像是八景宫、论剑轩这样的大门阀,其情报信息的深处和广度,着实不是寻常修士可以想象。尤其是照神铜鉴这样流传已久的重要祭器,自它诞生的那一刻起,多少万年的时间里,各大门阀就没有停止过对它的情报收集。

    漫长的时间,就是磨,也能把真相磨出来了。

    照神铜鉴的本体也还罢了,毕竟被陆沉硬生生轰成两半,正面那一片,已经很多年没有确切的消息,据说十多年前,在北荒惊鸿一瞥,但对各大门阀来说,也仅仅是传言而已。

    但照神铜鉴后半部分,确实是被陆沉拿回到东华宫来,尤其是其中承载的《自在天魔摄魂经》,那是拿出来就能搅得天下大乱的恐怖玩意儿,绝不能予人,这是底线,否则都要睡不安寝。

    不管是鬼神剑还是万腾山,都没有资格决定《自在天魔摄魂经》的归属,就算是发现并得手,他们唯一能做的,除了将其送到灵纲山,便是就地销毁——如果他们能做到的话。

    两人正说着,鬼神剑眼睛一亮,看到雷同豪飞上观星台,便招呼道:“雷大师,可有收获?”

    雷同豪手中捧着三个卷轴,正是三幅山水插屏的真实形态,他摇摇头:“没什么进展,只是测出卷轴确实是由星炼铜拉丝融炼而成,而星炼铜正是照神铜鉴的基本材质。不过……”

    他略微一顿,将三幅卷轴送到鬼神剑手中:“三个卷轴,每个卷轴的用量都差不太多,以此类推,其他的应该也是如此。从我们所知的照神铜鉴后半部分重量分析,如此制法,至少可以做出十七到十八个,而我们之前判断的数量仅有五个,差额巨大。”

    鬼神剑和道华真人、万腾山交换个眼色,又问:“其上可有那……”

    雷同豪不等他说完,便摇头道:“没有,此卷轴之上,一片空白,并无任何痕迹!在画屏形态下显示的东华三十三峰全景图,乃是那无相天魔与阵势相接,映现于其上,非是卷轴本来所有。”

    他就事论事,并没有深入分析,但拿出来的信息也已足够了,鬼神剑看高台上气氛有些沉闷,便大笑道:“这倒好办了,这等卷轴,便是照神铜鉴,也是面目全非,又没有《自在天魔摄魂经》寄托,干脆划拉出去,给翟雀儿就是,谅她也说不出什么来。”

    道华真人也是颔首认可:“翟雀儿手中那幅,十有八九,也如这些卷轴一般,见不到真正经文。唯有那疑似上清宗遗脉夺走的一幅,还未曾确认,但可能性也不大。若真要得出有用的信息,怕是还要落到胜慧道友这边……”

    几个人眼神一并移转,但见此刻,那头无相天魔渐渐失去了无形之质,显化出身影面目,却是化为一个高不过三尺的比丘,不自觉结跏趺坐,凶气尽丧,双手合什,垂首听经。

    **********

    今天只有这三千字,因为家里有事,今晚没法写下去了,明天三更七千字,一并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