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未来之军娘在上 > 285:证人死了【求月票】

285:证人死了【求月票】

作者:油爆香菇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m ,最快更新未来之军娘在上最新章节!

    什么?仲孙沅听到这样,眼睛微微睁圆,模样带着些微的错愕。 ``【更新快&nbp;&nbp;请搜索】不能怪她不淡定,而是叶尚秀这个名字实在是如雷贯耳,太熟悉了。自从她来到摇光星之后,没少听到他的名字。

    不仅仲孙沅惊讶错愕,甚至连姜阮的手都微微一抖,险些失态。他以前调查过叶尚秀的,对这个人的一些事情也知道,那个人不仅仅是摇光星曾经的荣耀,也是如今联邦最大的耻辱。

    若是叶尚秀依旧是叶尚秀,而不是变成如今这个令人咬牙切齿的家伙,他无疑会成为仲孙沅最大的助力。只可惜,现在的身份却是阻碍,甚至会让仲孙沅成为很多势力仇视的对象。

    谁叫那个男人这些年尽做一些找死的事情,整个联邦数得上来的势力,有哪个没有得罪?

    不仅如此,联邦谁都知道太叔妤瑶和那个男人之间对立的状态,不死不休四个字正好能形容清楚。谁又想得到,两个群众眼中的生死仇敌,竟然共同孕育过一个孩子?

    姜阮思维散发,猛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仲孙学妹是太叔妤瑶和叶尚秀的孩子,而当年太叔家族也丢过一个孩子,那时候也传闻太叔族长有孕……难道说,当年丢的孩子根本不是什么旁系亲戚的孩子,而是太叔妤瑶生下来的?姜阮不由得想起那日七阳小行星上发生的事情。

    倘若这个女人说的都是真的,仲孙沅是太叔妤瑶和叶尚秀的女儿,是不是从另一方面证明她和君沂并没有血缘关系?怪不得,那时候的生存训练,这对兄妹之间的气氛会那么古怪。

    仲孙学妹是太叔妤瑶的女儿,岂不是意味着她也是太叔家族真正的大小姐?不知为何,猛然想到这一点,心情似乎好了很多,甚至连嘴角翘起的弧度都微微提升了一些心情很是不错。

    “你说什么叶尚秀?”仲孙沅上前一步,冷然地看着她。“你想要害我,仅仅是因为他们?”

    仲孙沅不止一次听到叶尚秀这个名字,也不止一次听到旁人说自己和他很像,不仅仅是轮廓外貌。甚至连脾性都有些异曲同工之妙。她一开始还没怎么在意,但时间一长,多少也留了点儿注意。如今听到这具身体的父母竟然是叶尚秀和太叔妤瑶的女儿,她也懵了。

    女人的嘴巴就像不是她的一样,直接说出心中最为真实的话。她说,“叶尚秀……这个男人本就该死,太叔妤瑶也是,一个是余孽,一个是阻碍主人大计的绊脚石。你想想,倘若你死了,我再将杀人的罪名推到叶尚秀头上,到时候会是如何美妙的场景?”

    仲孙沅简直要被对方感人的智商感动哭了,太叔妤瑶可不是那种愚蠢的人,这种一看就知道破绽百出的计划。怎么可能让她上钩?想想也知道,虎毒不食子,叶尚秀没道理杀她。

    按照一般的思维来讲,的确是这样没错,但她却不知道这个办法可是“对症下药”的毒法子。对旁人不起作用,但对已经身体沉珂,精神虚弱的太叔妤瑶来说,却是最致命的一击。

    倘若仲孙沅死了,最先垮掉的肯定是太叔妤瑶的精神,到时候不顾一切报复叶尚秀。两人共归于尽的可能性不是没有。这样一来,一次性就能解决两个棘手的对手。

    而且从他们的调查来看,叶尚秀还未必知道这个孩子是自己的。太叔妤瑶坚韧沉默,叶尚秀也不屑解释。在这样有力的条件下,分分钟挑拨两人死斗还不是十分轻松的?

    “呵呵,我是不管你有多么伟大崇高的杀人计划,不管是栽赃嫁祸还是挑拨离间,你以为这种见不得人的手段能登得上大雅之堂?呵呵,不过是笑掉牙齿的微末之技罢了。就你这样的智商。还想杀我,试图构陷旁人……现在可不是大白天,白日梦少做。”

    仲孙沅表面上表现得底气十足,但心中却略显心虚。她亲手策划了这次瓮中捉鳖的戏码,但本身也不是没有风险,要不是完完全全将自己的记忆逐步封印起来,又怎么骗得了对方?

    这个女人十分警惕而狡猾,几番试探之后才敢真正现身,要不是仲孙沅的耐心好,还真是熬不过对方。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弄清楚对方背后的势力才是最要紧的。

    本以为身为阶下囚的女人听了这些威胁会害怕,然而出乎预料的是,对方不仅没有畏惧,反而嗤嗤笑着两声,说道,“微末之际?当年的司马家族是如何威风,后来还不是烟消云散?”

    仲孙沅拧着眉头,哪里蹦出来的司马家族?她不知道,但姜阮却清楚。在很久之前,联邦十大世家的格局并非现在这个模样,如今更迭之后,司马家族一夕之间覆灭,族人不知所踪。

    姜阮知道这段历史的时候也十分疑惑,按照当时的格局来看,司马家族无疑是十大世家最为强大的家族。但到底是什么力量让偌大家族一夕之间崩溃,其他世家根本没有反应时间。

    世家之间虽然有竞争关系,但在原则问题上却是一致对外的。这么一个大世家突然崩溃了,谁都会想到自己身上,要是他们也碰上这种事情了呢?那又该怎么办?

    不过,不管当时是什么情况,司马家族已经覆灭了,这是不争的事实。随着时间流逝,这个家族也成了历史,若非偶然翻阅,根本不知道它的存在。而现在,这个女人竟然说起这件事情……难道说,当年司马家族的覆灭还和对方背后的势力有关?

    想到这里,哪怕是姜阮也无法淡定,他连忙问道,“你还知道什么东西?难道当年司马家族的覆灭就是你们的手笔?将你知道的事情全部说出来……”

    其实,姜阮觉得这个事情十分不可思议。当年的司马家族有多强势?参考现在的太叔家族就知道了,而且这个家族还人丁兴旺,才能辈出,和如今捉襟见肘的太叔家族可不一样。

    姜阮也不觉得这个女人背后的势力有这么强大,可以一夕之间让堪比太叔家族的大家族覆灭……这也太荒诞了。姜阮不相信,联邦还有这么强横的实力可以威胁十个大家族。

    女人听到这个问题,脸色煞白,自然是极力想要将咬着舌头不让自己开口说话。然而仲孙沅的真言丹可不是她能抵抗的,哪怕她再怎么不想说。可还是说了,也因此要了自己的命。

    “我当然还知道很多东西,司马家族本来就是……唔……”女人的话还没说完,整具身体都开始剧烈颤抖抽搐。一双眼睛瞪得十分大,血丝遍布,手脚都扭曲到一起。

    仲孙沅微微睁圆了眼睛,连忙出手将灵力灌注对方的经脉,然而还没碰到对方。对方抽搐的身体猛地停了下来,一双眼睛像是要凸出眼眶一般,带着诡异而强烈的不甘。

    “主……主……人……”女人呢喃出三个字,脖子像是没了力气一般扭向一旁,彻底没了生气。这个变故,不管是仲孙沅还是姜阮都被弄懵了,这是什么节奏?

    “看样子,这个势力的确不简单……”姜阮暗暗咬牙,在他们眼皮子低下将人杀了,这种手段不服也难。不过。他还是想要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死的。

    活人嘴硬不说话,死人虽然不会张嘴,但也是最诚实的。姜阮根本不忌讳什么死者为大,直接让暗卫将这具死尸搬下去检验一下,这个人到底是怎么死的!远程控制还是其他方式?

    当然,更加重要的是,他还需要调查一下对方的身份。例如她是如何混进姜家医疗团队的……医疗团队的含义不一般,倘若连这些人都不可信,还有什么是可以相信的?

    暗卫的效率很高,姜阮只需要等待一段时间就能拿到结果了。办妥这些事情。他转向仲孙沅,问道,“学妹还觉得哪里不舒服么?正好让人看一看……你这次,未免鲁莽了些。”

    姜阮这话说得很轻。但话语中的严肃却十分浓重。在他看来,仲孙沅这次的确做得太过了。

    她微微叹了一声,到头来还是不知道陷害她的势力是哪个。姜阮的话,她也没有反驳的意思,毕竟这次她的确有些武断了。一心想要抓住凶手,却忘了熟人的心情。

    听到她叹息。梗在喉咙里的话还是没有说出口,好不容易硬起来的心又软了下来。仲孙学妹年纪还不大,偶尔冲动,考虑不周全也是正常的,自己也不能要求太严格了。

    这事情就这么不轻不重地揭过去,姜阮这里是没事儿了,但君沂哥哥和几个小伙伴却十分难搞。感受到仲孙沅平静而熟悉的气息,姜阮蓦地想起一件事情。

    “仲孙学妹,父母的事情,你无法决定……不要有太大压力。”姜阮可是知道叶尚秀如今的真实身份。说起叶尚秀,除了那个时代的军校学生,其他人很少知道他是谁。

    但若是说起叶尚秀如今的身份,那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大部分黑白两道势力都要绕着走的煞星,也是如今联邦军部特级重罪名单上的榜首,赏金之高,令人咋舌。

    姜阮挺害怕仲孙沅会因此有什么压力,父母立场对立,不死不休,也是令人醉了。

    仲孙沅迷糊,这事情和她还真没多大关系,她需要有什么压力么?姜阮欲言又止,最后也没有仔细详解。两人都是沉得住气的个性,不知不觉半个多小时过去,检验结果终于出来了。

    然而另两人沉默的是,那个女人的死因太不寻常了。与其说是被人远程控制杀掉,还不如说是一场精心而可怕的预谋……她死于基因芯片失常,私人智脑失控。

    这么解释还不大清楚,那位负责检验的暗卫又说道,“因为联邦医疗技术发展迅速,为了更加有效可行地抵御基因方面的病症,也为了起到预防作用,不少人一出生就被植入基因芯片,一来可以保证基因的隐秘性,二来也能保证基因的稳定性……”

    特别是一些大家族的人,他们的基因可是很重要的,为了基因信息不泄露出去,有些人还是胚胎状态就被植入基因密保芯片,还有一些人是在出生不久之后植入。

    星际航海时代轰轰烈烈地向前发展,越来越多的古怪疾病令人束手无策,而且大部分还是十分棘手且没有办法治疗的基因疾病。为了减少损失和伤亡,就有科学家研制出基因密保芯片,保护基因序列密码的同时也保护基因的稳定,不受外界干扰。

    当然,基因密保芯片也不是什么人都用得起的,大部分普通人只能使用政府发放的福利政策,植入最大众的基因密保芯片,而那些有钱人或者世家子弟,自然使用自家研发的特殊密保芯片。两者层次不一样,安全程度也是不一样的。

    拿姜阮举例,他的基因密保芯片就十分高档,保密程度及其严苛。

    自从基因密保芯片问世之后,虽然有过几次不大不小的波折,偶尔也会出现一两例失败案例,但绝大部分都是成功的,不仅如此,基因疾病的发病率更是呈直线驱使下降。

    使用多年以来,根本没有出现过这种问题。基因密保芯片失常了!

    与此相较,私人智脑失控也成了无关紧要的小细节。

    “查一下,那个女人的密保等级是多少……”姜阮面色沉凝,基因密保芯片若是有问题,整个联邦都要完蛋,“你们尝试一下,看看能不能将她的基因密保芯片复原……”

    若是这个女人的密保等级比较低还好,若是高了,麻烦可就大了。连高等级的芯片都能破译,玩弄旁人的性命于股掌之中,那些密保等级低的人岂不是更加没有反抗能力?

    “只希望是我杞人忧天……”姜阮低声喃喃,“若是基因密保芯片的弱点被人掌控,联邦损失的……可不止一点两点了……”

    姜阮担心这个,仲孙沅心中却另有一番忧虑。(未完待续。)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