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伊塔之柱 > 第一百五十一章 题目

第一百五十一章 题目

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m ,最快更新伊塔之柱最新章节!

    “头儿,比赛开始了。”

    “看着呢。”苏长风答道:“各小组看好赛场的出入口,等比赛一结束就行动。”

    “明白,”通讯水晶内沙沙的声音停了一会儿,又提了一句:“头儿,其实我们何不现在就动手,反正他们应该止步于此。”

    “你真这么认为?”

    “头儿,你不会以为他能夺冠吧?”

    苏长风的语气十分镇定:“在艾尔帕欣那一场,你不是看过么?”

    “可他再厉害也只有一个人,而且艾尔芬多那个年轻人,上头也在查他来历……他、芬里斯那个炼金术士还有目标,要排序的话,目标应该是排在最后一级的吧?”

    “那谁排在第一?”

    “当然是芬里斯那炼金术士了,可是……”

    苏长风不由莞尔。

    “看就是了。”他淡淡地答一句。

    距离比赛开始还有一刻钟之久——

    广场上的人群忽然之间动了起来,就像一粒石子落入水中荡漾起的涟漪,一圈圈扩散开。

    乌泱泱的人群,正向左右两边挤压着分开来。

    方鸻远远看到一支队伍正从广场北面入场。他第一眼便从人群之中认出那叫Vikki的少女,对方显得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而后面则跟着那个戴眼镜的眯眯眼少年,方鸻对于后者的学习能力的印象比前者还要更甚一筹。

    这两人都是他在艾尔帕欣见过一面的,至于其他人则记得没那么清楚了,只依稀看到有几张熟面孔。

    是古塔的人到了。

    而场上原本除他们之外,暗影王座的人也在这里。方鸻又向那个方向看了一眼,但隔着人群也看不太清楚对方,他回忆了一下,其实对那支队伍的参赛选手也并无太大印象。

    他还没看到暗影王座的人,下一支队伍便已入场。

    那是艾尔芬多的队伍。

    为首的自然是罗林。

    这个长得十分漂亮的年轻人进场时抬头看了看赛场,这一眼便引得一阵议论。就算人们原先不知道,但这会儿经过交口相传,也了解过对方的事迹:

    在依督斯的屠龙之役中,千钧一发之际从顶尖的工匠大师手上接过龙击枪,击杀恶龙托拉戈托斯。

    虽然这么说有些夸张,屠龙也远不是他一个人完成的,可现金这个年代又有几个屠龙勇士,这俨然便已是当代的英雄故事了。让人们不由不想到上一位屠龙英雄约修德的事迹。

    而且这时候艾尔芬多本地的队伍,当然能获得更多的支持。

    广场上一时间气氛高涨,许多观众十分狂热地喊着罗林这个名字。

    老实说,木蓝也想加入其中。

    “我敢打赌,”但鹰嘴豆说:“这里面不知道多少托儿,真是智商税。”

    只让前者咬牙切齿地回过头来瞪着他。

    方鸻则看了看自己的通讯水晶。

    帕克与箱子那边还未传回音讯,天蓝给他发了一条鼓励的信息来:“艾德哥哥,加油,冲鸭!”

    上面还附带一个夸张的表情——

    让他看了不由有些好笑。

    他这才收起通讯水晶,再看了一眼艾尔芬多队伍那个方向。对方当然不止有罗林一个人而已,另外还有三个同样优秀的年轻人,其中两人是选召者,一个是原住民。

    那个原住民叫做林恩,二十一岁,三年前进入过千门之厅,而今在艾尔芬多魔导部工作,但真正擅长的水晶领域。

    除林恩之外,两个选召者并不顶尖,这也是西林-丝碧卡伯爵为了防止喧宾夺主。看得出来,对方为了主推一手自己的学生,也是煞费苦心。

    而艾尔芬多的队伍之后,戈蓝德的代表队却迟迟没有入场。

    方鸻回过头,见一旁琉璃月始终皱着眉头的样子,忍不住宽慰了一句:“放心,工匠总会这支队伍里面又不只有你们银林之矛的人。”

    这话说得轻飘飘的让琉璃月大为不满:“你先前也说不用参与正赛。”

    方鸻赶忙打了个哈哈:“这也不是正赛。”

    其他几个人都忍不住偷笑。

    琉璃月翻了一个白眼。

    方鸻连忙补充:“真的,不信我们打个赌?”

    琉璃月回过头来:“什么赌?”

    方鸻忽然想到一个绝妙的恶作剧点子:“谁输了,待会就把自己的作品取名为‘我是鸽子’好了。”

    但他马上就有点笑不出来了——

    ……

    十分钟之后。

    三名来自于银林之矛的选手饶有兴趣地看着琉璃月,打趣道:“琉璃,你怎么来参加这比赛了?”

    “你莫不是想转职炼金术士了?”

    “琉璃,你这可是投敌叛国。”

    几个人笑成一团。

    琉璃月只在心中送了这几个人一句标准回答。然后他黑着一张脸回过头,面无表情地看着方鸻问道:

    “……刚才你要赌什么来着?”

    方鸻呆若木鸡。

    而更让他恐惧的是,一位美丽的女士从那边几个选手身后走了出来,正笑眯眯向他们打了一个招呼:

    “好啊,艾德,还有琉璃月。”

    “红、红叶小姐。”

    “怎么?”

    “你、你也来参加这比赛?”

    红叶见他这个样子忍不住好笑:“你那么害怕干什么?”

    “有吗?”

    “哦?意思是之前不回我信息是故意的?”

    方鸻赶忙摇头。

    “好了,不和你计较,”红叶笑道:“待会赛场上见。”

    她举起手来,向方鸻比了一个切脖子的手势——那意思是,等会让你好看。

    由于比赛场上双方选手不能交流过多,此刻那边工作人员已经走过来,示意双方走开了。方鸻看着对方一众人消失在人群之中,才有点尴尬地回过头对琉璃月说道:

    “那个……其实那也不全是银林之矛的人。”

    “真的,你看,红叶不是你们的老对手么?只要你这么想,你的对手其实是塔波利斯就可以了……”

    琉璃月宛若看白痴一样看了他一眼,答道:

    “记得那个。”

    “什么?”

    “我是鸽子。”

    方鸻听了差点一头栽到在地上。

    不过几支队伍先后进场之后,比赛也总算进入最终的准备阶段,官方在台上先介绍了一下各方人员,当介绍到罗林之时,在广场上引起一片山呼海啸的欢呼声。

    然后老议长上台,先用慢条斯理的语气向众人介绍了一番南境悠久的炼金术历史,直听得众人恹恹欲睡。只是他说到一半,忽然话锋一转:“我想各位一定很好奇,艾尔芬多为什么要改变这最后一场比赛的形式?”

    “众所周知,在考林—伊休里安,大陆联赛正赛之前的这场选拔已有相当长的历史。它是为了向正赛挑选人才,查漏补缺之用——”

    “而我们之所以让正赛的参赛队伍也参与这场最后的决赛,一来是为了展示南境炼金术士的风貌,同时,也是艾尔芬多议会希望向考林—伊休里安的炼金术界尽绵薄之力。”

    “所以我宣布,”他停了一下,才慢慢地开口:“这场比赛的优胜者,可以有机会进入艾尔芬多尖塔之心。”

    老议长此话一出。

    仿佛一阵轻风拂过整个广场,令广场上为之一静。

    “他说什么?”

    “艾尔芬多的尖塔之心?”

    所有人一时间皆在议论纷纷,大多数人脸上更是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来。

    不过讨论的人,多半是南境的本地人,至于来自北方的客人们大多一头雾水。方鸻也忍不住回头去问:“谁知道艾尔芬多的尖塔之心是什么?”

    所有人皆是摇了摇头。

    但忽然之间,他收到一条信息——是希尔薇德发来的,上面只有一句话:“艾德,一定要赢,想办法进入尖塔之心。”

    方鸻怔了怔,正准备问问贵族千金什么是尖塔之心。但正是这个时候,一旁沉默的灵魂指纹轻轻吸了一口气,开了口:“尖塔之心就是艾尔芬多最核心的区域。”

    “艾尔芬多最核心的区域?进那里有什么好处么?”鹰嘴豆听了问。

    “听说那里放置着一枚冰长石,”灵魂指纹轻声答道,她一边说一边抬起头来看着广场尽头那座通天高塔,目光直入云霄:“那不仅仅是艾尔芬多的动力核心,也是整个梵里克的城市核心——”

    “一般来说,艾尔芬多的炼金术士是绝不会让外人进入里面的,”她回过头来:“那冰长石不仅仅是魔力核心,同时也是一枚储存器,里面储存着艾尔芬多前十代建立者的毕生心血与知识。”

    “甚至传说那里面的知识,与银之塔有关,不过关于这一点并未有人证实过。但无论如何,进入其中的人只要从冰长石之中获得一门独特的知识与技能,也足以受益无穷。”

    “有那么多知识,”鹰嘴豆问道:“艾尔芬多的炼金术士不会留着自己用?”

    但灵魂指纹摇了摇头:“冰长石的开启没那么容易,需要投入许多的人力与物力——而且对方也说了,只是有一定机会进入其中。得到尖塔之心的认可,没那么容易。”

    方鸻听了这才明白过来,为什么希尔薇德会急着向自己发这样一个消息,那是艾尔芬多议会的秘宝,而且与银之塔有关,说不定里面就藏着与妖精龙骑士有关的信息。

    而且银之塔与塔塔小姐又有关,他无论如何也得拼一把的。

    不过他忽然之间想到什么,悄悄发了一个信息回去:“这也是你的安排?”

    那边马上回道:“不是,我问过安德大师,这是普德拉的提议。”

    方鸻闻言不由皱了皱眉头。

    而老议长发表了这番言论之后,便不再作惊世骇俗之词,他只举起手来,示意比赛正式开始。

    然后各方队伍开始轮抽题目——所谓轮抽,其实是轮抽顺序而已。Ragnarok的众人安排自称是人品最好的鹰嘴豆去抽签,结果拿到了第三顺位选题的顺序,不算太好,但也不算太差。

    第一顺位是古塔人的队伍,第二顺位是戈蓝德工匠总会,而暗影王座与艾尔芬多本地的队伍看来比较倒霉,分列第四与第五。

    顺序拿到之后,各方马上开始选题,而这也没浪费多少时间,五道题目先后出现在了天空中的投影之上。

    不过一看到这五道题目,广场上立刻便是一片哗然。

    五道题目之中,古塔人的选择中规中矩,插件制作——全视插件。

    而按琉璃月的说法,银林之矛的人则拿了他们的最长项,水晶制作——主核心水晶。

    之后是Ragnarok的众人,在方鸻的主导下毫不犹豫地再一次拿出了魔力药剂——全溶药剂,这个题目自然是为Dill准备的。

    但这三道题目都不算什么。

    真正将广场上所有观众镇住的,是暗影王座与艾尔芬多的队伍拿出的题目:

    暗影王座,大型魔导器,两用魔力炉。

    艾尔芬多,妖精使,焰型构装。

    两道题目一出,古塔人与戈蓝德工匠总会的队伍同时从自己的位子上站了起来,神色有些严肃地看着半空之中这一幕。

    而直播间内更是一片沸腾:

    “出大招了!”

    “我靠,大型魔导器!”

    “妖精使!”

    流浪的马儿心中‘咯噔’一声。

    一般来说,在大陆联赛之中,双方的参赛者基本皆是年轻人,因此比赛之中很少会有涉及到妖精使、龙骑士与大型魔导器这三个非常偏门的领域。

    参赛的多方一般比拼的是在其他较常见领域的基本功,比如水晶、魔导器、魔药学、插件与灵活构装,但也不是全然没有这样的先例。

    历史上就有过几次这样的情况,被人们称之为‘大招流’,因为不用则已,一用就要一击致命。因为擅长‘龙骑士’、‘妖精使’与‘大型魔导器’三个领域任中之一的队伍,多半是在这方面下足了苦工,一旦拿出来,在正赛的禁选规则之下,下一次多半是看不到了。

    因此这样的比赛,多是出现在决赛之中。但纵观大陆联赛的历史,除了那些弄虚作假的情况之外,真正的‘大招流’其实也并不多见。毕竟这三个领域实在太过艰深,不是一般的队伍,根本不可能在三个领域有所建树。

    历史上凡是拿出过‘大招’的队伍,多半本身也是顶尖强队。考林—伊休里安上一次在大陆联赛之中拿出大招流,起码也是十年之前的事情了。

    而历史上拿出大招流最多的队伍,其实是奥述帝国的队伍,经常两三届便会有一支这样的顶尖的队伍,以碾压众生的姿态横扫比赛,拿到冠军。

    而包括流浪的马儿在内,人们万万没有想到,会在这样一场选拔赛的决赛当中,看到大招流的出现。

    而且一次还是两个。

    妖精使与大型魔导器。

    人们几乎是本能地意识到,要是暗影王座与艾尔芬多的队伍不是在弄虚作假的话,只怕剩下三支队伍,在这样的比赛中基本悬了。直播间内此刻大多数人心中几乎是立刻浮现出这样一个念头:

    “难道正赛队伍竟然要输……?”

    “不会吧?”

    而Ragnarok队伍之中,众人的脸色更是难看。

    所谓两用魔导炉VII型,其实就是舰用/大型设备用魔导炉的简称,而这个大型设备用魔导炉,其实专指一类非常特殊的魔导器——龙击枪。

    两用魔导炉VII型,其实就是龙击枪专用配套的魔导炉之一,除了少量用在七级浮空舰上,它唯一的用途就是用来制作龙击枪。

    而对于他们这些炼金术士来说,谁又有机会能摸到龙击枪这种东西?不要说摸,见都没见过。

    所有人几乎同一时间想到了一个人。

    那就是艾尔芬多的天才炼金术士,那个人们交口相传的屠龙英雄,罗林。

    “暗影王座绝对有问题,”鹰嘴豆脸色阴沉地说道:“我们在预选赛与这支队伍碰过,他们会个屁的龙击枪,这个题目根本是向着艾尔芬多那帮人选的。”

    灵魂指纹一言不发,只有些担忧地看向方鸻。

    方鸻只默默看了看赛场之上,心中大致已经确定,自己的老师的判断是准确的,暗影王座和那个罗林是一路人。而众人看他沉思,还以为他也不会这种魔导炉的制作,心中更是一沉。

    不过他们倒也不怪方鸻,毕竟会做这东西的人,只怕正赛的队伍也挑不出来一个。

    倒是木蓝还有点乐观主义的精神,安慰了众人一句:“算了,别说龙击枪的魔导炉,那妖精使也没人会啊。对方敢拿这两个题目出来,肯定是有十成十的把握。”

    听了她这番话,众人虽然心下有些不服,可还是不得不承认,事实的确如此。

    焰型构装算是妖精构装里面比较复杂的一类了,对方可以制作这类构装,说明至少不是在妖精使这一领域一无所知,甚至可以称之为比较专业的妖精工匠。

    “我听说西林-丝碧卡伯爵打算让罗林当自己的学生,”木蓝忍不住补充了一句:“难怪,蔷薇工坊本来就是以妖精使出名的,有这个本事,我也可以成为伯爵大人的学生啊。”

    不过她话还没说完,便看到方鸻走了上去,走到崔宇身边,轻轻拍了拍后者的肩膀:

    “崔宇,第一轮插件制作,你先上。”

    “第二轮,琉璃月。”

    “第三轮,Dill。”

    说罢,他回过头来看向众人,一字一顿道:“尽量发挥出你们最好的水准——第四轮与第五轮,我来。”

    方鸻轻轻一停,又说道:“别气馁,我们赢的机会很大。”

    木蓝张大嘴巴看着他。

    心中只有一个想法:

    这怎么赢?

    ……